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5章 Draco 的冲锋,飘天文学

    Draco 捂着脸站了起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

    也能感觉到约翰留在他脸上的掌痕在微微发烫。

    这滚烫的温度,就仿佛是火焰炙烤一般让他从皮肉疼到了心里!

    “你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对我!”

    Draco 阴冷的看着约翰,恶毒的诅咒道,“我father 可是Lucius Malfoy !我可是稽查队!

    你们还在愣着干嘛?快把这个卑贱的mudblood 给抓起来!

    我要他在禁闭室里被鞭挞上一整年!

    不!不仅如此!

    我还要让Umbridge 阁下把你开除!

    我要把你重新踹回那如猪棚般肮脏的泥潭里!

    那里才是你这种mudblood 应该呆的地方!”

    Draco 的话音才刚刚有所停歇,德普便暗道不妙。

    门厅里的形势就宛若火药桶一般紧张,完全是得益于前面他对那两个Gryffindor 的立威举动才得以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上。

    而Draco 刚刚的话,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跟稻草!

    是点燃火焰的最后一颗fire star !

    果不其然,在Draco threw away 那段话后,整个门厅先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当中。

    而后……

    就炸了!

    “roar! 这该死的bastard !”

    “打死他!”

    “Malfoy 家的臭狗屎!”

    ……

    人群呼喝着开始冲击稽查队,各种污言秽语不断从口中飙出。

    那一张张恐怖狰狞的脸直接就将稽查team member 们的脸给吓白了!

    轰――

    德普的tip 率先爆发出了一道耀眼的white light 。

    剧烈的冲击波猛地将向他们冲来的人群掀飞了出去

    “攻击!快攻击!他们疯了!”

    德普疯狂的叫喊声终于将还处在呆滞状态中的稽查team member 们惊醒了过来。

    他们咬牙着,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和不忍举起了wand 。

    next moment ,十数道明亮的magic 灵光在门厅内绽放了起来。

    不远处才刚刚站起来的人群再度遭了秧。

    尽管稽查team member 们迫于规则的限制收了力,没有使用什么huge might 的魔咒。

    可那些纯粹的powerful 巨力互相交织下还是将他们都摔了个confused 。

    包括约翰在内,为首的几个学生头领见状也不再管什么学生未经允许不能在学校公共场合use spell 的校规了,直接抽出wand ,带着周围众人反击了起来。

    multi-colored 的magic 灵光闪烁间,一场大战已然打响。

    而与此同时,率先打出了第一‘枪’的德普此刻却停止了攻击。

    他很清楚他们都比一般的学生要强,但想就凭这十几个人答应对面那群疯子简直就是fantasy story 。

    所以找机会撤退,搬救兵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德普往边上瞥了一眼,见Draco 依旧在那里狂笑咒骂着就嫌弃的吐了口唾沫,带着几个关系比较亲近的伙伴就开始往Draco 那边冲。

    没办法。

    尽管心里对Draco 的厌恶之情已经达到了顶点。

    可该救还是要救的。

    毕竟这可是一份对他未来有着重大帮助的大恩情!

    然而,德普带着team member 们才刚刚冲起来,一道silhouette 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才刚看到这道silhouette 的瞬间,德普连同他身边的team member 们就齐齐停滞住了脚步。

    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眼前的这道silhouette ,他们前段时间才刚刚见过。

    准确的说,刻骨铭心的熟悉。

    Link ・弗利!

    就是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在Forbidden Forest 里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噩梦!

    即便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快要一个多月了。

    可那个从天而降宛若Heavenly God 般的silhouette ,那些被冻住身躯队友们的哀嚎声,那鲜血被寒冰凝结后形成的瑰丽色彩,那喉头的铁锈味依旧萦绕在他们的脑海中,久久不愿散去!

    而现如今,那个男人正再一次的,慢慢朝他们走来!

    Link 也注意到了德普他们。

    他moved towards 德普and the others 微微一笑,而后密布着深邃纹路的黑檀木wand 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一幕就像是在德普脑中打响了一道惊雷!

    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了,一边挥舞着wand 一边尖叫道:

    “快逃!”

