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Divine Beast Pet Shop Chapter 1435

  第1426章 众生愿像(万字Grand Finale )

  “达到极限了么?”

  至高Heavenly Dao 望着被刺穿的24重Heavenly Palace ,眼神淡漠,道:“相较于前两位栽培出的Puppet ,你的确出色许多,但也只是她手里的一枚棋子罢了。”

  “还没结束呢!”

  Su Ping 眼眸冰冷而疯狂,他浑身浮现出浓郁的Chaos Aura ,周遭的力量以更狂暴的速度吸引而来,众多培育地跟万族powerhouse 通过契约传递来的力量,在Su Ping 身上凝聚得越来越强烈。

  虽然Su Ping 已经跟众人签订契约,但却无法同时调动和容纳他们的力量,因为他自身的身体有极限。

  但现在,这极限却再次打破。

  三枚混沌Divine Spark 在Su Ping 体内相融,使得Su Ping 的身体发生蜕变,真正意义上超越了祖巫,达到全新realm 。

  “Divine Race ,Demon Race ,Immortal Clan ……”

  众多培育地中,各个种族的力量,在Su Ping 体内交汇,这些力量如有意识,相互吸引,凝聚在一团,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曾经,众生抵御Heavenly Dao ,但却因种族和家族等各种原因,没能达成统一战线。

  Divine Race 的傲慢、Immortal Clan 的淡漠、Demon Race 的冷酷、Human Race 的欺诈、兽族的无礼等等……各个种族都有自身的劣根性,彼此不相容,因此在先前的战争中,各个种族都只是祖巫手里的工具,是战斗的燃料,被动地压榨力量。

  而如今,以Su Ping 的意志为桥梁,众生第一次达成统一阵线。

  各种特性的力量在Su Ping 体内汇聚,最终都归于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在三枚混沌Divine Spark 的蜕变下,Su Ping 能一口气容纳万族众生的所有力量。

  从老弱妇孺到Imperishable Realm powerhouse 。

  而这代价,是Purgatory Candle Dragon beast 跟Little Skeleton ,舍弃了Divine Spark ,走向死亡!

  bang!

  刺目的sword light 再次出现,从24重Heavenly Palace 怒斩而下,无数因果和Grand Dao 交融,化作审判Heavenly Dao 之剑,竟劈砍到28重Heavenly Palace !

  “还差一点!”

  Golden Crow Founder 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但next moment ,他便毅然做出决定,耀眼的rays of light 从他体内飞出,赫然是他的混沌Divine Spark 。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竟选择将自己的混沌Divine Spark ,也交给Su Ping ,舍弃祖巫之身!

  虽然在契约之力下,他们接近于合体的状态,但这跟真正将混沌Divine Spark 交予Su Ping 是两回事。

  先前Golden Crow Founder 燃烧生命,施展出最极限的力量,但对他来说,生命无穷,对祖巫来说,生命甚至都是一个抽象概念,他们只需要修养一段时日,依靠混沌Divine Spark 的韧性,就能慢慢恢复到Peak 。

  而现在,却是彻底断绝了自己的路。

  这意味着,他真的会就此陨落!

  “始祖!”

  Golden Crow Clan 的众多Golden Crow ,包括Golden Crow Great Elder 等众,看见此景皆是失声。

  它们可以燃烧生命而死,但始祖不行。

  始祖不倒,随时能再次繁衍和创造Golden Crow Clan 。

  而现在,始祖此举,无异于将全族的性命,都押在了这一战上,陪着那个青年疯狂豪赌!

  Su Ping 收到传递而来的Golden Crow Divine Spark ,心头一震,这一切太意外了,他看了一眼Golden Crow Founder ,只看到对方露出笑容的模样。

  没有言语,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Su Ping 明白了他的心意,他暗暗咬牙,将Golden Crow Divine Spark 吸收,与体内三枚Divine Spark 相融。

  一阵阵炙热的力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战躯上蜕变下golden 的焰火,如羽毛般飘逸而肆意,带着湮Exterminating All Living Things 的张狂和愤怒。

  随着Golden Crow Divine Spark 的融入,Su Ping 能够同时掌控的力量更多了,有七八个high rank 培育地的程度。

  “真是疯子!”

  Yin Bird 跟尸芒等几位祖巫看到Golden Crow Founder 的举动,也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这真的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

  “太狠了。”尸芒祖巫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Golden Crow Founder gaze as if a torch ,道:“我只想看看,那柄剑能不能斩在祂的脑袋上!”

  “我陪你!”

