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vine Beast Pet Shop Chapter 106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但仔细探知下,希芙并没有感知到别的存在。

这并没有让她因此松口气,反倒心底的寒意越来越浓。

她一直在观察Su Ping ,这个青年的有恃无恐,绝非装腔作势!

就在这时,Joanna 和三位Supreme Lord 的厮杀已经转战到某种力量构造出的独特时空中,在那里时光飞逝,一眼千年,万般法则流转,风火雷覆盖,只能看到无数Grand Dao 崩塌、重组、以及one after another 由规则构造出的silhouette 在晃动。

如此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的战斗,尽管Su Ping 能够旁观,但以他目前掌握的Grand Dao 深度,根本无法看得明白,只能将眼前的画面记in the heart ,等到将来自身realm 加深,才会慢慢clear comprehension 。

“施展这么多forbidden technique ,你当真一心求死吗?!”

对战中,伊伯尔的silhouette 显露,极尽华贵的神袍上,竟有些残破,上面沾染了divine blood ,但不是他自己的。

此刻他愤怒地看着Joanna ,以前早就知晓这位War Goddess ,杀伐凶悍,率军纵横四方时,面对敌人毫不手软,但didn’t expect 真正拼命的时候,她对自己更加疯狂!

bang!

回应伊伯尔的是一杆神戟,从无数璀璨Grand Dao 中射出,将虚空贯穿。

伊伯尔暴怒,抬手一挥,神境world 的illusory shadow 浮现,将乾坤扭转,那杆aggressive 的神戟被他抓在了掌心,就像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一样。

但在抓住的刹那,他的脸色还是变了一下,手掌微颤,虎口竟震荡出一丝鲜血!

“不好!”

就在这时,一直冷静应对的艾薇莉陡然变色,surprised and angry 道:“她要self-destruct ?!”

“self-destruct ?!”

伊伯尔刚因受伤涌出的愤怒,听到这话顿时惊了,这家伙真的疯了吗,自知打不过,用self-destruct 也要给那Human Race 开辟道路?

他subconsciously 看了眼Su Ping ,等看到Su Ping 跟希芙站在一起,才relaxed 。

有希芙控制住Su Ping ,就算Joanna self-destruct ,也无济于事。

“她既然真的想死,那就随她!”

希瓦雷洛没再出手制止,也动了真怒,他们只想将Joanna 镇压,但Joanna 却用尽一切力量反抗,不惜施展诸多禁忌divine technique ,给自己转换巨大的力量。

这些forbidden technique 任何一种,都会留下极严重的repercussions ,需要数万年修养,更别说一口气用上这么多,就算他们将其镇压,也迟早一死。

同样,看清战场的希芙此刻却紧张起来,她心中有推断,Joanna 的举动绝不正常,里面肯定有他们不知晓的原因。

她警惕地看着all around ,在这个没有任何生命能威胁到她的地方,她竟感到了一丝久违的不安。

“Supreme Lord 的力量,果然强悍,但似乎,也没我想象的那么强!”

无尽divine light 中,Joanna 双目血红,浑身气息暴虐,此刻她动用了诸多她掌握的forbidden technique ,身体早已变形,只能勉强维持神智,力量达到前所未有的顶峰,再结合自己开辟的Divine Seal world ,她的力量无限接近Supreme 。

可惜,一口气面对三位Supreme ,她依旧难敌。

但她没有退意,反倒想借这机会,摸清自己的极限,顺便,也真正感受Supreme 的力量。

当forbidden technique 带来的力量也被消耗得逐渐衰弱时,Joanna 不再迟疑,一旦从Peak 退落下来,她将再无与Supreme 匹敌的力量,只会被禁锢。

因此,她果断选择self-destruct 。

蕴含她无数Grand Dao 的Small World ,以及她刚cultivation 出的Divine Seal world ,同时爆裂,包括她一身divine blood 和泰坦战体,也in this brief moment 燃烧到极致。

恐怖的毁灭波动益处,三位Supreme Lord 都有些变色,迅速改变周围的时空,一旦放任Joanna self-destruct 的力量倾斜而出,这整个中央神殿都会被摧毁!

“她真的要死了……”

希芙看到此景,眼眸紧紧盯着,她知道,那位great character 如果真的在这附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但在她的凝视下,没有任何意外发生,Joanna 的身体,就像一轮冉冉骄阳,在达到最极限最璀璨的时刻,混乱无序的恐怖力量,伴随着无数Grand Dao 法则,轰然宣泄出来。

轰隆隆!

整个神殿都在震动,虚空碎裂,掀动的规则风暴,将一切撕碎。

三位Supreme Lord 迅速动用神境world 的illusory shadow ,彼此重叠,将这股毁灭力量兜住,但尽管如此,他们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这股力量由their three people 分担,每个人都感受到一丝压力。

但Supreme 毕竟是Supreme ,哪怕Joanna 不惜self-destruct ,只要他们一心防备,也很难伤到他们。

最强的Sealing God Boundary ,在Supreme 面前有自保逃命的能力,但绝无反杀Supreme 的能力!

