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4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那个Hufflepuff 男生才刚一把话说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妥。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去年刚拿到了Triwizard Tournament 赛冠军、顺带着击退了侵犯Hogwarts 的dark wizard 、Order of Merlin Second Class Order of Merlin owner 、有着Hogwarts 最强学生称号的Link 啊!

并且就算不提那些一听就能让人肃然起敬的称号和头衔,Link 也是Hufflepuff house 内部公认最值得尊敬的人。

这些年来Link 表现的虽然没有Cedric 那样亲和,也远没有到有求必应的程度,但总体上也能说得上是照顾有加。

最近成立M.O.M.H.L工厂时更是将许多好岗位都特意留给了Hufflepuff 们。

就连他本人,近来也一直都在M.O.M.H.L工厂打工,拿到了不菲的薪水。

‘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敢用这样一种语气与Link 说话的?’

如此想着,那Hufflepuff 男生只觉得羞愧无比,低下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是说,我mother 常跟我说you know who 已经死了,根本impossible 复活。我不是想顶撞您的,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周围反应过来的Hufflepuff 们就已经将他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要知道得益于Link 在Hufflepuff house 内的声望,Hermione 这次带来的学生中巨大部分全都是Hufflepuff 。

周围student 们愤怒的视线让这个黄头发的Hufflepuff 男生才刚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这时Link 向这边走了过来。

原本聚拢起来的愤怒人群瞬间自发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让Link 径直走到了那黄头发Hufflepuff 男生身边。

“我知道,我都清楚。向往美好是我们作为人类最基础的本能,有时候在半睡半醒之间我也会尽量把事情往好的方向去幻想,毕竟这样大概率能让我得到一场美梦。

但当2nd day 我醒来之后,我却往往会以完全相反的思维模式去考虑如果事情真的朝最糟糕的情况发展的话,那么到时该如何应对。

我认为,这才是作为一个成熟男人应该有的思维习惯。”

Link 抬起了那黄头发Hufflepuff 男生的头,强迫着对方与自己对视道,“我现在必须告诉你,还有在座所有人的是,Voldemort ,那个十几年前曾经造成过无数家庭支离破碎的恶魔,真的已经回来了!

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姓氏,用我弗利家族近千年的荣耀做保证!

而且我相信,Dumbledore 也同样能用自己的名誉向你们做保证!

是相信我和Dumbledore ,还是去相信Fudge 那个已经名誉扫地的Ministry of Magic ,这一点需要你们自己去判断!”

整个大厅寂静一片,大家都被Link 的发言所震撼了。

过了良久,先前那个质问Link 的黄头发Hufflepuff 男生举起了自己紧紧攥着的拳头,用颤抖的声音高呼道:

“我当然相信你!Link !你是最好的Hufflepuff !”

他这angry roar 就仿佛是一个信号。

周围的Hufflepuff 很快也学着举臂高呼:

“我们当然相信你!Link !”

最后,甚至就连其他house 的学生们也都被感染了。

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般的呐喊声席卷了整个大厅,而这时,处在人群最中央的Link 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此刻处在这座大厅内的学生们就仿佛是一支训练有序的交响乐团,Link 这个指挥的手势才刚刚摆出,原本还亢奋高呼的人们瞬间就又安静了下来。

当然,也有身处外围的一些学生没能看清Link 的手势。

不过不要紧,他们身边的同伴immediately 就会捂住他们的嘴巴,强迫他们配合整个‘乐团’。

“非常感谢大家的信任!”Link neither fast nor slow 的对周围的人群gave a salute ,随后一指不远处的Hermione 道,“那么接下来,就由Hermione ·Miss Granger 来讲述一下加入我们这个自学组织的具体流程以及注意事项。”

“啊?”

