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038

  第3038章 跳关

  “这个人面纹不一定与惑心Banshee 有关,但既然惑心Banshee 能借契约之力逞凶,那就说明一定有某种方法可以简化缔结契约的过程,或者隐藏契约认定的条件。”多克斯说到这,看了人面纹一眼:“所以,不能小觑任何细节。”

  卡艾尔:“……你说的倒也对, 但在地下水道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抠细节啊?”

  明明at first 探索地下水道时,比现在更危险。

  多克斯lightly snorted ,在心灵系带里道:“不一样的。”

  Angel :“哪里不一样?”

  多克斯一脸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道:“我在地下水道时,灵感又没有给我‘小心契约’的提示,肯定不一样啊。”

  Angel :“……”果然,不要指望多克斯能够多理性的去分析其中门道。

  但不得不说, 他的灵感实在太过强悍。

  就像这次, 纵然他们还没有确定人面纹是否会通过契约来束缚他们, 但经过多克斯的一通灵感代打,还真的把Angel 与卡艾尔说服了。

  卡艾尔此时已经在思考:人面纹这边要避免沟通,免得上当,那他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这样的思考,其实已经默认了多克斯所言非虚。

  “接下来该做什么啊?”面对卡艾尔的询问,多克斯伸出right hand 摩挲了一下下巴,沉思了片刻,最后耸耸肩道:“反正不要与人面纹沟通,也别去玩什么游戏,其他的应该就没什么了。”

  在这片被分隔出来的小空间里,多克斯也就只在人面纹身上感知到了灵感的异动。其他的地方倒是很正常,暂时没有发现问题。

  “可这里也只有通过人面纹能去往下一个区域啊。”卡艾尔在心灵系带whispered 。

  这片区域他们也不是没找过,除了人面纹所在的这棵大榕树,也看不到其他有线索的地方了。

  “这个啊……我认为你说的对。”多克斯:“但我也没有其他的方法,或者说,你愿意不明不白的去和幕后wizard 签订不明契约?别忘了遗迹苦力的前车之鉴。”

  卡艾尔自然不敢随意的签订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契约, 但他们现在难道就这么干耗着吗?

  在卡艾尔和多克斯都一筹莫展时,Angel 却是望着空间隔膜,陷入了一阵沉思。

  半分钟后,Angel 在心灵系带里说道:“其实还有一個方法。”

  多克斯:“什么办法?”

  Angel :“我刚才校对了一下空间隔膜上的参数,发现参数和笼罩在乐土的整个空间封印一样。”

  Angel 说到这时,多克斯还没听懂,但卡艾尔作为空间系wizard ,已然理解Angel 的意思,眼睛倏地一亮:“大人的意思是说,空间隔膜和空间封印是一体的?!”

  Angel nodded :“没错。”

  多克斯这时也回过味来了:“所以,你可以直接在这里的空间隔膜上打洞,进入其他区域?”

  ……打洞?你是把我当土拨鼠吗。

  Angel 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多克斯纯粹是表达有问题,nodded 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

  多克斯:“那这样就很好!只要不涉及到人面纹,通过其他手段进入别的区域,这就没问题了。”

  确定了接下来的方向后,他们立刻远离了人面纹。

  或许是触发机制的原因,人面纹也没有强留他们,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他们离开,最后它闭上眼就像是睡着了般。

  而Angel and the others ,来到了空间隔膜的另一端。

  他们寻找到了一个速灵对Avatar 感应最强烈的方向,准备在这里打开去往其他区域的大门。

  因为Angel 早已破解了外界的空间封印, 在参数一样的情况下,甚至都不用计算,很轻松的便打开了新的大门。

  不过,门虽然打开了,但里面却是一片漆黑,一眼根本看不见底。

  “这个隔膜背后是什么区域,怎么这么黑?”卡艾尔疑惑道。

  “谁知道是哪里,我们又没人来过这片乐土。再说,黑就黑吧,反正我没感觉到危险。”多克斯浑不在意道。

  卡艾尔:“也对,只要没有危险,其他的倒是不重要。”

  在两人嘀咕的时候,Angel 默默道:“你们看到的黑暗区域,并不是背后的场景。”

  “???”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Angel 也没解释,直接道:“进去就知道了。”

  Angel 率先踏入了大门内,多克斯和卡艾尔互觑一眼,也跟了上来。

  当进入大门后,卡艾尔立刻clear comprehension 了Angel 的意思:“我们是在……空间隔膜内?”

