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rd of Daybreaker Chapter 148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远瞳

  第1481章 闭环   说实话,当听到Jenny 说所谓的“心智统一场”就像是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反相状态”时,Gawain 心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这thing 反过来不就是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了么?   不过下一秒他就把这差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给摁死在了支气管里——Jenny 所说的“反相”当然impossible 是这么个简单的字面意思,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反相之后也impossible 是什么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这原理就像你把一个土豆翻个它也不会变成干豆……

  “cough cough ,”Gawain 轻轻咳嗽两声,维持着脸上的dignified 沉稳,“详细解释一下,从最初的原理开始。”

  “是,”Jenny 立刻nodded ,她拿起桌上的资料,找到其中的portion 指给Gawain ,“这是诺依人发给我们的primordial 蓝图,这是我们在完全翻译了他们的注释之后,根据Loren intelligent 种族的神经system 特征重新调整之后的装置——事实上我们并没能完全搞明白这套‘心智统一场’system 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因为诺依人与我们明显有着不同的神经结构,我和Rebecca 只是从这套system 的总体架构上分析出了它可能与我们的神经网络和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存在一定联系……

  “as everyone knows ,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原理是基于‘chaos 思潮’,通过神经网络将数量gigantic 的凡人心智连接起来,这些心智便会在神经网络的‘底层’形成一片强大的chaos 思潮,或称作‘非指向性思潮’,这种思潮极其强大且几乎无法被外来因素干扰,因此我们将其derived 并释放为场,制成了能够隔绝Gods spirit contamination 的‘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而这种barrier 的效力已经得到实践验证……”

  Gawain slightly nodded :“当初Magic Goddess Mirmina 也正是借助了‘非指向性思潮’的力量,通过把自身沉入神经网络底层的方法‘洗掉’了自己的Divine Attribute ……可这与抵御magic tide 又有什么关系?”

  “这正是until now 我们在寻求抵御magic tide 的方法时始终忽视——或者说subconsciously 回避的一个关键问题,”Jenny 迎着Gawain’s 注视,“Gods 本身……其实是不受magic tide 影响的。”

  “Gods 本身?”Gawain 愣了一下,紧接着突然醒悟过来——就如詹尼所说,Gods 本身确实是不受magic tide 影响的!

  尽管凡人面对magic tide 的时候会被无条件秒杀,而凡人的消亡又会导致Gods 的逐渐衰弱、消亡,可实际上,magic tide 是无法直接对Gods 产生作用的——Gods 不存在“观察者效应失控”的问题!

  事实上不仅如此,强大到一定程度的Gods 不但可以自身免疫magic tide 影响,祂们还可以对in the mortal world 的凡人进行庇护,以保护他们度过magic tide ,而这并非没有发生过,Gawain 所知的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曾经的塔尔隆德——Great Dragon 国度in the past 的一百八十七万年中经历了一次次magic tide 的baptism ,可实际上Great Dragon 并没有找到对抗magic tide 的technology 手段,他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龙神恩雅把自己链接到了塔尔隆德大护盾上。

  而除了Great Dragon 国度之外,在this world 的其他旧日文明中也存在过成功“抵抗”了magic tide 的族群,当初Gawain 还specialized 和恩雅以及其他Great Dragon 讨论过这个问题——那些成功“抵抗”magic tide 的族群所依靠的,其实也不过就是Myriad Gods 的庇护。

  当magic tide descend 时,众生将自己的全身心都交给Gods 统御,从而避免被观察者效应失控吞噬,这是包括曾经的塔尔隆德在内的尘世众生都走过的路。

  这条路,Dragon Clan 知道,Gawain 知道,那些研究对抗magic tide 的scholars ……其实也知道。

  但他们不能走。

  因为这是一条死路,是注定的饮鸩止渴——依靠Gods 对抗magic tide 的pre-conditions 就是要放弃“成年”,要让Gods 与凡人之间的心灵钢印彻底锁死并让Gods 强大到远远凌驾于尘世文明的程度,只有这样才能将整个文明置于Myriad Gods 的庇护之中,Dragon Clan 这样做了,于是他们被永恒摇篮锁了一百八十七万年,而其他那些不如Dragon Clan 的文明下场更加凄惨——

  magic tide 过程中的Myriad Gods 变得无比强大,心灵钢印也被加强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以至于只要magic tide 一结束,Myriad Gods 便几乎立即陷入了濒临失控的状态,而那些普通文明没有Dragon Clan 的经验,没有Dragon Clan 的力量,也没有足够的运气,他们来不及建起自己的“永恒摇篮”,便纷纷在黑阱到来的时候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了。

