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039

  第3039章 班森

  “我叫班森,是个……zombie 。”

  在多克斯的带领下,Angel and the others 在山洞里走了约莫半分钟,终于看到了一个靠坐在墙壁下,不停喘着粗气的男子。

  他戴着一张white 面具,外露的皮肤都被white 纱布缠绕着。

  这个人, 正是多克斯口中所说的那位融入了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的wizard apprentice 。

  他自称叫做班森,是必洛斯家族的成员。

  “zombie ?”卡艾尔疑惑的looked towards 班森,这是外号吗?很奇怪的外号……僵硬的尸体?冻僵的尸体?

  班森nodded :“是的,zombie 。”

  一边说着,班森一边将脸上的white 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他的长相,很普通。乍一看去,和ordinary person 差不多,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 他的皮肤带着一种石质的暗沉感,而且,也没有正常皮肤的油性光泽,就像是已经出现硬化的死人皮肤般。

  卡艾尔不知道班森的皮肤是怎么回事,但他暗暗猜测,或许这是移植的某种魔物皮肤,又或者这是班森融入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后产生的独特innate talent ?

  就在卡艾尔胡思乱想的时候,多克斯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应该是一种病症吧?”

  班森惊讶的看了多克斯一眼,didn’t expect ,多克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情况。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很正常,他在家族收藏的图集中,看到过多克斯的样貌,知道多克斯是一位活跃于拉克苏姆dukedom 的bloodline 侧wizard 。

  最重要的是,多克斯是一個流浪wizard 。

  流浪wizard 虽然没有组织、家族作为背景,但往往流浪wizard 是接触底层人群最多的,最知道底层之人真实情况, 反倒是组织出来的wizard 更加形而上。

  班森也没有否认,nodded 道:“是的,我是一个硬皮症患者。”

  硬皮症,是一种罕见病,哪怕在底层人群中,也是少见的。它的发病机理目前还不明确,其最明显的外在表现症状,便是皮肤失去柔韧感,丧失弹性,变得硬化与厚实。

  从超凡者的视角来看,硬皮症导致的皮肤变硬,更像是一种良性症状,能加强抗击打性。但对于ordinary person 来说,硬皮症就是一种几乎无药可治的绝症,随着皮肤慢慢变硬,blood vessels 腔也会变得狭窄,因为具有压迫性,还会让脏器也跟着受损。随着时间的推移, 最终会导致脏器的衰竭, 病变而亡。

  班森是不幸的,他在罹患硬皮症的时候,还只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通过各种方法,熬了五年,可也就到此为止了,生活处处受挫,完全看不到希望。

  班森又是幸运的,在他即将面临死亡的痛苦时,他遇到了一位wizard 。这位自称月Elder 的wizard 告诉班森,他身上拥有其亲族后裔的bloodline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班森算是必洛斯家族流落在外的子弟。

  一般这种流散的子弟,基本都是凡人后代,成为innate talent 者的几率也不高。所以,必洛斯家族也懒得去寻找这些后代。

  班森能遇到月Elder ,就是一种运气。而他的spirit strength 数值达到了11点,有成为innate talent 者的底蕴,更是运气的体现。

  被带回必洛斯家族后,班森开始了不懈的Cultivation 。

  在成为wizard apprentice 后,体内脏器的强度被提升,让他终于摆脱了硬皮症带来的不利影响。

  而且,tenacious 的硬皮还保留了下来,这也成为了他的底蕴,让他拥有了更强的defensive ability 与抗性。

  在月Elder 的指点下,班森融合了earth fire 蝾螈的bloodline ,进一步的加强了皮肤的强度。可以说,单从抗揍的角度来看,班森已经可以和同阶的bloodline 侧学徒相比较了。

  不过代价嘛……便是皮肤比ordinary person 时还要更加坚硬,导致他整个人都像是僵住了一般,除了说话与眼睛动弹时,其他时候完全就像是傀儡或者说死人。

  为此,班森戴上了面具,也给自己缠上了white 纱布,避免别人异样的眼光。这样一来,他虽然看上去不像是zombie 了,但却像是另一种和zombie 差不多的物种……木乃伊。

