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4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良久之后,两者才终于分离。

Link 四肢犁入岩壁,飞速倒滑间带出四道深沟,直滑到接近洞窟底部的位置才堪堪停下。

恐怖的寒雾扩散之下,周围猎手们纷纷避让,只有艾米丽和老克烈不退反进,向着Link 奔去。

察觉到有人靠近的Link 举起了手臂就要攻击,却倏地听见了艾米丽那熟悉的声音:

“Link !”

扭头看着朝自己奔来的两人,Link scarlet 的眼眸中闪烁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他抱着头痛苦的嘶吼着,随即空间一阵扭曲,带着他瞬间消失。

next moment ,他又出现在了Voldemort 身侧。

和Link 相比,Voldemort 这次的情况看起来要好上了不少。

至少他这次没被击飞出去,而是强行用magic power 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面对Link 的再一次来袭他也没有慌张,身姿扭转间竟同样也是punched out 。

咚——

两股强横无比的力量再度撞在了一起。

能量激荡之下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些许的扭曲。

这令Voldemort 的嘴角缓缓上扬了起来。

他平常的攻击方式的确是以中远距离为主,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擅长近战了。

事实上他这具经历过无数bloodline 改造的身体在外表变得非人的同时,也让他获得了超越人类极限的身体素质——这就是他用颜值换来的力量!

有着如此blessed by heaven 的力量,现如今反应过来后,Link 那纯粹的近战攻击已经不能再取得更大的战果了。

“wild beast ……终究只是wild beast !”

两者僵持间,Voldemort 得意的说着。

一边说,另一只手中的wand 已经是举了起来。

怒雷之声再度炸响!

一道血雷顷刻间印在了Link 胸膛之上,虽然Link 有着寒雾的缓冲,但Link 整个人依旧是被深深轰进了岩壁里。

这一幕,亦如先前的Voldemort 。

但Link 恢复的比Voldemort 更快。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Link next moment 就又瞬移而出,开始展开新一轮的攻击。

拳头、手肘、膝盖、腿脚甚至是牙齿,完全进入疯癫之下的Link 几乎是将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变成了武器。

那原本萦绕在他周围的寒雾和黑烟更是在他有意无意的控制下不断变换着形态,以各种诡异的角度向Voldemort 发动着攻击。

在一阵又一阵连绵不绝的爆炸声中,Link 和Voldemort 之间的战斗虽然变得越来越激烈,但短时间内竟又是恢复成了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僵持局面。

心之间内。

纯Spiritual Body 状态下的Link 正以第一视角目睹着这一切。

‘麦克’与Voldemort 之间的战斗给予他的震惊并不比艾米丽和Death Eater 们感受到的要小多少。

事实上Link 不得不承认,在战斗方面麦克的确拥有着比他出色了无数倍的innate talent 。

就像上一次麦克直接使用出了超越Link 理解的能量使用方式,帮他在Voldemort 面前撑过了关键时刻一般。

this time 的麦克又向Link 展示了一次什么叫做真正的能量掌控。

甚至于麦克this time 所使用的技巧还要比上次更加brilliant 。

毕竟上一次麦克使用的还是以能量纯度和强度为主的纯能量输出类攻击方式,但this time ,麦克可没使用任何超出Link 自身极限的力量。

也就是说,理论上Link 现在马上也能像麦克一样和Voldemort 硬钢而不落下风。

可实际上Link 很清楚,这是impossible 的。

无论是那种将周围水汽与magic power 相糅合,形成具有强烈屏蔽和侵蚀attribute 的寒雾。

还是强行无视周围的反Apparition 咒进行近乎于无冷却时间的Apparition 咒瞬移。

亦或者是那种将诅咒之力灌入体内,直接提升身体各项素质的黑烟。

这些所有的技巧全都不是Link 当下就能做到的。

甚至可以说,在今天目睹了麦克的战斗之前,Link 连都想没往这些方向想过。

最重要的是麦克在眼下高强度的战斗当中依旧在持续不断的吸纳战斗经验以强化己身。

就像刚才有好几次Voldemort 的攻击都已经成功breakthrough 了麦克寒雾的阻拦,但却依旧被麦克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浓缩寒雾形成冰晶盾牌给挡了下来。

这种battle method ,Link 简直unheard-of 。

但麦克也不是没有缺点的。

就比如说在心智方面,他就表现的不够成熟。

或者说,事情做得还不够狠!