  陡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昊天祖巫竟也将自己的混沌Divine Spark 交托出来,他如一尊威严而神圣的神祗,目光带着浓烈的睥睨之气,“这无聊的永恒,吾不稀罕!”

  Yin Bird 祖巫脸色复杂,道:“你们都疯了!”

  “也算我一个吧。”

  黑象祖巫轻笑一声,道:“若混沌重开,这混沌没有现在的面貌,对我而言,也没有意义。”

  他体内混沌Divine Spark 涌现,竟也朝Su Ping 的身体飞掠而去。

  连续两枚混沌Divine Spark ,Su Ping 体内的混沌Divine Spark 刹那间达到六枚,他的身躯发生mutation ,变得无穷大,似乎由神魔般的躯体,变成浩渺的烟雾,彻底从祖巫的身躯,转变为另一种存在。

  在这种状态下,Su Ping 的身体大小没有限制,一念可吞吐大宇宙,一念可收缩成微尘。

  只要Su Ping 愿意,Su Ping 能在自己的身体内,融入数百上千的大宇宙,他的每一处毛孔,都内有无尽乾坤,一根毛发可斩日月,贯通宇宙!

  “当初还是对伱们show mercy 了!”

  至高Heavenly Dao 看见此景,脸色不禁阴沉了几分,killing intent 涌现,祂蓦然出手,Heavenly Palace 瞬间修复愈合,与此同时,vast and boundless 的雷海在祂身边凝聚,从里面缓缓延伸出一杆heavenly punishment Divine Lightning 枪!

  此枪仅仅呈现,便让人感受到无尽锋芒,相隔千百重宇宙,都有种被刺穿的感觉。

  仅仅凝视,便有种恐怖到呕吐的濒死感。

  “斩!!”

  Su Ping 怒吼,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情思考任何东西,此战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众生已经陨落亿absolutely 种族,他只想结束这一切。

  哪怕是败,也要燃尽最后一滴血!

  狂暴的sword qi 凝聚六枚混沌Divine Spark 之力,加上万族powerhouse ,以及上百个high rank 培育地,还有数千个其他培育地的力量,像是两千颗宇宙相撞,瞬间爆裂出的冲击,足以让祖巫都会被震得昏死过去。

  那愈合的Heavenly Palace 崩塌,sword light 势若破竹,从Thirty Three Heavens 宫斩到底,竟一口气将这至高Heavenly Dao 的护体Heavenly Dao secret technique 给摧毁!

  嘭地一声。

  sword light 撕裂至高Heavenly Dao 的臂膀,斩在了其肩上。

  至高Heavenly Dao 的脸上涌现出冰冷的murderous intention ,那恐怖的雷枪瞬间贯穿而来。

  Su Ping 顿时有种heartbeat 骤停的感觉,似乎周围的一切静止凝固,包括自己体内的力量也都剥离,他就像弱小的凡人,站在World of Ice and Snow 中,面前是飞射而来的利箭,无法躲避!

  这就是……真正的差距么?

  Su Ping didn’t expect ,他已经达到如此程度,far surpasses 祖巫,居然还是要败亡!

  不甘!愤怒!

  还有悲伤。

  “终究还是,无法拯救你么……”

  嘭地一声,陡然一道剧烈的冲击震来,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Su Ping 面前,正是混沌之母。

  她掌心是一道璀璨的晶片,如盾牌,将那恐怖的雷枪挡下。

  Su Ping 认出,这东西像道晶,但有种极其特别的气息。

  “混沌Origin seed 的碎片……”

  至高Heavenly Dao 看见这晶片,脸色微沉,混沌之母从混沌Origin seed 中Nurturing ,此物是其出生时从Origin seed 中掉落,也是混沌中最terrifying 的兵器。

  “事已至此,我便陪你走完这最后一程吧,也是你我生命的最后一section of the road 。”混沌之母回眸,looked towards Su Ping 。

  她眼神中带着无可奈何的叹息,以及专注一刻的柔情。

  Su Ping 怔了怔,脸上露出了笑容,“那就一起,Little Skeleton 它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混沌之母slightly smiled ,那笑容不受岁月的侵蚀,美得仿佛静止:“那就别让它们久等了,我的宿主。”

  随着话落,她的身体逐渐光化,随后化作无数的rays of light ,包围住Su Ping 。

  Su Ping 感觉浑身被一股力量覆盖,温暖、熟悉、带着无法言说的情感,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知道自己没有做错,有些恩情,无法辜负,有些情感,也无法舍弃。

  上万载日日夜夜的相伴,彼此早已是最深刻的伙伴。

  “既然你今生recognize me as your Lord ,那我便用尽生命来守护你!”Su Ping 轻声说道,脸上带着笑容,不需要太多言语,他已经明白,system 回来了。

  in this brief moment ,她不再是混沌之母。

  而是陪他万载的‘狗’system 。

  bang!

