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153

  第3153章 解题

  格蕾娅如何做决定,Angel 不会去干涉。他将油獾和鲍西娅的故事全说出来,本身就是让格蕾娅自己做决定。

  格蕾娅愿不愿和鲍西娅交流,都是格蕾娅自己的决定。

  不过,他现在想知道的是,格蕾娅打算如何处理油獾?

  格蕾娅沉默了片刻后,给出了回复:“油獾的话,你先不用管他,我之后会找时间去一趟Sky Machinery City ,亲自去见见他。”

  Angel 能听出来,格蕾娅去Sky Machinery City 不仅仅是要见油獾,或许还要见见沙利叶,以及……鲍西娅。

  Angel 回复了一句“好”,没有再说什么。

  他告诉格蕾娅,本身就是想要知道格蕾娅的态度,现在已经看到了,那就行了。

  而格蕾娅这边,在结束了通讯后,回到了卡麦伦的旁边。

  卡麦伦摸着beard 沉默了许久,最后叹了一声:“藓宝宝所在的梦植妖精,是真正blessed by heaven 的一族,我想要做分析的话,至少要研究about a year ,才能给出一个浅薄的报告。”

  言下之意,藓宝宝和之前其他创生的生物完全不一样,想要他寥寥几十分钟就给个定论,impossible 。

  格蕾娅:“那打分呢?”

  卡麦伦摇摇头:“我不会给藓宝宝打分,之前打分是因为我能看出那些生物的根脚并不稳,有很明显的创造痕迹。我评分,是评创造的水平。”

  “而藓宝宝……我看不出任何创造的痕迹,它就是自然的宠儿,和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梦植妖精天生天养,是this world 的骄子,甚至它们还有独特的能量体系,这在卡麦伦这个万物论派看来,是近似完善的生灵。

  如果它们不止存在于梦之旷野,而是能跨越界限降临现实,那它们和现实中的万物、甚至和人类相比,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差别。

  是真正完善且拥有美感的超凡生灵。

  这种超凡生灵,他不会去打分,因为已经超越了打分的极限。

  卡麦伦在一阵感慨后,用期望的眼神looked towards 格蕾娅:“我能继续研究藓宝宝吗?”

  格蕾娅nodded :“可以。”

  卡麦伦先是喜悦一笑,但很快,又露出了黯然之色,低声喃喃:“可惜……”

  格蕾娅疑惑道:“可惜什么?”

  卡麦伦一脸helplessly said :“可惜……我还有任务在身,不能在南域多留,否则我真想留在这里几年,不说把梦植妖精研究透,只写一个最浅表的研究报告,也能慰藉几分啊。”

  说到这,卡麦伦似乎想到什么,遥望着远方天际,gnash the teeth 道:“真羡慕那个Old Guy ,能够在这里自由来去……最可恶的是,他明明有机会研究各种新奇技术,他却什么都不做。”

  格蕾娅:“Old Guy ?”

  格蕾娅已经从铁甲婆婆那里知道了卡麦伦的身份,但他口中所谓的Old Guy ,却是并不知道是谁。听卡麦伦的意思,对方也是在梦之旷野里?

  卡麦伦摇摇头:“那你不用管他是谁,他有自己的任务,如今没有任何身份。反正,我就是羡慕他……这Old Guy 的运气向来很好,该不会是他私下里遇到过希望之星吧?”

  卡麦伦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格蕾娅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算了,不说他了,我得趁还没离开南域的这段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藓宝宝……”卡麦伦精神重振,目光looked towards 藓宝宝,笑眯眯的道:“来,藓宝宝乖,让我再切一片做下研究……cough cough ,我的意思是,你把赘生物切给我就行。”

