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6章 不算无可救药,飘天文学

    two minutes 后,Draco 已经失去了踪影。

    而Link 脚底则是多了只臭鼬。

    这只臭鼬显得极其激动,四肢小爪子连同一条大尾巴不会扑腾着,想要翻过身子去咬Link 的脚,然而却被压着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Link wand 微指,将其控制着漂浮在了空中,摆出了各式各样的羞耻动作,惹得周围众人一阵哄笑。

    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确认这家伙还没有掌握喷射臭气的技巧之后Link 才喃喃说道:

    “Draco 这家伙蠢归蠢,坏归坏,可总算是还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艾米丽coldly said ,“再继续作死下去,这家伙迟早都是要被害死的。”

    被艾米丽冰冷的视线注视着,那Draco 变作的臭鼬突然浑身一僵,竟是不再挣扎,只顾着一个劲的颤抖了起来。

    Link 晒然一said with a smile :

    “哈!艾米丽,这家伙还以为我们要杀了他呢!”

    “说实话,这家伙的愚蠢让我真的有种杀了他的冲动。他太给Slytherin 丢人了!”

    艾米丽眯缝着眼睛冷冷说着。

    而hearing this 臭鼬Draco 也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就在此时,又有一大群人从礼堂方向匆匆忙忙的走来。

    人还未至,为首的McGonagall 教授就焦急的喊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哦!Merlin 呐!快通知Madam Pomfrey !”

    这满地的ice sculpture 和伤员明显是吓了McGonagall 教授一跳。

    她猛地加快了速度,not even think 就来到了Link 面前,紧抿着嘴唇道:

    “弗利先生,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Link 用magic power 拉回了使劲扑腾着想要去往McGonagall 教授那边的臭鼬Draco ,这才said with a smile :

    “如您所见,尊敬的McGonagall 教授。

    大家在观看告示牌上的告示时候,与Umbridge 最新组建的稽查队起了一些skirmish 。

    您house 的两位高年级Gryffindor 被稽查队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直接扣下了。

    额,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打断了一下。

    这也是我们很多人所困惑的问题。

    McGonagall 教授,Umbridge 的稽查队真的拥有比Prefect 还大的奖罚权吗?”

    hearing this McGonagall 教授目光本能的扫视了一眼不远处的告示牌以及化作ice sculpture 的那几个稽查team member ,表情变得难看无比。

    作为Gryffindor 的head ,她太了解自家house 的学生都是个什么脾气了。

    这群家伙压根就看不惯告示牌上写的那些东西,自然也看不惯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稽查team member 。

    took a deep breath ,McGonagall 教授郑重其事的说道:

    “在Hogwarts ,只有Dumbledore 才拥有绝对的奖罚权!其余人,就算是Umbridge 也没有绕开Dumbledore 进行奖罚处置的权力!

    好了,你快继续说下去吧!”

    Link 点了nodded ,脸上的笑容却是带了几分讥讽。

    McGonagall 教授的话看起来是作出了最严正的解释。

    可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简直就像是在放屁。

    要知道就在前段时间,他们这些教授可是连Umbridge 想要把Hagrid 送交Ministry of Magic 处理的事情都没有阻止住。

    这就已经证明了Umbridge 的权力之大了。

    现在McGonagall 教授之所以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无非是有Dumbledore 坐镇而已。

    在心里嘲讽了几句,Link 继续说道:

    “我了解了,McGonagall 教授。

    这之后的事情其实就很简单了。

    那两个Gryffindor 被扣押的理由实在是太扯淡,当时在门厅里的很多人都非常不满。

    而紧接着以Draco Malfoy 为首的稽查队还不断的以‘mudblood ’为主题对大家进行侮辱性发言,

    于是乎,稽查队和普通学生们的冲突就爆发了。”

    Link 笑着指了指自己,“不过万幸的是,我就在现场。

    遇见了这样的事情我作为Hufflepuff 的Prefect 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就出手让他们全部冷静了一下。”

    McGonagall 教授视线扫过周围那一个个ice sculpture ,表情难看的厉害。

    很显然,她并不能认同Link 这种物理性质上的冷静。

    而Link 见状则是摇着头解释道:

    “不用担心的,McGonagall 教授。我下手的时候很有分寸,这些人全都只是被困住了而已。

    只要消融掉外部的冰块,他们的lifeform 征就会完全恢复,充其量也就是会有一点冻伤罢了。”

