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3章 有鱼上钩了,飘天文学

    艾米丽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Link 起初时也没有在意,依旧在享受着艾米丽的膝枕――刚刚艾米丽的按摩外加鼻头时有时无的淡雅香气已经几乎快要将他催入梦乡了。

    一直到艾米丽皱着眉捏住他鼻子后,Link 这才睁开了双眼。

    “Link ,你有没有感觉这段时间有些不太对劲?”

    Link 当然知道艾米丽这是在指什么,他又重新闭上了眼睛道:

    “清闲一些难道不好吗?”

    艾米丽不满的又捏住了Link 的鼻子道:

    “就是因为太清闲了所以才不对劲!”

    Link helpless 的looked towards 艾米丽,而见Link 终于正经起来了的艾米丽这才掰着手指继续说道:

    “你看啊,这段时间.工厂运行的很好,.军的集会一周一周召开的都很Perfection ,教授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甚至就连Umbridge 那边最近也安静的厉害,根本没有再搞事。

    额,当然,我不是说没事非得盼望出点什么事才好。

    我只是……只是感觉这有点平静的太不对头了。”

    Link 轻轻点了nodded ,一脸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Umbridge 为什么没有搞事我的确是not quite clear ,但Hogwarts 其他地方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平静,完全是Dumbledore 回来了的缘故。”

    “就算是Dumbledore 回来了也……什么!?”艾米丽说到一半突然注意了过来,放低了音量继续道,“你说Dumbledore 回Hogwarts 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Link curl one’s lip 道:

    “具体日期没人清楚,不过根据时间推测应该就是在圣诞节假期结束后不久。”

    艾米丽小心的布置了一个屏蔽咒,确保远处的纽兰和司格芬观察不到这边的情况后才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明明这消息包括我在内,Hogwarts 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啊!”

    这时候的艾米丽看起来明显有些激动和兴奋。

    她tone barely fell 还不等Link 回答便连连摆手道:

    “等等,让我猜一下……是Professor Snape 吧?他不是一直在向我们传递情报吗?上次有关于Death Eater 们正在对Azkaban 下手的情况也是他跟我们说的,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

    听艾米丽提起了Snape ,Link 的情绪变得低落了一些。

    他shook the head 道:

    “不是Professor Snape ,而是Hagrid 。”

    “Hagrid ?”

    “没错,就是Hagrid 。你难道没有听说吗?Umbridge 对Hagrid 有关于私自带巨人进入Forbidden Forest ,企图袭击Hogwarts 的罪名已经全部被推翻了。目前Hagrid 仅仅只是受了一个留校察看的处罚,simply 没有经受过Ministry of Magic 的审查。我自然是不会去帮他说情的,那么整个嘤国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力,并且还愿意帮Hagrid 脱罪也就很明显了吧?”

    Link 解释道,“当然,这些原本只是我的猜测。但当我以Hagrid 恩人的身份带了瓶火焰威士忌去看望过他之后,Dumbledore 已经回归的这件事就彻底坐实了。

    你也是知道的,Hagrid 这家伙一旦喝了酒,那嘴巴就变成了和筛子一样的东西,simply 藏不住事情。”

    艾米丽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咬着手指说道:

    “这不应该的啊!Link ,你说这个消息有没有可能是假的?

    Dumbledore 如果真的回来了的话,Professor Snape 肯定是会知道的。

    那既然他都已经知道了,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呢?”

    hearing this Link 陷入了沉默。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艾米丽才好。

    其实在上次Snape 向他泄露了Azkaban 的情况之后,他也一度觉得Snape 是准备加入他们的阵营当中了。

    这让Link 开心了好一阵子。

    都这么多年的师生情谊了,如果可能的话Link 还是不想对Snape 使用强迫的手段。

    毕竟强扭的瓜也解渴,但终究还是不甜的。

    但当Link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思考过后,这才发现Snape 其实并没有出现任何改变,依旧是那个沉浸在初恋当中走不出来的老偏执狂!

