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4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ogwarts 的最强之獾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此时的约翰早已提前离开,返回了M.O.M.H.L工厂。

在那里他还需要对今天第一批招募进来的学生工们进行最后的审核以及分配。

Cedric 就这样alone 在黑暗的笼罩下返回了寝室,并洗漱上床,整个人目光呆滞,四肢僵硬,宛若walking corpse 一般。

他是真的被自己的猜想给吓到了!

假如Link 真的如他所设想的那般,是想行Voldemort 之旧事,那么他们这些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但仔细一想,这似乎又像是impossible 的事情。

毕竟Link 不是Voldemort 。

这一点跟Link 相识已久的Cedric 敢十分肯定。

Link 在面对一些事情时虽然会表现的比较无情,可总体上来说,他依旧是一个向往和平美好的少年。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去学Voldemort 呢?

他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借鉴了一下Voldemort 崛起的模式,用来作为他达成目的的一个起点。

至于这个目的是什么?

Cedric 更加倾向于Link 是想统治嘤国magic circle ,乃至整个欧洲,the entire world 的magic world 。

这一目的乍一听的确很恐怖。

但细想下来却并非如此。

因为想要达成这个目标的最先决条件,那就是要干掉Voldemort 和Death Eater 。

而一旦他们参与了消灭Voldemort 和Death Eater 的战役,并在其中立下些许功劳的话。

那么他们毫无疑问就都将会成为整个magic world 的英雄,从而积累大量的声望。

这些声望再加上弗利家族那已经笼罩住整个嘤国乃至大半个德国的巨大商业网络,以及海量的金钱,Link 想去做个嘤国Ministry of Magic 那简直就是very easy 的事情,甚至于时间再长一些的话,国际wizard 联合会会长这个职位Link 也不是没可能上去做一下。

这就基本等同于统治了整个magic world ,他们压根就不用像Voldemort 似得掀起战争。

Cedric 越想越觉得这事靠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根本没有半点睡意。

他不仅以自己的视角把整个计划当中可能遇到的事情全都给过了一遍,甚至于还对计划成功之后摘取胜利果实时的场景都进行了幻想。

试想一下吧。

如果Link 真当上了国际wizard 联合会的会长,那么嘤国magic circle 作为他们的大本营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这时候他就需要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去代替他做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部长。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Cedric 觉得非自己莫属。

毕竟国际wizard 联合会根本impossible 同意Link 派一个和Link 有血缘关系的人去继续控制嘤国Ministry of Magic ,这是国际wizard 联合会的底线。

而在和Link 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当中,谁又有他Cedric 更有能力,更值得相信呢?

“呼——”

一想到自己日后当上Ministry of Magic 的场景,Cedric 激动的连呼吸都变急促了许多。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他是清楚的。

他们Diggory 家族,祖上可也是出过Ministry of Magic 的,而他Cedric ,就要当家族里的第二任Ministry of Magic 了!

当然了,真正让Cedric 兴奋至此的还不光是这一点。

而是他当上Ministry of Magic 之后,就能更好的对当前Ministry of Magic 的一些弊端进行改革了。

比如说Ministry of Magic Official 们的贪污受贿问题,又像是zz倾轧和组织内耗问题等等。

这些问题或许Fudge 没办法解决,但他有着Link 在国际wizard 联合会中的支持,处理起来应该是very easy 才对。

这样一来,嘤国的wizard 们日子应该也会更加好过一些吧!

Cedric 的这些想法Link 并不知晓。

而且就算是知晓了,Link 大概率也只是会一笑而过,撑死了感叹两句像赛德雷克这样的‘聪明人’总是喜欢胡乱脑补之类的话。

因为他本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计划。

Cedric 的脑补,倒更像是一种对自己的说服,亦或者是催眠。

Cedric 从脑补出‘Link 要学Voldemort ’这一结论的瞬间其实就已经选择了要支持Link 。

后面的那些脑补,则是Cedric 为了证明自己这一想法的合理性才forcibly 编造出来的。

毕竟Cedric 自己其实也很清楚,人心是会变的。

现在凶名赫赫的Voldemort 在学生时期,其实也是一个温文尔雅,实力超群的少年。

连Voldemort 都会变,那么他凭什么敢保证,Link 就不会变呢?

