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44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乔治!Fred 德!快把我放下来!”

Ron 挣扎着大喊道。

然而就像他之前没办法反抗那两个Hufflepuff 大汉一样,此刻凭借他的身体状况同样也没办法从乔治和Fred 德两人的手中挣脱。

乔治和Fred 德压根就没理会Ron 的叫声,笑hehe 道:

“hehehe !Ron ,怀里藏着什么?”

“是啊Ron ,那是什么好东西,你为什么一直捂着?”

hearing this Ron 就有些急了。

他怀里藏着的可是足足3Galleon 1西可的巨款!

这要是被乔治和Fred 德发现了,肯定会被他们两个‘借’走的!

Ron 眼睛一红,歇斯底里的尖叫道:

“现在!立刻!马上把我放下来!要不然我今晚就写信把你们两最近干的那些好事全都告诉mother !”

这算是Ron 的trump card 了。

不到as a last resort 他绝不会用,因为他自己也不干净,去告发乔治和Fred 德同样会牵连到他自己。

果不其然,乔治和Fred 德两人见Ron 真急了,不由得对视一眼,而后两人同时一松手。

啊——

毫无准备的Ron 惨叫一声,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哦!~我亲爱的younger brother ,我们只不过是跟你开了一个brother 间毫无恶意的玩笑,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乔治和Fred 德微笑着你一言我一语道,“就是啊Ron ,我们怎么可能会害你呢?要知道我们可是亲!兄!弟!”

说着Fred 德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道:

“对了Ron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最近不是在和Link 他们闹变扭吗?”

hearing this 原本刚从地上爬起,准备放两句狠话的Ron 瞬间就哑了火。

他站在原地‘嗯嗯ahhhh ’的叫唤了半天,却硬是没找出什么像样的借口来。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直接跑路时,却听乔治用胳膊肘捅了Fred 德一下道:

“你想什么呢。他来这里还能是做什么?当然是和我们一样咯。”

Fred 德hearing this 又回了乔治一胳膊肘,同时面朝Ron 问道:

“是这样吗?”

Ron 几乎是本能般顺着对方的话头说道:

“对!没错,我来做和你们一样的事情!”

此言一出,正你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玩得正开心的乔治和Fred 德两人同时停下动作looked towards 了Ron 。

两人那诡异的眼神看的Ron 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心想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可next moment 他却听乔治和Fred 德笑着道:

“真didn’t expect 你竟然也收到了邀请,而且竟然还真的来了。看样子你和Link 他们之间的矛盾应该已经解除了吧?这倒是给我们省力气了。”

“是啊,原本Link 还拜托我们去跟你解释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我们合作执行的计划而已,现在看样子完全不需要了嘛!”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两人说罢便把Ron 夹在了中间一起向着Harry 和Hermione 刚刚进入的那个大办公室走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Ron 根本来不及反应。

……

一间明显被Extension Charm 加持过,像礼堂多过像办公室的大型开放式大厅内,Harry 和Hermione 正跟他们所带来的一众低年级学生们低声交谈着。

乔治、Fred 德以及Ron 的到来压根就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因为此刻他们的注意力早已全都被放在了正对面的那群人身上。

那是以Cedric 和约翰为首的六位高年级学生。

当然,真正让Hermione and the others 投以注视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他们的年级,而是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Hogwarts 学生圈子内great and famous 的强人。

其中就包括了今年Hogwarts NEWT炼金学班中唯二的两名准毕业生,肯尼迪siblings 。

Gryffindor 出了名的好战份子,曾有过一人,一wand ,一木剑,独自击退6名同年级Slytherin 战绩的司格芬。

Slytherin 除艾米丽外最让人敬畏,或者说是害怕的存在,half-blood 裔wizard 纽兰。

当然,还有Cedric 顺带来上的女朋友,Ravenclaw Quiddich 球队Seeker ,Cho Chang 。

望着这些一个个名声在外的大佬,Harry 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对Hermione whispered :

“你确定Link 要弄的真就只是个自学组织吗?这些人真的还有必要来跟Link 学习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

Harry 此言一出周围不少人都同样将目光投向了Hermione 。

对面那群人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胆小些的人,比如说Neville 都有种想要夺门而逃的冲动了。

而面对众人的注视,Hermione 也是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咬了咬牙强行解释道:

“你们simply 不懂!像他们这么强的人都还要过来跟Link 学习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这不恰恰证明Link 的水平很高吗?我们能有机会和他们一样接受Link 的教导,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是……是这样的吗?”

Harry 不太确定的说道。

周围的student 也大都有些不怎么相信。

但至少他们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这让Hermione 长长的relaxed ,心想总算是糊弄住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议论对面那些人的时候,Cedric and the others 也正在打量着他们。

造型古怪,身背一柄长木剑的司格芬打量着对面那犹如鹌鹑一般畏缩的低年级学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Cedric ,你不是说这是一个由Link ·弗利阁下成立的高端组织吗?为什么这样一群菜鸡也能站在这里?”

Cedric 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瞥了司格芬一眼,表现的极其高冷。

可实际上他心里却慌得一批,正在疯狂想着可以用来解释这一切的借口。

他也没搞懂Harry 和Hermione 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低年级学生,要知道这可是他们伟大组织的第一次集会,意思意思找几个Outer Member 代表过来不就行了?

就在Cedric 头疼之际,一旁black hair black robe ,气质略微有些颓然的纽兰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别这么心急,司格芬。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组织招来的Outer Member ,之所以会安排在今天和我们一起进行集会,估计是Link 阁下想要让我们互相认识一下,好方便以后的合作吧。”

言罢纽兰还微笑着朝对面的人群挥了挥手。

Hermione and the others 见状连忙回以微笑。

见状司格芬却是剑眉微皱,伸手握住了剑柄said solemnly :

“poisonous snake ,我警告你不要把你那些龌龊的手段用在这些无辜的Junior junior sister 身上,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

纽兰毫不示弱的与司格芬对峙着,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也从其身上泛出,与司格芬身上暴烈如火的气息遥遥相对。

“好啦,不要闹了。你们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在这么多人面前整这么一出你们不觉得丢人吗?”

