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0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09章 预言,飘天文学

    Umbridge 缓缓从稽查team member 们的环绕下走出。

    她先是用欣慰赞赏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嘴巴微微张合,似乎是在夸赞这些team member 刚刚的反应。

    在她话语的安抚下,这些稽查team member 脸上因为刚刚出手击伤Trelawny 教授而产生的慌乱神情正在飞速减退。

    且很快就变成了兴奋,窃喜。

    这或许是Umbridge 向他们许诺了什么所导致的。

    而紧接着,当Umbridge 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围观众人,以及正趴在地上吐血的Trelawny 之时,脸上的表情却突然从和煦变作了得意和嚣张。

    “我真是受够你这个骗子了,Trelawny 。”Umbridge 用一种让人感觉恶心的语调说道,“Hogwarts 曾经的确是你的家,直到一个小时前,Ministry of Magic 长会签了你的解雇令为止。

    现在请你离开大厅,你让我们难为情。”

    Umbridge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

    可她却没有丝毫继续驱赶Trelawny ,乃至于把Trelawny 给扔出Hogwarts 的举动。

    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她身后的许多稽查team member 都愿意为她执行这一件恶事。

    然而,她就是没有任何动作。

    她只是在那里,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地看着Trelawny 趴在冰冷的地板上,一边吐血,一边时不时的抽出两下。

    这就像是,她正在享受对方现在这一副凄惨、颜面扫地的模样。

    亦或许,她还有着想要凭借这一幕来威慑Hogwarts 其余教授和学生的心思。

    可不管怎么说,她都可以说已经成功了。

    Link 仅仅只是稍微向周围扫视一圈,便能发现不少抱在一起默默哭泣的学生。

    甚至于就连几个偏支科目的教授也都是一脸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之色。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McGonagall 教授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径直走到特里劳尼教授面前,有力地拍着她的后背,从袍子里抽出一块大手帕。

    “好了,Sybill ,镇定一些……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糟……”

    McGonagall 教授尽力安慰着Trelawny ,Umbridge 对此也没有任何要阻止的念头。

    甚至于她脸上还升起了一抹窃喜,似乎是觉得能把McGonagall 教授也拉下水是一件出乎意外的好事情。

    但就在next moment ,先前还满脸鲜血,一副快要死去模样的Trelawny 教授却突然支起了身子。

    她脑袋无意识的摇晃着,这让她嘴中混合着口水滴落下来的血液瞬间倾泻而出,在地板上形成了一大滩恶心的拉丝血迹。

    不仅如此,Trelawny 的支撑着身躯的四肢还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角度。

    再搭配上她紧闭的眼眸和沉寂的表情,给人一种她已经化身为提线木偶,此刻正有无数丝线控制着她行动一般的错觉。

    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McGonagall 教授已经举起了wand ,但brows tightly frowns 间却迟迟下一步动作,似乎也没搞明白Trelawny 身上的诡异举动是怎么回事。

    同样举起wand 的还有Umbridge 身旁的那些稽查team member 们。

    要是按照他们先前的行动的模式,早在Trelawny 有所异动的immediately 就该出手攻击了。

    只是this time 因为McGonagall 教授也在的缘故,这才没有发作。

    至少,在Umbridge 正式发布攻击命令之前,他们是不敢连同McGonagall 教授一起攻击的。

    门厅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一些受不了的人已经开始默默离场了。

    而Link 和艾米丽and the others 却是看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

    Link 是不在乎Trelawny 有什么下场的,尽管Trelawny 先前对Umbridge 最终结局的预言十分准确,但那也不能排除瞎猫碰上死rat 的probability 。

    毕竟Trelawny 本身就是想要诅咒Umbridge 的。

    并且Trelawny 所作出的这个预言,也仅仅只是original work 中的结局罢了。

    现在this world 可是有他Link 这样一个变数在。

    这就跟拿刀抵在占卜师脖子上,问他占卜得出自己会不会死是一样的事情。

    Link 完全可以今晚就干掉Umbridge ,让Trelawny 的预言失败。

    也可以真的将Umbridge 送去Azkaban ,从而使得Trelawny 的语言成功。

    所谓预言,或者占卜,仅仅是预测出未来的一种结果罢了。

    而未来,是拥有无限可能的。

    你想要让一则预言实现,是需要花费大力气构筑出基础条件,来让事情moved towards 这个方向去发展的。

    Dumbledore 采用的就是这样一个策略。

    Link 不知道Trelawny 当初作出Voldemort 和七月初child 只能活一个的预言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在撒谎。