  这也正符合了Siren 对陆地文明的观测和记录,她们曾记录到不止一个陆地文明在magic tide 中幸存下来,但那些看似幸存的文明却都没有走到最后,往往在magic tide 结束之后不久,他们便unfathomable mystery 地步入消亡……也正是因为这种消亡过程过于诡异且迅猛,Siren 们才将这种“文明猝死”现象称作“黑阱”,寓意为无尽汪洋中突然出现的black 陷阱。

  所以这是一条看似能争取时间,实际上是堵死了所有probability 的必Death Road ,联盟不会主动踏向黑阱,因此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包括Gawain 在内的所有人,就不曾从“Gods ”的方向考虑过对抗magic tide ,而这……恰好成为了他们思维中的盲区。

  “其实我们只差一个‘为什么’,”当盲区消失之后,Gawain 很快便有了思路,他终于渐渐反应过来,“Myriad Gods 不受magic tide 影响……Myriad Gods 为什么不受magic tide 影响?”

  “是的,这也是我们正在思考的问题,”Jenny 轻轻nodded ,“现在我和Rebecca 都总结不出全部的原理,但我们怀疑……这一切仍然跟观察者效应有关。”

  仿佛一道阳光突然穿透了厚重的阴霾,浓云之中炸裂了一道闪电,Gawain 脑海中一团始终chaos 不清的线团骤然间崩散开来,他好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magic tide 的本质,是宏观条件下的观察者效应失控,Gods 的本质,是思潮的产物——而这所谓‘思潮的产物’,其实也是一种‘观察者效应’!”

  旁边的Rebecca 立刻nodded :“是的,Gods 也是观察者效应的产物,根据最新的理论,‘思潮’实质上就是一种基于群体的、有序的、能影响到宏观world 的观察者效应……”

  “等等,那这反而有个问题,”Gawain 突然感觉有哪不对,“如果Gods 是观察者效应的产物,那祂们反而应该更受magic tide 影响才对,毕竟magic tide 搞的就是‘观察者效应失控’……可为什么Myriad Gods 反而是不受magic tide 影响的?”

  “我们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Jenny shook the head ,“但我和Rebecca 都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就是诺依人这套‘心智统一场’system 最关键的部分,可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作为观察者效应产物的Myriad Gods 会反而不受观察者效应失控的影响,我们甚至specialized 去询问了神权理事会的high-level 顾问们,他们对此也很困惑……恩雅女士还说她一百八十多万年来都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他们当然没有想过这个,在脱离神位之前,Myriad Gods 对world 的认知是受限的,他们所谓的全知全能其实反而受限于他们的message ……”Gawain 摆了摆手,但话刚说到一半便突然停了下来,他的表情变得有些精彩,“等等,我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Ah?” Rebecca 和Jenny subconsciously 对视了一下,俩人异口同声,“您想到什么了?”

  “是message 闭环!”Gawain 语气有些激动,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一个阻塞思路的问题突然变得畅通,这甚至险些打破了他with great difficulty 绷到现在的Old Ancestor dignified ,“Myriad Gods 是message 闭环的经典模型,虽然他们是观察者效应的产物,但从某种意义上,这个‘观察者效应’并没有完全基于现实world ,而是有相当portion 基于‘内证’和‘自洽’,是一个‘自我解释’的过程!

  “你们明白了么?并不是从自然界中诞生了Gods ,而是凡人信徒们首先创造了一个自我闭环的、内部自洽的信仰体系,然后在这个体系内‘创造’了一个神,世间所有Religion 的‘教义’都跳不出这个结构——而这种‘自我解释’、‘message 闭环’、‘内部自洽’的message 结构,导致了Myriad Gods 根本不受观察者效应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存在基础,根本不涉及,或者很少涉及对现实world 的观察!”