  Su Ping 的身体中似乎有千万颗宇宙爆裂,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在Su Ping 体内疯狂爆炸冲击出来。

  “母上……”

  Yin Bird 等祖巫看到此景,都是呆住。

  他们都看懂了,母上居然选择了舍弃自身,放弃了那混沌中最尊贵的身份,化身为Su Ping 的battle companion ,并且还不是那种契约共享的battle companion ,而是完全以Su Ping 为主,自身为辅,就像寄生般,舍弃了自己的一切,仅仅意识保留。

  而混沌之母所舍弃的那些,并非丢弃,而是交给了Su Ping 。

  in this brief moment ,Su Ping 继承了system 的一切。

  拥有了混沌之母的战体,加上六枚混沌Divine Spark ,一股空前的力量在Su Ping 掌控间,Su Ping 第一次感受到system 究竟有多么强大。

  “看来你们都病的不轻!”至高Heavenly Dao 眼神冰冷,“正好将你们都解决,省得重开混沌时有残余的渣滓!”

  祂前方的Heavenly Dao 雷枪在旋转,越来越多的thunder 被旋转的枪身凝聚,与此同时,周围的其他Heavenly Dao 一族,忽然身体快速合并,转眼间便凝聚出四五个Primal Chaos Heaven 道。

  这些Primal Chaos Heaven 道迅速飞向至高Heavenly Dao ,与祂的身体融合。

  Su Ping 在适应着system 的身躯,也在望着至高Heavenly Dao 展现的真正姿态,他早就看出,这Heavenly Dao 一族都是至高Heavenly Dao 过于饱满的力量所分化,只蕴含祂微量的意志。

  随着one after another Primal Chaos Heaven 道的融入,至高Heavenly Dao 浑身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恐怖。

  “该动手了!”

  Su Ping 很快便适应system 的身躯,next moment 没丝毫犹豫,骤然朝至高Heavenly Dao 杀去。

  bang!

  sword light 掠过,整个混沌祖地都似乎裂开,至高Heavenly Dao 身上的三十Third Heavenly Layer 宫,在浮现的刹那,便爆裂开来。

  切开33重Heavenly Palace ,仅仅是一瞬!

  这便是system 的战躯。

  “小心,这Heavenly Palace 仅仅是祂身体自带的力量,祂真正terrifying 的手段有三种,一个是你看到的Heavenly Dao 审判枪,你眼前看到的只是雏形,另一个是众生Dao Body ,最后也是最terrifying 的,是众生愿像!”system 的声音在Su Ping 脑海响起。

  这一刻,他们如往日在培育地中,Su Ping 历练,system 指点。

  Su Ping vision freezes ,那恐怖的雷枪竟然只是雏形?那费尽众生力量都无法刺穿的33重Heavenly Palace ,居然是身体自带的力量,这至高Heavenly Dao 的恐怖超出他的想象。

  “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Su Ping took a deep breath ,他的目光却没有退缩。

  in this brief moment ,Su Ping 的契约之力覆盖,从培育地众人到宇宙万族,所有的力量全都涌入到他体内,以他现在的身躯,能够将这股众Life Power 同时施展。

  bang!

  恐怖的sword qi 掠过,却被至高Heavenly Dao 的身躯挡住,祂的身体发生mutation ,显露出璀璨而圣洁的气息,浑身如琉璃白瓷般,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

  通过system 的记忆,Su Ping 知晓,这便是system 说的众生Dao Body 。

  以他此刻的力量,竟只是砍出些许伤痕。

  而与此同时,那thunder 纠缠的Heavenly Dao 审判枪,散发出一股World Destroying Might 。

  在枪身周围,混沌塌陷,一个个窟窿出现,如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的黑洞,电闪雷鸣。

  这最强的Heavenly Dao 攻击,in this brief moment 成型了。

  Su Ping 感觉到浑身都有种刺冷感,心头暗暗越发凛然,他不敢怠慢,契约之力覆盖的范围飞速延伸,探索到另外的维度中。

  “以吾之意志为界,都过来吧!”

  Su Ping 轻声呼唤。

  刹那间,在他背后的虚空中,出现扭曲的通道。

  one after another 硕大而伟岸的宇宙,从这通道中涌现。

  这些宇宙有的残破、有的荒凉、有的已经千疮百孔,有的只剩半个,像被啃吃得剩一半的苹果。

  这些都是万族居住的大宇宙,也是混沌力量凝聚的world 。

  这些大宇宙都有宇宙意识,此刻Su Ping 通过自身的记忆为踏板,将它们summon 而来。

  “那是……我的家乡!”

