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708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708章 行动开始,飘天文学

    纽兰和司格芬其实早早就已经得到了Link 授予的权限。

    作为Link 看重的人才,他们两人获准可以不直接参与这次的行动,仅做远程指挥,以保全生命留作后用。

    这一点本次行动squad 中的每一位成员都知晓。

    大家也认同Link 的这一决定。

    毕竟单论起前途和作用,纽兰和司格芬活着,明显对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帮助更大。

    但这也给了纽兰极大的压力。

    到了这个时刻,纽兰甚至有些埋怨Link 给了他这样一个特权。

    如若at first Link 就让他死战的话,他也就不需要在这里做这么艰难的抉择了。

    “纽兰,时间差不多了。”

    司格芬轻声提醒着纽兰。

    他早已拔出了wand ,表情轻松,甚至不带任何一丝一毫的紧张和犹豫。

    要是旁人或许是觉得司格芬这是因为不用直接参战故而放松,但纽兰却清楚,司格芬这幅姿态分明是早就已经决定要参战了。

    对此,纽兰无法理解。

    他怔怔的看着司格芬,不明白司格芬为什么能这么淡然。

    Sky City 对于司格芬可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那里藏着他过去的一切,也藏着他巨大的痛苦。

    他的家人在那,他的仇人也在那。

    现如今,伴随着Sky City 被Shadowman 侵占,这一切可能都已经毁灭。

    纽兰觉得如果将自己换做是司格芬的话,自己估计是没勇气进入Sky City 的。

    里面可能会出现的恐怖的场景,when the time comes 怕是能将他直接driven crazy 。

    但眼下司格芬却表现的比谁都要从容,就好像只是回家串个门一样。

    而看着纽兰的表情,司格芬则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你其实很清楚,Link ・弗利冕下虽然给了我们这样的一个特权,可事实上,他心底里还是希望我们能参与进去,并成功存活下来。我不想辜负Link ・弗利冕下,你别忘了,我们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可都是Link ・弗利冕下赐予的。如果没有他,我们两个此刻又该是什么身份?窝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情?”

    纽兰身子轻颤了一下。

    司格芬的话就像是一柄巨锤,重重砸击在了他的心脏上。

    将他原本以骄傲之名构筑出的保护壳,给直接砸出了一个大洞。

    是啊,他纽兰是个什么东西?

    纺梭巷里一个吸着poison qi ,喝着脏水活下来的瘦弱少年罢了。

    如果没有Link 的提携,他现在会在哪?

    magic circle 虽然通常吃喝不愁,没什么生存压力,可想要飞黄腾达,过上他眼下的好日子,那可也是相当之难的。

    除非,走弯路!

    这一点他早在Hogwarts 的时候就已经认清了。

    他也的确是想这样做的。

    假如没有遇到Link ,他大概一毕业就会钻进Knockturn Alley 里厮混。

    跟着那群dark wizard 一起,去做一些风险和收益往往都很大的脏活。

    再然后,根据Link ・弗利冕下这几年对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改革,他这种dark wizard 大概率会被抓起来直接砍头。

    当然,如果他的运气真的非常好,那被强制性编入打击手部队,成为一名官职最卑微,冲锋却在最前面的炮灰也不是impossible 的事情。

    所以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原本即使泥潭里的人物。

    现在竟然因为洗干净的身上的泥巴,就开始洁身自好,不愿意跳进泥潭里Gang Lord 人摸鱼抓虾了?

    他到底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他曾经最看不上的‘人上人’了?

    fiercely 抽了自己一巴掌,纽兰脸上的迷茫之色尽去。

    原本因为长时间舒适生活而变得柔和了许多的眼神,也重新恢复成了早些年在Hogwarts 时的凶狠与恶毒。

    他没有再去关注边上对着他露出满意微笑的司格芬,而是raised high 了wand 。

    “战斗吧!杀!”

    “轰――”

    刺目的scarlet magic power 信号弹冲天而起。

    而与此同时,怒吼着的纽兰近乎与信号弹同一时间冲了出去。

    这一道scarlet 的闪光,连同位于信号弹附近的纽兰的silhouette ,in this brief moment 印入了身处耶路撒冷的每一位Auror 眼中。

    这令他们无比惊讶,惊讶于纽兰竟然真的胆敢与他们一起参与行动。

    而且还是第一个进行了冲锋!