    他交出的那份有关于Azkaban 的情报也没有任何价值。

    因为那时候Voldemort 和Death Eater 对Azkaban 的侵入已经达到了一个就算Link 介入也几乎无法逆转的阶段。

    也正是因为他清楚Link 就算知道了情报也没办法影响他在Death Eater 当中的地位,这才会这么轻易的将情报交给Link 的。

    其实从这样的举动里Link 就能大致看得出来。

    在Snape 心里自己和艾米丽并没有那么重要。

    至少也没有Harry ・Potter 重要。

    这个残酷的真相Link 并不打算告诉艾米丽。

    和Link 不同,艾米丽是真的很喜欢Snape 这个teacher ,甚至是在用对待father 的态度在对待Snape 。

    Link 没办法想象艾米丽得知真相后会伤心到何种地步。

    只是以艾米丽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什么都发现不了呢?

    光是看着Link 沉默不语的模样,艾米丽就隐约猜测到了些什么。

    她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粗重了起来,双手与Link 紧紧牵在了一起,两人沉默良久后,艾米丽这才率先转移了话题,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那你说,Dumbledore 他,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已经回来了的消息呢?

    这完全是说不通的,他可是Dumbledore 。”

    Link 有些心疼的抱住了艾米丽,直接解释道:

    “他这是想制造出一种自己长时间不在Hogwarts 的假象,好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来。

    硬要来形容的话,他这种行为就好像是在钓鱼。

    故意放下一块鱼饵,然后就保持安静。

    如果真的有鱼上钩,他就会用尽全力把对方掉上岸,最后带回家吃掉。”

    “恐怕我们也是他想钓上岸的目标吧?”

    艾米丽coldly said 。

    hearing this Link 轻轻一said with a smile :

    “他当然想钓我们上来,不过我们这条鱼是不会上钩的。

    要知道,我们最近可是老实的很。

    一条处于静默状态,彻底沉到了湖底的鱼,你单凭一柄鱼竿怎么可能钓的上来呢?”

    艾米丽终于是稍稍relaxed ,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是很好看。

    Link 见状起身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工厂休息了。

    这也是为了纽兰和司格芬好,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他们估计都没心思读书了。”

    艾米丽最初听时还有些害羞。

    因为.工厂内的一间特殊办公室是他们两个除开各自house 寝室外的第三睡房。

    Link 说今晚要跟她要回.工厂休息,几乎就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然而到了后面听到Link 又提起了纽兰和司格芬时,艾米丽却是被吓了一跳。

    她有些慌乱的推开了Link ,又赶忙朝图书馆区域的方向看去。

    果然便见纽兰和司格芬两人虽然有着屏蔽咒的遮蔽,可还是时不时的会朝这边瞥上一眼。

    “呀!你怎么不早说啊!”

    艾米丽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的捶打着Link ,Link 也不逃,反手直接将艾米丽抱进了怀里道:

    “怕什么啊,反正有屏蔽咒在,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着。”

    两人打打闹闹的离开了有求必应室,这才逐渐消停下来。

    Link 凝望着艾米丽那在torch 辉光照耀下红扑扑的脸,心情也终于好了起来。

    这样吵吵闹闹的美好日子,Link 觉得自己应该还能过上挺长一段时间的。

    毕竟,Dumbledore 的钓鱼技术实在是不怎么好。

    打的窝一点都不肥。

    It shouldn’t be 有人连这么粗糙的布局,这么明显的意图都看不穿,急吼吼的就跳出来的吧?

    Link 咧嘴laughed ,看着窗外的月亮由衷期盼着Dumbledore 永远也钓不上鱼。

    然而,朝月亮许愿这种事情终究还是不太靠谱的。

    尤其是Link 作为一个transmigrator ,其依旧秉承着前世所处民族普遍的信仰观念――见佛拜佛,见神拜神。on the surface 什么都信,in the bones 什么都不信。

    于是乎,或许是Link 不够虔诚的关系。

    当次日上午Link 和艾米丽来到礼堂时,便意外的发现告示牌周围早已围了一大圈人。

    这让spirit strength 已经powerful 到近乎形成Sixth Sense 的Link 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Link !快来这边!”