  Angel 这回没有卖关子,nodded :“没错。”

  是的,门后的黑暗,并不代表着隔膜对面的区域就是漆黑一片的。而是因为,这片空间隔膜非常的厚。

  此时他们所在的黑暗区域,说直白点,其实还是在“门”内,他们进入了门中,还没有踏出门外。

  这片空间隔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深,他们连续走了几十步,都没有抵达隔膜的另一端。甚至,在走了一段时间后,他们还感觉到了坡度。

  似乎,隔膜的走向并不是正常的面对面,还有斜坡?

  而且,这个斜坡还是向上的,似乎要走向in midair ?

  又走了十多步,他们终于看到了“门”的另一端,也就是空间隔膜的背后。

  和他们猜想的不一样,门后面并非是半空,反而是一个类似洞窟的地方。只是,洞窟内并不算黑,能看到墙壁上挂着燃烧的torch 。

  众人踏出门后,经过仔细的观察与比对,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此时应该是在一个山洞里。

  乐土内是有山的。

  山岩环境,是很多大地系wizard 都青睐的地方。

  所以,他们很有可能是在山岩环境中的某座山体内。

  可为何空间隔膜背后会是山体内部?而不是外部的山岩环境呢?

  看着山洞墙壁里那隔一段距离就出现的燃烧torch ,卡艾尔似乎想到了什么:“这里该不会是那个人面纹榕树眼里所展示的,某个游戏场地吧?”

  之前他们在人面纹的眼里,看到了大量的信息。诸如:seabed 格斗、水下淘金、气泡world 、高地混战……等等。

  从这可以看出,幕后的某个wizard ,将乐土改造成了一个个游戏场地。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们现在应该也是在某个游戏场地内。

  想到这,卡艾尔frowned :“难道我们接下来还是要和那位不知名的幕后人,玩游戏?”

  在卡艾尔疑惑的时候,多克斯轻声道:“我好像感应到附近有一道虚弱的bloodline 气息。”

  卡艾尔:“虚弱的bloodline 气息?”

  多克斯nodded :“是earth fire 蝾螈的bloodline 气息。”

  paused ,多克斯用颇为感慨的语气道:“真是熟悉的气息啊,我当年还是学徒的时候,也曾融入过这个bloodline 。不过,我当年融入earth fire 蝾螈后,可是同阶中的well-known figure ,和现在闻到的这种驳杂、弱小的气息完全不一样。”

  多克斯:“基本可以确定,这bloodline 气息应该来自一个学徒。大概率不是bloodline 侧的,否则这bloodline 气息的强度也太低了,想来是一些mystic 学徒的。”

  多克斯说到这时,还特意看了眼卡艾尔。

  卡艾尔嘴巴张了张,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in the heart 默默道:我又没有融入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

  毫无疑问,多克斯是在调侃卡艾尔,不过他的猜测大概率是真的。

  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的特点,就是皮厚,抗打。

  虽然也很适合皮薄的元素侧学徒,但元素侧在学徒阶段有太多self-protection 的戏法,是mystic 的数倍、数十倍。

  所以,真要融入bloodline ,元素侧更偏向选择对元素有增幅作用的某些bloodline 。

  earth fire 蝾螈这种纯皮厚的bloodline ,的确更多的是偏向近战的bloodline 侧学徒,或者self-protection 能力较弱的mystic 学徒选择。

  既然多克斯确认对方不是bloodline 侧学徒,那就只剩下mystic 学徒this probability 了。

  “去看看吧。”Angel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如果是正式wizard 的话,他们或许还要防备一下,但学徒……那就不用担心了。

  说不定还能从那学徒口中问出,之前乐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那个说出“玩游戏”的wizard ,到底是谁。

