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115

  第3115章 梦见

  另一边,在乌利尔说出“我可以给你一次表演的机会”后,阁楼内部出现了一些变化。

  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一圈圈的波纹凭空蕴生,这些隐形的波纹有一部分融入了乌利尔的体内。

  本来有些颓靡的乌利尔,表情突然变得平静起来,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面对这样的乌利尔,路易吉却又没有太多的陌生感。

  因为如今的乌利尔,有点像之前在二楼窗口弹琴时的感觉。反倒是之前颓丧、迷糊的乌利尔,让路易吉有些不适应。

  除了乌利尔的变化,路易吉这边也有变化。

  那一圈圈的波纹,也有很小的一部分化为了信息流,被路易吉所感知。

  「特殊梦境“乌利尔的抉择”主线任务3——乌利尔的认可:通过竖琴表演,获得乌利尔的认可。」

  「请注意,此任务每日可挑战一次。」

  「每日能挑战的时间不固定,具体的挑战时间将由Immortal Realm 提示发布。」

  「挑战周期限制为七日,七日之后若没有得到认可,主线任务3将视为失败。」

  「当前可以开启主线任务3。」

  「可挑战次数:7。」

  路易吉看完this time 的Immortal Realm 提示后,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有七天的时间挑战,每天有一次挑战机会。且每日挑战时间不固定,需要得到Immortal Realm 提示的通知,才能确认当前能否挑战。

  如果连续7次的挑战都没有得到乌利尔的认可,那这个主线任务会自动失败。

  失败之后会有什么变化,Immortal Realm 提示并没有说……不过,这也不重要,路易吉对这次的挑战还是很有信心的。

  如果这次的挑战只有一次,且必须要立刻挑战,他大概率会失败。但既然给出了七天的时间,那就有翻盘的机会。

  帝国音乐团的前三席,他的确不一定能超过。

  但是,音乐this thing ,有时候看的不仅仅是演奏的技术,还有曲谱!

  路易吉自认自己的技术还不错,哪怕比不上乌利尔口中帝国音乐团前三席,但差距It shouldn’t be 太大。

  简而言之,路易吉的演奏技术是合格的。

  在技术合格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靠着优质的曲谱来拉高成绩,获得乌利尔的认可。

  当然,路易吉此时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世曲谱。

  但他有时间、他能下线、他还有外挂!

  七日的时间其实不算短,他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广撒网的搜罗曲谱。古牙仙那里就有不少珍惜的曲谱,只是以往路易吉更喜欢自己原创,所以没有去求购;还有,多族例行聚会也要开启了,说不定他能在这个聚会上得到珍贵曲谱。

  再不济,不是还有Angel 么。

  他可以拜托Angel 去寻找一些曲谱。

  乌利尔是西陆人,而西陆在近千年和南域完全是断绝联络的,他绝对没有听过近期南域出的曲谱。而南域在这千年来,肯定有人创出Peak 曲谱,when the time comes “借”来用用就行了。

  正是想到这些,路易吉才对这次挑战充满信心。

  当然,借助外力只是他的一个后路,路易吉也没有完全放弃自主挑战。

  此时此刻,路易吉便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在乌利尔面前nodded :“好,我接受挑战。”

  乌利尔默默的坐回沙发上,目光定格在路易吉身上。

  信息流再次汇聚——

  「主线任务3启动中,乌利尔将在任务成功启动后,重归‘梦见’状态。」

  「此次‘梦见’状态维持时间为:36分钟。」

  「请在‘梦见’状态维持时间内,开始挑战。」

  「‘梦见’状态即将开启」

  「倒计时1:59」

  「倒计时1:58」

  「……」

  这次的信息流重点,毫无疑问就是“梦见”,这也是Immortal Realm 提示第二次提到所谓的“梦见”状态。

  从Immortal Realm 提示给出的信息中,可以得到一个隐含的情报:乌利尔在不久前脱离了“梦见”状态。

  正因为脱离了梦见状态,所以才有重归梦见的操作。

  但路易吉清楚的记得,当乌利尔从二楼下来的时候,当时的信息流明确的说“乌利尔在主线任务2中,将进入‘梦见’状态”。

  也就是说,之前其实乌利尔本来就处于梦见状态,但因为完成了主线任务2,所以乌利尔退出了梦见状态?

