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707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707章 先遣队,飘天文学

    次日上午,最后一批Beauxbatons 的学生被押运离开。

    原先本在Beauxbatons 组建配套商业圈的商人们也已经被驱逐。

    他们这群商人的商业规模基本will not 很大,但也不能算小,属于正在从小商人向着大商人进阶的水平。

    要是放在以往,他们是一个地区或是国家商业发展的中坚力量。

    但放在混乱时期,他们的身份就相当尴尬了。

    因为他们不仅没办法像真正的大商人一样直接出国跑路,同时也不能像小商人一样抛下货物和商铺,去做对小商人来说收益更大的‘暴徒工作’。

    所以在法国magic circle 暴乱出现的immediately ,他们就纷纷逃离了原本的狮心街和其他一些大型wizard 聚集地,前来了Beauxbatons 寻求避难。

    在他们看来,Beauxbatons 岛应该是法国magic circle 目前唯一的一块净土了。

    毕竟就算是再疯狂的暴徒,会跑来袭击Beauxbatons 这种还存在着大量未成年young wizard 的magic 学校的probability 都非常小。

    因为这里可是未来的希望。

    毁灭了Beauxbatons ,法国magic circle 那可就真的没救了。

    而且得益于Maxime 女士先前的策划,Beauxbatons 岛上原本就存在着以Beauxbatons Academy of Magic 为中心的配套商业。

    他们这群商人们躲在这里,也依旧能有限的进行一些商业活动,稍微弥补一下他们因为本次暴乱而出现的损失。

    只可惜,他们预判到了暴徒们不敢进攻Beauxbatons ,却没预料到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对法国magic circle 的进攻。

    商人们可不会觉得Link 和他的军队会是什么好人。

    在French Ministry of Magic 先前不遗余力的宣传下,Link ・弗利连带着嘤国magic circle 的每一个人都已经被说成是了强盗。

    法国商人的内心里,杀人狂魔、Barbarian 乃至于食人狂魔之类的凶恶称号已经跟嘤国wizard 强绑定了。

    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就是Barbarian 之国,而Link ・弗利,毫无疑问便是端坐在骸骨王座之上的Demon King !

    所以当Link 率领的军队正式攻破Beauxbatons 后,这群商人也就彻底绝望了。

    在他们想来,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死亡,而伴随着他们的死亡,他们的财产也将会被全部剥夺。

    但当他们成排跪倒在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猎手们前面,祈求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干脆利落的死亡,并留自己一个全尸时,叫他们惊讶的事情却发生了。

    那些凶恶又贪婪的猎手们非但没有要他们的性命,并且还保留了他们大部分财产,仅仅是征收了他们每家近one third 的财富作为税收。

    这种赋税的征收明显是不合适的。

    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可还没彻底统御法国magic circle 呢。

    硬要speaking of which 的话,这其实依旧还是明抢,只是给这种行为冠上了收税的名头。

    而就是这个名头的不一样,却让商人们欣喜若狂。

    他们从猎手团对待他们的这种做法里,得出了一个令他们简直不敢置信的结论――Link ・弗利这位年轻的嘤国Ministry of Magic 最高委员,是真的想长久治理法国magic circle 这块地方!

    也就是说,Link ・弗利和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并非是来抢一波就走的Barbarian ,而是想成为这片土地真正的统治者!

    如果Link ・弗利真的想这么做,那么就不太可能会真正伤害他们这群商人的性命。

    因为他们现在就等于是一块招牌。

    Link 一旦将他们这些商人全部处死,或是敲骨吸髓般的全部榨干,那么整个国际magic circle 的商人都会把Link ・弗利和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当成是真正的Barbarian ,自然在短时间内也就不会有什么外资商人胆敢进驻法国magic circle 做生意了。

    毕竟这里就连最基础的安全性都没办法给予他们。

    所以当今天Auror 团驱逐这些商人离开Beauxbatons 岛的时候,叫所有人意外的一幕就出现了。

    这群被Link 以收税为由fiercely 搜刮了一波的商人们,竟然一个个跪倒在地,哭爹喊娘的不肯离开。

    更有甚者还公然表示,自己愿意投献全部家产,以协助Link ・弗利最高委员对法国magic circle 的治理。

    这让Link 不得不感叹,in this world 的聪明人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在商人这个群体当中。