  听着Gawain’s 解释,Jenny 和Rebecca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她们脸上几乎同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显然这一套全新的猜想已经极大地触动到了她们至今所有的理论推演,甚至隐隐填补上了她们对诺依人的“心智统一场”system 的最后一片盲区。

  而Gawain 在说完之后也没有停下思考,他的头脑仍然在飞快地运转着,并且迅速想到了新的东西。

  “我想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只有足够强大的Gods 才能在magic tide 到来的时候庇护众生,而且这个过程要求心灵钢印必须完全锁死——因为在Gods 诞生早期和中期阶段,凡人的信仰并不能完全脱离自然界的客观事物,比如最primordial 的元素崇拜、山林崇拜甚至wild beast 崇拜,这些信仰虽然也有‘自我解释’和‘message 闭环’的倾向,但其来源都是凡人对自然界中强major event 物的敬畏和想象。

  “在这first stage 的Gods 是不能完全规避对现实world 的‘依赖’的,凡人对现实world 的认知改变仍然会严重影响到Myriad Gods 本身的存在,或者换句话说,这first stage 的Gods 还没有完全‘闭环’,发生在‘环’surface 的magic tide 仍然会影响到‘环’内的Gods ;   “而当信仰体系发展到high-level 阶段,对Gods 的解释就会渐渐脱离‘primordial 敬畏’,转而向着更纯粹的哲学思辨、理论模型方向发展,人们conscious 到了自然界的山川河流雷鸣闪电都只是自然现象,于是便会将他们膜拜的Gods 推高到一个更高的位置来继续维持其神圣性和权威性。

  “God of Nature 阿莫恩其实就经历过这个阶段——最初,巨鹿神只是一种对山林和猛兽的崇拜,但后来Elves 驯服了山林和猛兽,于是原本的巨鹿神就显得不够‘伟岸’了,信徒们便将祂抬升到了‘自然Sovereign ’这个位置,如果祂继续被抬升呢?   “可以想象,如果阿莫恩没有脱离神位,那祂迟早会成为某种万物起源的象征,到那时候,祂就完成了和现实world 的完全切割,成为了一个完全闭环自洽的、不需要任何现实事物支撑也能‘成立’的纯粹之神,就像当初的‘龙神’恩雅一样。

  “到那时候,作为一个achieve 了message 完全闭环的Gods ,祂也可以不受magic tide 影响。”

  Gawain 条理清晰地把自己这一刻心中所有的推测都说了出来,而这显然是Jenny 与Rebecca 此前从未考虑过的方向,但不管再怎么令人惊愕,不管再怎么unbecoming 之前的研究思路,她们也必须承认一点:这一切从原理上是可以解释通的。

  作为观察者效应在宏观层面的产物,Myriad Gods 正是由于自身“message 闭环”的特性免疫了magic tide 的影响!   “一个不对外开放的message system ,不会受到观察者效应失控的影响……”Jenny 喃喃自语着,“对啊,这是合理的,我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是没有想到,是我们无conscious 间回避了这个方向,因为这将不可避免地指向Myriad Gods ,而如果不指向Myriad Gods ,我们又找不到别的‘不对外开放的message system ’,”Gawain shook the head ,“但诺依人显然没回避这一点……如果他们的心智统一场真的是某种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反相状态’,那就说明他们从Myriad Gods 身上找到了规避magic tide 的办法……”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将目光放在了那些blueprint 和文件上,神色间looked thoughtful 。

  “将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反相之后的结果是什么?会导致凡人和神重新绑定么?”

  “我们从未这么做过,甚至连理论层面的储备都很欠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尽管这个过程被称作‘反相’,它的作用却绝不是简简单单地把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功能给‘反’过来,”Jenny shook the head ,“根据我和Rebecca 殿下的初步推演,这个反相过程应该是将‘非指向性思潮’的作用对象翻转了,如果说原本的‘非指向性思潮’是作用于Gods ,那么在它反相之后,其作用对象应该是……全体凡人。”

  说到这她paused ,又补充道:“当然真实的过程应该远比这更复杂、更多变,我们目前只是根据诺依人发来的蓝图进行粗浅理解,并笼统地将他们的力场发生和投射装置当成是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反相状态’,具体这个东西要怎么achieve ……还需要认真研究。”

  “我理解,”Gawain 轻轻nodded ,又屈起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将非指向性思潮投向全体凡人么……”

  突然间,他摩挲下巴的动作停了下来。

  “难道说……这个过程的真正意义,是将全体凡人视作一个‘Gods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