  再联想一下,此前乌利尔的精神面貌,路易吉有些懂了。

  ——颓丧、迷蒙、宛如白日做梦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的“梦见”状态。

  而之前乌利尔回归到平静的状态,则是脱离了梦见状态。

  虽然路易吉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但他此时依旧不明白,梦见状态和普通状态有什么区别?

  不过,路易吉并没有深想,因为倒计时已经开始归零。

  接下来,将是他的表演时间。

  虽然他可以在36分钟内,任意选择一个时间表演,不过路易吉并没有拖沓,而是在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便自信的托起了手中的竖琴。

  在乌利尔迷蒙的目光注视下,悠扬的琴音缓缓飘荡……

  ……

  Immortal Realm 副本外。

  “又是梦见,这个梦见状态总感觉很不一般。”Angel 低声嘀咕。

  格莱普尼尔轻声道:“不仅不一般,我猜测,这个梦见状态可能是Immortal Realm 副本里唯一的变量。”

  “变量?”Angel 疑惑的looked towards 格莱普尼尔。

  格莱普尼尔:“主线任务3为何无法在固定的时间挑战,反而需要通过Immortal Realm 提示来确认能否挑战?”

  “在我看来,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这里存在了一个连Immortal Realm 副本都无法控制的变量。”

  “也因为这个变量,导致Immortal Realm 副本不能确定何时能挑战。”

  “而主线任务3中,唯一可能存在变量的,就是乌利尔这个人。可乌利尔本身属于innate talent 子民,既然是innate talent 子民,那就一定被Immortal Realm 权能所制约,impossible 存在变量。”

  at first 格莱普尼尔还是在解释,但随着她不断的叙说,她也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她的回答,更像是在展现自己的思量过程。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我看到了第二个Immortal Realm 提示:「请在‘梦见’状态维持时间内,开始挑战」。”

  “这个提示很奇怪,为何必须在梦见状态才能挑战?普通状态就不能挑战了吗?”

  “Immortal Realm 提示impossible 特意说一句无用的话。唯一的可能,便是梦见状态很特殊,它决定了主线任务3能不能完成的关键。”

  “这就让我联想到at first 的那个问题,主线任务3无法在固定时间挑战,是不是因为,它只能在乌利尔处于梦见状态时才能挑战?”

  “那么,梦见状态,不就是这唯一的变量了么?”

  格莱普尼尔将自己的推述过程完整的说了一遍,无论Angel 还是拉普拉斯,都能理解她的意思,但她的话里其实也有瑕疵。

  能被称为变量,意味着不可控。

  可主线任务3明确的表示:7天之内可以挑战,每天可以挑战一次。

  这一句话,其实代表了一种“秩序”,或者说……规律。

  既然有秩序、有一定规律,那么就难以被称为无序的变量。

  不过,格莱普尼尔的话也不是错的,至少Angel 觉得,梦见状态的确大有蹊跷,这里面或许涉及到了梦游Immortal Realm 的隐秘?

  或许,等这边结束以后,可以着重的去查一下这个“梦见”状态?

  时间慢慢推移,一刻钟后,路易吉的表演进入了尾声。

  路易吉不知道乌利尔怎么看,但他自己已经沉浸在了优美的旋律中,哪怕结束,余韵仍绕在耳畔。

  “the past few days 的题海战术,也让我学到了不少的技巧。这次的表演,应该和我pinnacle 时的演奏也差不了多少了。”路易吉有些自我陶醉,在演绎结束后,甚至忍不住想要吟一首诗。

  只是,还没等他说话,便被Angel 打断了。

  “虽然现在是我和你说话,但让我打断你吟诗的是格莱普尼尔。”Angel :“不用疑惑为何她能知道伱想要吟诗,按照格莱普尼尔的话说,你屁股一翘,她便知道你憋不住了。”

  “她让我告诉你,现在不是吟诗的时候。”

  Angel 的传话其实经过了加工,格莱普尼尔的原话是“你那破诗说出口,百分百会让你的分数变低”,不过后半句话Angel 并没有说出口。

  主要是在Angel 看来,他这次的演绎虽好,但还没有到Peak 地步,大概率不会得到乌利尔的认可。在得不到认可时,还被打击吟诗,Angel 实在不忍心。

  路易吉作为当事人,当然不觉得自己表演的差,他很有信心的looked towards 乌利尔,等待乌利尔给出点评。

  但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乌利尔什么话都没说,整个人便化为了虚幻的泡影,disappeared 。

  看着空荡荡的阁楼,路易吉都懵了:“这发生了什么,怎么人不见了?”