  “那是Immemorial Divine World 宇宙!”

  “那是Primal Chaos Dead Spirits world !”

  “那是……联邦宇宙!”

  Su Ping 身后的战船中,还有他念造的宇宙中,培育地众人和宇宙万族,都看到了Su Ping 背后浮现出的巨大宇宙。

  这些宇宙虽然巨大,但跟Su Ping 此刻的身躯相比,却如玻璃水球般。

  如果Su Ping 愿意的话,甚至能将身躯延伸至更巨大的程度,这些大宇宙在他面前也如尘埃般微小,但没那必要。

  战船上,燃烧着生命,已经走到末路的神尊and the others ,看到那出现一个小小裂痕的联邦宇宙,那熟悉的气息,让他们有些泪目。

  didn’t expect 在临死前,他们还能再看到自己的故乡。

  “能再亲眼看到吾的故乡,死亦无憾了。”有的Imperishable Realm 感叹道。

  “可惜,当年我们没能保护好God World 。”天Dao Academy 众人,跟God World 众多高位种族,望着Immemorial Divine World 千疮百孔的模样,有些叹息和伤感。

  这是真正的Immemorial Divine World ,并非Su Ping 在培育地见到的过去完美时期,在Heavenly Dao 的侵入中,Immemorial Divine World 各个Divine Province 被打碎,宇宙被打得千疮百孔,如蚁群居留过,令人horrible to see 。

  越来越多的宇宙被Su Ping summon 而来,这些宇宙悬浮在Su Ping 背后,随着契约之力的覆盖,one after another 宇宙意志涌入Su Ping 的思绪中。

  有的意志柔和,有的意志仍沉浸在伤痛中,有的意志带着强烈的murderous aura ,在这短暂的刹那,Su Ping 已经明白这些宇宙曾饱经过怎样的历史。

  从诞生到受创,宇宙内无数生灵诞生的起源到终末,都映入Su Ping 心中。

  其中Heavenly Dao 一族的silhouette ,留下最深刻的伤痕。

  “杀!!”

  Su Ping 怒吼。

  凝聚众多大宇宙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培育地众生,Su Ping 再次挥剑怒斩,嘭地一声,sword light 从雷海下掠过,斩在了至高Heavenly Dao 的身体上。

  碎裂的声响出现,那白瓷般圣洁的众生Dao Body ,在这恐怖的剑势下,竟碎裂了开来,从里面却没有鲜血溅射,而是飘飞出浓郁的Chaos Aura 。

  “你居然能想到此法……”system 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怔住,旋即有些激动。

  她能感受到,Su Ping 此刻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她。

  集众生大strength of Universe ,Su Ping 此刻有跟至高Heavenly Dao 抗衡的力量!

  “他融入混沌Origin seed ,一部分的力量没办法立刻抽离出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system sinister vision ,看出至高Heavenly Dao 的状态不对劲,以至高Heavenly Dao 的力量,先前就能轻松秒杀Su Ping ,却没有这么做,如今在Su Ping 越发terrifying 的威势下,却只能招架,足以说明问题。

  “有机会!有机会跟他perish together !”system 先前死灰的心复燃了,她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也许是她所了解的人类当中形容的感动,对她来说,从不存在“奇迹”二字,只有一切秩序发展的必然。

  但此刻,Su Ping 却打破了她的想象,创造了“奇迹”!

  “以前是我帮你创造了那些所谓的奇迹,现在,是你为我创造了奇迹……”system 眼神中带着种种情感,有欣慰、有感叹。

  “审判!!”

  就在这时,至高Heavenly Dao 发出怒吼,鏖战至此,祂第一次愤怒lost self-control 。

  那纠缠无数lightning 的审判Heavenly Dao 之枪,带着一往无前之势,似乎能洞穿到混沌尽头,朝Su Ping 飞射而来。

  还未临近,Su Ping 便有种浑身被钉死的感觉,就像掉落在Abyss ,被钉在棺木上,unable to move 。

  但在极短的恍惚中,Su Ping 便清醒过来,他咆哮着调动所有的力量,fiercely 一剑斩去。

  刹那间,无数种族的生命被抽干,这其中也包括Human Race 。

  还有天Dao Academy 内众多Disciple ,原先燃烧的生命,在这一瞬间像火柴的尾巴,迅速烧完,化作灰烬消散。

  仅仅一剑,All Living Things Fall and Extinguish 过半!