甚至连伤到Supreme ,都属于意外!

“死了……”

希芙怔住,didn’t expect ,那位great character 居然真的任由Joanna 就这么死掉。

她的注意力仍在Joanna self-destruct 的central area ,但另一部分注意力,却落在身边的Su Ping 身上,想看看这个Human Race 什么表情,但却看到Su Ping 一脸平静,面带微笑,似乎根本没将眼前的事taking seriously ,甚至没有因Joanna 的死,而有一丝悲伤!

这个Human Race !

希芙眼中蓦然涌出一股巨大怒火。

但next moment ,她的表情凝固,整个人像见鬼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同样,在Supreme 神殿上方的三位Supreme ,因Joanna self-destruct 而阴沉的脸色,in this brief moment 也齐齐大变,惊骇地看着眼前。

Joanna 又复活了!

那道divine light 凝聚的silhouette ,于破碎中再生,再度爆发出绝巅的气息。

在伊伯尔失神时,他手里的神戟也猛然化作a streak of divine light ,飞回到了Joanna 的手掌中。

纤细的手掌,绝美而有力。

“再战!”

Joanna 一步踏出,浑身imposing manner 迅速攀升,刹那间,种种forbidden technique 再度在她身上浮现,她持戟悍然冲向三位Supreme Lord 。

“她明明死了……”

“时空都破碎了,为什么还能复活?”

几位Supreme Lord 都有些懵。

strength 越强,心中的震撼反倒越深。

Space-Time Reversal 复活?狗屁!

时空都被打碎了,哪有什么逆转!

在他们看来,Joanna 绝无生还的可能,他们无法理解,有什么力量,能让Joanna 复活过来,就算是与Heaven and Earth Rule 共鸣,从过往的时空中将她呼唤出来,可是in this brief moment ,Joanna 已经覆灭,她没有力量将自己从过去呼唤出来。

除非,是别人出手。

想到此处,几人frightened and scared ,瞬间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但并未感受到别的气息,他们的目光立刻盯向Su Ping ,却看到这个Human Race 一脸平静,似乎没有感到丝毫意外。

果然,是出自这Human Race 之手!

他知晓原因!

“就算有人出手,真的能将她的过去呼唤回来取代吗?impossible ,她刚刚self-destruct ,已经斩断了过往和未来,不可逆!”

最为稳重的希瓦雷洛此刻也somewhat absent-minded ,心头的震撼无以复加,这种力量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

如果是一个星主境,此刻见到死而复生,也许未必会多么吃惊,只会单纯推断为时空逆转,是封神者的手段。

而封神者看到,却会认为是Supreme Realm 的手段。

但他们是Supreme Realm ,clearly understood 更深,明白刚刚Joanna 的self-destruct 是多么的彻底,那是真正的有死无生,就算他们想要挽救,都无法办到!

何况,Joanna 施展的那些forbidden technique ,有的将过去和未来的力量也都吸收、斩断,这根本无法通过他们认知中的任何一种方式,将其复生!

也许,只有超出他们realm 极多的Ancestral God ,掌握着他们无法理解的力量,才有可能完成他们现在无法理解的这种事情。

想到这些,他们浑身都是冷汗涌出,他们活了无数岁月,已经很久没有像此刻这般,感受到不安、惊悚。

如果Su Ping 背后的great character 是祖Divine Grade 的存在,那么也许对方正在此处凝视着他们,而他们却imperceptible 到!

bang!

面对Joanna 持戟杀来,三位Supreme Lord 不约而同地,同一时间出手,却不是镇压Joanna ,而是将其推开,避其锋芒。

他们不敢再随意出手,所有的心神都在观察周围,想要看到那位存在的痕迹。

然而,那位存在却像是只存在他们心中的梦魇,无法看到半点迹象显露。

“住手!”

望着Joanna 再次杀来,希瓦雷洛忍不住道:“有话好好说,我们没必要到this step !”

Joanna silhouette 一顿,眼眸凌厉:“这么说,你们愿意放我们离开了?”

希瓦雷洛微微一窒,脸色变幻,连Joanna 都能复活,他已经没有把握,将Su Ping 留在此地,可一旦放任Su Ping 离开,就再无今日的时机,万一他们的猜测都是错的,只是虚惊一场……

又或是那位great character 因某些原因,现在无法出面,那么今日就是绝佳机会。

但……他不敢赌。

一旦赌错,将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你为什么能复活?”旁边,伊伯尔直言询问,虽然心中有猜测,但他想听听Joanna 怎么回答。

“mind your own business ?”

Joanna 的回答让伊伯尔顿时无言了,complexion ashen ,以前Joanna 对他们最多语气冷硬,但现在却是真正的出口不逊了!

“你如果早点让我等知晓你能复活,让我们看到那位great character 的能力,我们绝不会这样。”艾薇莉蹙眉说道。

Joanna 蓦然looked towards 她,旋即忍不住笑了:“交谈是平等的,非要我用自杀来证明,我们有跟你们交谈的资格,才能换来平等的对话,你觉得这种交流,还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