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709

Hogwarts 的最强之獾最新章节, 第709章 救场,飘天文学

    “纽兰和司格芬他们都是好样的。”

    Dumbledore 感慨道。

    作为Hogwarts 的headmaster ,他记得每一个出自这座magic 学校的学生,更是对在校生熟悉无比。

    纽兰和司格芬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原先Dumbledore 其实并不看好这两个youngster 。

    these two people 的character 都太极端了。

    尽管司格芬的character ,是偏向正义侧的极端,可这种极端在Dumbledore 依旧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这意味着司格芬之后在遇到大变故时很有可能会崩溃,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所谓过刚易折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至于innate talent 。

    说真的,尽管纽兰和司格芬的innate talent 放在普通wizard 里已经很不错了。

    可在Dumbledore 看来,其实也就是那样而已。

    他本身可就是那个时代cream of the crop 的天才,后面更是教导出了Voldemort 和Lily ・Potter 这样的天才,所以他深知比起innate talent ,character 才是更重要的。

    纽兰和司格芬these two people 今后或许会有所成就,但更大的可能却是泯然众人矣。

    这就是Dumbledore 对两人未来的预测。

    以Dumbledore 执教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和智慧来说,这两份预测可以说是权威了。

    眼下情况却出现了变化。

    投靠Link 之后纽兰和司格芬全都迸发出了本不属于他们的灿烂rays of light 。

    Dumbledore 对此十分困惑,他不明白到底是自己先前的判断出了错误,还是说这些变化全都是因为Link 的出现。

    但不可否认的是,眼下的纽兰和司格芬已经逐渐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优秀人才。

    今后只需积累经验,那么执掌Auror 指挥部和打击手指挥部那根本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听着Dumbledore 对两人的称赞,Link 却是沉默着shook the head 。

    现在先遣队那边的局势可说不上是好。

    看着纽兰和司格芬亲冒矢石的模样,他心情很复杂。

    既有欣慰,又有对纽兰和司格芬的担忧。

    他took a deep breath ,低头looked towards 了脚下正散发着巨大能量波动的formation diagram 。

    见那formation diagram 中央的嘤国Ministry of Magic 标记已经亮起了大半,这才稍稍松气,缓缓举起了wand 。

    “诸君!随我出征吧!”

    而伴随着Link 的怒吼,一大团朦胧的光线也终于自传送厅地板的formation diagram 之上闪现而出,将在场众人的身形全部笼罩在了其内。

    见状Auror 和猎手团皆是高举wand 欢呼了起来。

    他们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这里观望着纽兰squad 那边的战势,眼下早已快要安耐不住心中的killing intent 了。

    而相比于嘤国Ministry of Magic 内的欢腾,纽兰squad 这边的情况则变得越来越糟糕。

    在空间sharp blade 的来回切割下,纽兰and the others 布置在最外围的空间力场早已被切成了粉碎。

    不仅如此,那如恐怖的密网状空间破碎装置也裹挟着无尽的空间破碎裂隙压了下来。

    其与空间力场相触的瞬间,一股庞大的空间力量瞬间涌出,将周围的空间尽数斩成了虚无。

    而身处空间力场之内保护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的纽兰and the others 也顿时口吐鲜血,鲜血被这powerful 的空间震荡力给从空间力场中震落,还是依靠着powerful 的willpower 力才勉强在继续维持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的展开,以及空间力场的存在。

    ‘如果这一幕被Professor Dumbledore 看到的话,他大概又要感叹空间锁的powerful 了吧?毕竟和之前克拉科夫的那次不同,这次的Sky City 可是真正的全力施为!仅仅靠着数十枚便携状态下的空间锁都能抵挡住这般攻击,那也就说明,装有空间锁固定增幅装置的Hogwarts 以及嘤国Ministry of Magic 也能够在Sky City self-destruct 下的灭世场景中存活下来!’

    纽兰突然如此想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大脑里会在这时候出现这种想法。

    明明那巨大的空间震荡力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内脏,甚至是大脑,致使他胸腹疼得厉害,大脑也昏昏沉沉的。

    明明自己还有重要的任务等待执行。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要去胡思乱想。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Professor Dumbledore the past few days 一直都在他耳边念叨着空间锁如何如何,想要让他帮忙再去搞上几个吗?

