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vine Beast Pet Shop Chapter 114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古羲

  第1140章 镇压(求订阅月票)

  “原来你早就给自己准备了后手。”魔经老者听到Su Ping 的话,顿时明白Su Ping 的想法,偷偷跟魔鼎女子勾结,他却毫无察觉。

  这一手,估计是用来应对他的。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Su Ping 现在却坦然说出来了。

  如果Su Ping 不说,他依然不知晓,随时会发难。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师尊在旁边,找到靠山了,因此无需再隐藏?   “你可知晓,与魔勾结,只会backlash ,少年你还是太大意了。”魔经老者说道。

  魔鼎女子冷笑:“本尊可比你讲信用。”

  “既然如今你已脱身,咱们的约定也到此结束,你师尊说Old Demon Ye 已经带人追了过来,old man 就不在此多待了。”

  魔经老者懒得理魔鼎女子,想要离开,他感觉这家店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和不对劲的感觉,总之从进入这里,就感觉浑身不舒服。

  魔鼎女子nodded and said :“没错,我答应保你安全,现在这Old Guy 既然不加害你,本尊也承你一份人情,有缘再会,当然,我估计你们是没那缘分了,hahaha ……”

  说完,便转身朝店外走去。

  Su Ping 微微一笑,意念一动,将店门给关上。

  “现在要走,有点迟了,二位。”

  “en? ”

  魔经老者脚步停下,脸色有些冷冽,“少年,你想做什么?”

  “这趟旅程冒了生命危险,二位是我好不容易带回来的,怎么能让你们轻易离开,何况,以你们的性格,离开这里多半会四处危害他人,还是留在我身边,由我亲自监管较好。”Su Ping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先前一直cautiously 谋算的憋屈,此刻彻底释放了,他再无顾忌。

  “怎么,你觉得凭你师尊的力量,就能留住我们么?”魔鼎女子也转身,眼眸眯起。

  转眼间,她跟老者先前彼此戒备的敌对关系,此刻隐隐有站在同一阵线上的感觉。

  神尊:“???”

  看到二人投来的敌意和凛冽的murderous aura ,神尊有些无辜的感觉,他什么都没说,就被嘲讽了?

  没等他说什么,Su Ping 的话却传来,在火上浇油:“师尊,他们好像瞧不起你。”

  神尊无语地看了一眼Su Ping ,you brat 惹的事,让Damn 屁股?

  不过,作为master 的,好像给disciple 擦屁股也算天经地义。

  他说道:“这两个是什么来历,看他们的模样,似乎都有Supreme Realm 的力量。”

  “一个是魔鼎,屠戮生灵,凶恶无比,一个是魔经,教坏了小朋友。”Su Ping 说道,没将二者的功能具体细说。

  神尊自然知道没这么简单,但Su Ping 说的也太过潦草了,让他再度无语。

  魔鼎女子也愣了一下,旋即忍不住laughed heartily 起来,转头对老者道:“看看,人家小鬼都说你教坏了小朋友,haha ,Old Demon Ye 居然被说成小朋友,要是被他听到,会不会气得再死一次?”

  老者脸色阴沉,道:“少打嘴皮仗,little fellow ,你依仗的不光是你师尊,还有藏在这家店里的家伙吧,究竟是谁,缩头缩尾的,何不妨出来一见?”

  魔鼎女子笑声收敛,也在打量all around 。

  他们当然知道,Su Ping 敢如此大胆,绝不仅仅因为自己的师尊,否则来的路上就能嚣张了,但Su Ping 路上却极度谨慎,而且他们还知晓,Su Ping 对他们这位师尊,也是多有防范的,可来到此处,Su Ping 似乎彻底放松了一切警惕。

  这只能说明,这里有足够让Su Ping 卸下伪装的力量。

  神尊对Su Ping 背后的那位一直无法看透的人物,也十分好奇,见周围迟迟没有动静,对Su Ping 道:“disciple ,那位帮你斩断River of Destiny 的存在呢?”

  Su Ping 挑眉,在体验到Supreme Realm 力量时,他也知晓Supreme Realm 的一些手段,比如斩断命运,不受命运的束缚和操控,这多半是system 跟他绑定时,便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们还没资格见。”Su Ping 说道。

  虽然system 没怎么展现过力量,但以Su Ping 对system 的了解,眼前的Emperor Scripture 魔典跟这尊魔鼎,还真没啥资格。

  system 至少也是Ancestral God Level 1 的存在,甚至更高都有可能。

  “……”神尊有些无言。

  其实主要是我想见见!   但Su Ping 话已经这么说了,他都sorry 再开口。

  “小鬼,你有点过于嚣张了啊。”魔鼎女子frowned :“虽然你先前的表现得到本尊的认可,但你现在的无礼,足够让本尊杀你一百次了!”

