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mensional Wizard Chapter 3154

  第3154章 黑羊告罪曲

  乌利尔眼神里的烦躁,几乎是一闪而逝。如果不是他们俩反复的看,little by little 去抠细节,还不一定能发现。

  不过,他们的慢工,也带给了他们回报。

  正因为发现了这一细节,他们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乌利尔为何会在听到宗教乐时,产生烦躁?是因为厌恶宗教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更喜欢最后一章的原因,莫非是因为那位商人绕过了宗教执法,还能达成目标?

  按照这种推论的话,他喜欢的“爽”,或许不是某种类型的单一的爽,而是综合起来的,对宗教的不满,在宗教干预下还能完成目标的爽?

  思及此,布洛伊和盖伊得出了一个共识。

  他们接下来要选择的乐谱,爽利、爽烈或者暗爽都需要沾点边,但最重要的是,乐谱的内核必须是反抗宗教的。

  在这种条件下,之前他们争论的三篇乐谱都不合格,全被排除在外。

  经过重新的挑选,最终他们选择了《黑羊告罪曲》。

  《黑羊告罪曲》的创作者是一位来自幼格里斯dukedom 的priest ,他前半生一直生活在monastery ,无忧无虑。后来,他被分配到了西图教的边缘城市传播福音,在这里的教堂成为了一名开导教众的牧师。

  教众信任他,愿意向他述说内心的苦闷,而他,也在这些年的开导中,将西图教的福音传播到了最边界,甚至是下辖村庄都能见到信徒。

  在外界看来,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荣耀。但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已经被困在了心牢中。

  这些年里,他听闻了各种罪恶,也见识了各种不公。

  他愤怒过,也恨过,甚至想过要出手帮助受难的教众;但随着他深入接触才发现,那些导致教众苦难的事,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权欲的压迫,而在幼格里斯dukedom ,西图教就是最大的权利,苍天之主西图就是唯一的神明。

  哪怕教众并没有直接受到西图教人士的压迫,但西图教和一些地方权利机构勾结,却成为了隐形的帮凶。

  甚至于说,如果不是西图教赋予了这些人权利,教众怎会受难?

  曾经天真如白纸的priest ,在这些年的告罪声中,内心信仰的神山开始出现了缺口。

  monastery 的同僚带给了他爱与希望,但现实中的同僚,却肮脏的如地下水沟里的Stinking Insect ,在无形之中打了他无数次的巴掌。

  他内心纠结、矛盾,为何自己热爱的西图教会变成这样?

  如果,他是一个有着丰富底层阅历的人,在广博的见识推证下,他或许会自我开解,想明白一个道理……任何情况下都impossible 有绝对的光明。因为光明这个概念,就是为了黑暗而生的。

  但他不是。

  他是以最纯洁无暇的心灵,直接接触到了最黑暗的一面。这让他的内心,猝不及防便来了个大翻转,显现出了矛盾的vortex ,彻底的将自己锁在了心牢中。

  他能开导教众,却无法开导自己。

  当然,被困心牢的他,还是能够走出来。

  他如果是以光明破笼,那他还是过去的priest ;但如果是以黑暗走出来,他……会变成什么样呢?

  破笼之机,很快就来临了。

  一个不到十岁的信徒,死在了他的面前。

  佩戴者西图教荣誉勋章的贵族,杀死了这位天真可爱的……宛如过去自己的,他最衷爱的信徒。

  这一刻,他摒弃了光明,以黑暗的姿态破开了心牢。

  他成为了西图教口中的:披着人皮的黑羊恶魔。

  他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报复,他报复了那位贵族,又报复了所有他认为该报复的人,最后,他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西图教的苍天cathedral 。

