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8章 Trelawny 的不幸,飘天文学

    吵闹声正在变得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似乎是来自某个女人亦或是女性鬼魂的尖叫声。

    只是在Hogwarts 这种地方,会出现什么事情才能导致一个女人哭叫成那样呢?

    Link 和Cedric 仔细分辨了一下声音来源,不约而同的起身moved towards 门厅走去。

    此时正值临近晚餐时间的关键节点,礼堂里众多等待晚餐的学生里,同他们一样对此事感到好奇的也不在少数。

    他们talk in whispers 以门厅走廊和楼梯间围成了一个圆圈,有的人显得很震惊,有的甚至神色惶恐,但更多人脸上悬挂着的,却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现场唯一表情落寞的人是McGonagall 教授。

    她就站在Link 和Cedric 的正对面,看起来似乎是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十分难受。

    Link 和Cedric 在一种Hufflepuff 的帮助下顺利挤进了人群。

    也是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看到了那凄厉尖叫的真正来源。

    Hogwarts 占卜学教授――Sybill Trelawney 。

    此刻的她一只手拿着wand ,另一只手则是握着个空酒瓶,时不时挥舞恐吓两下,紧接着却又手脚并用的将自己死死缠绕在一根柱子上。

    她的头发全都炸立着,眼镜也歪了,显得一只眼睛比另一只放大了许多。

    寻常让她应以为傲的,那些数不清的围巾和披肩messy 的挂了下来,让人感觉她浑身都破破烂烂的。

    在她脚边,则歪歪斜斜竖立着几只大行李箱。

    这些大箱子的边缘和底盘滚轮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看痕迹似乎还是崭新的,这就像是刚被人从楼上砸下来一样。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因为next moment ,有一个小小的牛皮箱就被人扔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Trelawny 教授似乎是被这声响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蜷缩在了柱子上尖叫道:

    “no! 这impossible 发生……impossible ……我拒绝接受……Dumbledore 答应过我的!”

    “你didn’t expect 会是这样吗?”

    一个令人厌恶的夹子音从刚刚牛皮箱飞下的地方传了出来,众人闻声望去,便见Umbridge 正在一众稽查team member 的簇拥下缓缓从楼梯上走来,“虽然你这个骗子就连明天的天气都预测不了。

    可作为一个智商正常的人。

    你总该能意识到,你在我听课时的糟糕表现和此后的毫无改进,必然会导致你被解雇吧?”

    “不――你不能!我在这里生活了足足16年!Hogwarts 就是我的家!”

    Trelawny 教授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同时手臂也来回挥舞着,似乎是想要增强自己话语的可信度和说服力。

    但她没注意到的是,她用来挥舞的那条手臂,可还攥着一根wand 呢。

    楼梯上簇拥着Umbridge 的一种稽查team member 们见状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们中一个squad 飞速将Umbridge 拉到了队伍最后方,用Protego Totalum 咒竖立起了一面防护墙。

    而其余的team member 们则是齐齐举起了wand 。

    “Expelliarmus ――”

    在一阵整齐划一的念咒声中,Trelawny 教授彻底被red glow 淹没,整个人都被fiercely 的砸到了墙壁上,再又弹跳回了地面上。

    这巨大的撞击明显伤到了她的内脏和skeleton 。

    落地之后的她勉强支起了上半身,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可嘴才刚刚张开,a mouthful of blood 便从起嘴角流了出来,与脸上的灰尘混杂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恶心的黑red 。

    周围人群响起了一片惊呼。

    大家都有些无法理解这些稽查team member 为什么要下如此重手。

    要知道刚刚Trelawny 教授压根就没多少攻击意图。

    而做完了这一切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他们tip 上的red glow 不仅没有消散,反而变得更加璀璨了一些。

    最重要的是,他们tip 的瞄向还faintly discernable 的对准了围观的人群。

    这其实也是一件很好理解的事情。

    毕竟今早的时候才刚有一队稽查team member 被打进了医务室。

    “tsk tsk tsk ,我敢打赌她的肋骨至少断了3根,其中有一根貌似还扎到了内脏,真是可怜的家伙。”

    约翰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砸吧着嘴说道,“在这一点上你们完全可以相信我,我才刚和Madam Pomfrey 学完急救诊疗!”

    hearing this Link 和Cedric 不约而同的转头looked towards 约翰。

    其中Link 不解的问道:

    “你学那玩意做什么?”