思虑至此,Link 的Spiritual Body 冷笑了一声道:

‘麦克,仇恨已经拉得够足了。现在把攻击重心放到上面的那些Death Eater 身上,让他们也尝尝死亡的滋味!’

激战正酣的麦克对Link 的话置若罔闻。

见状Link 也不奇怪,继续说道:

‘他们刚才在你没出来之前,可是没少向艾米丽他们用索命咒喔!’

此言一出,正在继续和Voldemort 对拳的麦克身子突然一僵。

趁着这个机会,Voldemort 身上血光猛地一闪,将麦克弹飞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Voldemort 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收拢了力量做出防御姿态。

按照先前的经验,‘Link ’马上就又会瞬移到他身边进行攻击。

这种高强度、高频率的攻击的确给他造成了一些麻烦。

但也仅限如此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Voldemort 能清晰感知到‘Link ’身上的magic power 正在渐渐失控。

这带给了‘Link ’更powerful 的力量,但也代表着Link 的‘变身’快要结束了。

除非,Link 是真不要命了。

在这种情况下Voldemort simply 不用在多浪费能量主动出击,他只需要原地防住‘Link ’的一切攻击,等待‘Link ’自己踏入地狱便好。

就亦如他最开始所考虑的那样。

wild beast 终究只是wild beast 。

他完全可以把Link 戏耍到死。

只是this time ,Voldemort 的预判却是落空了。

被击飞出去的‘Link ’并没有再度瞬移回来,而是接着被Voldemort 打飞的那股impact ,直接杀进了上方的Death Eater 阵地当中。

“杀——”

模糊的音节自‘Link ’口中吐出,powerful 的音浪直接震得附近几名Death Eater 耳膜破裂,黑红色的粘稠污血直接沿着耳垂滴落了下来。

这种内耳半规管平衡器直接被摧毁的痛苦之剧烈,那是寻常人根本无法体会的。

next moment 。

伴随着‘Link ’周身的寒雾漫出,恐怖的低温直接剥夺了他们的所有生机,也将痛苦不堪的表情永远凝固在了他们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不少Death Eater 都愣在了当场。

但很快他们就明白了过来。

跟他们相比,那几个直接被冻死的Death Eater 才是最最幸运的。

因为,‘Link ’动了。

只见‘Link ’手中指枪连点,数道压缩到极致的黑烟轰出,沿途在空气中破开层层气浪。

黑烟炸开,原本阻拦在‘Link ’身前的几名Death Eater 直接被炸成了一片血雨。

感受着血液溅到自己身上的粘稠感和臭猩气,周围的Death Eater 们终于是反应了过来,纷纷举起wand 。

但他们实在是太慢了。

Link 一个闪身便又切入了更加密集的人群当中,浑身黑雾化作数道锋刃疯狂的舞动着。

一时间鲜血四溅,断裂的肢体落地,往往半响后那些暂时断肢幸存下来的Death Eater 们才会发出惨烈的嚎叫声。

恐慌的气氛正和愈加浓重的blood-reeking qi 一起在Death Eater 阵地中不断弥漫着。

真正敢于向‘Link ’挥出wand 的Death Eater 已经很少见了。

在‘Link ’状若wild beast 的疯狂屠杀下,大部分的Death Eater 都在尖叫着朝洞窟入口逃窜。

Pettigrew ·Peter 是这些人里跑的最快的。

尽管在Voldemort 占据上风之时他作为Death Eater 内的high level 指挥官就已经‘身先士卒’的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向Voldemort 展现着自己的悍勇和忠诚。

但有关于逃跑的技能和innate talent 早就已经在过往十多年的逃亡生涯中融入了他的in the bones 。

早在‘Link ’刚刚冲进阵地的时候,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就已经在疯狂尖叫着向他预警了。

这也导致他是所有人里最先反应过来并开始跑路的。

只可惜麦克曾在早前的Voldemort 复活之夜上见过他。

并且对他的印象还颇为深刻。

毕竟Pettigrew ·Peter 是少数几个在他掌管身体之后还逃出升天的人。

于是乎,Pettigrew ·Peter 倒霉了。

他才刚刚一记Disarming Charm 把落在他身后的一个Death Eater 击倒,企图让对方来给自己拖延时间。

扭头却见一个浑身笼罩在黑白两色气息之下的模糊silhouette 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Ah!”