  火焰,烧毁了这座千年的教堂。

  烧死了无数的priest ,也烧掉了那象征着“苍天之下,光明净土”的圆形标志。

  放火的人,正是被称为“西图教最大背叛者”的他。

  不过,他并没有登上西图教的异端裁决庭。

  因为,他在苍天cathedral 的那场大火之中,被烧成了灰烬。

  在火焰与烟雾的遮掩下,在倒塌的建筑泥灰中,在鲜血与哀嚎的呼喊里,他穿着鲜红的priest 袍,在唱诗厅演奏出了最后的曲调,也是他原创的曲调。

  这个曲调,便是被幼格里斯dukedom 列为禁曲的——《黑羊告罪曲》。

  这首曲子写的是他自己,尤其是在火焰中的最后的演奏,融合了他的过往种种经历,激昂而高亢,似乎是在自我告罪,又或者是在指责苍天为黑羊,责令祂才是真正的罪人。

  “《黑羊告罪曲》既有宗教的肃穆,也有抗争的激烈,更有告问苍天的恢弘。在我们看来,这一首或许能真正的走入定席者的内心。”盖伊道。

  只有乌利尔的内心被攻破时,他在定席时,才会受到更多的情绪影响,给出更高的席位。

  这是盖伊与布洛伊的看法,也是他们选择《黑羊告罪曲》的原因。

  另一边,Angel 在听完他们的解释后,没有做任何评价。

  他们选择《黑羊告罪曲》是不是最适合的,Angel 暂且不知道,但乌利尔与宗教之间,大概率是有联系的。

  乌利尔是谁?西陆wizard 界、序continent ,大斯曼帝国的一位音乐Master 。

  而大斯曼帝国最盛名的一点,便是光辉教会。

  这是一个宗教权利大于皇权的国度。

  从这点来说,大斯曼帝国和南域的幼格里斯dukedom 有点相似,都属于宗教治国。

  在遍布光辉教会的大斯曼帝国里,权利层已经和教会内部criss-crossed ,乌利尔作为音乐Master ,他如果不和教会有点关联,怎么也说不通。

  而副本里,乌利尔居住地又如此的穷困潦倒,会不会真的是被光辉教会迫害?

  也因此,当乌利尔听到宗教类的音乐时,才会有所烦躁?

  答案目前未知,但Angel 个人觉得,无论结果怎么样,《黑羊告罪曲》都会成为引玉的那块砖。

  Angel :“《黑羊告罪曲》我先收下了,今日定席后,如果没有达到前三席位,我依旧会将定席时的幻象记录下来,以供你们分析。”

  “还有最后三天,希望不要懈怠。”

  话毕,Angel 向布洛伊与盖伊nodded ,消失在了梦之旷野。

  ……

  心脏空间。

  路易吉拿到《黑羊告罪曲》,又听完了Angel 讲述的《黑羊告罪曲》背后的故事,表情变得很严肃。

  《黑羊告罪曲》的演奏难度并不大,但是,想要让乌利尔共情,必然要复刻出故事中那位priest 的最后绝响。

  如何用音符来构建出这样的氛围,带动听众进入这样激烈共鸣的音乐环境,是非常考验演奏者的。

  可以说,这是一首情感难度远远大于技术难度的乐谱,与路易吉之前拿到的乐谱都不一样。

  哪怕他有Master 级的技术,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将情感演绎的vividly and thoroughly 。

  “我需要更多时间来练习。”路易吉said solemnly 。

  Angel :“……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去多族例行聚会了?”

  虽然拉普拉斯、格莱普尼尔and the others 去了,路易吉作为时身,也能靠着心灵共享同步感应到聚会上的情况。但只靠同步感应,和真正去,还是有区别的。

  而且,拉普拉斯的时身中,对艺术对乐谱感兴趣的只有路易吉。其他时身就算共享了画面,也impossible 专门为了路易吉跑去翻找乐谱……就算帮忙找了,她们也看不懂。

  路易吉想要得到优秀的乐谱,只能亲自去找。

  路易吉:“不,我要去。不过,在去之前,我要去一趟皮皮城堡。”

  “皮皮城堡?”Angel frowned ,他犹记得之前鲨牙.音阶好像提到过,皮鲁修所居住的地方就叫做皮皮城堡……不过,对于白日镜域的其他种族来说,他们更喜欢称呼皮皮城堡为“赖皮城”。

  “是的,我要去皮皮城堡一趟,去见一个朋友。”

  Angel :“可是,这次的多族例行聚会,不是由皮鲁修支持的吗?伱如果要找皮鲁修,可以直接去聚会啊?”

