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rd of Daybreaker Chapter 148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远瞳

  第1482章 理论与实际

  坦白说,Gawain 并不是一个technology domain 的专家——尽管他也会很积极地参与到某些涉及technology 的问题讨论中,但这更多的是因为他有着开阔的思路和来自另一个world 的独特viewpoint ,如果真的纯讲理论和公式,他是impossible 比得过像Rebecca 和Jenny 这样的专业人才的。

  但正是因为思路上的开阔,有时候他反而可以从理论公式之外的角度发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当地人”甚至“当地神”都会不小心忽略的。

  “Gods 免疫magic tide 影响的关键原因是‘message 闭环’,说白了其实就是‘我观察我自己’,”Gawain 看到Jenny 与Rebecca 脸上的惊愕表情,慢慢解释着自己的思路,“如果诺依人的‘心智统一场’也是基于这一点来achieve 对抗magic tide 的效果,那这东西必然会把保护场内的凡人也置于同样的状态……

  “通过message 闭环的方式,让凡人的‘观察者效应’与保护场外的真实宇宙分离开来,或者按我们已有的名词来解释,就是用一个强大且chaos 的‘无指向性思潮’来包裹整个planet ,以阻断我们和barrier surface 的‘真实宇宙’之间的message 交互……

  “因此从这一层来讲,当心智统一场启动之后,achieve 了message 闭环的凡人整体,其实就类似于一个同样message 闭环的‘Gods ’……”

  Rebecca 已经理解了Old Ancestor 的思路,她从惊愕中慢慢反应过来,喃喃自语:“让整个凡人文明以近乎神一般的姿态站在宇宙中,以此来面对magic tide 么……这个思路真是太……惊人了。”

  “但这样不会有问题么?”Jenny 则显得有点担心,“让整个凡人群体进入‘类神’状态,真的不会造成某种……枷锁么?就像我们现在面对的心灵钢印和信仰锁链,同样是思潮作用的结果……”

  “这才是关键——我们在这方面的思路被自己局限住了,我们对Gods 以及与神有关的许多事情都过于nervous ,以至于往往会subconsciously 从intuition 角度而非理性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Gawain 不等Jenny 说完便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为什么心灵钢印和信仰枷锁会出现?是因为凡人群体对某个虚幻目标的无条件崇拜和长时间的‘集体空想’,是因为盲目的敬畏和‘自我禁锢’,在这之后才产生了Gods ,而不是因为有了Gods ,才产生的崇拜以及枷锁。

  “我们一定不能把这个顺序搞错,也不能把这一切的pre-conditions 给忽略掉。

  “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做出判断,单纯的‘message 闭环’是不会制造出心灵钢印和信仰枷锁的,因为制造闭环效果的是‘无指向性思潮’,是大量凡人的集体subconsciousness ,这种chaos 状态的思潮根本不涉及任何明确的崇拜和敬畏,也不指向任何一个统一的‘目标’——它甚至will not 指向凡人自己。

  “所以我刚才说心智统一场启动之后是将凡人‘视作’一个Gods ,而不是真的将凡人群体变成了某种Gods 。”

  说到这,Gawain 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扫过Jenny 和Rebecca ,语气变得郑重起来:“我们不应该‘谈神色变’,在这方面过于拘谨保守其实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还记得我们at first 研究Divine Power 逆变阵时是怎么说的么?只要基于清醒的头脑和理性的思考,那么即便是Gods 的力量,也可以化作凡人手中的‘technology 手段’。”

  Gawain’s 话让Jenny 瞬间惊醒,她subconsciously 摸了摸脸颊,眼神微微变化:“只是一种technology 手段……我竟险些也走上了盲目保守的路……您说得对,我们不应该‘谈神色变’,毕竟哪怕是真正的Gods ,也是可以靠理论和公式来描述的!”

  Gawain 轻轻nodded ,他的目光回到眼前的blueprint 上,said solemnly :“现在我们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心智统一场’有了一定的可行性,它不再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幻影了。”

  “对啊对啊,”Rebecca 使劲点着脑袋,“at first 谁都搞不明白诺依人这个心智统一场是个什么thing ,也不知道它对Loren 人是不是管用,甚至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把它给造出来,所以尽管之前开会的时候敲定了‘magic tide 观测装置’的方案,大家心里也都一直虚着,毕竟咱们在‘防护’上还没有一点思路……”