  三米高的beard 壮汉,站在如小山一般的藓宝宝面前,用甜腻的语气哄骗着……这画面,实在是有点太美,Angel 最后看了眼,便摇摇头关闭了上帝视角。

  ……

  在关掉上帝视角后,Angel 抬起头看了眼不远处。

  布洛伊和盖伊,此时还在认真的看着乌利尔定席的幻象。

  按时间来算,这大概已经是他们看的第五遍了,连续不间断的看,而且中途并没有停止,可见他们此时还没有什么头绪。

  Angel 反正是放手不管了,也没打扰他们,继续拿起互联器。

  Angel 本来是想和坎特聊聊琦莉的情况,但坎特不在线,Angel 也只能给他留言,告诉他琦莉那边的解决方法。

  和坎特留完言后,Angel 发现,big brother 里昂居然在线。

  Angel 赶紧发讯息叫住了他。

  与里昂聊了一会儿,Angel 才知道,里昂这段期间一直在天空塔爬塔,积累实战经验。

  不仅如此,他的生活也相当的丰富,还加入了一个名叫“尔德bloodline 开发小组”的聚会,在那里学到了不少的bloodline 开发的技巧,以及实战的技巧。

  他现在每天除了在现实中开发自身的bloodline ,还会在梦之旷野和萨贝尔Knight 战斗。

  萨贝尔Knight at first 只用battle skill 就能击败里昂,但现在,萨贝尔Knight 只有全力激活孽力生物,才能迅速解决里昂。

  里昂除了和萨贝尔Knight 战斗,还会当teacher ,教一下奥莉女仆战斗的方法。

  奥莉曾经是帕特庄园的女仆,如今加入了狩孽组,还契合了飞属编号013孽力生物旧约索托,如今也有很强的battle strength 。

  不过,奥莉过往毕竟没有接触过战斗,就算掌握了孽力生物,也有点像是拿着刀的婴儿,不仅发挥不了battle strength ,很有可能还会自伤。

  所以,里昂也会抽空去教导一下奥莉女仆,免得她自己把自己坑了。

  而在教导其他人的过程中,里昂也在快速的反思自己的很多战斗技巧,可以说,给奥莉女仆当teacher ,并没有拖慢他的进度,反而让他查漏补缺,寻找到了不少过往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与弊端。

  有了这些经历,在这段时间里,里昂的成长速度可谓极快。

  天空塔的胜率也从十战九败,变成了五五开。

  Angel 在了解了里昂的近况后,也忍不住感慨,果然偏bloodline 侧的wizard ,只有在战斗中,才能迅速的成长。

  虽然Sky Machinery City 有很多不足之处,但单单天空塔的普及,就是整个南域的幸事,尤其是对bloodline 侧wizard 而言,这就是一个最快的成长试炼场。

  Angel 联系里昂,除了和他聊聊近况外,most important 的目的,还是提个醒。

  远行任务,虽然距离里昂有点远,但里昂毕竟是在天空塔cultivation ,耳濡目染下,如果真的头脑一热跑去接了任务,那就不好了。

  “远行任务?我听过,不过我没有资格接啊……好像只有新星赛的前一百名才能接。”

  里昂给出的回复,让Angel 稍slightly sighed in relief 。

  不过下一秒,Angel 的心又悬吊了起来。

  “不过,好像接了任务的人,可以带几位助手一起去。我所加入的那个尔德bloodline 开发小组,就有人接了这个任务。”

  Angel :“伱记住,千万别跟着凑热闹。”

  里昂:“放心,我在尔德bloodline 开发小组只是一个垫底的小透明,没有谁会想邀请我去当助手的。而且,据我所知,接了任务的那三个人,已经邀请满了助手。”

  总之,里昂想表达的意思是,虽然他游走于远行任务的边缘,但没有资格接这个任务。

  不过,Angel 想到冬丽兹,她有办法知道自己的徽标可以提高他们的生存率,如果还有其他人也知道这一点,那会不会邀请里昂呢?

  里昂是他的兄长这件事,只要仔细去调查,并不是什么秘密。

  若是有人觉得忽悠了里昂,就能攀上Angel 这层关系,而特意找他当助手,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Angel 还是特别的叮嘱了他,千万别头脑跟着发热。

  顺道让里昂也和赛鲁姆、戴维and the others 说说,别跑去接远行任务。这个任务,就算有死难之种,死亡率也不会低,又不是到了绝境非去不可,完全没必要走这条路。

  对里昂示警之后,Angel 又和里昂聊了一些日常。

  不得不说,东菈在Sky Machinery City 搞的那一番宣言,传播的很广很快。

  里昂和Angel 聊天时,也绕不开这一茬,忧心忡忡的询问Angel 对策。

  对此,Angel 也有些无语:“……你要不要看看,你此时站在哪里?”

  里昂反应了好半天才理解Angel 的意思:对啊,他此时站在梦之旷野,有梦之旷野在,还担心东菈的挑衅吗?