这些事情,全都被Cedric 选择性的给忽略了。

整整一夜Cedric 都在床上兴奋的进行着自我催眠。

待到窗外重新亮起一丝天光之时,一夜未睡的Cedric 才满意的closed 眼,含笑进入了梦想。

他已经真正做出了决定。

这是为了Link ,为了整个magic world 。

也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自以为已经洞察了一切的Cedric 以极高的热情展开了对‘Link 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自学组织’成员的招募工作。

秉承着自己是在为组织招募忠诚可靠伙伴的想法。

他的招募十分有针对性。

只有那些六至Seventh Year 内素质和人品极高,且可信的人才会受到他的招募。

至于这个所谓‘Link 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自学组织’存在的‘真正意义’,以及日后组织的发展方向。

在招募时Cedric 也十分有诚意的进行了说明。

当然,是以一种非常隐晦的方式。

用他后来对Link 的解释来说就是,懂的都懂,不懂的那就是蠢,活该被骗进来打工。

并且这对那些蠢人来说也是不亏的,毕竟等日后胜利了,这些蠢人一样能获取到充足的报酬。

而在另一方面,Hermione 同样也在为‘Link 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自学组织’进行人员招募。

她原本就非常热衷于这样的事情。

这一点从先前专门为house elf 成立的人权组织上就能看得出来。

那次还仅仅只是她alone 搞出来的场面,现在她又有了Link 的支持,自然表现的更加疯狂。

只不过和Cedric 不同,Hermione simply 没把‘Link 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自学组织’想的有那么复杂。

她就仅仅只把它当做了是一个自学组织。

而想法的不同也令她的招募思路和Cedric 产生了区别。

如果说Cedric 走的是精兵政策,那么Hermione 走的就是人海战术。

但凡是她觉得还有希望的人,她都会凑上去mysterious 兮兮的发出一份邀请。

还好Hermione 还知道要进行一些保密措施来预防Umbridge ,因此在所发出的邀请中同样将话说的十分隐晦。

只说Link 想要邀请他们在周末下午前往M.O.M.H.L工厂参加某个补习课程。

Hermione 原本还以为这种不清不楚,没头没脑的邀请并不能邀请到多少人。

然而她显然是低估了Link 在Hogwarts 内的声望。

很多时候人们往往只要听到邀请中的Link 两字就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答应下来,根本不需要Hermione 再多去劝说。

这让Hermione 非常吃惊,也让她大受鼓舞,更加愉快的开始工作。

就在Hermione 和Cedric 辛勤的工作下,约定的日子很快就又到来了。

……

周末,Gryffindor 的一间寝室内。

Ron 和其他室友各自躺在自己的四柱床上,呼噜声、磨牙声此起彼伏,显得吵闹,但却温馨。

不过这种温馨并没能持续多久。

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飘窗投射进寝室内时,原本四仰八叉打着小呼噜的Ron 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直接从床上弹跳了起来。

这一突然的变故弄的Ron 有一种心脏骤停的感觉,身子一软,很快就又瘫了下去。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惊叫和表现出任何意外的神情。

因为这原本就是他为了叫自己早起而布置下的手段。

今天,他要去做一件major event !

“huhuhu ……”

瘫在床上喘了好久的粗气,Ron 这才缓了过来,拖着酥软的身体下了床。

环顾all around ,他的其余几位室友还都沉浸在梦乡当中,丝毫没有感觉到他这边的动静。

这让他relaxed 。

今天可是难得的周末,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行为打扰到室友们的休息。

可当他的视线飘到对面Harry 的床铺上时,他的眉头却又紧皱了起来。

只见那跟Ron 自己同款的四柱床上,Harry 正成婴儿状蜷缩着被子。

即便是处在睡梦中,他的表情也十分的愁苦和紧张,right hand 更是被死死的捂着。

“唉——”

Ron 深深的sighed 。

他很清楚Harry 这段时间过的有多么辛苦。

Fifth Year 是O.W.L考试年,他们的功课本就十分繁重,Harry 则还需要兼顾Quiddich 球队那边的训练,以及每天晚上去Umbridge 教授那里被关禁闭。

尤其是第三点!