    话音落罢,team member 们也反应了过来,开始向着反方向的城堡外逃去。

    只是,已经太晚了。

    在德普and the others 惊恐的目光注视下,Link 已然挥下了wand 。

    嗡――

    伴随着一声轻不可闻的嗡鸣,门厅内开始升腾起了一层薄雾。

    德普and the others 见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心中只剩下了要冲出Hogwarts 的执念。

    在这种奇妙专注状态的带动下,他们的速度竟也再度拔高了一截。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踏出门厅的那一刻。

    一道微型的雪龙卷却突然出现在了城堡外的台阶上。

    在飓风的带动下,寒雾化作了几只巨手,牢牢将德普和其他team member 全部攥在了手心里。

    凄厉的尖叫声不断从这些人口中响起。

    他们拼了命的挥舞wand ,各种魔咒不断被threw away ,却对这些攥住他们的寒雾大手起不到任何效果。

    等到寒雾大手再度松开之时,他们已经全部化作了活灵活现的ice sculpture 。

    与此同时,门厅内的约翰and the others 依旧在与残存的稽查team member 们战斗着。

    他们之间的战斗是如此的激烈,至于他们中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完全就没有发现寒雾的存在。

    甚至就算当浓重的寒雾开始遮蔽他们的视线时。

    他们也只以为是门外风雪裹进了门厅里,并没有taking seriously 。

    但很快,眼前这些貌似无害的寒雾就迅速充满了一整个门厅。

    学生们也意外的发现,他们发射出去的魔咒只要一旦进入了浓雾之中,formidable power 就会迅速衰弱,直至化作一抹华丽的光彩彻底消失不见。

    这就像是他们此刻身处的迷雾正在吞噬这些魔咒一样。

    然而,魔咒的失效并不能阻止战斗的继续。

    相反的,门厅内的战斗反倒变得更加激烈了起来。

    人们纷纷丢下了手中的wand ,吼叫着抡起了拳头。

    这也使得残存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彻底崩溃了。

    原本还算僵持着的战斗很快就变成了一面倒的群殴。

    看着明显已经认出了寒雾来源,正在人群中奔走着劝说众人停手的约翰,艾米丽shook the head 对Link 道:

    “场面已经脱离约翰的控制了。”

    Link hearing this said with a smile :

    “怎么,你对约翰很失望?”

    艾米丽沉默了片刻这才点了nodded 道:

    “的确是这样的。

    你可是将一整个工厂连同和工厂相关的任务全都交给了他。

    可你现在看看他的这幅模样,这算是把工作做好了吗?

    简直就是在辜负你的信任。”

    “我和你的想法不同,我不觉得约翰又辜负我的信任。反而,我觉得他做的非常好,我非常满意。”

    Link shook the head 道,“你只看到了他连一直都在通过工厂进行拉拢的人都控制不住。

    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做到了让这些人令行禁止的地步,那么这些人领的到底是我的情,还是他约翰的情?”

    艾米丽hearing this 似乎是呆住了。

    这是她从没有去思考过的事情。

    她的社会经历根本不允许她有这样的经验。

    Link 见状又smiled and said :

    “所以说啊,约翰现在就做的很好。

    该是他的那就是他的,比如说工厂manager 带来的地位和财务。

    但人心this thing ,他是absolutely 不敢要的。”

    Link 言罢深呼了一口气,这才又举起了wand 。

    “呼!也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话音落罢,笼罩着整个门厅的浓雾突然剧烈的翻腾了起来。

    气流激荡之下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人们被迅速分散了开来,且缠绕在他们四肢上的寒雾还在Link 的可以控制下凝成了冰块,将他们牢牢束缚在了墙壁和地板上。

    约翰终于是sighed in relief 。

    门厅里的这些人完全就已经被愤怒以及法不责众的想法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刚刚如果不是Link 出手,Draco 他们几乎就是必死的!