  Jenny 则不像Rebecca 一样乐观,尽管许多问题得到了解决,她的表情却仍旧严肃低沉,在片刻沉思之后,这位有着苍白发色的首席Rune Master 突然开口了:“可尽管这样,我们距离建成一个真正可用的‘心智统一场’还有很长一section of the road ,Your Majesty ,您别忘了它的规模。”

  Jenny 的话如一阵寒风,让书房中的气氛突然间有些凝固,连Rebecca 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下来。

  Gawain 则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从刚才就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知道这situation 仍不乐观。

  在最初得到“心智统一场”的蓝图时,technology 专家们便震惊于它惊人的规模,并在大致推算了这东西的建造成本和周期之后感到了些许绝望,心智统一场是一个能够覆盖整颗planet 的huge monster ,它包含数不清的链接节点和遍布全球的投射装置,以及与之匹配的庞大能源system 和分布式的控制枢纽。

  只有这样,它才能形成一道足以保护全Human Race 的barrier ……可这东西要多久才能造出来?   诺依人建造他们的心智统一场花了整整一千四百年——即便这一千四百年里考虑到了他们开启工程时生产力较为落后因而工期过于漫长,这也是一项对如今的Loren 联盟而言难以想象的大工程。

  对于可能只剩下一年半的preparation time 、magic tide 已经渐渐逼近parent star 的Loren 联盟而言,从零建造出“心智统一场”是一项impossible 完成的任务,而当Jenny 和Rebecca 从诺依人的blueprint 中看出了神经网络和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架构之后,这个问题似乎稍微变得不那么令人绝望了一点——幸运也罢,巧合也好,Cecil 已经为这套防护system 打下了一定的基础,最起码这项工程现在不必“从零开始”了。

  可即便如此,以目前神经网络和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规模,也远远不足以支撑起一道能够庇护全球的防护barrier 。

  “我想先确认一点,”在片刻的沉思之后,Gawain 终于慢慢开口,“先从基础部分开始,作为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源’,神经网络中需要链接多少节点才能够支撑起一道防护全球的心智统一场?”

  在诺依人的防护system 中,由大量凡人心智连接而成的网络(神经网络)就equivalent to 一个“发生源”,它负责产生强大的“非指向性思潮”,而力场发生和投射装置则负责将非指向性思潮转换为心智统一场(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的反相状态)并投射至行星上空,它并不需要把全Human Race 的心智都连接到网络里面,也不是让Human Race 躲入网络中“避难”。

  因此理论上,只要神经网络的节点规模能达到一定阈值,能产生足够强大的“非指向性思潮”就可以满足需求。

  所以神经网络这项“基础工程”的规模不一定需要遍及全球,至少在Cecil Empire 已经为其打好一定基础的situation 下,它是有可能达到蓝图要求的。

  “我们目前只进行了粗略的计算,”Jenny 显然已经提前做了很多准备,对Gawain’s 问题也有应对,“从原理上,链接在神经网络中的思维节点越多,所产生的‘非指向性思潮’也就有越强大的力量,就越能够有效地覆盖掉观察者效应,但事实上只要将现有的神经网络规模扩大两到三倍,所产生的‘非指向性思潮’就已经足够激活barrier ……当然,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扩大网络规模可以让效果更好,但这并非必要。”

  现有的神经网络还需要扩大两到三倍……

  “所以,这是可以achieve 的。”Gawain 略做思考,嗓音低沉地说道。

  “是的啊,这部分可以achieve ,”旁边的Rebecca nodded ,“目前国内神经网络的发展速度飞快,而且在其他国家的推广也很顺利,按我和Jenny 的估计,perhaps 都用不了一年半,在一年内联盟全境的神经网络节点数量就可以达到目前的三倍规模——这东西对大家的吸引力惊人,而且浸入舱如今也是能工业量产的东西,扩大起来不难。”

  “所以难点在于另portion ,”Gawain 慢慢开口,“力场投射……”

  “按照诺依人的蓝图,我们需要把心智统一场的投射装置覆盖全球才能产生完整的防护效果,”Jenny gently nodded ,“比起神经网络,这些投射装置才是我们真正绕不过去的‘硬仗’。目前我们制造出的最大功率的‘反Divine Attribute barrier 发生器’覆盖范围也只有几个街区大小,而且由于使用了大量精密technology ,其生产组装的周期很长,一年半的时间……别说覆盖这颗planet ,就是覆盖半个南境都成问题……”

  “如果联盟所有国家spare no effort 去生产barrier 发生器呢?”Rebecca 想了想,looked towards Jenny ,“我记得Elf 那边最近重启了很多古代制造站,虽然设备都很老了,但生产效率很高,而且能灵活调整生产模式,大部分现代工业零件都能加工出来……”

