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4章 稽查队,飘天文学

    那两个高年级的Gryffindor 并没有被眼前这稽查team member 的话给吓到。

    仅仅是愣了一会儿,他们两人脸上的肌肉就因为愤怒而扭曲了起来。

    藏在袍子里的手也悄咪咪的握住了wand 。

    Gryffindor 可是以勇气扬名的house 。

    别说这稽查team member 说的话不一定可信,就算是真的,在眼前这种众目睽睽的场面下,Gryffindor 们也impossible 退后!

    只可惜对面的稽查team member 似乎对此早有防备。

    甚至都不等那两个Gryffindor 放狠话,他手中的wand 就亮了起来。

    “Expelliarmus !Petrificus Totalus !Petrificus Totalus !”

    一连数道魔咒被猛地threw away ,不仅将那两个Gryffindor 的wand 击飞,而且还将他们本人给petrified 在了原地。

    做完了这一切的稽查team member 轻轻拍击着wand ,不屑的said with a smile :

    “refuse a toast only to be forced to drink a forfeit !”

    边上众人惊呼连连,Link 和艾米丽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虽然那两个Gryffindor 在高年级学生里并不能算是多么精英的人物。

    并且那个稽查team member 还占据了sneak attack 的先发优势。

    可能在一瞬间就直接制服两名同属课程阶段的高年级学生,这足以证明这个稽查team member 在Hogwarts 学生中的battle strength 绝对是属于tLevel 1 别的。

    当然,单个这样的稽查team member 还不算什么。

    可如何那个由志愿者脱变而来的稽查队全员都是由这种学生组成的呢?

    Link 仅仅是想象了一下就攥紧了拳头。

    那原本可都是他准备招揽起来的下属!

    而就在这时,Draco 以及Goyle 、Crabbe 这三个熟悉的silhouette 从那个稽查team member 身后的队伍里走了出来。

    为首的Draco 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十分嚣张的扯了扯胳膊上的袖章,大声对着先前那个稽查team member 道:

    “德普Senior ,何必跟这些人多废话呢?

    反正我们也是有执法权的,直接把他们抓回去就好。

    嗯……就说他们想要扰乱公共秩序,故意破坏稽查队招聘活动,外加妨碍公务如何?”

    那个名叫德普的稽查team member 明显愣了一下,抬眼盯着Draco 似乎是想不通Draco 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very ruthless 的主意。

    不过由于了片刻后他还是无声的点了nodded 。

    得到首肯的Draco 立刻兴奋了起来,他眉飞色舞的说道:

    “Goyle ,Crabbe !you two 蠢货快把这些该死的多毛Troll 全给压回去!

    我要让Umbridge 阁下定他们的罪!

    关他们一整个学期的禁闭!

    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我们稽查队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hearing this Goyle 和Crabbe 两人立马站定,先是对Draco 行了一个错漏百出的丑陋队礼,这才狞笑着上前把已经进入petrified 状态,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的两个Gryffindor 给扛了起来。

    此举让周围人群一片哗然。

    先前的告示当中的确有说明稽查队是辅助Umbridge 这个Hogwarts high level 调查官进行调查工作的组织。

    可他们怎么也didn’t expect ,稽查队的权力竟然大到了这个地步。

    要知道就连Prefect 都没有资格公然对student 使用魔咒,并随意给别人套上罪名的权力。

    Umbridge 几乎就是将自身的权力全盘分享给了这些稽查team member 啊!

    身处人群中央的Draco 得意的笑着。

    周围那一双双或惊恐,或憎恨的expressions all 让他享受无比。

    这就是沐浴在权力荣光之下的感觉!

    天可怜见。

    这种感觉原本早在他成为Slytherin Prefect 的时候就该享受到了。

    可偏偏那该死的Link 和艾米丽却在这时候开始拼命的打击他,使得他根本act wilfully 的使用Prefect 权力。

    in the past 的数百个深夜里,他曾无数遍的咒骂过这一对cheating couple 。

    而眼下,他终于又得到了稽查team member 这一个新的机会。

    和其他学生不同。

    他可不觉得Link 凭着一个校董身份就能和Umbridge 对抗。

    要知道他father 以前可也是校董。

    可结果呢?