Hermione 被Link 方才的演说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此刻正死命攥着已经泛出汗水来了的手心。

此刻陡然听见Link 这么说,一下子就惊叫了出来。

而且对Hermione 来说这还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吓。

更糟糕的是,Link 此言一出周围人群的目光瞬间就全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这就有点要命了。

虽然这些人都是Hermione 招募的,但她那都是一个个去宣传的啊。

像现在这样被这么多人注视的情况她还真是第一次体验到。

这让她瞬间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不要紧张,你上次来找我的时候不都已经做好完整的方案了吗?”

Link 微笑着鼓励道。

而他的话好像的确是起到了一些作用。

Hermione hearing this 连上的flushed red 又往脖子蔓延了一些,但却也鼓起了勇气,结结巴巴道:

“首……首先是集会用的地点,目前我们已经的确已经找到了适合我们进行活动的地方。但……但我们还需要对改场地的安全性和隐秘性进行进一步的改良和考察。等到我们正式确定了第一次集会的时间,就会发消息通知大家。”

说到这里,Hermione 似乎找回了自信,亦或者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件自己喜爱的事业里。

总之,她表现的已经没那么紧张了。

之后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长长的parchment 继续说道:

“另外我……我想让每个人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这样我们就知道今天来的都有谁了。我同时还认为,”Hermione took a deep breath ,“我们应该一致同意不把我们要做的事情张扬出去。所以你们一旦签了名,就表示同意不把我们的事情告诉Umbridge 或其他任何人。”

话音落罢,Hermione 率先拿出quill ,在parchment 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就递给了Harry 。

突然被塞了一张parchment ,Harry 显得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但在Hermione ‘凶悍’的眼divine might 胁下,他还是很‘自然’的在parchment 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而后是Hufflepuff 们。

他们几乎是以抢夺的姿态拿走了parchment ,争先恐后的在上面签字。

当然,不愿意签字的人也有的是。

毕竟这事情虽然是Link 发起的,但一听就非常大逆不道。

眼下Umbridge 声势正旺,他们必须得考量一下这件事败露之后的后果。

但说老实话,这些人其实并没有选择的权力。

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不说Link 和Hermione 了,就算是那些已经在parchment 上签过名的人也绝不会允许他们没签保证书就从这个大厅里走出去。

就这样,大概半个小时后。

在众人‘文明’的劝说下,大厅内所有人全都在parchment 上签了字。

Hermione cautiously 的将那写满densely packed 名字的parchment 卷了起来,最后交予Link 。

见状众人悬着的心这才又落了回去。

这么重要的名单,也只有交给Link 保管大家才会放心了。

收下名单后的Link 也没着急开口,而是伸手打了个响指。

大厅的地板缓缓朝两边打开,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一张堆满了各种酒水美食的长桌便升了起来。

“十分感谢大家能挤出珍贵的时间前来听我唠叨,鉴于我们这次集会的时间与晚餐出现了一些冲突,大家就请先在这垫一垫肚子吧。”

Link 朗声说道。

言罢一直挤在角落里的乔治和Fred 德欢呼一声,立即就朝长桌冲了过去。

他们两一人拽了一瓶Butterbeer 高呼道:

“万岁!”

“Link 最棒了!”

被他们这一搅和,大厅内原本颇为紧张的气氛也为之一缓,不少人都喜笑颜开的奔向了中央的长桌。

作为Hogwarts 的学生,他们magic 可能学得不好,思想品德可能学的也会有些歪,但开宴会,他们绝对是专业的!

而在这样一幅欢乐的场景下,Link 却是和角落里的Cedric 交流了一个眼神,随后便和艾米丽退回了来时的通道内。

“呼!是时候了,我们走吧。”

Cedric 对司格芬and the others 如此说着,随后就干脆的向着通道走去,似乎非常笃定他带来的这些人一定会跟上一般。

司格芬和纽兰点了nodded ,十分配合的followed along 。

他们虽然都没进行奔跑,但步速却都很快,貌似是较起了劲,谁也不想落在谁后面。

肯尼迪siblings 就有些犹豫了。

作为兄长的大肯尼迪一会儿看看那琳琅满目的美食,一会儿又瞅瞅Cedric and the others 渐渐走远的背影。

隔了好一会儿这才抱怨道:

“真是啊!我们也想参加宴会啊!都快要饿死了!”