  “可联盟中也只有一个Silver Empire 有这种‘coffin cost ’,”Gawain shook the head ,“顶多,Typhon 开动他们的‘钞能力’,再加上Siren 的深海科技,可这恐怕仍然很难满足缺口。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一个Planetary Grade 工程,哪怕联盟所有国家都有Cecil 一样的生产能力都不一定管用,even more how 联盟大部分国家的工业化现在才刚刚起步……”

  一边说着,他心中又忍不住暗自叹息。

  magic tide 来的太早了。

  联盟许多国家根本没有做好准备,甚至这个时代都没有做好准备,除了三大Empire 和Siren 、Great Dragon 这样的“领头国家”之外,大部分成员国如今甚至还处在magic 工坊+smith 手搓的工业起步阶段,一个这样的联盟,如今却突然要面对一个Planetary Grade 的工程,这已经不是时代的车轮来到眼前的问题——这是时代的车轮已经碾在脸上了。

  而且这还是一辆“Warhammer -II”型重坦。

  “我们需要集思广益了,”在片刻沉思与沉默之后,Gawain 轻轻shook the head ,“需要有更多聪明人参与进来,包括其他国家的scholars 。现在我们已经搞明白了诺依人的蓝图到底在说什么,那么下一步,就是搞明白到底该怎么做。去联络Silver Empire 的Astromancer Association ,Typhon 的皇家法师协会,Siren 的深海Witch 们,还有Great Dragon ……我们现在需要各方各面的意见,任何一条思路都不能放过。”

  “是,”Jenny 立刻弯下腰,“如您所愿。”

  “在讨论力场投射问题之前,扩大并改造神经网络的工作也必须并入到‘magic tide 对策项目’里了,”Gawain 紧接着又说到,“虽然现在神经网络的增长速度已经能够满足barrier 需求,但仅仅规模增长是不够的,我们还要考虑到之后它得作为‘心智统一场’的‘发生源’……不能再按照原有计划发展网络了,需要进行重新规划,要为之后和其他子system 的连接提前做一些准备。”

  他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Rebecca :“你去找你姑妈过来,她可能得稍微……加个班了。”

  “哎!”Rebecca 立刻答complied ,扭头就朝书房门口走去,但刚走到一半就吱嘎all of a sudden 刹住脚步,缩着脖子扭头看了Gawain 一眼,“我去跟姑妈说这话……不会挨打吧?”

  Gawain 瞪了她一眼:“我让你传话的,她怎么会打你?”

  “哦。”Rebecca nodded ,这才放心地走出了房间。

  ……

  同一时间,Augari Tribe Kingdom 腹地,静谧的夜幕正笼罩着这片古老土地的森林和山川,神圣的Ancestral Peak 伫立在星空之下。

  Ancestral Peak 脚下,灰Elf Race 长雯娜·白芷站在圣盔城最高的议事厅阳台边缘,她双手扶着石质的栏杆,静静眺望着那片沐浴在starlight 之下的高山。

  高山顶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灯光以及一座Tower 的剪影。

  灯光汇聚之处,是妖精族在山上的settlement ,而那座巍峨的Tower ,则是位于Ancestral Peak 顶部的magic circuit 总枢纽——同时也是整个Augari Tribe Kingdom 最大的一座枢纽塔。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你今天一直在盯着Ancestral Peak 看。”

  雯娜转过头,扬起脑袋,看到一个异常高大的silhouette 正站在自己旁边。

  “卡米拉,你站太近了,仰头说话很累。”

  “哦哦,抱歉,”大酋长赶紧往后退了半步,同时目光也投向了那座巍峨高山,“算算时间……‘那位女士’这时候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嗯,很快,”雯娜轻轻nodded ,“刚才史黛拉已经从山上传来消息,说是收到了传输信号。”

  卡米拉抿了抿嘴唇,在犹豫中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你说,我们这么做的话,山中的Ancestor 真的不会责怪我们么?”

  “……如果Ancestor 们真的在那座山里,那他们只会为我们感到骄傲,”几秒钟的沉默之后,雯娜慢慢shook the head ,“如果他们不在那里,那我们就更不必犹豫什么了。”

  卡米拉微微睁大了眼睛,淡golden 的猫瞳在夜色下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童年玩伴,过了好几秒钟,她才轻声感叹了一句:“……真不愧是profiteer ,就是比我脸皮厚。”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