Cedric 切入两人中间调解道。

另一边约翰也拉住了已经把木剑拔出了一半的司格芬。

在他们两人的劝说下,司格芬和纽兰两人之间的火medicinal smell 终于是熄灭了。

Cedric 用一种student that can be taught 的眼神瞥了纽兰一眼。

他这是觉得终于碰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聪明人了。

而约翰则是一脸警惕的looked towards 了角落里肯尼迪siblings ,深怕these two people 也跟纽兰他们一样起冲突。

“你别看我们啊,我们才不管这个组织里会有who 呢。只要Link ·弗利这个土财主愿意给钱支持我们的研究就够了。”

肯尼迪siblings 中的big brother 见状满不在乎的说着。

至于younger sister ,则是躲在了她big brother 身后一言不发,一副很怕生人的模样。

约翰默默的looked towards 了Cedric ,眼神里满是无语,似是在质问Cedric 招来的these all are 什么牛鬼蛇神。

对此Cedric 却只是shrugged 膀。

就在这时,一连串清脆稳定的脚步声从大厅内侧的通道内传来。

Cedric 和约翰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神情。

在他们两个的带动下,先是纽兰和司格芬and the others ,后再是Harry 和Hermione and the others ,几乎所有人都本能的板起脸,严肃了起来。

原本喧闹的大厅瞬间变得针落可闻,只有那脚步声正由远及近缓缓传来。

ka-cha ——

通道的木门被打开。

Link 和艾米丽挽着手走进了大厅。

“Link !”

Hermione 忍不住叫了出来,随即又意识到了此举的突兀,连忙捂住了嘴。

Link 闻声笑着对Hermione 点了nodded ,眼神扫过她和Harry 身后的一众低年级学生,但最终却着重落在了Cedric and the others 身上。

Cedric 做事情终究还是要比Hermione 妥帖许多的。

他在今天的集会之前就已经将纽兰和司格芬and the others 的资料交给了Link ,顺带着还提了提他对组织今后内部精锐,外部附庸的发展建议。

说老实话Link 首次听到这项建议的时候是懵逼的。

他压根就没想着搞什么长长久久的伟大组织,仅仅只是想聚拢人心把Hogwarts 的控制权从Ministry of Magic 和Dumbledore 手里夺过来而已。

结果Cedric 却理解成了这样。

不过细想之后Link 觉得这样也挺好。

毕竟Cedric 推荐上来的这几个人都还是挺有能力的。

以后自己就算是不打算继续发展这个所谓的组织,也可以安排他们去其他地方发光发热,总还是派的上用场的。

尤其是专精炼金的肯尼迪siblings 。

像他们这样的炼金学人才一般都被法国那边的wizard 组织所垄断,在嘤国可是很少见的。

冲Cedric 点了nodded ,被所有人注视着的Link 朗声说道:

“非常感谢大家能挤出珍贵的时间前来听我唠叨。秉承着Headmaster Dumbledore 式演讲的优良传统,我就直接说了。

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Umbridge 来到Hogwarts 给我们所带来的麻烦。”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Umbridge 担任教授之后,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课的教学水平出现了严重的下降,从过去两年好不容易才恢复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模式又重新变成了Quirrell 时期的纸上谈兵。

甚至于Umbridge 可能连Quirrell 都不如,毕竟Quirrell 至少还会举些切实可行的实例,而Umbridge 则只会让你背书。

当然了,用Umbridge 自己的话来讲,这不叫教学水平出现了下降,而是对整个课程体系进行了优化。”

大厅内不少人hearing this 都笑出了声,Link 也十分配合的等到他们重新安静下来才继续说道:

“这样经过优化过的课程不仅仅是上起来无聊,对我们能力的提升也可以说是毫无作用。

我们在座有不少人今年都将要面临owl或者newt考试,在Umbridge 的教导下你们真觉得自己能考出一个好成绩吗?

是的!我知道!Umbridge 曾经有提过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课newt考试可能会出现改制的情况,她更是有说过可以为我们提供Ministry of Magic 的实习机会。

但是啊,用你们的小脑袋瓜子好好想想!再不行就去多买几份Daily Prophet 看看!

别说Umbridge 了,就连她的顶头上司Fudge 都wind and rain 飘摇,随时可能下台。

你们不会真以为Umbridge 还能兑现自己的诺言吧?”

Link 的质问如同炸雷,轰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不少之前还有所侥幸心的学生此刻都brow beaded with sweat 。

随即却只听Link 正了正身子,话锋一转道:

“student 们,别人都是靠不住的,我们不该把希望都寄托于别人身上。只有我们自身足够powerful ,才有底气面对一切困难!

我邀请大家来也正是为了这一点。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将会成立一个学生自学组织。以我、Cedric 、Harry 、Hermione and the others 作为学生代教,来教导你们学习更多真正的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

这既是为了能让你们有底气面对即将到来的wizard 等级考试。”

Link 故意paused ,“也是为了能在当下Voldemort 过来的状态下,更好的自保!”

当‘Voldemort ’这个单词从Link 口中出来时,全场超过一半的学生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们有的直接尖叫了起来。

而更多则是不敢置信的瞪着Link ,惊恐于Link 竟然敢当众说出那个恐怖的名字。

大厅内瞬间变得混乱了起来。

一个黄头发的Hufflepuff 男生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的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对Link 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说you know who 回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