  路易吉摇摇头:“这次的聚会,虽然是皮鲁修一族支持的,但举办地点是在晶目族的大本营——水晶城。我要见的那位朋友,它居住在皮皮城堡,而且,以我对它的了解,它不会去参加聚会的。”

  话是这么说,但……

  “你要见的人是谁?还有,为何要现在去见?”

  面对Angel 的询问,路易吉刚准备回答,便被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路易吉要见的,应该是巴巴雷贡。”

  Angel 回过头,发现说话的是格莱普尼尔,她拄着拐杖,从心脏空间的门扉走了进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兔子女孩以及拉普拉斯。

  兔子女孩看到Angel 后,怯生生的跑了过来,低声在Angel 耳边道了声谢。

  她从梦之晶原下线后,看到兔子山的那几座巨大的兔子大厦,眼睛都亮了。她简直太爱兔子大厦了!

  而且,Angel 还在兔子大厦的每个房间里都布置了幻境,兔子玩偶、兔子大床、兔子灯、甚至还有兔子动画……第一次看到影盒里的兔子动画时,她的heartbeat 都快蹦出来了,怎么会有这么有趣且可爱的影像!

  幻境里各种好玩、好用的item 一应俱全,只要能源不绝,幻境就不会停止。

  如此美好的地方,就摆在兔子山,她怎会不开心?

  也因此,她看到Angel immediately ,就是抒发内心的谢意。

  Angel 坦然的接受了兔子女孩的谢意,顺道告诉Angel 兔子女孩,如果想看其他类型的影盒,也可以找他。

  安抚过兔子女孩后,Angel 重新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路易吉。

  路易吉nodded :“是的,格莱普尼尔说的没错,我要见的正是巴巴雷贡。它是我在不落王城表演时,认识的一位朋友,不过它如今在皮皮城堡学习发明,一般不会离开皮皮城堡。”

  路易吉也顺道说了,他之所以去见巴巴雷贡的原因。

  巴巴雷贡有一件从镜中鬼蜮流出的秘宝——肖克的鬼屋。

  处于鬼屋内,可以小范围的改变时感。

  直白的说,就是鬼屋内部Time Flow Speed 和外面不一样……当然,这只是就效果而言,真实的情况要另说。

  “你想要通过这个鬼屋,来练习《黑羊告罪曲》?”Angel 听到鬼屋的效果,立刻就明白了路易吉的打算。

  路易吉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nodded :“没错,如果没有意外,我只需要在鬼屋内待上两个小时,就能将《黑羊告罪曲》练习出来。而且,借着鬼屋的时间差,也不用担心错过聚会。”

  如果鬼屋效果真的如此好,那路易吉这么做,两边同时能照顾到,既能练习乐谱,也可以去聚会挑选新乐谱,两全其美的事。

  Angel :“那你现在去?”

  “我现在去,不过……”路易吉paused ,用期冀的眼神looked towards Angel :“不过,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Angel :“???”

  你去练习乐谱,还要我作陪?又不是真正的鬼屋……再说了,就算是真正的鬼屋,你难道还会害怕?

  路易吉忸怩道:“想要迸发出《黑羊告罪曲》中那种激荡的感觉,还是需要一定的沉浸。我是想着,你的幻境还蛮真实,或许可以模拟一下作者当时面临的压迫环境,让我能更快的进入情绪。”

  Angel :“……”敢情是让他当幕布制造机?

  Angel 想了想,反正也不耽误什么事,顺道还能看看皮皮城堡内的风景,便nodded ,答应了路易吉的请求。

  不过,Angel 刚nodded ,一直没说话的拉普拉斯,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如果要邀请Angel 去肖克的鬼屋,最好将情况说清楚,不要临到场时才说。要不然,when the time comes Angel 拒绝了你,你别哭着来找我们帮忙。”

  Angel 疑惑的looked towards 路易吉,听拉普拉斯的意思,这中间还有什么猫腻?

  路易吉挠挠凌乱的鬓发,面对Angel 疑惑的眼神,讪讪said with a smile :“也没有什么……只是,进入鬼屋时,会有一些镜鬼来攻击……”

  “镜鬼攻击?”Angel 愣了一下:“为什么?”

  路易吉声音慢慢变低:“鬼屋嘛,总是要有点鬼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