  许多被summon 来的残破大宇宙,也都失去了光泽。

  两股宇宙中最强的力量,在瞬间交错。

  两道碰撞声几乎同时响起!

  “你做什么?!”system 失声尖叫,跟随Su Ping 以来,她第一次失色。

  那恐怖的Heavenly Dao 审判雷枪,洞穿了Su Ping 的身体,Su Ping 的剑并没有奔向审判之枪,而是……斩向了至高Heavenly Dao 与混沌Origin seed 的交融处。

  “Ahhhh !!”

  至高Heavenly Dao 的身躯从混沌Origin seed 上斩落下来,祂发出难以名状的愤怒咆哮,如受伤的wild beast ,in this brief moment 毫无Heavenly Dao 的神圣和威严。

  Su Ping 的身体被审判雷枪贯穿,巨大的裂痕从伤口处蔓延,continuously 侵蚀,这伤势的蔓延,Su Ping 无法阻止,他就像一个即将碎裂成亿万片的瓷器。

  但Su Ping 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才不要跟这样的蠢货perish together ,我只想……让你回家!”Su Ping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短短一句话,却说得有些勉强,但毫不掩饰他眼神中的璀璨。

  “你该死!!”

  至高Heavenly Dao 发出愤怒的咆哮,“你以为这样就能斩断我跟混沌Origin seed 的联系么?它早已选择了我,die for me !!”

  在祂愤怒咆哮的同时,祂的身体像是黏稠的液体般,再次覆盖到混沌Origin seed 上,将切口处掩盖。

  “祂说的没错,它已经选择了祂,没用的。”system 眼神中带着悲伤和难过,还有些叹息,她明白Su Ping 的心意,作为混沌中最强大和尊贵的生命,她in this brief moment 居然体会到凡人对力量的渴求和向往。

  力量对她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她从未渴求过,却早已具备。

  “就算它选择了你,我也要让它回头!”

  Su Ping 凝视着至高Heavenly Dao 。

  “你……”至高Heavenly Dao 愤怒,想要说什么,但next moment 祂表情微微凝固,明白了Su Ping 刚刚做了什么,祂恢复了冷静,coldly said :“你刚刚还有重创我的机会,但现在,你彻底没有了。”

  “你做了什么?”

  system 感受到Su Ping 的意识从躯体中消失,不禁怔住,她顿时有种恐惧的感觉,这感觉极其陌生,即便是前几次大战失败,即便先前看到至高Heavenly Dao 跟混沌Origin seed 相融,她也不曾恐惧。

  作为混沌中最古老和强大的生命,她一直无敌,从不知何惧是何滋味。

  但现在,她却感到了恐惧。

  她大声呼唤,Su Ping 的意识却没有回应,她蓦然明白了什么,looked towards 那至高Heavenly Dao 的裂痕处。

  “他病的太厉害了,该结束了。”至高Heavenly Dao 的声音中透露着几分讥讽和冷笑,“我会让他明白,孤所见所感,你构建的这world ,究竟有多么糟糕!”

  system 呆呆地speechless ,她已经明白了Su Ping 的做法。

  与此同时。

  在混沌Origin seed 内的空间中。

  这里是一片浑浊之态,既不是黑暗,也没有rays of light ,这里是混沌最primordial 的地方,一切规则Grand Dao 的起源,一切力量和形态的起源。

  “你主动来这里,就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一道冷笑声响起。

  浑浊中一道洁白的silhouette 出现,正是至高Heavenly Dao 。

  在祂身边,还有一道小巧的silhouette ,如孩童模样,这是对方投射到Su Ping 的意识中,Su Ping 通过自身意志所理解的形态。

  Su Ping 明白,这孩童便是混沌Origin seed 。

  而这孩童的模样,赫然跟system 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似。

  Su Ping 释放出契约之力,将自身的意志和情感,毫无保留地传递到眼前的混沌Origin seed 中。

  他先前一剑斩开至高Heavenly Dao 跟混沌Origin seed 的相交处,不是为了劈开他们,而是为了将自己的意志投入进来。

  Su Ping 凝望着混沌Origin seed ,道:“我知道,万古众生,亿万神魔,于你而言都是你身上掉落下的微尘,但她没有做错,你不该背弃她。”

  “我来此,是劝你回头,所有的言语,都在我的意志中,我相信你已经明白。”

  “愚昧!”

  至高Heavenly Dao said with a sneer :“我知你来这里的目的,但你可知,它为什么会选择我?”