Umbridge 那个老蛤蟆简直是灭绝人性!

为了惩罚Harry ,她竟是让Harry 拿着一根特制的quill 不停的抄句子!

那根quill 不需要加墨水,它会直接抽取使用者体内的鲜血所谓染料,还会在使用者的手背上同步刻下所写的句子。

虽说伤口很快就会的消失,但那痛苦却是刻骨铭心的。

而且,那种诡异的修复能力也是有限的。

最近随着Harry 被关禁闭时间的越来越长,Ron 已经在Harry 的手背上发现那些句子存在过的痕迹了。

这意味着那些句子很可能已经真正刻在了Harry 的血肉里,永远也没办法去除了!

如此想着,Ron 心疼的厉害,望见Harry 满头是汗就要伸手帮忙去擦。

可他的手才刚刚伸出去,却见睡梦中的Harry 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不舒服,竟是十分巧合的翻了个身,把后脑勺露给了Ron 。

这让Ron 伸出的手以及脸上心疼的表情全都僵住了。

‘hmph! 你想让Damn 我还不乐意呢!’

Ron 气鼓鼓的收回了手,coldly snorted 便冲出了寝室,moved towards 他今天的目的地跑去。

Harry 睡梦中的翻身动作不仅阻止了Ron 想要帮他擦汗的举动,更是提醒了Ron ,他们还在闹变扭呢!

Ron 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Link ·弗利为了让自己的工厂能够顺利开工,不仅害的乔治和Fred 德的工厂差点倒闭,还害的他颜面大失。

自己以前为什么会选择崇拜这样一个base and shameless 的家伙呢?

还有Harry !

Hermione 也就算了。

那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孩从First Year 开始就一直对Link 唯命是从,甚至就连现在Link 明明都已经有了fiancee 也不曾改变。

可Harry 为什么也站在了Link ·弗利那一边?

is it possible that 他和Harry 这么多年的友情还不如一个Link ·弗利重要吗?

要知道自己可是Harry 进入Hogwarts 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一想到这里Ron 就变得更加气愤了。

因为能成为Harry ·Potter 的第一个朋友就是Ron 心中最最自豪的一件事,而现在Harry 仿佛是用事实向他证明了这脸狗屁都不是。

自己闹别扭明明只是想要让Harry 和Hermione 过来哄自己两句,然后不要再和Link 那家伙来往了。

可为什么Hermione 和Harry 就是不来哄自己了呢?

甚至就连话都不跟自己说了。

这一定是Link ·弗利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或者是对他们使了Imperius Curse !

没错,都怪Link !

Ron 一边走,一边in the heart 不断念叨着,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不向着‘伙伴们都已经将他抛弃’的这个方向上去想。

而就在此时,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招牌。

上面用变形了的英文艺术字清晰写着:

M.O.M.H.L——一座真正属于学生们自己的工厂!

我们坚定的承诺,一定会为每一位前来工作的学生提供最好的工作环境和最优良的待遇!

署名:Link ·弗利、Dolores ·Umbridge 、Cedric ·Diggory 。

Ron 的呼吸在看到这张招牌时又变得急促了许多。

因为相比于其他人,Link 的署名不仅被放在了first ,而且还被特意放大了许多,这就好像是这间工厂完全就是Link 一个人的产业一样——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的,但这并不妨碍Ron 感觉到气愤。

even more how ,Ron 还在上面看到了Umbridge 那令人生厌的名字!

这让Ron 有一种想要把招牌整个砸掉的冲动。

然而残存的理智还是阻止了Ron 。

他强压着心头的怒气,扭头looked towards 了那巨大招牌边上少小一些的另一块densely packed 写有许多招聘信息的告示板,并在上面仔细的寻找了起来。

嗯,这里其实就是Ron 特意起了个大早想要去的目的地了。

而他来此的目的,则是为了找工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