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113

  第3113章 注定

  乌利尔的弹奏越来越平稳,表情也变得舒宁。

  按理说,以当前的情况来看,结果已经变得向好,但路易吉却一点也没有放松,甚至比之前还要更严肃,似乎在路易吉看来,眼前的平静只是在压抑即将带来的风暴。

  事实上,路易吉的确也没猜错。

  乌利尔的演奏并没有平稳过度到结束,在即将抵达尾声的时候,乌利尔的情绪倏地又变得激昂起来。

  他的脸色显现出异常的潮红,脖子上也浮现了根根青筋。

  dong dong dong ——

  每一次的敲击,都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如此激动的情绪,与之前的平静completely different ,如果路易吉之前稍微松懈,这个时候绝对会手忙脚乱。

  而一旦路易吉出错,那意味着之前的所有演绎都白费了,主线任务必然会失败。

  不过,路易吉的谨慎挽救了这场危机。

  舒缓的音符融入到激昂的琴声中,化为了清冽的风,吹散了激荡不安的浓雾;又化为了一双柔荑,抚平乌利尔眉间的激动。

  慢慢的,琴声之间出现了合鸣,以温柔如夜曲般的余韵,结束了这场足以上升到心灵高度的对谈。

  伴随着结束音,路易吉长长的exhales one breath saying ,抬头looked towards 阁楼的窗口。

  恰好此时,乌利尔也站起身,从高处looked towards 路易吉所在。

  本来,阁楼与外界处于两个时空,但in this brief moment ,因为路易吉与乌利尔的视线交汇,两个时空重合在了一起。

  「特殊梦境“乌利尔的抉择”主线任务1——用音乐解开乌利尔的心结已达成。」

  「阁楼空间已打开。」

  「进入阁楼后,将开启主线任务2。」

  信息流浮现在路易吉的眼前,而Angel 也适时的将这些信息展现在了直播间。

  “果然任务不止一环。”格莱普尼尔低声道。

  Angel :“就是不知道这个主线任务2的难度会如何。”

  如果主线任务2的难度太高,路易吉估计又要长期滞留在副本中了。

  在他们寻思着主线任务2是什么时,路易吉已经大踏步的走到了双层阁楼的大门前。此前,阁楼的大门被封锁着,完全无法进入,但此时大门却是轻轻一推,便被推开。

  他们能清楚的看到阁楼内部的环境——略微凌乱,不过能从地上掉落的乐谱,墙上挂着的钢琴主题油画,以及衣帽架上的演出礼服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房间。

  路易吉带着好奇与期待,走进了屋内。

  也就在路易吉踏进阁楼的那一瞬间,新的信息流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特殊梦境“乌利尔的抉择”主线任务2——与乌利尔交谈。」

  「请注意,乌利尔在主线任务2中,将进入‘梦见’状态。」

  「请注意,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后续的情节发展。」

  「主线任务2即将开启。」

  「倒计时1:59」

  「倒计时1:58」

  「……」

  Angel 也将这排信息展现了出来,看着这排信息,众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疑惑。

  和乌利尔交谈,这个任务并不算太出意外。想要帮乌利尔做出抉择,单单靠音乐是行不通的,还是要深入的交流。所以,出现交流型的任务,这合情合理。

  在交流的过程中,你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着乌利尔最终的抉择,当然也影响着后续情节发展,这同样很合理。

  唯一让他们疑惑的是,Immortal Realm 提示里所说的“梦见”状态是什么意思。

  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同时looked towards 了Angel ,在场若是真有人能解答这个问题,也只有Angel 了。

  就连幻境直播中的路易吉,也飞快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看完了我的表演,夸我的话等会我出来以后再当面夸,现在快帮我看看,主线任务2说等会乌利尔会进入‘梦见’状态,梦见是什么意思?快点说说,任务还有一分半就要开始了。”

  箱庭内外,所有目光都看着Angel ,Angel 有些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梦见’,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去查查……”

  但现在,显然没有时间。

  路易吉:“那我现在要怎么办?”