    但Dumbledore 肯定是不信的。

    他只不过是假装自己相信,然后逼得Voldemort 和其他人也全都相信了而已。

    因为这样他才好以这个预言为核心构筑彻底灭杀Voldemort 的死局。

    这样一来的话,留Trelawny 在Hogwarts 的动机也就很好理解了。

    这仅仅是让Voldemort 相信这则预言的手段之一罢了。

    换而言之,Trelawny 有没有预言能力根本不重要。

    她就仅仅只是个工具人,只要她嘴里说出来的‘预言’对Dumbledore 有利那就已经足够。

    想清楚了这一切后Link 也就不再纠结于要不要出手救下Trelawny 了。

    除非……Trelawny 能做一个同样对他有用,并且有实现probability 的预言。

    但是,这可能吗?

    要知道Link 虽然与Trelawny 同在Hogwarts 生活了这么多年。

    可由于Link 没有报修Divination ,Trelawny 又是个酒鬼宅女的缘故,these two people 压根就没见过几面。

    Link 倒还好,Trelawny 对Link 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熟悉。

    然而,事实证明,in this world 没什么事情是impossible 的。

    因为就在next moment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Trelawny 竟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此刻她已经睁开了双眼。

    但睁开的双眼中却全是眼白,完全不见眼仁。

    她伸出一根佝偻弯曲的手指,顺时针慢慢指了周围众人一圈,用疯癫的语气呓语道:

    “异乡人……异乡人已经来到了this world ……天命……他是Child of Destiny !

    他也是……毁灭与痛苦之Demon King !

    Demon King 的血,让他受Heaven and Earth 的眷顾!

    他是……是world 的终焉……scarlet 的火焰……将会焚尽一切……

    他也是……new student 的嫩芽……将会带着……带着wizard 走向新的辉煌……

    一切都需要……需要爱……

    让爱去指引……指引他成为……Demon King 之血的主人……而非血的……的slave !”

    话音落罢,Trelawny 摔倒在了一片血泊当中,失去了意识。

    门厅里寂静极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Trelawny 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也的确附和人们印象中一个占卜师做出预言时的形象。

    但问题是,她刚才的表现与她往常的形象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这就让所有人都产生出了一种不真实感。

    过了良久,Umbridge 嘴里这才发出了一阵尖锐的笑声:

    “hahahaha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要欺骗我们吗?

    我还以为你会再次诅咒我呢,却没想竟是这种没头没脑的预言。

    难道说,你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可惜,这也太迟了吧!”

    随着Umbridge 的狂笑,她周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在这笑声的感染下,萦绕在众人心头的不真实感逐渐消退,最终不少围观人群也笑了起来。

    但Link 没有笑。

    正相反,此刻他的表情分外凝重,甚至于隐藏在袍子里的right hand 都在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没人能比他更清楚了。

    作为transmigrator ,他就是in this world 最最纯粹的――异乡人!

    而偏偏,他的bloodline 中也蕴含着一股诡异的bloodline 力量。

    这股力量给予了他超乎寻常的能力,但同时,也在不断尝试影响他的心智,想要让他成为bloodline 力量的slave 。

    这他么的,简直和Trelawny 刚刚说的那段预言一模一样!

    所以说,Trelawny 的预言里,说的就是我?

    那她为什么要将那股bloodline 力量称为Demon King 之血?

    近代A History of Magic 上能被称为Demon King 的人就只有两个,一个是Grindelwald ,另一个则是Voldemort 。

    难道说自己是他们两个其中之一的后代?

    但这也impossible !

    他们两个实力虽强,但impossible 拥有这么诡异powerful 的bloodline 力量!

    所以说,所谓的Demon King ,另有其人?

    还有,Trelawny 所h的毁灭与辉煌是什么意思?