    他的确是有要长久治理法国magic circle ,让嘤国magic circle 与法国magic circle fuse together ,或者直接让法国magic circle 成为嘤国Ministry of Magic 殖民地的想法。

    而想要达成这一目的,Link 首先要做的就是对法国magic circle 进行投资,以让法国magic circle 尽快从暴乱和战争的阴霾中走出来,恢复生产。

    眼下这群被驱逐的法国magic circle 商人们所看重的,就是这其中的利益。

    唯一让Link 无法理解的是,这群法国magic 商人究竟是自我感觉好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觉得Link 会把这里面的相关生意叫给他们,而不是交给嘤国magic circle 过来的商人呢?

    难道他们真把嘤国wizard 当成了Barbarian ,觉得他们在商业上的能力会比不上自己?

    而且就算以嘤国magic circle 的商业规模还不足以完整吃下这块蛋糕,Link 手里可还有着贝克曼国际贸易集团呢。

    这两者相加之后,法国magic circle 开发的这块蛋糕,将会完完整整的全部落尽Link 的肚子里。

    至于眼前这些法国magic 商人,Link 也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去处。

    这群人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做回自己的低端生意。

    给他们留的那2/3/2022 财产就是准备让他们重新开业的基础。

    日后等他们真正开业后,他们的存在就能让法国magic circle 的市场迅速恢复繁荣。

    这时候Link 再会继续通过严厉的税收和市场定价制度压缩他们的利润,将他们彻底锁死在目前这个规模上,成为Link 地里长着的庄稼。

    一切的利益,Link 全都要!

    在这样的计划下,这群法国magic 商人自然是没办法向Link 投诚的。

    所以短短一个上午的功夫,他们就和最后一批Beauxbatons 学生一起,在Auror 的押送下被驱逐出了Beauxbatons 。

    而在完成了人员转移工作,彻底将Beauxbatons 变成了兵城之后,除开专门负责驻守Beauxbatons 的几个Auror squad 外,其余包括Link 和Dumbledore 在内的全体人员也全部都返回了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传送厅,开始进行一轮修整和装备补充。

    与此同时,一支由纽兰和司格芬率领的精锐Auror squad 也携带着一整箱的空间锁传送至了耶路撒冷的闹市之中。

    由于身上穿戴着被附加了Muggle-Repelling Charm 的屏蔽装置,所以他们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在短暂的观察了一下all around 的环境后,纽兰和司格芬抬起了手臂。

    他们手腕上那由肯尼迪siblings 开发出的腕表随即投射出了一道球状的立体地图,从上面刻印着的图像来看,Sky City 正在以极快且稳定的速度朝他们这边Accio 。

    “大家都对一下坐标点和时间,没有错误吧?”

    司格芬严肃的说着。

    hearing this 周围的一众Auror 们皆是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全息projection ,确认无误后沉默着点了nodded 。

    “我再强调一遍,Link ・弗利冕下组织的大军目前已经在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传送厅集结。只要确认了Sky City 被锁定后的坐标点,他们就能直接投送过来!我们本次的任务是作为先行军确认Sky City 的位置,然后利用空间锁将其锁定。

    这项任务,也只有我们出面才能完成!

    Link ・弗利冕下或是Professor Dumbledore 亲来都不行!

    因为他们的到来,会让Sky City 在immediately 警惕起来,从而迅速转移。

    但如果来的人是我们,那事情就又既然不同了!

    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纽兰抬了抬手中装有空间锁的军火箱道,“该任务的风险系数极高,但凡靠近Sky City 的人员都必然会被Sky City 的警戒system 所感知到,从而受到Sky City 自主防卫system 的攻击。也就是说,我们在场的诸位很有可能都将死在这里!”

    纽兰话音落罢,众人依旧保持着沉默,只是队伍中的气氛又变得沉闷了许多,就宛若是热带风暴来临前闷热的空气。

    死亡,永远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如果可以,谁都不愿意死!

    “但你们在来之前,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已经正式将一万gold Galleon 正的奖金交予了你们的家人,作为你们这次行动的奖赏。而如果你们在这次行动中阵亡,那么你们的家人后续还将继续收到一万gold Galleon 的抚恤金,并且免去一切赋税!你们的child 今后也能优先被Auror 部队所录用!

