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5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559章 Wizengamot 的寄生虫们,飘天文学

    这些Wizengamot 议员有男有女,且普遍年纪偏大。

    看上去最年轻的也应该有六十多岁,最年长的则是老的几乎就剩下了一把old bones ,宽大的Wizengamot purple-red 议员长袍穿在他身上根本体现不出半点威严,反倒是像一只猴子偷穿了人类的衣服一般,搞笑又滑稽。

    不过他们的姿态倒是摆的很正。

    眼见这么一大群人涌进Wizengamot 议事室内,坐在较外围的一个‘年轻’议员当即皱起了眉头scolded :

    “这里可是Wizengamot 议会!Auror 来这做什么?还不快滚出……”

    那议员话才刚说到一半,终于发现,这群Auror ,乃至于old Barty 和Percy 其实都是类似随从之类的人物。

    在眼前这支队伍中,真正的首领,似乎是走在最前面的Link 。

    他眉头皱的更紧了,接着伸手指向Link 问道:

    “他又是谁?”

    hearing this Link 和old Barty 倒还没什么反应,Percy 倒是急了。

    他冷snorted and said :

    “这位可是Link ・弗利先生,Hogwarts 委员会的校董委员,也是嘤国Ministry of Magic 战争委员会的Hogwarts 方代表委员!”

    此言一出,整个议事室内一片寂静。

    Percy 或许是想要拔高一下Link 的身份,让Wizengamot 议员们尊重一些。

    只可惜,他的举动并没能收获想象中的效果。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那群Wizengamot 议员们竟是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

    年纪最大的那个议员甚至笑的差点就背过气去了。

    剧烈的嘲笑声一直持续了很久,最终才有一位尖嘴猴腮的老人微笑说道:

    “我最初听见这个战争委员会还有Hogwarts 方席位的时候,我还以为是Dumbledore 看不下去了想要重新采纳我们当初的建议,让他来当Ministry of Magic ,带领我们走向繁荣呢。却didn’t expect ……haha ……却didn’t expect 出来的竟然是这么个hairless brat !”

    一个表情刻薄的Old Lady 也接着说道:

    “你是弗利家的child 吧?看你的模样我就知道了,和你mother 一样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快滚回去好好读你的书吧,别掺和进大人的事情里。”

    Old Lady 在Wizengamot 内地位不低,她tone barely fell ,更多的附和声就紧接着响了起来。

    可在这一片刺耳的讥讽声中,Link 却像是聋了一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边按照某种规律不断摁动着左胸的一枚胸针,一边径直拉开了会议桌最上首的那个位置,坐了下去。

    那个位置,是Chief Warlock of the Wizengamot 的,也即是,Dumbledore 的。

    只是Dumbledore 长期不参与Wizengamot 事宜,所以其他人为了表示对这位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白wizard 的尊敬,也就任由这张座位空着。

    但这种尊敬,仅仅只是表面工程。

    暗地里Wizengamot 的议员们大多可都对Dumbledore 没多少好感。

    要不然,当年Harry ・Potter 的审判早在Dumbledore 出面的瞬间就该结束了,根本用不上开。

    在Wizengamot 议员们看来,Dumbledore 就像是一个可以利用来为他们挡刀以及借义的Divine Idol ,只需要高高供起来就好。

    可尽管他们内心对Dumbledore 并不尊重,眼下Link 的行为却依旧激怒了他们。

    最靠近Link 的一个议员几乎是瞬间拍桌而起道:

    “谁让你坐下的?Dumbledore 在Hogwarts 里难道就没见过你etiquette 吗?你这个没大没小的little bastard !”

    说着话,他甚至还想去拽Link ,但却被边上那个刻薄夫人给拦下来。

    那刻薄夫人looked towards 面无表情的Link ,眼神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她试探性的问道:

    “所以,你是代表Dumbledore 来这里的?”

    此言一出,刚刚摆桌而起的老议员以及其他议员们纷纷反应了过来。

    是了。

    Hogwarts 可是Dumbledore 经营了several decades 的地盘。

    Hogwarts 方的代表怎么可能会突然变成一个hairless brat ?

    而且还张口就要对Ministry of Magic 进行改制!

    也就只有Dumbledore 才有这么大的野望了!

    所以,眼前的这个Link ・弗利,必然是Dumbledore 的代理人!