    还有爱的力量。

    他么这不是用在Harry ・Potter 身上的吗?

    ……

    Link 在Occlumency 的加持下高速思考着。

    一个又一个terrifying 的疑惑不断从其脑海中浮现,又不断被否定,推置……

    这样的脑力运算消耗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短短数秒间他的额头就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一旁的艾米丽最早发现了Link 的异常。

    她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伸手抓住Link 的手臂焦急的摇晃道:

    “Link ……你这是怎么了!?”

    这cry out in surprise 就像是一道闪电,fiercely 劈入Link 的脑海中,让他从这种高负荷的脑力运算中清醒了过来。

    缓缓扫视着艾米丽以及其余才转过来的,一张张焦急困惑的脸庞,最终Link 的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的Trelawny 身上。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刚才,他差点就信了Trelawny 的鬼话。

    这就是预言师,亦或者占卜师的terrifying 之处。

    他们或许自身能力就如Link 最初时猜想的那样,并不出众,只能预测出一条,或者几条不太准确的未来线。

    但他们蛊惑人心的手段却十分出众。

    就是凭借着那几条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不太准确的预言,他们就可以把人唬的团团转。

    而且this method 往往对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有用。

    因为越聪明的人,就越是喜欢脑补。

    这一点是人类的本能,就连Link 也没办法避免。

    默默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占卜师都是工具人’之类的话,Link 终于将情绪彻底冷却了下来。

    他向艾米丽and the others 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就继续looked towards 门厅内。

    事到如今Umbridge 似乎也已经失去了耐心,随着她大手一挥,周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纷纷上前,将McGonagall 教授和Trelawny 团团围住。

    有几个胆子大些的稽查team member 甚至还想要伸手去拖unconscious 当中的Trelawny ,但却被McGonagall 教授呵斥了回去。

    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McGonagall 教授给予Trelawny 的保护也只是暂时的。

    Umbridge 现在只不过是想要进一步的去羞辱McGonagall 教授,只要她觉得时机合适,随时都可以命令稽查team member 们强行下手。

    “Link !”Hermione 焦急的对Link 说着,“救救Trelawny 教授吧!至少……至少也让她治好了伤再走吧!”

    Ron hearing this 也面露不忍道:

    “是啊,Link ,这样太可怜了些。”

    就连刚刚才和Cedric 起过冲突的Harry ,此刻也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Link 。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甚至于心中强烈的羞耻感让他的耳垂都红了起来。

    可面对着trio 的哀求,Link 却始终是面无表情。

    这让Hermione 感觉无比失望。

    可就在他们就要绝望之时,Link 却悄无声息的抽出了wand 。

    嗡――

    巨大的magic power 震荡声突然自礼堂内响起。

    围观的人群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距离Link 太近的一些学生甚至直接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而这股powerful curse 却是直接绕过了他们,直直砸进了门厅内猛地扩散开来,将围拢在McGonagall 教授和Trelawny 周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全部轰飞了出去。

    “保护审查官!”

    位于队伍后方的一个稽查team member angry roar ,Umbridge 周围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就迅速组成了一个团阵,将Umbridge 保护在了里面。

    另外一对稽查team member 则是迅速从队伍中脱出,不顾McGonagall 教授歇斯底里的呵止声,纷纷举起wand 对准了礼堂内人群。

    只可惜,他们的tip 才刚刚闪烁起magic 灵光,又一股无可匹敌的无形巨力便fiercely 砸击到了他们身上。

    周围众人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原本还had a dignified appearance 的稽查team member 们就全部如烂泥般被砸倒在地。

    一时间,门厅内凄厉的哀嚎声连成了一片。

    Link 之前的那记攻击由于其情绪不稳的缘故,下手极狠。

    眼下这群倒地的稽查team member 不仅失去了battle strength ,还受到了诅咒之力的侵袭。

    如果没有人为他们施展解咒的话,他们恐怕就只有在痛苦的哀嚎中逐渐凋零死去的结局。

    与稽查队们相对而立的围观人群中也适时的爆发出了一阵惊呼。

    然而这片混乱却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因为……

    Link 正被艾米丽、Cedric and the others 簇拥着走了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