    而真到了那时候,事情也就彻底没办法挽回了。

    约翰浑身无力,瘫软在了已经凝结出了一层薄冰的地面上。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后背早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Link 并没有立刻去查看约翰的情况。

    他很清楚这时候才约翰自己缓口气才是最好的。

    于是便带着艾米丽前往了先前人群围拢最最集中的地方。

    当他们扒拉开Goyle 和Crabbe riddled with scars 的ice sculpture 之后,Draco 终于reappeared 在了他们的面前。

    只不过和之前的嚣张模样不同。

    此时Draco 的心智已经完全崩溃了。

    他蜷缩在一个小小的雪窝内不断颤抖着,脸上涕泪横流,糊成了一片,嘴里更是不断念叨着‘father ’、‘mother ’之类的话。

    Link 就这么居高临下,冷冰冰的望着Draco 。

    只要是看过之前Draco 嚣张到trifling 几句话就想要毁掉别人一生模样的人,就绝对无法对此刻的Draco 生出一丝一毫的同情心。

    过了许久,Link 这才用脚轻踹了Draco 一脚indifferently said :

    “快起来,Draco ,太难看了。”

    Link 的声音才刚刚响起,Draco 的身体就整个僵住了。

    他stared wide-eyed ,转过头呆滞的望着Link ,眼中瞳孔都扩大了开来。

    Draco 之觉得有一种巨大的恐惧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事实上,真论起对Link 的心理阴影,整个Hogwarts 内Draco 说是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Link 和艾米丽对他的长期压制已经让Draco 产生了要一种本能的畏惧心理。

    因此在短暂的呆愣之后,Draco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尖叫着奔跑了起来。

    他太清楚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对Link 来说是怎样严重的挑衅了。

    一会儿他将要面临的,绝对是他毕生难忘的惩罚。

    比如说――他已经有过深刻体验的曝光爆炸术!

    甚至于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副模样Draco 都有些怀疑今天的这些事情全都是Link 一手安排策划的。

    他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拥有过所谓的权力。

    也一直都待在Link 的掌心里,从没有太逃过了。

    在这种名为绝望的力量加持下,Draco 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只可惜,他才刚跑出去没几步,就被fiercely 的绊倒在地。

    Draco 没有惨叫。

    对Link 的恐惧甚至压过了他对疼痛的敏感,这在他这个娇生惯养的Eldest Young Master 身上简直是前所未有的。

    他仅仅只是本能的瞥了一眼那该死的,在这种关键时刻绊倒他的东西,就准备要继续逃命。

    然而,就是这粗略的一瞥,却令他的脚步彻底顿住了。

    因为刚刚将他绊倒的,正是Goyle 和Crabbe 的ice sculpture 。

    瞪着ice sculpture 内那两张栩栩如生,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还挂着浓重痛苦意外的脸,Draco 惊讶的mouth opened wide 。

    他那一对因为恐惧而扩大开来的瞳孔在此刻又缩成了一个小点。

    他伸出颤抖的手,先是指了指Goyle 和Crabbe ,接着又指了指Link ,喉咙里不断发出‘gē gē gē ’的声音,过了好久才艰难的说道:

    “你,你,你……你杀了,杀了他们?”

    hearing this 艾米丽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

    她都快要被Draco 给蠢哭了。

    Link 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直接在Hogwarts 里公开杀人?

    而且一杀还是一大群?

    这可是Voldemort 都干不出来的事情。

    眼下包括Goyle 和Crabbe 在内的这些学生,仅仅只是被Link 的特殊寒雾给冻住了而已。

    她took a deep breath ,当即就想要喝骂Draco 这个蠢货。

    但就在此时,Link 却率先迈出了一步,moved towards Draco 挤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道:

    “一切正如你所见的那样。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很快你就要去见他们了,或许他们今后也依旧愿意当你的跟班呢。”

    Link 的话就像是一道闪电,猛然劈中了Draco 。

    让他仿佛失去了灵魂般大脑一片空白。

    与Goyle 和Crabbe 一起的画面不断在他眼前浮现。

    这两个虽然蠢,虽然连字都认不全,虽然有时候还会坑他,虽然他经常性打骂……

    可他们其实也是Draco 真正的朋友。

    朝夕相处,从小长大的朋友。

    一股邪火自Draco 的胸膛里燃烧了起来。

    在这股火焰的灼烧下,Draco 只觉得周围的一切全都在迅速消失,眼前的视野里就只剩下了Goyle 和Crabbe 的‘尸体’,以及脸上挂着恶魔般微笑的Link 。

    next moment ,他怒吼的抄起脚下的一根冰凌,朝Link 冲了过去。

    “我要杀了你!Link ・弗利!”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