  Su Ping looked towards 祂。

  “因为它从孤的心中,看到众生疾苦,看到神魔丑相,看到这混沌有多么不堪,它希望能再造一个没有任何苦痛和愚昧生命的world ,它想要得到安宁!”至高Heavenly Dao 冷冷地道。

  “它跟孤的想法一样,这便是它选择孤的原因。”

  Su Ping 凝视着混沌Origin seed ,道:“苦痛和灾难,也是混沌的一种景色,但正因如此,才让我们明白恩情和情感有多么可贵!”

  “你没经历过世人的绝望和无助,当然会这么说。”至高Heavenly Dao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有她相助,遇到艰难的事,都有她来化解,你何等经历过真正的苦难?”

  Su Ping 默默凝望着祂,道:“我现在所经受的,难道就不是真正的苦难?”

  至高Heavenly Dao 微微一窒,said with a sneer :“你倒是明白,所以你现在也渴求强大的力量,渴求我能饶过你们,众生亦是如此。”

  Su Ping slightly nodded ,道:“的确如此,我渴求,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奇迹,我不会在绝望中沉沦,就像现在,即便我失败了,我也有它们陪伴,战过,爱过,愤怒过,也坦然安之,如果失败是结局,我会接受。”

  “别说的那么好听。”至高Heavenly Dao coldly said :“你可知这世上有多少生命,连一丝恩情和念想都不曾有过,父母厌恶、朋友背叛,生命中一束微光都不曾有,这样的人,该为谁而奋斗,该用尽生命去报答谁的恩情?”

  Su Ping 凝望着祂,道:“的确有这样的苦难之人,但正因如此,这种事交给我来做最合适,因为我很幸福,我有朋友,有父母,有伙伴,有帮我从籍籍无名的蝼蚁,成长到如今的system ,有陪我出生入死的伙伴,有经常来光顾的老顾客……”

  “我是如此的幸福,所以我要帮到他们!”

  “苦难的人太多,我帮不过来,但那些帮过我的人,我希望我能竭尽全力去报答!”

  Su Ping 一字字说道:“你keep on saying 为那些苦难者,实则大善不善,大仁不仁,你重开混沌,苦难者与其他众生,皆是湮灭!”

  “你说是拯救,实则是抛弃!”

  “在你构建的所谓Eternal World 中,甚至都不存在苦难者,他们已经历经了苦难,而作为Supreme 的你,甚至都无法容忍下他们这样的弱小生命,这对他们而言,岂不是更悲哀?”

  “talk nonsense !”

  至高Heavenly Dao 冷冷地道:“正如你所说,你过得太幸福了,所以你无法体会那种绝望,多说无用,你来到这里已经走到末路,该结束了!”

  就在祂准备出手时,忽然,旁边那个孩童模样的混沌Origin seed 开口了,它说道:“若你亲生感受过祂所承载的那些苦难,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便回到她身边。”

  至高Heavenly Dao 微怔,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道:“这主意不错,到时他加入到孤的身边,不知她会是什么表情。”

  Su Ping 凝视着混沌Origin seed ,道:“当真?”

  混沌Origin seed 漠然道:“你别高兴太早,你可知历经祂所承受的东西,你亦会变成祂这模样,祂诞生于祖巫之后,从祖巫时代延续到如今,诞生了无数的时代和生命,你都将one after another 经历,经历每个生命的苦痛一生!”

  “当一切结束,你还能保持自我意志,已经算不易了。”

  Su Ping 立刻道:“只要你说话算数,我一定不会像祂这样!”

  至高Heavenly Dao 冷冷地道:“那你就来感受一下,孤的众生愿像吧!”

  随着祂的话落,刹那间,祂身体像是绽放的花朵,由内而外,不断绽放分裂出无数的意志和Life Aura 。

  这些意志瞬间将Su Ping 包围。

  Su Ping 像是掉落到无尽的Abyss ,化身为一个个弱小存在,体验那绝望而苦痛的生命。

  “当一切结束,你也会如孤一般,想要毁掉这失败的world ……”至高Heavenly Dao 喃喃自语。

  ……

  与此同时,在外面world 。

  培育地众生跟宇宙万族望着被审判雷枪贯穿的Su Ping ,发现Su Ping 的身体motionless ,似乎凝固了,而且Su Ping 的气息在快速消失,已经imperceptible 到。

  他们发现,覆盖在他们身上的契约力量,也在消失。

  “道,daofather 死了?”

  “苏祖!”