  Su Ping 微微一笑,将她的话直接无视,对旁边的混元Golden Lotus 道:“潘小姐,先前我跟你说过,我有一个medicine pill 朋友,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跟着这位魔经,让你的那些medicine pill 朋友,都留在本店,这里会成为你们的避风港。”

  混元Golden Lotus 一愣,不禁looked towards 魔经老者,“这……”

  在见到Fairy Maiden Bi 后,她对Su Ping 的话的确有些动摇了。

  此时,Fairy Maiden Bi 跟Joanna 似乎也听清了现在的状况,Fairy Maiden Bi 略感局促,但Joanna 却神色如常,在Demi-God’s Fallen grounds ,她就是敢跟四大Supreme Lord 叫板的人,trifling Immortal King ,还真没办法奈何她,何况这里是Su Ping 的店,她早就见识到这座店铺背后的力量。

  没人能在这里impudent 。

  “你没拿到inheritance 么?”Joanna 问道。

  Su Ping 摇头,“那是陷井,我差点丢了小命,还是靠他们几个才回来的。”

  “陷井?差点丢小命?”Joanna startled ,Su Ping 在培育world 纵横无敌,哪怕死掉也能再生,从不存在丢掉小命的问题,难道说这次inheritance 比在Immemorial Divine World 都危险?

  她脸色有些冷了下来,looked towards 旁边的神尊,道:“你不是店长的师尊么,怎么连这个都无法洞察?你们这些Human Race Supreme ,就这么无能么?!”

  神尊:“?”

  这虎妞是谁啊?

  他有些懵,作为Supreme ,他见过不少嚣张的Peak Heavenly Monarch ,但从没人敢在他面前嚣张,更别说这样当面问责了。

  “就是,你作为店长的师尊,还是宇宙Supreme ,怎么能让店长遇到危险?”旁边,Tang Ruyan 也跳了出来,攥着小拳一脸怒容。

  “……”

  神尊彻底沉默了。

  “幸好店长没事,否则就算你是他师尊,等我breakthrough ,也第一个找你麻烦!”Joanna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Tang Ruyan 则跑到Su Ping 身边,左右察看,想要检查Su Ping 的伤势。

  Su Ping 也didn’t expect 二女会如此大胆和激动,轻咳两声道:“只是差点,现在不是平安回来了么?”

  “你要是没回来……hmph! ”Joanna coldly snorted ,叉着双手转身走了。

  Tang Ruyan 怒道:“要是差点回不来怎么办?”

  Su Ping 揉了揉她的脑袋,looked towards 神尊,道:“master 你别介意,她们只是担心我的安危。”

  “hehe 。”

  神尊嘴角微微牵动。

  旁边的魔经老者跟魔鼎女子也都看得一愣一愣的,Su Ping 的师尊好歹也是仙King grade ,居然被两个little girl 给呼喝了,尤其其中一个,realm 低到令人发指,这都敢在Immortal King 面前跳?!   “奇奇怪怪的家伙。”魔鼎女子嘀咕一句,旋即对Su Ping 道:“小鬼,我没耐心在这里陪你,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否则本尊直接踏碎你这破店,想留住本尊,就凭你这个master ,只怕还不够。”

  Su Ping 道:“你们是我花大力气带回来的,是我此行的spoils of war ,怎么可能让你们跑掉。”

  “你拿我们当spoils of war ?!”

  魔鼎女子大怒。

  老者也是complexion sank ,眼中闪过冷色。

  “一尊魔鼎,一本魔经,不是spoils of war 是什么?”

  “courting death !”

  魔鼎女子猛然一拳,朝Su Ping 隔空砸去。

  神尊挑眉,他impossible 让Su Ping 死在他眼前,刚要出手,但就在这时,一股浩瀚的力量陡然出现,魔鼎女子释放出的种种力量,顷刻间消散,紧接着,其身体一颤,竟匍匐在了地上,两手撑地,像是背负了一座巨山。

  “en? ”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神尊跟老者都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他们都预料到Su Ping 有后手,但这后手未免有些恐怖。

  “什,什么东西……”魔鼎女子脸色惊变,有些苍白,她眼前的店铺消逝了,似乎置身在一处漆黑的宇宙虚空中,什么都imperceptible ,但在头顶却有锋芒刺背的感觉,似乎是一双无法直视的目光,在俯视着她。

  而她此刻,竟如蝼蚁。

  这种感觉让她回想起,自己在炉子中,被打熬的日子。

  当时的她毫无反抗能力,脆弱得像一缕丝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