    此言一出,被Link 用magic power 牢牢束缚着的臭鼬Draco 先是relaxed ,整个躯体瞬间都松弛了下来。

    McGonagall 教授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不过这并不代表McGonagall 教授就能对Link 的表现满意。

    事实上McGonagall 教授心里其实是不爽的。

    因为以她对Link 的了解来看,当时Link 其实应该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才对。

    现在这幅现场搞的,实在是有些太难看了。

    甚至于,她还有些怀疑这一整件事都是Link 在背后推动的。

    也正是鉴于此,她其实很想敲打一下Link 。

    只可惜,Link 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胡乱思考了一阵,McGonagall 教授突然注意到了那只一直在她边上挣扎,现在又突然不动了的臭鼬。

    她brows slightly wrinkle ,有些困惑的说道:

    “这只臭鼬是哪来的?现在可是冬天,这个little fellow 可不应该在这里。”

    “哦?你说这个吗?”Link 笑眯眯的颠着Draco 道,“这就是Draco Malfoy 啊。”

    “什么?!”

    McGonagall 教授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她伸出wand 在空中接连划出了几个mysterious 的图形,最后伴随着white light flashed ,那只臭鼬便在空中不断扭曲变形,最终变作了Draco 的模样。

    “Goyle 、Crabbe !”

    Draco 才刚一落地便大喊了一声,哭泣着抱住了Goyle 和Crabbe 的ice sculpture ,整个人蜷曲成一团,颤抖个不停,嘴里还继续念叨着‘你等着’,‘我father ’之类的蠢话。

    这一番话引得边上众人皆是哄笑了起来。

    整个门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McGonagall 教授是唯一的例外。

    她gloomy 着脸,因愤怒而微微泛红的双眼死死盯着Link ,一字一顿道:

    “是你把他变成了臭鼬?”

    Link 毫不在意的说道:

    “小施惩戒罢了。this can be considered 制服他的一种必要手段。

    您大概是不知道的,他当时已经完全疯了。”

    “我记得你之前还在质疑Umbridge 的稽查队有没有随意奖惩学生的权力。”

    McGonagall 教授继续道,“可你现在还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

    而且,这也不是你能把student 变成臭鼬的理由。

    Hogwarts 从来就没有用transfiguration 对学生进行处罚的规矩!”

    Link 原本灿烂的笑容渐渐收敛,变得诡异了起来。

    “所以说,您觉得我做错了。”Link 道,“要处罚我?”

    McGonagall 教授眼眸微动,可还不等她说些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艾米丽却突然说道:

    “McGonagall 教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Link 可是刚刚才组织了一场大型械斗,挽救了student 的生命。

    就算是要处罚,也该处罚那些为非作歹的稽查队才是。”

    hearing this McGonagall 教授眼神一挑道:

    “维多利亚小姐,这件事貌似与你无关吧?”

    “怎么会无关呢?”

    艾米丽摊开手道,“这件事不仅与我有关,还Hogwarts 里所有的学生有关。

    如果做了好事的Link 受到了处罚,您觉得其他学生会怎么想?

    那么这今后还有谁回去做好事?

    下次大家遇到类似的事情恐怕就都会束手旁观的吧?

    这是对整个Hogwarts 学生道德水平的一次打击!”

    McGonagall 教授并没有被艾米丽这一番扣hat 的话给带偏,直接说道:

    “作为学生,你们面对这种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赶紧通知教授!”

    “oh! McGonagall 教授,您是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次说话的人是约翰,他一脸戚戚然的上前说道,“事实上我们早在事情发生的immediately 就已经派人去通知您了。

    可是当时的场面乱极了。

    稽查队的狗崽子们不停的在向我们发射魔咒,我们逼不得已就也用魔咒回击了。

    甚至打到了后面大家就谁也受不了手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Link 及时出手,而是等待你前来处理的话,恐怕某些人早就被打死了。”

    说完,约翰还意味深长的瞥了门口处的那几个稽查team member ice sculpture ,以及抱着Goyle 和Crabbe 哭泣的Draco 。

    他身后尚还有活动能力的学生们瞬间领会了其中的意思,连连怪笑了起来。

    而且不仅是他们。

    此时门厅处已经又聚拢了一大批看热闹的学生。

    约翰话音才刚一落罢,人群中以Slytherin 和Hufflepuff 为首的学生们立刻就欢呼了起来。

    在这一声声的欢呼叫好声的围绕下,McGonagall 教授都快要被气炸了。

    Slytherin 和Hufflepuff 叫好也就算了。

    这些原本就是Link 和艾米丽的henchman ,充其量也就是壮壮声势,说明不了什么。

    可关键在于,除开他们之外,不少Ravenclaw 乃至于Gryffindor 的人也在凑热闹叫好。

    这就让McGonagall 教授有些心寒了。

    环顾all around ,看着周围周围那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庞,McGonagall 教授最终将目光落到了faint smile 的Link 身上。