    约翰瞪了Link 一眼道:

    “因为McGonagall 教授不敢处罚你!所以上午群殴事件的锅就被甩到我身上来了。

    而Madam Pomfrey 觉得有必要让我这个导致她增加了这么多工作量的罪魁祸首也受到一些处罚。

    于是乎,我就被强拉着学了整整一天的实践治疗术,直到现在才被放出来!

    上帝啊!你都猜不到我今天处理了多少起冻伤!

    那些伤口可都已经要开始溃烂了!

    Link ,你下手太黑了!”

    hearing this Link 和Cedric 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直至被约翰一人锤了一拳后Link 这才忍着said with a smile :

    “说实话这并不能怪我。

    而且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今晚的晚餐好像是炖腌肉。

    你应该见过的吧?那玩意被炖完之后看上就跟被冻伤的伤口几乎没什么差别。”

    约翰complexion changed ,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道:

    “喔!上帝啊!”

    见状Link and the others 又是一阵大笑。

    一旁的Hermione 终于是忍不住了。

    她愤怒的朝Cedric 和约翰吼道:

    “你们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Trelawny 教授可都被打吐血了!”

    hearing this Link 、Cedric 和约翰三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们对视了一眼,Link 这才朝Hermione 摊开手道: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Hermione 继续道,“她可是我们的教授……”

    “这我可要纠正你啦!”约翰连连摆手打断道,“她只不过是Hogwarts 的外聘教授罢了,不是我的。我可没报占卜学那种只需要编编有关于自己会倒霉的小故事就能混到学分的课程。”

    hearing this 边上的Harry 和Ron 皆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们选择Divination 的理由和约翰刚刚描述的完全一致。

    好在这时候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见Hermione 依旧气愤,Link 继续说道:

    “这是怎么了?Hermione ,我记得你之前不是和Trelawny 闹得很不愉快吗?”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Umbridge 这次可是要把Trelawny 教授扫地出门啊!”Hermione 抓着头发一脸苦恼的说道,“Trelawny 教授压根就没有半点积蓄,现在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直接就这么被赶出去,是会死掉的啊!”

    “那也是她自己犯下的错误。”

    Cedric 反驳道,“Hermione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Trelawny 之所以没有积蓄,完全是因为她把这些钱全都花在了买酒上!

    你但凡去她位于Divination 教室上面阁楼里的家看看就清楚了,那里几乎摆满了酒瓶!

    很多时候你们去上她的Divination ,她之所以是那一副迷迷瞪瞪的模样,就是因为喝醉了!

    一个就连上课都要喝醉酒的教授,我觉得早就该被开除了!”

    Cedric 说罢还指了指Trelawny 即便受到了如此重创也依旧不愿松开的酒瓶。

    Hermione 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她低垂着脑袋,哑口无言。

    “我可不同意你的说法!”Harry 突然说道,“Trelawny 教授是Dumbledore 招收进来的,也是Dumbledore 准许她在Hogwarts 生活的。

    我可不觉得Dumbledore 会不知道Trelawny 教授的生活习惯。

    而如果他知道,可他又没有赶走Trelawny 教授。

    那这里面肯定有我们都不清楚的特殊原因。

    这不是你随便说两句就能否定的!”

    Harry 紧紧盯着Cedric ,目光尖锐,Cedric 也looked towards Harry ,眼睛眯缝了起来。

    他们之间的气氛开始变得越来越焦灼。

    也是知道这时候边上其余人才响了起来。

    these two people 在先前就闹得很不愉快,只不过那次冲突被突如其来的Trelawny 事件给打断了而已。

    现在,Harry 这明显是想要继续之前的话题。

    Link helpless 的shook the head 。

    Cedric 这明显是发现了Harry 对Cho Chang 的心思这才会变得如此具有offensive 。

    要不然按照Cedric 温文尔雅的脾气,压根就不会和Harry 这样情绪化的小毛孩多计较。

    真正让Link 不理解的是,Harry 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才使得他敢和Cedric 这样顶着来?