  里昂讪讪的换了话题……

  约莫半小时后,Angel 和里昂断开了通话。

  布洛伊和盖伊那边,却依旧没有找出一个完美的方案。

  Angel 有点怀疑,是不是两个人越辩越晕,反而一个人比较好?

  此时,虽然距离他给的时限还很远,但六个小时后,白日镜域的多族例行聚会就要开始了,拉普拉斯曾提醒他要提早三个小时来。

  也就是说,三个小时后他就要去心脏空间。

  如果布洛伊和盖伊能在三小时内给出答案,路易吉去多族例行聚会时,还能依照方案里的情况去寻找对应的乐谱。

  反之,路易吉就算去了多族例行聚会,寻找乐谱也只能随缘。

  虽然Angel 心中有一个三小时的门槛,但他并没有说出来给布洛伊他们压力,而是默默的下了线。

  他会在两个半小时后再去梦之旷野看看,如果when the time comes 布洛伊和盖伊还没有给出方案,那就先算了。

  反正知道乌利尔想看“爽”的乐谱,那就单纯去找类似乐谱就行。至于“爽”的细化,这个以后再说。

  ……

  Angel 拿出手札,继续对不破心镜做记录,同时优化相应mysterious 具象物。

  时间就在伏案疾笔中,渐渐的流逝。

  两个半小时眨眼过去。

  Angel 伸了个懒腰,重新进入了梦之旷野。

  当Angel 出现在布洛伊和盖伊面前时,有些惊讶的发现,他们此时已经没有再争执了,乌利尔定席的幻象也停止了播放,他们面前的桌子上,则摆着一张乐谱。

  其他所有的乐谱,全都散落在了周边。

  看到这一幕,Angel 心中已经明白,他们应该已经选出了最终结果。

  果不其然,当Angel 询问时,布洛伊和盖伊互觑了一眼,同时给出了答案,正是他们面前的这唯一的乐谱。

  ——《黑羊告罪曲》。

  当看到这个乐谱的名字时,Angel 愣了一下,因为这个乐谱不是之前他们选出的三张乐谱之一,而是一个新的乐谱。

  难道说,在他下线的阶段,出现了一张新的绝世乐谱,让他们达成共识?

  既然有疑惑,Angel 便直接问了出来:“我记得之前你们争论的乐谱是《渊之幻想曲》、《逆风狂澜》以及《丑小鸦蜕变曲》。怎么突然变成了《黑羊告罪曲》?”

  《渊之幻想曲》讲述停渊而视的两位智者,最后的决战,对应了智斗时的爽利。

  《逆风狂澜》是非常激烈的曲子,能够感受到与天搏、与海浪争的疯狂,对应了breakthrough 一切时的爽烈。

  《丑小鸦蜕变曲》则是一首类舞曲,大致讲述了一只丑陋的小乌鸦变身华丽夜鸦的故事,这对应了众人歆羡的暗爽。

  三张乐谱对应不同的爽,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了《黑羊告罪曲》,这又对应哪一种爽?

  面对Angel 的询问,布洛伊和盖伊互觑一眼,最终布洛伊看了眼盖伊:“你来说吧。”

  盖伊没有拒绝在Angel 面前表现的机会,他推了推眼镜,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之所以改换乐谱,是因为我们在重新观看定席幻象时,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

  盖伊侃侃而谈,声音平淡而坚定,没有杂冗浮夸的情绪描述,很冷静的将他们发现的情况说了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之前一直关注着《斯布罗三章》的最后一章,其实是错的。

  只关注让乌利尔喜欢的章节,并不意味着就能寻找到最合适的乐谱。

  他们必须还要找到,为何乌利尔会喜欢最后一章的原因。

  经过他们反复的翻看幻象,最后在《斯布罗三章》的第一章中段处,发现了一丝端倪。

  第一章的中段,有一个小节,用了非常典型的宗教式演绎,肃穆长鸣,圣咏天降。

  讲述的是第一个商人去寻找宗教Law Enforcement Team ,来对local tyrant 进行制裁。

  但最终的结果是,宗教Law Enforcement Team 和local tyrant 勾连在了一起。

  乌利尔能不能听出乐谱里的故事,这个暂且不提,但盖伊和布洛伊却是清楚的发现,乌利尔在听到这一段的宗教乐时,眼神里露出了烦躁。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