    还不是影响不了Hogwarts 的任何决定,只有不停给钱的义务,却连基础的财务走向都过问不了。

    甚至于最后还被Link ・弗利把校董身份给吞并了。

    由此可见,校董这个职位也就只是叫起来好听一下。

    其实就是个冤大头。

    而Link 与Umbridge 之间的战争,最终也肯定会以Umbridge 全面获胜告终。

    所以他现在投靠了Umbridge ,成为了稽查队一员之后也就是自由的,再也不用去害怕Link 和艾米丽了!

    甚至于凭借着他father 的财富以及高贵的bloodline ,他说不准还能在Umbridge 制定的这个体系里走的更远!

    到了那时候,a trifling Link ・弗利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还有那个疤头Harry ・Potter !

    他们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此时此刻,Draco 只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powerful 。

    他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越来越impudent ,也变得越来越扭曲,最终化作了震耳欲聋的狂笑。

    “hahaha ――”

    ……

    艾米丽脸色复杂的看着Draco ,转头不解的对Link 说道:

    “他这么是怎么了?我记得他刚来Slytherin 时还是个有些可爱的child ,可现在……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事实上他现在也很可爱,不是吗?”Link 强忍着笑意说道,“傻的可爱!hahaha !”

    Draco 的狂笑声持续了良久,一直到就连Goyle 和Crabbe 都感觉到尴尬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迎着众人费解、鄙夷、嘲弄的目光径直走向了告示牌,半点没有感到难堪的撕下了上面原本的告示,又换了一张崭新的parchment 上去。

    “让我来给你们这群没见识的乡巴佬解说一下吧!”

    Draco 趾高气扬的说道,“因为报名人数实在太多,所以报名的最后截止时间已经从原本的下月末变成了下个月的3号!

    也就是说,你们只有一周的报名时间了!”

    Draco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再度大笑了起来,“hahaha !不过mudblood 就别想去报名了!

    我们的稽查队只会招收最最高贵,有innate talent 的wizard !

    你们这些卑劣的mudblood ,就等着毕业去当扫地工好了!”

    此言一出,人群中又不少人都gnashing teeth 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跟着Draco 的稽查team member 们一个个都举起了wand ,并且边上还有那两个petrified 状的Gryffindor 做例子,他们恐怕早就冲上go with Draco 拼了。

    只是,这部分人仅仅只是少数。

    更多的人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窃喜,偷偷摸摸的脱离了队伍。

    至于他们去了哪?

    这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约翰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愤怒的瞥了Draco 和其余稽查team member 一眼,而后咬着牙呼唤了一声Link 的名字。

    Link 轻笑着对他点了nodded 。

    见状,约翰也笑了起来。

    他用力拨开挡在其身前的人群,开始向Draco and the others 的方向走去。

    约翰在Link 忙碌的这段时间里可也没有闲着。

    由于管理着.工厂的关系,约翰其实已经通过分发利益的权力将许多原本中立的学生都拉拢到了Link 阵营当中。

    于是约翰才刚一有动作,周围人群中就钻出了一张张兴奋的面孔。

    他们紧紧跟在约翰身后,与约翰一起渐渐将Draco and the others 给围了起来。

    那个被称作德普的team member 脸色很快就变得gloomy 了起来。

    他与其余几位出身自志愿者的稽查team member 当即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并收缩队伍,死死的盯着约翰and the others 。

    现场唯一还没发现异常的大概就只有Draco 了。

    他似乎还沉浸在权力带来的爽快当中,无法自拔。

    一直到约翰那张写满了狞笑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后,他的眉头才皱了起来。

    “你这家伙是谁?”Draco 傲气凌然道,“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臭味?一股属于猪猡的味道?还不快点滚开?”

    此言落罢,跟在Draco 身后的Goyle 和Crabbe 随即大笑了起来。

    给Draco 那一点都不好笑的冷what a joke 捧哏一直是他们作为跟班的重要任务之一。

    until now 这项任务他们都完成的非常出色,十几年的磨炼导致他们已经将这融入了自己的本能,不管Draco 说的what a joke 有多冷,他们该笑的时候总是能笑的出来,且Sonorus ,甚至于两个人就能营造出那种have a big laughter 的气氛。

    可this time ,他们在本能的干笑了两声之后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现场的火medicinal smell 实在是太浓了!