    约翰那熟悉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越来越多的人也因为这道呼唤而发现了Link 和艾米丽的存在。

    原本聚拢在一起的人群自发性的散了开来,为Link 和艾米丽让开了一条直通告示牌的道路。

    Link helpless 的上前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原本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贴满了各式小广告的告示牌此刻已经被Scourgify 。

    只剩下了一张格外巨大的parchment 。

    上面清晰的写着:

    Hogwarts high level 调查官令

    因Hogwarts 调查工作日渐繁忙,

    兹今日起开始组建专门面向辅助Hogwarts high level 调查官令进行调查工作的学生稽查队。

    兹稽查队team member 将会于NEWT考试中获得额外加分,并拥有优先进入Auror 指挥部进行实习的权力。

    注:有意参加者请于下月末前抵达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办公室进行报名。

    以上条例符合《第二十四号教育令》。

    签名:

    high level 调查官

    Dolores ・简・Umbridge

    “这通告示不仅仅只贴在了这里,各个house 的common room 也都贴了。”

    约翰凑到Link 耳边whispered ,“不过响应的人It shouldn’t be 太多,毕竟Umbridge 的名声都已经臭了。”

    说罢约翰还用下巴指了指周围的人群。

    Link 环顾all around ,果不其然周围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写满嘲讽。

    有些甚至直接高呼‘去他么的Umbridge ’。

    很显然,在Link 持续有力的宣传,以及Umbridge 自己的不断作死下,Umbridge 在Hogwarts 的名声已经臭到了一个底点。

    然而尽管约翰已经在这里观察了许久,可约翰看到的东西还是太表面了。

    在Legilimens 的作用下,Link 很轻易就看出了这里很多人心里打的都是过一会儿就去Umbridge 办公室详细了解一下稽查队待遇的主意。

    现在之所以会待在这里虚情假意的骂Umbridge ,完全是抹不开面子罢了。

    这样的情况也在Link 的预料当中。

    毕竟Auror 十数年间建立起的美好待遇形象早就已经深入每一个young wizard 的心了。

    相比起能优先加入Auror 部队的实质性利益,单纯的好恶就变得不重要了。

    就目前来看,Umbridge 这一手的确漂亮。

    这个稽查队计划如果真的能顺利进行的话,Umbridge 说不准真的可以将原本团结的学生集体分化出来,从而形成借力打力的形势。

    但问题是,Dumbledore 现在可就在Hogwarts 内呢!

    他怎么可能允许Umbridge 扰乱他经营了数十年的Hogwarts ?

    Umbridge 这是直接咬在了Dumbledore 的鱼钩上啊!

    “啧,有鱼上钩了,看样子我们的悠闲日子也过到头咯!”

    言罢Link sighed ,还揉了揉腰。

    昨晚因为要安慰艾米丽的关系,Link 整整忙活到了后半夜。

    现在又被这样一整,Link 瞬间觉得自己的腰更疼了。

    边上的艾米丽见状小脸一红,隐蔽的掐了Link 一把,这才让Link 停下了揉腰的动作。

    而就在这时,一队戴着袖章的学生突然走了过来。

    他们蛮横的扒拉开拥挤的人群,moved towards 告示牌涌去。

    人群里的几个身强体壮的高年级Gryffindor 也是真的莽,见状半点都不惯着,直接就挡在了他们面前。

    眼看着一场冲突即将爆发,周围的人们皆是兴奋了起来。

    他们其实也看这群看上去像是志愿者的家伙不爽很久了,只不过是迫于校规才submit to humiliation 。

    可现在有人愿意当出头鸟就最好了。

    when the time comes 真乱起来的时候上去踹一脚,打一拳出出气也是好的。

    反正法不责众在Wizard Society 也是成立的。

    只是让这些人didn’t expect 的是,那几个Gryffindor 才刚刚出现,连狠话都没来得及说几句的时候一个志愿者就已经掏出wand 抵在了他的胸口上。

    “我们可是Hogwarts high level 调查官――Umbridge 女士的稽查队,拥有自主调查权和魔咒使用权,你确定要和我们作对?”

    那个举着wand 的志愿者,或者说是稽查team member 眯缝着眼睛,幽幽然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