  Angel 想了想,replied :“我觉得,就算不知道何谓‘梦见’,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反正伱的任务,就是和乌利尔交谈。”

  路易吉再次问道:“那我该怎么和他说?”

  Angel :“你为何会选择进入这个副本,难道你忘了?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说就行,无论结果与否,都不重要。”

  路易吉很想说,他很在乎结果啊!他可不想让这些天“题海战术”的努力白费。

  不过,路易吉想归想,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一来倒计时快结束,二来……他也知道,Angel 帮不了他什么。他当初舍弃了「阳光马戏团的邀请函」,改为「小丑的推荐信」,不就是因为推荐信上的那句「让你登上那最耀眼的舞台」吗?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他的目标是舞台。所以,这只能是他的战场。

  能不能按照推荐信所说,登上最耀眼的舞台,或许就看主线任务2他的发挥了。

  伴随着倒计时归0,主线任务2正是开启。

  与此同时,路易吉听到了阁楼的楼梯,传来了脚步声。

  他回头一看,只见乌利尔从二楼走了下来,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走到了堆满各种脏衣服的沙发上。

  乌利尔将脏衣服移到一边,坐到了沙发上,脑袋靠着沙发背,手臂抬起来遮着自己的眼睛,一副颓丧的样子。

  路易吉本来还在思索着该如何和乌利尔攀谈,却是didn’t expect ,乌利尔明明看到了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仅没反应,而且乌利尔此时的状态很奇怪。

  他看上去整个人充满了迷蒙,身周的颓丧气息简直不要太明显。这种状态,更像是一个喝懵酒的人,而不是清醒的人。

  这种状况绝对不一般。

  要知道,主线任务1的时候,乌利尔虽然整个人心烦意乱,但精神好歹是清醒的。

  数分钟前,乌利尔与路易吉对视时,也能看出他清醒的状态。但现在,不过短短两分多钟,就出现了这种变化,显然是不对劲的。

  这难道就是Immortal Realm 提示里所说的“梦见”状态?

  乍一看,乌利尔还真的有点像是在做“白日梦”,或者说“梦游”的情况。完全不管外界的情况,哪怕家里多出来一个人,也不在意。

  路易吉心中正腹诽着时,乌利尔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到底我该怎么选择?”

  乌利尔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很含糊,就像是在梦呓般。

  路易吉不知道乌利尔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他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切入口,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道:“如何选择,全凭内心。纠结的缘由,大多是因为蒙蔽了内心的选项。”

  路易吉抛出了一句万用句式,就看乌利尔怎么接话。

  乌利尔依旧用梦话一样的语调道:“内心?我的内心早已混乱一片,别说我自己,哪怕是催眠Master 也没办法看到我的内心。”

  路易吉:“如果连内心也做不出抉择……那不妨说出来,让其他人帮你做选择,譬如,我。”

  乌利尔用手臂遮着眼睛,完全没有往路易吉方向看,只是用嘟囔的梦呓,说道:“我现在眼前摆着两个舞台,一个是注定耀眼的舞台,另一个是注定会黯然退场的舞台,你说我该去哪个舞台?”

  伴随着乌利尔问出这一句话,一道信息流浮现在路易吉面前。

  「请注意,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后续的情节发展。」

  这道信息流之前路易吉已经看到过了,但此时单独浮现,似乎在提醒着他,接下来的对话很重要。

  是选择注定耀眼的舞台,还是一个注定会黯然退场的舞台,将会开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故事。

  这一刻,路易吉也陷入了迷茫。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看,肯定是选择耀眼的舞台……但是,为何偏偏出现了一个不合常理的选项。

  注定会黯然退场的舞台?明知道会黯然退场,为何要去这个舞台?这个舞台难道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故事?

  在路易吉心中一连串疑惑上涌时,副本外,Angel and the others 也在讨论着这个选项。

  “如果是你们,你们会做出什么选择?”Angel looked towards 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

  拉普拉斯完全没有思考,直接道:“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

  格莱普尼尔也附和道:“我也会选择这个舞台。”

  Angel :“为什么?”