    自认为想明白了一切的尖嘴猴腮议员深深吸了一口,said solemnly :

    “即便是Dumbledore 也无权干涉Ministry of Magic 的管理!当初我们可是已经给过他成为Ministry of Magic 的机会了,是他自己不要的,结果现在又要回来抢?他这是把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当成是什么了?”

    尖嘴猴腮议员的话语就像是给这件事下了一个统一的论调。

    其余议员们纷纷跟进,开始指责Dumbledore 干涉Ministry of Magic 的行为。

    甚至于,有个别议员还提出了要罢免Dumbledore Wizengamot 首席议员的资格。

    当然,该项提议毫无疑问的被否决了。

    眼下Voldemort 复活的事情已经被确认,大家都还需要Dumbledore 这尊Divine Idol go with Voldemort 拼命呢,怎么可能把Dumbledore 罢免!

    而听着这嘈杂如菜市场般的批斗声,Link 则是皱起了眉头。

    他微抬起一根手指,一条无形的magic power 长边陡然出现,猛地在空中抽打了一下。

    啪――

    骇人的空爆声使得场下的批斗声倏地一静。

    而先前一直沉默着的Link 也是终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首先我需要澄清一点。我并不是Dumbledore 的代表者。我就是我,Link ・弗利。

    至于Professor Dumbledore ,Hogwarts 已经改制完成,他目前是Hogwarts 四方委员会的教职工代表委员,手里掌握着投票权,但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一票否决权。”

    Link paused ,又抬起了第二根手指道:

    “其次,你们争论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呢?Hogwarts 改不改制,怎么改,委员会成员的确定……这些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有说过要让你们提出意见来吗?”

    Link 皱着眉瞥了眼边上的old Barty 和Percy 道:

    “我是真didn’t expect ,你们竟然连这么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要我出马!”

    “是!是我们太无能,让您失望了!”

    old Barty 似乎是听出了Link 话中的含义,整个跪伏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的说着。

    相比之下Percy 就有些懵,但老克烈曾经的调教还是让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跟着单膝跪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议员们startled 。

    为首的那几个议员更是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显然他们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Percy 就算了。

    这人在议员们看来就跟Link ・弗利是一路货色。

    都是愚蠢的小child 。

    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但old Barty 他们可是熟悉的。

    old Barty 当年可也是和他们是同一个圈子的。

    他们共同在一起混了要有several decades 了!

    能让old Barty 这样一个硬骨头怕成这样,恐怕眼前的这个Link ・弗利不是什么善茬。

    好在……议事室里还有Auror 在……

    彻底慌了神的议员们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他们也不管这群Auror 是Link 带来的,且先前才刚刚被他们呵斥过,直接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Auror ,快把这个little bastard 抓起来!他藐视Wizengamot ,我们要召开Wizengamot 审判!我们要判他死刑!”

    议员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在空旷的议事室内回响着。

    但hearing this ,那一众Auror 们却是巍然不动。

    有些甚至脸上还浮现出了一抹讥诮。

    Link shook the head 。

    前世他就经常能看见一些great character 做出种种unimaginable ,蠢到正常人类压根没办法理解的操作来。

    那时候他还觉得对方这么做,可能是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理由。

    或者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ordinary person 没到他那个高度,自然明白不了他的考量。

    毕竟人家能坐上那个位置,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可现如今,Link 自己也算是身居高位了才算真正明白。

    有些人,他确实就是蠢的。

    他们纯粹就是被手中的权力被捧坏了。

    就像眼前的这群Wizengamot 议员们。

    Link 随意挥了挥手道:

    “我们的议员大人们情绪似乎有些过激了,让他们冷静一下。”

    Link tone barely fell 。

    先前在议员们命令下像是木头人一般的Auror 们立马行动了起来。

    wand 挥舞间一盆盆冰水便凭空被倒在了他们的头顶上。

    这让议员们的脸色终于彻底change color 。

    其中那个长相刻薄的Old Lady 还想说些什么,却被Link 抢先一步说道:

    “玛丽・崔斯特,曾经的Head of the Department of Magical Law Enforcement ,现任Wizengamot 议员。所在家族为崔斯特家族,是家族patriarch ,一生未嫁,但却拥有三个儿子,分别在magic Department of Magical Law Enforcement 、国际magic 贸易标准协会和国际magic 法律办公室任职。

    作为一个小型pure-blood family ,崔斯特家族自从1876年开始便一直在以小作坊形式制作potion ,并售卖给House of Black 的potion 店铺为生。

    直至1981年Voldemort 倒台之后,你借着清算Death Eater 的机会参与并直接策划了对包括House of Black 、Lestrange 家族以及弗利家族等多个纯血Great Family 产业的吞并的和瓜分,并成为了嘤国最大的potion 供应商。

    我说的没错吧?”