  “硬皮症?真是少见。”多克斯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仔细打量着班森:“咦,你融入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是为了配合硬皮吧?这倒是个很天才的想法。”

  班森的硬皮症并不算recover completely ,肆意使用硬皮挨揍,虽然加强了抗性,但也让皮肤越来越硬化。

  当下虽然看不到不良之处,但长久下来,皮肤的硬度若是超过了班森内脏的承载上限,那硬皮症的后患又会排山倒海而来。

  而班森选择融入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却是一个既能强化硬皮,还能解决硬皮后患的一种双全之策。

  earth fire 蝾螈加强了硬皮,同时,earth fire 蝾螈还对脏器的耐受度有专门的开发,堪比一些high level 别的魔物bloodline 。

  加强earth fire 蝾螈的bloodline ,等同于硬皮和脏器一起强化,可以说,这是班森对硬皮症做出的最好之解。

  换作多克斯,估计也会选择让班森来融入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

  班森有些赧然道:“这其实是月Elder 给我的建议。”

  本来还将注意力放在班森身上的多克斯,听到“月Elder ”这个名字,愣了一下:“月Elder ?是必洛斯家族的树、日、月Third Elder 的月Elder ?”

  班森nodded :“是的,我的先辈曾经是月Elder 的younger brother ,所以月Elder 对我很是照顾。我能来乐土Cultivation ,也是蹭了月Elder 的光。”

  班森这句话给出的信息很多,这也是他刻意的。

  虽然他认识多克斯,也知道多克斯往日与必洛斯家族没有瓜葛。但谁又能确定,近日无仇呢?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班森目前能做的,只有透露与月Elder 的关系,然后侧面点出月Elder 就in the vicinity ,以此来壮胆气。

  多克斯也听出了班森的弦外之意,不过,他并不在意。甚至in the heart 暗暗的将这种“转移矛盾、狐假虎威”的方法记牢,以后他也能用上了。

  真遇到打不过的,他未来也可以说,自己和Angel 关系很好,和桑德斯更是莫逆,野蛮洞窟三大祖灵都是他的靠山……这个方法很不错,在南域的话,应该可以行得通。

  反正他短时间内也要跟着Angel ,先在口头上捞点好处,总不能说他什么吧?

  抛开翩跹的浮想,多克斯目光重新放到班森身上:“你的意思是,月Elder 就在乐土?那之前说要玩游戏的人,居然还敢在这里动手?”

  班森:“大人说的是……面具人吗?”

  多克斯:“面具人?面具人是谁?”

  班森一脸疑惑:“大人不知道面具人?那大人怎么会在‘泥偶迷宫’里?”

  “我是从外面进来的。”多克斯也没隐瞒,直接道。

  班森eyes shined :“外面?乐土外面的空间封印难道被破开了?”

  多克斯摇摇头:“没有被破坏,我用的是其他手段进来的。”

  多克斯没有说自己为何要来,转而道:“不介意说说你今晚的遭遇吧?面具人、泥偶迷宫,这些都是什么?”

  得知乐土的空间封印没有被破开,班森眼里闪过失望。但面对多克斯的询问,他依旧没有迟疑,颔首应是。

  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乐土里的人不少,就算没有他,多克斯也能找到其他人询问。所以,班森没打算隐瞒,将这段期间的经历详细的说了一遍。

  就在大半个小时前,班森还跟着月Elder ,在山顶沐浴着月光默默的冥想。

  可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斗篷的面具人,突然怪笑着,从乐土上方闪现而过。

  乐土里每一个区域,都有设置防护,尤其是有人的区域,外人看到后,will not 选择踏进来。

  而这个面具人,不仅进来了,而且还大声的怪笑,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显得很怪异。

  月Elder 发现了不对劲,便追了上去。

  之后的事,班森并不知道,因为他留在了山顶,并没有追上去。

  可就在月Elder 追着面具人离开没多久,他便听到了一道传遍整个乐土的怪笑声——

  “我们来玩场游戏~如果你们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开~”