  拉普拉斯:“耀眼的舞台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倒是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或许能看到一出好戏。”

  说白了,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

  耀眼的舞台,在拉普拉斯眼中,就像是平凡的人生一样,一眼就能望到尽头;而黯然退场的舞台,虽然也知道了结局,但为何会黯然退场却是一个未知数,这就像是在无趣的人生中看到了一点未知的可能。

  格莱普尼尔:“我单纯只是不喜欢耀眼的舞台……你呢,你还没说自己的选择。”

  Angel 沉吟片刻道:“如果是我的话,在没有明确威胁的情况下,出at one point 点逆反的心理,我大概也会选择——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

  “原因也很简单,在常规选项里出现了一个异常的选项,这不就是在勾人去选择么。”

  反正这个选择也看不到威胁,那就往异常的选项选。

  当然,这个异常选项也必须要符合Immortal Realm 副本的逻辑。

  假如选项是1、注定耀眼的舞台;2、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3、红酒煮蘑菇。

  他肯定不会选3啊,毕竟他再逆反,也要遵循基本法的,这个副本和吃食又没关系。

  Angel :“不过,我们的选择也做不得数,还是要看路易吉怎么选……路易吉也会选择黯然退场的舞台吗?”

  Angel 说到后半句时,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

  拉普拉斯没有吭声,倒是格莱普尼尔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以路易吉的性格,他会倾向于耀眼的舞台。”

  Angel 对此也很认可,路易吉进入乌利尔副本,不就是为了追求耀眼的舞台么。

  而且,对于所有热爱舞台的表演者而言,黯然退场,估计会是人生最大的败笔。在没有其他附加前提的情况下,选择这个就是对自身职业的侮辱。

  在他们热烈讨论之时,另一边,路易吉终于在沉思过后,开了口。

  不过,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路易吉并没有立刻做出选择,而是问道:“既然注定要黯然退场,为何要将它放在选项里?”

  路易吉不知道乌利尔回不回答,但他如果不问,又实在憋得难受。

  明知道不可为,那就不为啊?你must 将它放在选项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乌利尔好半晌才whispered :“为什么?呵……因为那是梦想的舞台。”

  “梦想的舞台?为什么叫做梦想的舞台?”路易吉疑惑道,如果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是梦想的舞台,那注定耀眼的舞台又算什么舞台呢?

  可这回,乌利尔没有再开口,只是瘫在沙发上,一副糊里糊涂的样子。

  路易吉明白,应该问不出其他的答案了,现在该轮到他来做选择了。

  注定耀眼的舞台,还是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

  如果是之前,路易吉会选择耀眼舞台,他来这个副本本身就是追求耀眼的舞台。

  但听完乌利尔的话后,他内心出现了小小的转变。

  “如果是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梦想的舞台。耀眼的舞台很多,但能称之为梦想的舞台,少之又少。”路易吉:“假如真的能登上梦想的舞台,哪怕是黯然退场,我也不会后悔。再说了,既然是舞台,就一定会有黯然失色与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的表演,为何我就注定了是黯然表演呢?说不定,我在梦想舞台上也能展现出耀眼的演出呢?”

  乌利尔听到路易吉的回答后,突然笑出声来:“真是天真啊。”

  “既然我都说了,这是注定黯然退场的舞台,那就一定会黯然退场,没有其他的选项。”

  路易吉frowned :“难道有暗箱操作?”

  乌利尔摇摇头:“既然是梦想的舞台,那就impossible 存在任何龃龉。”

  路易吉:“如果是公平的舞台,那为何就不能畅想成功,总是去想失败呢?而且,你一直打击自己的自信,就算能成功最后也会失败。”

  “再说了,你一个人的时候,觉得注定会黯然退场,那如果两个人呢?加上我,我们一起去梦想的舞台,那所谓的注定,会不会就有了新的转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