    如今门厅内的气压之低,简直可以媲美rainstorm 的前期!

    Draco 也终于意识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劲。

    他转头看了看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Goyle 和Crabbe ,又看了看周围明显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众人以及约翰,眼中的慌乱之色一闪而逝。

    “你刚刚,说了mudblood ,对吧?”

    约翰收敛起了笑容,靠近Draco whispered 。

    Draco hearing this took a deep breath 。

    或许是过去被Link 和艾米丽蹂躏的经验给予了较高的耐受度,面临约翰明显不善的质问,他竟是强行回怼道:

    “说了又怎么样?

    mudblood 就是mudblood ,这辈子都聪明不起来,就连给我这种贵族舔鞋的资格都没有!”

    paused ,Draco 似乎是想明白了些什么,脸上紧绷的神情突然舒缓了下来,讥笑着又对约翰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Link ・弗利手底下的一条狗吗?

    被他派去管理.工厂的那个。

    你也是个mudblood 对吧?

    哈!~真是可笑,你忘了Link ・弗利也是纯血贵族了吗?

    还是最最高贵的那种!

    通过舔你主人Link ・弗利得到了一点儿权力,你就觉得你是个人了?

    别做梦了!

    你这辈子都是……”

    Draco 的话语戛然而止。

    因为暴怒中的约翰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打得倒退回去好几步。

    而这就像是一个信号。

    周围原本还算克制的人群一个个也涨红着脸,呼喝着就开始与稽查队们叫骂了起来。

    稽查队Small Captain 德普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高举着wand ,与伙伴们一起勉力维持着秩序,心底里却将Draco 骂得狗血淋头。

    当初Draco 和他的两个跟班刚刚进入他squad 的时候他还感到非常高兴。

    毕竟Draco 的大方在整个Hogwarts 都是出了名的。

    当初Draco 想要加入Slytherin Quidditch team ,并充当Seeker 的时候,他father 就一股脑赞助了Slytherin 全队一人一把当时市面上最先进的量产型broomstick 。

    这件事之后on the surface 虽然有很多人公开表示对Draco 的这种行为感到不齿。

    但事实上,更多人心里的真是想法依旧是――‘这种好事怎么没落到我头上呢?!’

    even more how Draco 所在的Malfoy Family 不仅有钱,还在整个嘤国magic circle 都有着不小的实力和关系背景,和这样的人交朋友,那绝对是一笔对未来会有很大帮助的投资。

    而Draco 在最初时也的确没让德普失望。

    这次Malfoy Young Master 也不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了。

    进入这个稽查squad 的第一天就给全队的每个人都发了10Galleon 作为见面礼。

    并且还承诺这都是小意思,以后还多得是。

    瞬间就收服了一大堆小弟。

    这也是德普为什么会放任Draco 这么嚣张的抢夺他Captain 指挥权的原因。

    可现如今,Draco 却成为了他的噩梦。

    他是真想不明白。

    明明Umbridge 给他们下达的指令是招收任何有innate talent ,有价值的人加入稽查队。

    可到了Draco 嘴里怎么就变成了不要mudblood 了呢?

    擅自修改Umbridge 下达的命令也就算了,他是怎么just and honorable 说出mudblood 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词汇,还在场面明显不对劲的情况下还在这里不停进行语言攻击辱骂的?

    他难道就不知道就算是在稽查队内部也有很多出身自muggle 家庭的大佬吗?

    这些大佬要是知道了Draco 今天所说的话,那会是个什么结果?

    面前这些暴怒的学生如果真的冲击了他们这支小小的稽查队,又会是个什么结果?

    德普环顾all around ,愤怒得快要把牙给咬碎了。

    他身侧的其他team member 们也都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德普迅速做出了决定,whispered :

    “我们必须要撤了!再不走今天肯定会栽在这儿!”

    一旁的Vice Captain 有些不安的道:

    “那我们那位Eldest Young Master 怎么办?”

    德普本能的朝Draco 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gloomy 着脸说道:

    “能救就救,不能救的话……就当给他长个教训吧!”

    打定了主意,稽查队的team member 们也终于镇定了一些。

    分别开始在德普的安排下站定关键位置。

    而就在此时,德普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Draco ,又一次站了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