    与此同时,所有参与本次行动的人员,记大功一件!你们应该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吧?

    这代表着你们只要不死,以后就将会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

    所以啊!都别给我摆着个哭丧的脸!该做什么,你们都应该很清楚了!

    如果被我发现有人怯战不前,或是主动送死影响到了整个战略!

    那后果你们是清楚的!”

    纽兰一边恶fiercely 的说着,一边用冷冽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一众Auror 们。

    他目光所到之处,Auror 们皆挺起了胸膛,脸上满是坚毅和疯狂。

    而在另一边,司格芬则是sighed 。

    他觉得纽兰这纯粹是在做无用功,他可不相信眼下跟着他们一起前来的这批Auror 会搞出消极怯战之类的事情。

    wizard 和muggle 到底是不同的。

    wizard 之中的亡命徒比例要远远低于muggle 。

    因为wizard 这一群体可是掌握有magic 的,虽然由于保密法的存在,wizard 们没办法运用magic 在muggle world 里搅动wind and rain ,可大部分wizard 搞一点muggle 钱币,改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wizard 一般will not 有什么生活压力。

    尤其是像眼前的这批顶级Auror ,他们不管是在muggle world 还是在magic circle ,都能混的风生水起,且具有极高的社会地位。

    这群人impossible 会是亡命徒,即便是为了自己后代的前途,那也impossible 出卖自己的生命。

    他们活着就是对自己后代前途最大的保障了!

    所以这群人是impossible 被‘买命’的!

    他们之所以会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信仰,是对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和Link 事业的无私奉献!

    而Ministry of Magic 给予他们家人的经济和前途补偿,也仅仅只是对他们的一点点安慰。

    在司格芬看来,纽兰用这种威胁的话语来警告这些人,纯粹是对‘英雄’的侮辱!

    但看着纽兰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司格芬最终也没有能说出不满的话语。

    他只是长长sighed ,而后right hand 握拳锤在了自己的左胸处,轻声呢喃道:

    “嘤国Ministry of Magic ,万世不朽!”

    其余人脸上紧张严肃的表情在司格芬的呢喃中渐渐放松了下来。

    众人也学着司格芬的模样,虔诚念诵着自己入职时的誓言:

    “长夜将至,我将自今夜起成为一名光荣的Auror ,以自身的光明驱逐黑暗,照亮正在苦难中挣扎着的人!我将自今夜起成为wizard 的守护者,严守纪律,保守秘密,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我将自今夜起成为magic 的裁刑人,将生命献于崇高的《国际wizard 联合会保密法》,守护律法的一切,万死不辞!”

    人们虔诚的誓言随风飘散在了耶路撒冷古朴神圣的街道上,并没能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但这也不奇怪。

    这座城市听过了太多虔诚的祷告,想来它已经是厌烦了,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回应。

    不过很显然,纽兰等人也并不需要muggle 的Holy City 给予他们什么回应。

    短暂的祷告结束后,众人便分发了空间锁,骑上broomstick 分散到了城市各处。

    他们运用magic power 所组成的警戒网几乎覆盖了整个耶路撒冷的上空。

    而自他们警戒网铺开后的不久,众人手腕上的腕表就开始了疯狂的报警。

    这是警戒网被直接触发才会有的反应。

    作为曾经国际wizard 联合会总部的Sky City ,其上所使用的不仅有Muggle-Repelling Charm ,另外还有针对wizard 的屏蔽咒。

    所以无论是wizard 还是muggle ,除非他们跟Link 和Dumbledore 一样,个人实力达到了Legendary 阶位,能自由控制空间力量进行侦测。

    不然的话在Sky City 不主动显形的情况下,就算他们与Sky City 只有几米的距离,也根本发现不了Sky City 。

    司格芬和纽兰分别打开了各自的全息projection 立体地图,在反复确认了好几遍后这才确信,Sky City 的确靠近了他们的上空。

    “全体注意,目标正在靠近!”

    纽兰严肃无比的对着communicator 说着,同时目光死死锁定着自己头顶的天空。

    他在犹豫,犹豫要不要亲自上阵。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