    Cedric 可是整个Hufflepuff house 地位second only to Link 的人。

    这和original work 中比起来乍一看或许是削弱,可事实上由于Link 的存在,成功活到现在的Cedric 不论是影响力还是个人实力都已经得到了一个质变。

    这样一个校园influential figure 已经完全不是Harry 这样的‘savior ’可以抗衡的了。

    even more how ,Dumbledore 之所以会准许Trelawny 这样在Hogwarts 里混日子。

    究其原因还是Harry 的缘故。

    Harry 如果知道真相的话别说袒护Trelawny 了,估计会恨不得直接一个Confringo 下去把Trelawny 脑袋都给轰碎掉吧?

    sighed ,Link 最终还是在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收场之前说道:

    “好了,别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了。

    来个人和我们说说吧,Trelawny 是怎么和Umbridge 闹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hearing this Harry 和Hermione 几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过了好一会儿,Ron 这才cowering ,犹如上课发言般的举起了手道:

    “我觉得这可能还是因为Trelawny 喜欢瞎做一些预言的缘故。

    这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上过Divination 的人几乎都被Trelawny 预言过即将死亡。

    就比如说Harry ,Trelawny 那个骗子当时就说过他会遭遇不幸,还说什么黑狗是他死亡的预兆。

    可结果呢?

    Harry 还是好好的?

    其他被她预言过的人也都好好的。

    所以说啊……”

    “说重点!”

    约翰不耐烦的扣了扣耳朵说道。

    这一番举动引得Harry 怒目相向,可约翰却满不在乎。

    Ron 则是被吓得缩了缩脖子,上前赶忙拉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Harry 。

    要知道在领略了.工厂的魅力之后Ron 就彻底化身成了纯粹的打工人,奋斗逼。

    恨不得一天24小时全都混在工厂里赚钱。

    而约翰偏偏又是.工厂的manager ,Ron 不害怕约翰那就怪了。

    缓和了一下情绪,Ron 赶紧继续道:

    “重点就是Umbridge 最开始当上Hogwarts 审查官的时候曾经对Trelawny 的课进行过审查。

    结果当然是很不满意,所以啊,Umbridge 就fiercely 把Trelawny 骂了一顿,还做出了严厉警告。

    自那之后Trelawny 就一直对Umbridge 怀恨在心。

    at first 或许是因为Umbridge 风头正盛的关系,Trelawny 还只敢在那里一个人碎碎念。

    但最近……她胆子大起来了。”

    “所以说,”Link 说道,“Trelawny 给Umbridge 编了个不幸的预言?”

    Ron 有些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说道:

    “准确来说,Trelawny 是说Umbridge 会被关进Azkaban ,还是Azkaban 里安保等级最严格的那几个牢房。我猜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指定是喝酒喝多了。”

    此言一出,约翰、Cedric 乃至于边上其余的学生大多都笑了出来。

    偌大的一个Hogwarts 里,喜欢Trelawny 的人可真是没多少。

    毕竟没人喜欢天天被诅咒不幸。

    尤其是Trelawny 还特别热衷于让学生自己诅咒自己――那样的预言小故事总能在她的考试上取得高分。

    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Link 没有笑。

    相反的,他脸上的表情分外严峻。

    因为他因为过于讨厌Umbridge 这个角色的缘故所以将有关于Umbridge 的剧情记得很清楚。

    original work 中Umbridge 最后的下场,的确是被判处终生监禁,关进了Azkaban 最高安保等级的牢房里。

    这样的事情,再联想到Trelawny 占卜学教授的身份,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而就在Link 满心怀疑的时候,那楼梯上的稽查team member 们似乎终于是确认了下方的人群其实并没有威胁。

    他们缓缓向两边散开,并最终露出了藏在队伍最中央位置的Umbridge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