  多克斯自然不会拒绝:“跟我来,应该就in the vicinity 。”

  多克斯走到最前面开始带路,不一会,他们便走入了黑暗中……

  ……

  与此同时,在一片燃烧着大量torch 的巨大地窟中,摆设着一个穹顶笼罩的赛场。

  赛场下面,躺倒了一群人。这里面有三位正式wizard ,其他的都是学徒。

  这些躺倒的正式wizard ,看上去十分的凄惨,似乎被疯狂蹂躏过,甚至还有缺胳膊断腿的……唯一幸运的是,他们看上去都还喘着气,没有彻底的死亡。

  不过,他们依旧不能动弹,甚至无法得到外界的魔力支援,因为,他们all around 都被空间封印给锁住了。

  空间封印就像是一个个透明的棺材,将他们封锁在内部。

  这也是他们在赛场败北的下场。

  他们现在能做的,便是在心底,对着台上那不停攒动的silhouette 默默加油。

  只有打败了那个发起“游戏挑战”的面具人,他们才有办法从空间封印里离开。

  而现在,能打败面具人的,如今只剩下必洛斯家族的月Elder 。

  赛台上那两道naked eye 几乎难寻的silhouette ,正是月Elder 与面具人。

  月Elder 和面具人都在迅速的移动,她们的攻击也是一触即撤,都在寻找最佳的时机,以及对手的weak spot 。

  倒不是月Elder 要选择这种近乎肉搏的战斗,而是通过之前其他人的战斗,月Elder 已经确定,面具人在能量操纵上非常的强大。

  不能给他机会释放任何能量攻击,尤其是空间术法。

  而要打断对方的出手,就必须要比对方更快。所以,月Elder 选择了以Bloodline Power 来压制对手,试图通过肉搏,来占据上风。

  月Elder 的对策有没有用,暂时还不知道。但面具人的确放弃了能量攻击,和月Elder 开启了这幻影一般的接触战。

  越打,月Elder 越觉得自己的策略没错。

  因为这个比赛的场地有限制,对方只要离开场地就算输。近身追逐,不仅可以打断对手的施法,还可以避免面具人拉开距离。

  这还是面具人制定的规则,却也成了桎梏他的枷锁!

  “weak spot !”

  就在月Elder 酣战时,她突然发现,面具人似乎恍惚了一下,速度明显慢了一截。

  她很确信,面具人不是故意诱敌。

  那么月Elder 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她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将双手灌满blood energy ,fiercely 的拍向面具人。

  面具人纵然反应过来了,但因为那半秒迟钝,还是很难躲开这狂暴一击。

  只能侧过身,以作卸力。

  狂暴掌击还是打中了面具人,只不过因为碰到的是手臂,所以,面具人并没有立刻倒下。

  但他还是被轰得倒退数步。

  月Elder 如今得势,自然不会饶人,她飞快的靠近面具人,试图继续之前的循环。

  就在月Elder 即将接近面具人的时候,面具人突然extend the hand 指,一道带着空间性质的光罩,直接出现在面具人身前。

  轻空光盾。

  这个空间系最常用的防护术法,月Elder 自然能认出来。只是didn’t expect ,对方直接省略了施法的步骤,便释放了出来。

  这是巫术位上的术法!

  此前,面具人从没有施放巫术位的术法或者戏法,如今终于展现出来了。

  月Elder 眼里闪过不妙,破开轻空光盾不难,但破除光盾的过程,足以让面具人凝聚起更加强大的攻击术法。

  when the time comes ,她不一定能扛得住。

  虽然月Elder 已经感到不妙,但她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快速的攻击轻空光盾,试图在面具人施展其他手段前,破掉轻空光盾。

  可让月Elder 惊讶的是,面具人并没有施放其他术法,任由月Elder 破盾。

  甚至,还在月Elder 的注视下,回过头望向某处。

  这是转移注意力的手段?月Elder 没有看面具人的视线所向,继续攻击。

  这时,已经背对着她的面具人,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有新人进入游戏,却没有用正规方法,这可不行啊。”

  “看来,这边的玩闹,需要先结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