  Immemorial Divine World 内一些残剩的Imperishable Realm ,皆是脸上失色,浓浓的绝望爬满他们的双眼,先前的fighting intent 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都消弭无形。

  连Su Ping 都死了,一切真的落幕了。

  “老大……”

  Su Ping 的身躯中,几道silhouette 分离出来,正是Er Gou 跟Purple green bull python 等。

  它们眼神中带着惶恐和悲伤,望着身体在不断碎裂崩坏的Su Ping ,它们惊恐地发现,Su Ping 跟它们签订的契约,in this brief moment 断了。

  曾经,契约消失,会带走它们的记忆。

  但现在它们都是Imperishable Realm 的存在,早已将这份记忆存储在身体当中。

  契约断裂,意味着Su Ping 战亡。

  “老大,是我没保护好你……”Er Gou weeping bitter tears ,它望着前方的至高Heavenly Dao ,忽然发疯般咆哮着冲了过去。

  至高Heavenly Dao 蓦然睁开双眸,望着扑来的Er Gou ,眼神冷漠,抬手覆盖,将Er Gou 跟培育地众人和宇宙万族,皆笼罩下来。

  Yin Bird 祖巫没有将Divine Spark 交给Su Ping ,此刻在至高Heavenly Dao 出手时,她立刻带着Golden Crow Founder 跟尸芒祖巫等脱离这至高Heavenly Dao 的攻击。

  “结束了,该死!”Yin Bird 紧咬着牙,眼神悲痛。

  Golden Crow Founder 跟尸芒祖巫等默默无言,身体和内心的虚弱,让他们一句话都不想说。

  Su Ping 的巨大身躯依然在持续碎裂,只是因为身躯太巨大,哪怕碎裂崩坏的速度以光年来计算,也需要亿万年,才会完全崩塌。

  此刻,在Su Ping 的脑袋中一道虚幻的silhouette 飞出,正是混沌之母。

  “放过他!”混沌之母抬头望着至高Heavenly Dao 。

  至高Heavenly Dao 冷漠地道:“这算是求我么?身为混沌中最强大古老的生命,你亦会感到绝望,也会祈求,在真正的苦痛面前,你于众生并无二样,这也说明,你所创造的Chaos World ,太过失败!”

  “他没死?”

  Yin Bird 祖巫听到混沌之母的话,有些震惊。

  其他陷入绝望的众人,也都愣愣地looked towards Heavenly Dao ,其中一些Imperishable Realm 的存在,顿时收起了绝望,眼底重新燃起了fighting intent 。

  至高Heavenly Dao 感受到掌间众生的骚动,眼神越发冷漠,道:“他妄图以自身意志挑战孤的意志,孤乃众生应愿而生,现在他正经历众生的祈愿,当结束之后,他也将不再是他,亦是孤的第二Avatar ,他也将继承孤的意志,跟孤一同重开混沌!”

  “impossible ,老大才不会跟你一样!”Er Gou angrily roared 。

  “死!”

  至高Heavenly Dao 掌心力量勃发,Er Gou 的身体顿时爆裂开来,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孤所接收的祈愿,如亿万颗宇宙的恒星,数不胜数,当他历尽归来,尔等已是尘埃,都寂灭吧!”

  至高Heavenly Dao 手掌攥握,培育地众生跟宇宙万族,皆感受到恐怖的力量挤压。

  没有Su Ping 的支撑,此刻他们直面至高Heavenly Dao ,才感受到这股伟力是何等恐怖。

  “不过是掌间的尘埃罢了……”至高Heavenly Dao 望着掌心湮灭的众生,眼神没有丝毫波动,这场浩大的战争,最终以祂完胜告终。

  在祂眼前,只剩下混沌之母,以及Yin Bird 等几位祖巫。

  “尔等便留在此处,陪孤看看重开混沌的盛世吧!”至高Heavenly Dao 说道。

  Yin Bird 惊觉发现,周围尽是Heavenly Dao Force ,她已经陷入对方的掌控中,无法脱身。

  即便拥有混沌第一神速,她也无法冲出,this time 陷的太深了,不能像前两次战斗那样,及时逃离。

  “看来,咱们都要栽在这里了。”Yin Bird 祖巫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Golden Crow Founder 眼神灰暗,道:“祂是我们亲手创造出来的,didn’t expect 会Nurturing 出这样一个monster 。”

  “都怪吾等,当初彼此征战,造成太多杀戮和悲剧。”昊天祖巫叹息。

  在这生命的尽头,他们都感到遗憾,曾犯下太多的错误。

  祖巫的傲慢,延续到亿万神魔,延续到万古诸族,才酿成今日的悲凉结局。

  “也不要这么早放弃,也许等他回来,还能一战。”尸芒祖巫说道。

  黑象祖巫微微摇头,道:“即便他能回来,也是second day 道,我曾吞吃过一个Primal Chaos Heaven 道,从里面感受到一部分众生的祈愿,仅仅只是那一部分,就让我险些沦陷,若吾等历经Heavenly Dao 得到的祈愿,亦会成为Heavenly Dao 。”