Pettigrew ·Peter 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他捂着自己丑陋的胖脸,用惊惧到颤抖是声音嘶喊道:

“别杀我!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可是主人重要的仆人!主人!救救我——”

‘Link ’并没有跟Pettigrew ·Peter 多说废话。

手指微抬间由高浓缩诅咒之力形成的黑烟便已开始在其指尖蓄力。

但next moment ,似乎是Pettigrew ·Peter 的祈祷起了作用。

破风声自Link 身后响起。

Voldemort 裹挟着耀眼的血色rays of light 呼啸而来,人还未至,一道惨绿色的索命咒便已自其手中射出。

‘Link ’很自然的结束蓄势,不退反进,擦着那道索命咒冲到了Voldemort 身前。

然后左脚一错,小腿上攀附了一层冰晶,顺势就绊了Voldemort 一下。

只听得咔啪一声,Voldemort 周身萦绕的血色magic power 直接导致‘Link ’小腿上的冰晶盾片破损。

但同时在惯性的作用下,Voldemort 也失去了平衡,身体不受控制的出现了倾斜。

‘Link ’那被寒雾笼罩的眸子里闪烁出了几分凶残。

他做出直踹姿势,错身预判后,一脚猛地踹出。

咚——

一层层的气浪瞬间在Voldemort 身上爆开。

在这股巨力的作用下,Voldemort 化作了一道残影,撞在了Pettigrew ·Peter 的身上。

可怜的Pettigrew ·Peter 连惨叫都没能来得及发出,直接在Voldemort 血色magic power 以及Link 巨力的双重侵袭下化成了一片blood mist 。

Voldemort 勉强止住了身形。

他抹了把身上沾染着的,属于Pettigrew ·Peter 的鲜血和碎肉,心下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点。

Pettigrew ·Peter 作为被他予以重任的仆人,虽然能力不是很出众,而且具备墙头草特性。

但被当着他的面,以这种方式被干掉实在是太Voldemort 没办法接受。

这几乎就等于是在踩Voldemort 的脸!

Voldemort 感受着周围已经集体开始逃窜的Death Eater 们,仰头angrily roared :

“该死的蝼蚁!我要把你抽筋拆骨!”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ray of milky white 的rays of light 直接在下方炸开。

magic 荧光溢散之下,渐渐化作了一个三角形。

心之间内的Link Spiritual Body 见状顿时一喜。

因为这图案其实是他和老克烈之间定下的谜语之一,放在当下的情况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反Apparition 咒已破除!

几秒钟后,根本不用Link 再下达什么指令。

下方的猎手们纷纷从腰间的武装带上解下了一个被用铁丝卡扣固定住瓶盖的试管瓶。

伴随着一连串铁丝卡扣和瓶盖弹出的清脆响声,整个猎手阵地上的所有人全都在一片剧烈的space fluctuation 当中disappeared 。

这让Link 原本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是放松了一些。

但也仅仅只是一些而已。

因为他明白,眼下虽然艾米丽他们是逃了,但他自己如何脱身却又成了一个新的问题。

要知道麦克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撤退。

而如果强制性的解除麦克变身的状态,他现在那种直接强制发动Apparition 咒的能力也同样会消失。

没了这种BUG-rank 别的能力,他想要在Voldemort 的攻击下蓄力发动Apparition 咒那完全是在痴心妄想。

果不其然,盛怒之下的Voldemort 攻击变得更加凌厉了起来。

弗利家族一众人等的死活从来就没被他在意过,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羞辱了他的Link 给撕成碎片!

而就在这时,一道充满了喜悦的沙哑龙吼声突然自下方响起。

‘Link ’和Voldemort 的战斗虽然已经变得白热化了起来,但也都本能的下放了一些perception 去探查。

便见那头满身伤痕被锁链困住的澳洲蛋白眼此刻竟是已经脱困,正在两人下方扬天长啸,抒发着激动的情绪。

同时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在这头澳洲蛋白眼身后的洞窟入口处,还站着两个小小的silhouett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