    但在惊讶过后,一股火热的气息便自他们的胸膛内升起。

    如纽兰般这样的brat 都有了率先冲锋的勇气,他们这样的Old Fox 又怎么能示弱呢?

    “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的magic power 信号弹升空。

    这些信号弹几乎与第一枚被射出的信号弹同时炸裂开来,与耶路撒冷上空爆发出了数十道巨大的red 嘤国Ministry of Magic 标记。

    Auror squad 的成员们也在这时自信号弹炸裂带出的烟雾中冲了出来,raised high 了wand 。

    “first round 试探攻击确认位置,各就各位,准备3…2…1,放!”

    司格芬的声音再度于他们肩头的communicator 响起。

    那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依旧冷静且理智。

    而伴随着他的命令,in the sky 包括纽兰在内所有人的tip 全都迸发出了大团大团的Fireball !

    这些Fireball 以近乎于流火追星的速度直冲云霄,紧接着又中途炸裂开来,化成了漫天的橙red 花火勾连在一起,近乎笼罩了耶路撒冷上的大半天空。

    这样的火焰,自然impossible 有多少杀伤力。

    不过它依旧完成了它原定的任务!

    只见火焰迅速升腾间,一座巨大的,原型都市apparition 于in the sky 一闪而逝!

    “就是现在!用空间锁!”

    纽兰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在他手中,金属圆球状的空间锁已经被他用magic power 投掷了出去。

    他周围的其余Auror 们,也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然而,Sky City 的反应明显要比他们更快。

    “嗡――”

    剧烈的嗡鸣声响彻天际,密集的magic power 激光于虚空之中陡然出现,化作雨幕,moved towards 纽兰and the others 笼罩而去。

    现场近乎半数的Auror 被直接击杀,于喷洒的鲜血间坠向下方的城市。

    众人所掷出的空间锁在被摧毁了近one third 。

    剩余的空间锁成功抵达了之前依靠火焰侦测出的Sky City apparition 周围,猛地展开了Space Formation 。

    强横的空间力量所过之处,周围的空间连同Sky City 本体一起被瞬间锁住。

    这Space Formation 就宛若是一根根的船锚,死死勾连着Sky City ,将其束缚在这方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不仅如此,Sky City 表面被附加的屏蔽咒也被尽数褪去,致使它真实的模样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展露在了凡人们的面前!

    “哗――”

    下方的耶路撒冷立即变得吵杂了起来。

    无数人仰望着Sky City 的突然出现的巨城,于巨城投射下的阴影中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大叫着。

    耶路撒冷各个教堂和寺庙之中也在短暂的沉寂中响起了洪亮又急促的钟声。

    可next moment ,残余的激光雨幕便轰然落下,砸进了城市里。

    大片大片的建筑被直接轰碎,混杂着鲜血的烟尘冲天而起,让城市内的大叫声和钟声猛地一滞。

    纽兰和司格芬继续指挥Auror squad 向Sky City 投掷着天空锁。

    目前的Sky City 可还没被完全抓住,如果不能在短时间运用空间锁的力场彻底将Sky City 笼罩住,那么Sky City 依旧会有挣脱的probability 。

    至于下方城市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管是纽兰还是司格芬都并不在乎。

    耶路撒冷这座城市是特殊的,他们也正是考虑到了这座城市的特殊性,才会选择在这里进行对Sky City 的拦截。

    其特殊之处在于,耶路撒冷内部并没有Ministry of Magic 的存在,并且,它还是无数muggle 的‘Holy City ’。

    前者导致就连Sky City 也对这里没有丝毫兴趣,会出现在这里也只是路过而已,纽兰和司格芬则更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无辜wizard 的伤亡了。

    至于后者。

    那则足以使得world 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wizard 都无视这座城市里muggle 的伤亡。

    毕竟那延续了几百年的猎巫行动可是让wizard 人口锐减的,wizard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对宗教有什么好感,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所以比起下方城市里muggle 的伤亡,纽兰和司格芬更在意的是身边squad 里成员的损失。

    要知道Sky City 内射出的激光雨幕可一直都没有停过,这些密集又迅速的攻击或许在Link 这样的Legendary wizard 面前仅仅就只是随手就能挡下的,挠痒般的攻击。

    然而对Auror 们而言,却成了死亡的地狱!