    她明白,此刻的Link 羽翼已丰,早已不是她所能干涉的了。

    took a deep breath ,McGonagall 教授lightly saying :

    “Link ・弗利擅自攻击student ,Hufflepuff 扣50分!”

    言罢,McGonagall 教授转身便离开了门厅。

    只是那背影,却有一种颓然的感觉。

    这场与Link 之间的斗争,其实已经可以说是失败了。

    尽管McGonagall 教授最后依旧扣了Hufflepuff 50分,可那也就是McGonagall 教授维护自己脸面的最后遮羞布了。

    这样的惩罚对Link ,乃至对整个Hufflepuff house 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学分this thing 他们从来就没在乎过。

    “你觉得她会不会去搬Dumbledore 来当救兵?”

    艾米丽凑到Link 耳边whispered 。

    “这是必然的。”Link shook the head 道,“但Dumbledore 一定不会在眼下这种时刻跳出来。这一点我敢肯定。”

    hearing this 艾米丽还想说些什么,可欢呼着的人群这时候却都聚拢到了Link 和艾米丽身边。

    他们有节奏的呼喝鼓掌,恨不得直接把Link 抛起来庆祝。

    这副模样就仿佛是他们打赢了这一场杖一样。

    更有甚者,还凑到了Draco 和那些稽查队team member 们的ice sculpture 处开始了各种恶搞的报复发泄行为。

    也就是Madam Pomfrey 和其他前来支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到了,要不然Draco 估计今天绝对做不到完整无缺的离开门厅。

    这样的狂欢一直持续到了上课铃响才逐渐结束。

    随着各种ice sculpture 和伤员被Madam Pomfrey 拉走,其余人也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门厅,上午没课的Link 和艾米丽终于可以回到礼堂,享受起了house elf 们为他们专门留着的早餐。

    这是Link 每heavenly thunder 打不动,必须要进行的一项活动。

    之所以要这样做的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在Hogwarts 包括了开学、年终乃至于圣诞晚宴等各种餐宴当中,Link 其实最最满意的就是这简简单单的早餐。

    无论是利用magic 无油单面煎靠出来的软嫩煎蛋、还是深度烤制后再撒上了少量海盐以及白胡椒的香肠和培根,亦或者是新鲜采制出来,通过portkey 专门送入Hogwarts 的鲜奶。

    这些东西全都是Link 的最爱。

    缓缓将一片煎蛋放入嘴中,仔细咀嚼,感受着口腔里那种软脆相间的口感,以及浓郁的蛋白质香气,Link 的表情都变得陶醉了起来。

    而与之相比,坐在Link 身边的艾米丽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百无聊赖的搅拌着cup 里的牛奶,一直等到Link 将口中食物彻底咽下之后,这才说出了她之前就想说,但却被人群给打断了的话:

    “Link ,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也是上钩了?”

    “你指的是我们今天在门厅的举动会引起Dumbledore 的警惕?然后没准他就会因为我们表现的比Umbridge 更加强势,所以就把主攻目标放在我们身上?”

    Link 一边擦嘴一边说着,在得到了艾米丽肯定的答案后,Link 又笑着道:

    “这一点你其实完全不用担心。

    Dumbledore 对我们有警惕之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要不然他当初离开Hogwarts 和回来的时候就应该通知我们一声,嘱咐我们多小心一些。

    不过尽管如此,可他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对我们下手。

    甚至于,他还必须给予我们一定的支持!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艾米丽hearing this 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Link 所h的这些事情目前对于缺乏实际经验的她而言显得还是有些太过于晦涩了。

    偏偏她又要强的厉害,不愿意像个无知的傻子一样不停的开口问询Link 。

    瞧着她这一副纠结的样子,Link laughed ,patted 艾米丽的肩膀道:

    “没关系,慢慢想就是了,反正下午是Herbology ,就算旷课了Professor Sprout impossible 扣我们学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