    这真的很有可能啊!

    在得知自己接受了Link 的命令,将要带领先遣队出征,且还被赐予了大量的空间锁之后,Professor Dumbledore 那几天几乎可以说是follow closely 的跟着自己不断念道啊!

    那几天,纽兰甚至就连晚上做梦都会浮现出Dumbledore 那张老脸。

    现在突然想到,那也委实不算奇怪。

    如此想着,纽兰便感觉自己眼前,好像又出现了Dumbledore 的silhouette 。

    透过那虚幻的影子,纽兰甚至还能看见不远处漆黑恐怖的空间裂隙正在不断吞噬着空间力场,以及自己squad 的Auror 们,一个接一个的力竭坠亡。

    “Professor Dumbledore ,你光出现个影子没有用啊!你要是真想要空间锁,那倒是本体快点出来救我们呐!我可是给你留了两个的,我要是死了,你也就拿不到了!”

    纽兰subconsciously 的吐槽着。

    而等话说完,他却苦笑着shook the head 。

    自己大约是真不行了,这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依照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目前的进度来看,Link 和Dumbledore 想要带领大部队赶来,可还要有一阵子呢。

    “唉――”

    纽兰长长的sighed 。

    无论如何,自己死了其实也无所谓。

    但无论如何,他都must 保护好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好让Link 能继续进行下去!

    他的一切可都是Link 赐予的,既然如此,那为了Link 而去,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到此处,纽兰握紧了wand ,脸上原本迷茫的表情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变得坚定而又狠厉。

    但就在他准备要殊死一搏之时,却见他眼前那一道Dumbledore apparition 却并没有消失,反而朝自己眨了眨眼睛。

    这让他有些发懵。

    他确信自己的神志已经回归,既然如此,这道明明是他所臆想出来的apparition 为什么还存在着?

    纽兰来不及再继续想下去了。

    因为他面前的Dumbledore apparition 已经张开了嘴,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小子,我可都听见了!两个空间锁,回去之后你就得交给我!”

    “啊?”

    纽兰错愕的张大了嘴。

    紧接着便是一阵subconsciously 的狂喜涌上了心头。

    “Professor Dumbledore !”纽兰yelled ,“您真的来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Heavens! 我……”

    那道apparition 没有再去理会咋咋hu hu 的纽兰,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最终化作了实体的Dumbledore 。

    “轰――”

    庞大的白golden holy light 自他体表倾泻而出,瞬间便占据了整片天空,将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连同下方的耶路撒冷一起保护了起来。

    众人头顶不断向下压迫的天空裂隙也第一次止住了势头。

    两股力量对撞之间,原先空间锁所构筑出来的空间力场瞬间破碎,可那来自Dumbledore 的白golden holy light 却展现出了更加恐怖的力量,竟是直接与那海量的空间破碎装置僵持住了。

    在Dumbledore 的保护下,司格芬也终于有了些许的空闲。

    他subconsciously 的看了眼下方的耶路撒冷,却惊讶的发现,这座千年ancient city 在被Sky City 的攻击余波造成了如此恐怖的损伤之后,别说派遣军队进行反击了,他们甚至都没有一个组织或者人站出来维持秩序,安排群众进行逃难。

    眼下耶路撒冷几乎所有的人,无论信仰是否相同,都已经跪倒在地,不断对着in the sky 的Sky City 以及司格芬and the others 祈祷着。

    司格芬虽然看不到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可单就看着这些祈祷动作,司格芬就能感觉得到他们的虔诚。

    然而,他们同时却也是冷漠的。

    他们周围的建筑物正在燃烧,死去了child 的父母正痛哭,伤者正在哀嚎。

    可他们却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就这么继续做着祈祷。

    这诡异的一幕让司格芬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更是爬了一身。

    作为Sky City 出身的wizard ,他从未与muggle 有过长时间的接触,因此对于muggle ,他说不上歧视可却也绝对不能说看得起。

    在他想来,muggle 大约就是一群可怜的,需要怜悯和关爱照顾的人群。

    但现在,眼前的这群muggle 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别盯着那群muggle 看了!”纽兰兴奋的声音突然响起,“大部队既要来了,快看呐!”