    看着周围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纽兰牙都快咬碎了。

    所幸即便受到了如此高比例的伤亡,他们也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大量的空间锁已经被重新投掷到了Sky City 附近,其展开的力场,也终于将Sky City 整个笼罩在其中。

    而到了这时候,Sky City 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要知道拥有powerful 空间能力的Sky City 之所以在与纽兰and the others 战斗了这么久还没瞬移走,那完全是觉得纽兰and the others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所以想要节省一些能源。

    但现在,纽兰and the others 投射出的空间锁,却是将整座Sky City 都束缚在了耶路撒冷上空。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再愚蠢的人也都能察觉出来不对劲了。

    “轰――”

    Sky City 底部的炮口全数收回,取而代之出现在纽兰and the others 面前的,是一个个巨大的投放口。

    这突然的一幕让纽兰和司格芬脸色骤变。

    “快快快!展开空间力场,同时向总部发送坐标点!敌人的空间攻击要来了!我们不能让他们彻底粉碎这片空间,要不然大部队就没了落脚之地!”

    司格芬焦急的声音自communicator 内响起。

    包括纽兰在内的Auror squad 成员们迅速停下了手中的投掷动作,聚拢在了一起,一队人开始运用空间锁展开力场进行防御,剩余人则是开始布置起了空间坐标接收点。

    与此同时,大量椭圆形的空间破碎装置也自Sky City 底部的投放口被射出,呈网状迅速下落。

    并且于先前在克拉科夫上空时不同,这次周围空间破碎的速度明显要快上了许多,伴随着众人空间破碎装置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耶路撒冷上空的空间就仿若是被热刀切过的黄油一般尽数融化碎裂,化作了拥有巨大吸力的pitch black shatter space 。

    而在纽兰和司格芬身边,随着空间坐标被投送回了嘤国Ministry of Magic ,一道巨大的圆形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也逐渐展开。

    这一幕的出现使得Auror squad 士气大镇,一个个不仅投放展开空间力场的速度更快了,有些空间锁已经全部投掷完结的,甚至还开始用defensive spell 对空间力场进行加固。

    但这显然都是无用功。

    因为看见那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展开的并不只有Auror squad 。

    Sky City 内在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展开的immediately 就响起了一连串如同Antiquity Giant Beast 怒吼的巨大警报声。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空间破碎装置便又被投放了下来。

    和先前不同的是,这回的装置并没有聚集在一起呈网状下落,而是化作了一柄柄锋锐的空间sharp blade ,fiercely 落下!

    “轰――”

    空间sharp blade 后发而先至,精准命中了纽兰and the others 展开的空间力场之上。

    没有固定增幅装置,紧靠着空间锁支撑的空间力场强度明显并不高,只在一瞬间覆盖在最外层的数圈空间力场便被划破。

    这原本并不算什么。

    因为空间力场并不是气球,其在设计之初就预想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专门参考了类似defensive spell 的结构。

    少数破损的出现并不会影响到整个空间力场的存在。

    但眼下的问题便在于,空间sharp blade 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伴随着大量的空间sharp blade 于空间划出one after another 诡异的轨迹,并最终落在空间力场表面,破开一个有一个的大洞。

    纽兰和司格芬and the others 最外层的那几层空间力场,终于破碎了!

    不仅如此,更叫众人绝望的是,那更为恐怖的网状空间破碎层,也即将正式与他们所在的空间力场相撞!

    ……

    嘤国Ministry of Magic ,传送厅内。

    重新修整完毕,且换上了统一制服的联军们集结在了这里。

    Link 还记得在这座传送厅建造之初,Department of Magical Transportation 的司长曾不止一次用各种旁敲侧击的手段向他抱怨过没必要建造面积如此之大的传送厅。

    毕竟嘤国Ministry of Magic 的常驻军队无论如何都impossible 超过一万。

    而他们要修建的这座传送厅,容纳两万人都绰绰有余了。

    现在,原本被吐槽太过巨大的传送厅却被各国联军以及本次作战需要携带的军械给占据了个满满当当,甚至都显得有些拥挤。

    不过即便是这么多人挤在一块,现场的气氛却不见丝毫的嘈杂,反而是显得格外沉闷和紧张。

    因为全场所有人,都在凝视着自己脚下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内正在显现的一场战斗!

    纽兰and the others 的战斗!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