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vine Beast Pet Shop Chapter 11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古羲

  第1141章 上门(求订阅月票)

  “这种感觉……”

  魔经老者脸色变了变,他有种颤栗的感觉,像是曾经化作Emperor Scripture 魔典时,侍奉在那位Great Emperor 身侧,当时的他,温顺如猫。

  任何异常的念头浮现,都会被clearly understood 、察觉。

  那是比叶尘恐怖十倍百倍的人物。

  但现在,他却有种再度回到那人手中的感觉。

  任凭他如何翻腾,都无法脱身!   “在我店里,就得守我的规矩。”Su Ping 望着匍匐颤抖的魔鼎女子,此刻对方再无先前的半分桀骜,狼狈卑微,颤抖得如一个受伤的child 。

  魔鼎女子听到了Su Ping 的声音,但此刻她心底竟升不起半分怒气,背后的那种目光,让她不敢有任何带有负面的念头升起。

  “现在肯老实了么?”

  Su Ping 解开system 的禁锢,蹲在已经虚弱趴在地上的魔鼎女子面前。

  魔鼎女子浑身大汗淋漓,那种超脱的感觉已经消失,她此刻竟有种被救赎的感觉,不过Su Ping 的话,却让她心中再度腾起怒火和killing intent ,瞬间出手。

  如此近的距离,她有自信能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将Su Ping 镇压。

  然后以Su Ping 作人质,离开这诡异的地方。

  但她的念头刚动,手掌刚抬起,在瞬息间,先前的力量再度镇压下来,而this time 更加狂暴强烈,像是一只巨神的脚掌。

  噗地一声,魔鼎女子趴在了地板上,spits out blood ,感觉体内的精气都被镇得逸散开来,她有种身体被解体的感觉,似乎正在逐渐消亡。

  这感觉让她惊恐,急忙道:“我错了,我错了!”

  Su Ping 漠然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对Joanna 道:“这is a 魔鼎,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将她驯服么?”

  Joanna 早就料到这魔鼎女子的下场,毕竟曾经她也动过这样的念头,但看到那些在Su Ping 店内闹事的顾客被镇压后,她便再也没了这种想法。

  “魔鼎只是器具,归根结底,可以列入Divine Item 范畴,既然如此,那就用收服Divine Item 的办法来收服她们,不过以你现在的力量,想真正收服一柄Demi-God Artifact 都难,更别说这种Supreme Lord 器了。”

  Joanna 说道:“不过我有一种secret technique ,叫Divine Item 百解,能够将她们拆掉,打造成你目前适用的兵器,虽然威能会丧失一些,但至少你目前用得上。”

  魔鼎女子跟老者听到这话,都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要将他们拆掉?

  魔鼎女子心中后悔不跌,早知这样,她宁可继续待在seabed ,眼前这小鬼的用心险恶,比那Old Demon Ye 更胜。

  最可气的是,她跟魔经居然被这么个小鬼给忽悠了,糊弄到这鬼地方来。

  太轻敌了!

  “小鬼,不,少年,我错了,先前咱们约定过,我护送你到这里,咱们就各自分开,你不能这样对我。”魔鼎女子急忙道。

  Su Ping 道:“先前跟你合作,是担心这位暗魔senior 另有所图,将我杀了,但我相信,如果没这位暗魔senior ,你更危险。”

  魔鼎女子暗暗咬牙,心中后悔,早知如此,先前就该将Su Ping 第一个杀掉。

  他们要借助Su Ping 的Small World 脱身,外面有12位Immortal King 坐镇,才不得不利用这小鬼,结果却被Su Ping 利用这点给反过来plot against 了。

  “我保证,离开这里之后,本尊改过自新,绝不会再为害生灵,我可以立魔誓!”魔鼎女子连忙道。

  Su Ping 微微摇头,正要说什么,忽然眉头微动,道:“有人来了。”

  “en? ”

  魔鼎女子和神尊都是目光一动,仔细感知,却发现自己的感知依旧被这件诡异店铺给封锁得死死的,无法感应到外面任何东西。

  当店门关闭的那一刻,外面的声音似乎被隔绝了。

  “看来诸位Supreme 已经找到这里了……”Su Ping 却看得到外面的所有情况,除了那位被转生的林修外,还有不少Supreme 也都来到了此处,似乎是准备看戏。

  在林修身边,有一位身材伟岸的black robe Supreme ,上面雕刻着golden 的恶龙,犹如万古帝皇,睥睨天下,显然就是那位永夜Supreme 。

  Su Ping 神色平静,虽然这一战可能会暴露店铺的秘密,但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他让Joanna 去开门。

  店门拉开的瞬间,魔经老者陡然发动,朝店外蹿去。

  但Joanna 的反应也极快,似乎早有预料般,浑身golden light 爆发,手中一杆神戟浮现,猛然横扫,将魔经老者逼退。

  “该死!”