  “同样,Heavenly Dao 若不曾历经众生祈愿,祂也不会是Heavenly Dao 。”

  Yin Bird 祖巫欲言又止,最终深深sighed ,知道黑象祖巫说的没错。

  先前几位被镇压驯服的祖巫,便是从至高Heavenly Dao 的众生愿像里,感受到众生祈愿,才归顺至高Heavenly Dao ,即便是原本安插在至高Heavenly Dao 身边的鲲鹏,也没能敌过众生愿像的formidable power 。

  “结束了……”

  几位祖巫相互对视一眼,都有种落寞的感觉。

  in midair 。

  混沌之母没有再去看至高Heavenly Dao ,而是转身凝望着那巨大的,不断破碎的Su Ping 身躯。

  她眼神中含着悲伤,她明白Su Ping 的想法,想要帮她拉回混沌Origin seed ,因此才涉险冲入混沌Origin seed 中。

  她曾对Su Ping 说,万物皆可培育。

  显然,Su Ping 也想要试图培育混沌Origin seed 。

  但这却并非是能mention on equal terms 的。

  in this brief moment ,她忽然感觉,也许不该来此,也许此战没必要发生,她就陪着Su Ping ,在某个planet ,开着店铺,接待着那些上门拜访的门客。

  那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是一眼能看到尽头的简单。

  但这样简单的日子,in this brief moment 却让她感到怀念。

  跟那样的时光相比,眼前她所处的地方,比炼狱还terrifying 。

  只剩下众生陨落的残骸,无数powerhouse 的尸骨,从此,this world 不再有她的痕迹,不再有她的热闹。

  “或许……这样的结局也可以。”

  混沌之母忽然想着,Su Ping 成为Heavenly Dao 第二Avatar 的话,也算是能幸存下来。

  即便那时的他,已经完全接收Heavenly Dao 的思想,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就像混沌Origin seed 一样。

  但,他还记得自己,哪怕不再是从前的喜欢,而是接受Heavenly Dao 思想后的厌恶,也终究是……挺好的。

  总比遗忘了好啊…

  混沌之母这般想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但同时却有泪水流淌下来。

  这一幕让远处的Yin Bird 祖巫and the others 看得大瞪眼睛,难以置信,母上居然会流泪?这是生命情感波动到浓烈时才会有的反应。

  而情感,是混沌之母所创造的东西罢了。

  如今居然影响到她自己?

  “你的祈愿,我收到了。”

  至高Heavenly Dao 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讥讽和轻蔑,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讽刺,祂说道:“不愧是混沌最强生命的意志,就连祈愿的力量,都这么强大,胜过万古众生!”

  混沌之母脸上的泪水顿时消失,她没有回头,像没有听到至高Heavenly Dao 的话,她只是用目光静静地凝望Su Ping 不断碎裂的身躯。

  她不愿将仅剩的生命,再浪费在别的地方。

  在这混沌中,没有时间,他们lifespan 永恒,皆立如雕塑,像亘古不动的岩石,陷入各自的思绪里。

  而在混沌Origin seed 中,在至高Heavenly Dao 的众生愿像中,却有时光。

  那时光蔓延,已有亿亿万年。

  这时光,已经超越了最古老的大宇宙。

  而在那漫长的时光within reincarnation ,一道silhouette 仍在苦难中挣扎。

  其化身为虫、为兽、为神、为人、为花草树木、是世间任何一处微小的生命,经历着平凡而苦痛的一生。

  世间的种种磨难,光是某个种族自身所经受的磨难,便数不胜数。

  何况是有亿absolutely 种族,不同的身份,不同阶层,皆有其苦。

  当时光流转,那个在within reincarnation 饱经磨难的灵魂,在无法计数的时光之后,终于结束了这趟众生祈愿cultivation ,回到了混沌Origin seed 当中。

  ……

  写的有点久,从下午写到现在,看了看时间,凌晨12点40,晚饭都没吃,肚子饿的一直gu gu 叫,不停喝水缓解,想一口气敲完。

  按照我自己的结局,到这里刚刚好,便是结局了。

  大部分作者似乎都有喜欢留白的臭毛病。

  俺也一样。

  不过真就这么结束了,感觉会被打,这个白留的太靠前了点,所以明天或者后天,还有一个后记。

  嗯,跟之前老书一样的后记。

  等写完后记,再详细写写感想,先搞饭吃去了,这么俊的靓仔,可不能饿丑了~~O(∩_∩)O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