  班森很确定,这道怪笑声就是来自之前那个面具人。

  还没等他想明白,为何面具人要如此喧哗时,整个乐土便被一个巨大的空间封印给笼罩了起来。

  紧接着,one after another 空间隔膜,将乐土内分隔成了多个不同的地盘。

  在班森以及周围其他超凡者发现不对劲时,已然无法离开这里了。

  他们只能in the vicinity 寻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缝隙。

  接着,有人在山顶发现了一个长着人脸的巨大石头。

  这个石头之前也有,但没有人脸。现在,人面纹的出现,显得十分异常。

  石头上的人脸告诉他们,这是一场以逃脱为名,生存为实的游戏。只要他们能通关两场游戏,就能离开乐土。

  紧接着,人面纹的眼睛里,便闪烁着各种游戏的名字,要求所有人都进入游戏。

  当时,班森并不打算进入这所谓的游戏。

  毕竟,班森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不足以掺和进如此充满诡异的事端中。

  和班森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但最后……他们还是被迫参与了游戏。

  因为有人同意参加游戏,而人面纹告知,人数不足会导致参与游戏的人死亡率急遽升高。人数越多,生存率也会越高。

  而那个参与游戏的人,是一位正式wizard 。

  他直接下令,山顶上的所有人都必须参与游戏。

  班森就这么,半推半就的也进入了游戏中。

  不过,山顶上参与游戏的众人,似乎都被投入到了不同的游戏中。班森便来到了这个名为“泥偶迷宫”的游戏内,而与他一同参与游戏的人数为……零。

  也许,泥偶迷宫里有其他的游戏参与者,但至少班森所在的起始点,并没有其他人。

  班森所在的迷宫起始点,同样有一个人面纹,只是它长在了墙壁上。

  这个人面纹似乎是为了解释rules of the game 而存在的,它告诉班森:泥偶迷宫是一个被改造在山体内的迷宫,通关的方法,就是找到迷宫的出口。

  在寻找出口的过程中,班森需要注意两件事:第一,泥偶迷宫内会有特殊的泥偶魔怪,这些泥偶魔怪会对玩家发起攻击,不过泥偶的实力不会超过Level 3 学徒。

  听上去好像泥偶魔怪不强,实际上……也的确不强。但奈何它们的数目多啊,只要走到泥沼附近,就会出现一群一群的泥偶魔怪。

  为此,班森每次看到通道里有泥沼,他就会subconsciously 的远离。

  但随着不断的绕开泥沼,班森发现……他仿佛一直在原地打转,根本找不到出路。

  所以,很有可能真正的出口,必须要循着泥沼走。

  第二,泥偶迷宫内有不少行走的毒蘑菇怪,这些蘑菇会喷发poison mist 孢子,导致迷宫内有大量地方被poison mist 笼罩,需要注意防护。

  这一点,班森倒是没太在意,他的硬皮配合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让大颗粒的poison mist 无法侵入体内。

  总得来说,人面纹告诉班森的,只是泥偶迷宫存在的魔物危险。

  可实际上,除了魔物带来的危险外,迷宫中还有很多其他的危险。

  譬如,墙体破坏。

  班森尝试过对墙体进行破坏,这样或许可以更快的找到出口。但经过数次试验,班森发现,有一部分墙体内部藏有空间陷阱,一旦破坏,就会backlash 。

  班森就差点被一道Space Crack 给分成两段,自此之后,他再也不敢随意破墙。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不少触发型的陷阱。

  如今班森躲在这里大喘气,就是因为之前触发了一个连环陷阱,导致的结果,便是整条通道的坍塌,同时还会遭遇到墙面被破坏后引发的空间陷阱。

  他为了逃命,顶着落实,扛着能量strikes ,激发了体内的潜能,好不容易才跑了出来。

  班森寻了个安静的地方恢复魔源与修复伤口,便是在此地。

  不过didn’t expect 的是,多克斯会因为他体内的earth fire 蝾螈bloodline 气息寻到他的所在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