  魔经老者脸色变了,有些难看,didn’t expect 这位Divine Race 如此强悍,这battle strength 已经非常接近Immortal King 了,一旦对方breakthrough 的话,甚至在Immortal King 中,都堪称one of the very best 的存在!   “老实点。”

  Su Ping 瞥了一眼魔经老者,早就知晓这位魔经绝不老实,也绝非keep on saying 说的那样无辜,他宁可相信魔鼎女子,都不相信这old man ,就是因为他看不透这old man ,太邪性,而魔鼎女子虽恶,但至少是dignified 正正的恶。

  魔经老者望着堵在门口的Joanna ,知道机会已失,眼中的愤怒和戾气一闪而过,如隐藏在暗处的影子,没有声音,也不再发出动静,就像是蛰伏在冬天的Insect 。

  “师尊,那位永夜Supreme 交给你,那林修交给我,你看如何?”Su Ping 对身边的神尊说道。

  神尊看了Su Ping 一眼,换做之前他自然不会将这话当一回事,但刚见识过Su Ping 店内那位powerful existence 的力量,他此刻对这位disciple ,也有些不敢随意了。

  虽然他没直面感受那股力量,但也隐隐察觉到,这股力量似乎是超越了Supreme 的存在。

  “果然,也只有那种早已绝迹的terrifying existence ,才能培育出这种dísciple 吧,在Destiny Realm 就凝炼出Small World ,还修成3rd-layer Small World ,万古无一!”

  神尊心中在叹息。

  身为Su Ping 的master ,他此刻却有种挫败感。

  “你小心。”神尊低语一句,便来到店门口,目光睥睨,望着in midair 走出的林修跟永夜Supreme ,目光在林修坐下的那头凶恶demonic beast 身上看了一眼,便凝视着永夜Supreme :“二位来我disciple 的planet ,有何贵干?”

  永夜Supreme said with a sneer :“你disciple 干了什么好事,你这当master 的心里没数么?trifling 星主境,竟敢诓骗我等Supreme ,此罪难恕!”

  “小徒也是迫于Demonic Artifact 胁迫,才做出这样的求生之举。”神尊目光冷冽,道:“就算他有欺骗Supreme 之罪,也是交给宇宙法庭来处理,哪轮得到你来这里?”

  “nonsense ,交出你disciple ,由我等亲自押送到宇宙法庭来审判,this can be considered 给你神尊脸面了!”永夜Supreme shouted 。

  “无理取闹,你想要开战么?!”神尊loudly shouted ,震荡得整个虚空都在颤动。

  这一声怒喝,足以将planet 震爆。

  但随永夜Supreme 跟林修而来的其他Supreme ,早已将他们现在所处的时空,跟这颗planet 隔绝,即便有人在Su Ping 店外,也无法感应到任何,更无法看到诸位Supreme 的silhouette ,这里就像是被剥离出的一个独立时空。

  “开战就开战,你如此袒护disciple ,难怪你disciple 铸成大错,crime deserving ten thousand deaths !”永夜Supreme angrily shouted 。

  “小鬼,交出他们,我让你死的痛快点!”林修目光阴冷地看着Su Ping ,声音发寒。

  Su Ping 从店内走出,望着店外上空的two figures ,在周围天空上,还有其他Supreme 和他们的disciple ,也来到此处,但只是远远围观。

  显然,这一战必定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改变宇宙格局。

  “是Su Ping !”

  “他出来了。”

  “他身上的确是Supreme 气息,不怪先前看走眼。”

  周围的其他Sector Supreme ,都是凝目在这个少年身上,想看Su Ping 如何选择。

  是求饶?   将遗迹中偷取出来的东西物归原主。

  还是负偶顽抗?

  神尊又会如何选择?

  “dignified Supreme ,竟如此愚蠢么?!”

  Su Ping 开口,声音晴朗,响彻天穹。

  所有Supreme 都愣住了,唯有神尊只是眼眸微动一下,心底反倒有种relaxed 的感觉。

  Su Ping 有如此嚣张的底气,必然是来自于他背后那位存在。

  看来他赌对了。

  “永夜Supreme !”

  Su Ping 目光直视着还在发愣的永夜Supreme ,直呼其Supreme 名号,道:“你好好看清楚,你身边的人,真的是你的dísciple 么?那林修已经被我杀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Supreme 的dísciple 都能作证,当时在场的人都亲眼所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