  在路易吉感觉迷惑的时候,熟悉的信息流如约而至。

  「特殊梦境“乌利尔的抉择”主线任务3,挑战失败。」

  「当前水准能达到:帝国音乐团的第二十席。(帝国音乐团的席位排序一共二十一位)」

  「当前不能开启主线任务3。(下次开启时间需等待Immortal Realm 提示)」

  「可挑战次数:6。」

  看着这一排信息,路易吉沉默了。

  原来不是乌利尔消失了,而是他挑战失败了。只是……挑战失败,连一句话都不说吗?甚至连评价,都是Immortal Realm 提示给出。

  起码,乌利尔要说说他哪里不行再走啊?明明他自己觉得,每一个地方都表演的不错啊……

  这让路易吉很是意难平。

  而且,他的水准居然才达到帝国音乐团的第二十席,只超过了一个人?

  按照任务给出的提示,想要得到乌利尔的认可,要达到帝国音乐团的前三席的水准,这也太遥远了吧。

  再说了,帝国音乐团的人,又不是每个都会竖琴,这种评价是不是有失偏颇?

  排序该拿懂竖琴的音乐家来排序,不能混杂在一起排序喂!

  路易吉内心在呐喊在冤屈,但他也知道,Immortal Realm 副本背后的机制是权能,往大里说,就是法则。

  找法则伸冤述苦,就是play the lute for a cow ,完全没戏。

  接下来,路易吉在阁楼里又逛了逛,发现不能去二楼,也不能出门,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墙阻拦了他的前进……这也意味着,他被关在了一楼。

  可以下线,但不能退出副本。

  这种情况,等于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他原本还想着等今天通关Immortal Realm 副本后,就去梦之旷野亲眼见见乔恩导师,现在看来,又要推迟了。

  “乌利尔不见了,估计明天能开启主线任务3的时候才会出来。”路易吉叹气道:“我现在也没办法离开,也只有下线一条路了。”

  阁楼里也没人,路易吉这话自然是对Angel 说的。

  “对了,我这任务我一个人不一定能完成,不知道能不能……”路易吉换了个表情,用谄媚的语气说道。

  Angel 也明白路易吉的意思,无外乎就是用论外的手段,帮他过这个任务。

  “……这个等会我们下线再商量。”说是商量,但Angel 其实已经决定帮忙,一来,帮着找曲谱也不难;二来,他也很想知道这个任务的后续是什么。

  路易吉也明白这么隔着副本说话有点不太合时宜,也没继续说什么,便先下了线。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空时距外。

  大斯曼帝国,黎明城的一隅。

  一座破破烂烂的小阁楼,在曦光的照耀下,仿佛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

  周围的商铺与街道,在报早鸟的鸣啼下也跟着苏醒。

  当街道上已经变得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时,小阁楼second layer 的阳台被推开,一个穿着白衬衣的middle-aged man ,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他的表情有点颓丧,似乎还没有睡醒,lazily 的靠在阳台的护栏上,眼神微微有些呆滞,像是在发呆。

  直到不远处光辉教堂的晨唱传来,他的眼神才恢复了一些光彩。

  光辉教堂有晨间唱诗、午后圣咏以及黄昏福音。他之所以选择租下这么破烂的一间阁楼,就是为了近距离聆听光辉教会的每日三次的祈乐。

  对其他人来说,三次祈乐是信仰,但对他来说,这是欣赏高水准的演绎。

  晨间唱诗的特点,就是儿童那纯粹的声音与竖琴的演奏结合,让人感觉如清泉流淌在心底。任何听到晨间唱诗的人,都会充满干劲,开启朝气的一日。

  以往,他听唱诗都是关注唱诗班的演唱,但今日不知为何,他的思绪一直被背景的竖琴声吸引。

  听着那优雅清冽的竖琴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声低喃道:“我昨晚做了个梦,梦里好像也有个人,这么弹着竖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