    司格芬呆愣愣的顺着纽兰所指方向看去,正巧便见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上闪烁着的强光正在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渐渐清晰的silhouette 。

    而Link 那挺拔的silhouette ,就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这一幕的出现也在下方耶路撒冷中的信徒们变得更加虔诚了。

    他们凝望着Sky City 突然浮现于formation diagram 之中的海量silhouette ,宛若看到了天国,一个个激动的跪拜着,涕泪纵横。

    更有甚者,还幸福的用sharp blade 抹了脖子,将自己的一切连同生命一起全部献给了神。

    这让司格芬的身体又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纽兰也终于注意到了下方城市里的情况和司格芬的异常。

    与司格芬不同,常年生活在muggle 社会最底层的纽兰显然对下面那群信徒的行为完全不在意。

    他用力的patted 司格芬,直打得司格芬痛苦的looked towards 了他,这才laughed heartily 道:

    “我都叫你别去看那群muggle 了,也千万不要可怜他们,他们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可是……”

    “没有可是!”纽兰打断了司格芬的话,“你不会真觉得他们很可怜吗?开什么玩笑?muggle 的力量可比你想想的要powerful 多了!快抛开你那点偏见吧!”

    司格芬明显有些不服气,反驳道:

    “我才没有歧视muggle !”

    “你觉得他们可怜就是在歧视了!muggle 可从来不是什么弱者!不信的话你现在下去骂他们的神一句,believing or not 他们扭头就能顶着你的magic ,冲过来把你的头给拧下来?”

    纽兰恶fiercely 说着。

    他觉得司格芬简直蠢得有点离谱。

    狂信徒从来都是精神病,这一点几乎可以说是全体muggle 的共识了。

    为了这帮子人难受,简直unfathomable mystery 。

    纽兰如此想着,却见包裹着众人充当保护罩的白golden holy light 此刻竟是打开了一条口子。

    几乎是瞬间,原本与白golden holy light 僵持着的空间粉碎器便裹挟着空间裂隙直接从这条口子内涌了进来。

    司格芬这下也没心思再去为muggle 们的事情心烦了。

    他几乎是subconsciously 的举起wand ,展开defensive spell 进行防御。

    虽然这种防御手段在面对空间裂隙时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但至少,也能抵挡片刻。

    但令司格芬惊讶的是,面前即将袭来的空间裂隙,纽兰却是没有丝毫动作。

    甚至于,嘴角还挂着一缕兴奋的微笑。

    这让他use spell 的动作都僵了一下。

    一颗悬着的心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他清楚,以纽兰的character ,如果没有万分的把握,绝impossible 在这种时刻还笑的跟二傻子一样。

    果不其然,他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众人身下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内便绽放出了一道炽white 的光柱,猛然间顺着holy light 罩破开的口子直冲云霄。

    那些想要钻空子的空间粉碎装置,连同它们裹挟着的空间裂隙在对上那道光柱的瞬间被击碎成了齑粉。

    也是直到这时候,司格芬才惊讶的发现。

    那道自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中窜出的光柱,其实是完全由Fiendfyre 所组成。

    只是因为它们的能量浓度过于高,以至于形态变化成了近乎纯粹的光!

    而这一幕的出现,也让司格芬彻底放下了防备,转而变得兴奋了起来。

    要知道in this world 能施放出如此powerful Fiendfyre 的人,也就只有Link 了!

    “轰――”

    恐怖的Fiendfyre 光柱如同一柄利剑,穿透了破碎的空间,直直插进了Sky City 底部的投放口。

    在众人Auror squad 成员们狂热的目光注视下,火光夹带着烟尘席卷了整个投放口,其内所出现的爆炸之恐怖,甚至让与之间隔数千米之遥的一众Auror 们都感受到了明显的冲击波。

    而与此同时,Link 的silhouette 也终于凝实。

    他微笑着朝纽兰和司格芬and the others 点了nodded ,随即高举wand ,指向了Sky City 。

    “杀――”

    next moment ,喊杀声席卷天空!

    数之不尽的wizard 们乘坐broomstick 自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图内涌出,如同蝗灾般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moved towards Sky City 冲杀而去!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