言罢,他却还是拉着已经在drooling 的小肯尼迪追上了Cedric 。

当他们全员都进入通道内后,那通道的门户这才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

大厅内,Hermione 和Harry 并没有注意到Link and the others 的离去,甚至于,他们罕见的对那一大桌的美食都没投入太大的关注。

此刻他们依旧沉浸在先前的巨大成功里,一种名为亢奋的情绪彻底充斥着他们的大脑。

“我们成功了!Harry !真是不敢相信,我们竟然真的做到了!”

Hermione 一脸激动的说着,一边说,一边right hand 还在掐着Harry 的手臂。

可怜同样兴奋的Harry 本来还想附和两句,却没想手臂突然传来一股剧痛。

“ao !Hermione !你掐我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Harry 一下子就弹了开来,揉着自己的手臂抱怨道。

“对不起啊Harry !我就是……就是想看看我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那你就不能掐自己的吗!?”

“这不是太顺手了嘛。”

Hermione 挠了挠头,一脸的歉意。

这时,乔治和Fred 德两brother 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

“哟!Harry ,还有Miss Know-it-all ,你们今天干的可真棒!”

面对乔治的夸奖,Hermione 本能的点了nodded 后said with a smile :

“这主要还是Link 的功劳,如果不是Link 之前的演讲,大家绝对impossible ……”

Hermione 的话才刚说到一半就卡住了。

只见她目光死死顶着乔治和Fred 德两人手上拿着的Butterbeer ,表情僵硬,调转话锋道:

“Hogwarts 是禁止饮酒的!”

“别这么激动嘛Hermione ,今天这样的好日子你就不要紧抓着不放了。”Fred 德摆了摆手道,“而且啊,你也不要undervalue oneself ,今天这场集会之所以能成功,Link 固然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你和Harry 的功劳也不小。要知道这里的人,大多可都是你招来的。”

“是……是吗?”

Hermione 脸上原本已经开始消退的flushed red 又再度浓重了起来,低着头小声说着。

乔治和Fred 德对视一眼也连忙附和着称是,直把Hermione 哄得喜笑颜开,眼看就已经把酒的事情就抛之脑后了。

望着这一幕,Harry 偷偷咽了口口水,眼神不自觉的向长桌上对方酒水的地方看去。

对于Butterbeer 的味道他也已经好奇很久了。

只可惜Hermione 管的太严,normally 里就算有机会也会被Hermione 拦住。

今天Hermione 的心情这样好,It shouldn’t be 再拦他了吧?

而就在Harry 考虑着要不要偷偷去那一瓶来尝尝的时候,却只听乔治沉吟着说道:

“speaking of which ,你们看到Ron 了吗?”

Harry 和Hermione 身子猛地一震,不约而同的说道:

“Ron ?”

“是啊,他不是也收到邀请了吗?所以我们就把他给带进来了。”乔治和Fred 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不过刚刚的场面实在是太乱,等我们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hearing this Harry 和Hermione 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眸里都闪烁着欣喜的rays of light 。

天可怜见,他们两人最近为了Ron 的事情愁的都开始掉头发了。

眼下Ron 既然愿意来参加这个由Link 组织发起的集会,是不是就代表着——Ron 他已经想通了?!

欣喜之下Harry 和Hermione 也顾不上去管乔治和Fred 德,直接奔跑着在大厅内寻找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Ron 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又一次被他那两个不着调的big brother 给坑了。

他正alone 站在大厅的角落里,手里还抓着一只烤鸡腿。

可尽管他已经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但现如今的他却没有半点想要对手中鸡腿下嘴的欲望。

他只是远远眺望着大厅尽头那扇已经重新闭合了的门户。

Ron 是全场为数不多注意到Link 他们离场的人之一。

驱动着他始终将注意力放在Link 身上的,是他对Link 的不满。

或者说是嫉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