    那刻薄Old Lady 被说的面色发白,嘴巴微张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Link 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继续对下一个人说道:

    “还有你,哈维・杰克逊,曾经的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Magical Cooperation ,杰克逊家族的现任patriarch 。你的经历和玛丽・崔斯特也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瓜分到的是日用品市场。Potter 家族的那些专利就是你夺过去的吧?

    唉,算了,这些事情我就不提了。”

    Link 双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

    “总之,你们这群人都是一样的。靠着手中的权力,你们不断侵吞着各种资源,让你们的家族如烈火烹油般火红。由你们这群人组成的Wizengamot ,已经失去了它创建之初时的伟大理想,而沦为了一群完全依附于Ministry of Magic 和嘤国magic circle 身上的寄生虫。

    而insect ,就该好好躲在暗处,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

    我真是没办法理解,是谁,给你们的勇气,让你们敢和我叫板的?”

    现场没有任何一个议员回答Link 。

    因为勤快的Auror 们所执行的冷静程序除了泼冷水外,还用闪烁着red glow 的wand 对准了他们的头。

    恰逢此时,Link 胸针之上宝石也有规律的闪烁了起来。

    Link 见状嘴角slightly raised ,伸手打了个响指。

    老克烈带着数名猎手凭空便出现在了议事室内。

    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提着一个庞大的箱子。

    箱子的外皮上还分别印着杰克逊和崔斯特等多个Wizengamot 议员们家族的徽记。

    “Young Master ,您吩咐的事情我们已经解决了。”

    老克烈笑着对Link 说道,一边说,一边还提了提他手上的箱子。

    Link 没有说话,只是点了nodded 。

    老克烈瞬间会意。

    带着猎手们分别来到了一众议员们面前,将箱子摆在了桌面上,示意议员们亲自打开。

    面色惨白的议员们大多有些犹豫。

    老克烈和猎手们也不催促,就这么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终于,名叫玛丽的刻薄Old Lady 率先伸出了颤抖的手,掰开卡扣,打开了那刻印有她家族徽记的大箱子。

    next moment ,六颗已经被清洗干净了的人头neat and tidy 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玛丽的身子陡然一僵,泪水从其干涸的眼眶中涌出,沿着满是沟壑的皮肤不断滴下。

    她嘴巴微张,不断颤抖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么死死盯着箱子里的人头,无声的哭泣着。

    因为,那些人头的主人,赫然便是他那三个儿子,以及brother 姐妹。

    “崔斯特女士,您家族的丁口实在是太繁盛了,这一点可真让我感到羡慕!”老克烈满怀憧憬的说道,“如果Link Young Master 和艾米丽小姐将来也能像您的几个儿子和brother 那般,不停开枝散叶的话那就再好不够了。”

    老克烈话锋一转,said with a sneer ,“不过这一点为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们不得不兵分好几路去寻找他们,并取下他们的脑袋。

    而且,我们这次携带的箱子也实在是太小了一些。

    所以……抱歉了崔斯特女士。这次我们没能让他们在您这团聚。

    不过他们应该也没有走远,如果您现在就自杀的话,应该还能在地狱跟他们见上一面。”

    hearing this ,玛丽・崔斯特僵硬的转过头,怔怔的看着老克烈,喉咙里爆发出宛若厉鬼一般的哀鸣。

    而这一幕,也在其他议员的身上上演着。

    这十多位垄断了嘤国magic circle 各行各业的寡头家族――全灭!

    眼前这宛若地狱绘卷一般的场景把几乎所有的Auror 们都吓呆了。

    原先还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Percy 甚至都被吓得尿了出来。

    他们从没想过,Link 的手段竟是会very ruthless 到这种程度。

    Link 瞧了眼墙上的时钟,起身牵着艾米丽向门外走去。

    在经过桑德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把这里都处理干净。”

    桑德脸上filled with 了一片flushed red ,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他站直了身子,朝Link 远去的背影gave a salute ,loudly said :

    “是!遵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