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rd of Daybreaker Chapter 153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远瞳

  第1529章 一个故事,两个讲述者

  如山岳般高大的暗影王座前,stone pillar 顶端的Wilde 突然间没了声响,直到将近one minute 之后他才冒出一句:“您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啊——女士,如果连您这样的上Ancient God 祇都能自称‘凡人’的话,那in this world 还有Gods 么?”

  “Gods 的关键不在于力量强弱,更与是否古老无关——Great Dragon 的历史长达两百余万年,目previous life 存最古老的Great Dragon 甚至和我是同一个年代,但他们仍是凡人,只因为他们有着凡人的心智,依着凡人的‘轨迹’生存,”Night Lady 语气悠然地说着,仿佛只是在和一位老友闲聊着岁月流转,“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轨迹,神走在神的路上,人走在人的路上,但这些轨迹并非不能逾越。

  “大adventurer 先生,在很多很多年前我就已经越界了——虽然那时候是受到了起航者一点微小的帮助,但从结果来看,我早已unbecoming this world 对‘Myriad Gods ’的定位。”

  “越界……您偶尔会提起这个词汇,”Wilde 似懂非懂地说道,紧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等等,那照这么说,您其实是可以帮助这个时代的凡人们……”

  “不可以,”Night Lady 打断了大adventurer 的话,“至于原因,你刚才自己都说了——‘这个时代’。我不属于这个时代,大adventurer 先生,我是一个从上古苟活至今的Nether Soul ,即便这个Nether Soul 已经不再是神,我也不能代替这个时代的凡人完成他们应做之事,如今我能出手到这个程度其实已经是钻了空子,只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的尘世中找到了little bit 的‘联系’,我才能介入如今的事态。”

  “在这个时代的尘世中找到了‘联系’……”Wilde looked thoughtful ,“我不太明白,您说的联系难道……”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这不是什么major event ,”Night Lady 轻轻shook the head ,祂似乎已经对这个话题失去兴趣,也可能是在暗示大adventurer 不要继续追问,祂随手拿起了被自己放在王座旁的权杖,summon 出暗影裂隙轻轻擦拭着权杖顶端,嗓音低沉,“如今我已经尽己所能地帮助他们铺好了前路,但最大的那个挑战……还是要靠他们自己迈过去,一个Nether Soul 能做的事情也就如此了。”

  Wilde 静静地注视着这位背负着沉重岁月,在近乎永恒的时光中履行一份古老誓约的上古之神,良久才忍不住开口:“您那是在擦棍子上的血么?”

  “我说过了,这首先是个权杖。”Night Lady 立刻一脸认真地纠正道。

  Wilde 想了想,寻思着对方好像并没有否认棍子上有血的事儿,而且强调“这首先是个权杖”,那言下之意多半就指的这权杖其次也可以是个闷棍对吧……

  不过他可没兴趣反复跟一个Ancient God 斗嘴,看着眼前这位女士在那一边擦拭武器一边轻声哼唱某种古老的歌谣,仿佛心情很好的样子,他当然是选择趁此机会多问问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那支探索队伍……他们能顺利找到City of Thousand Towers 么?”

  “既然已经发出邀请,我当然会让他们找到那座城,”Night Lady 随口回应,“怎么,你很期待?”

  “我上次如此期待一件事情似乎已经是数百年前了,”Wilde 语气幽幽,“有时候我自己回忆起来都感觉这很inconceivable ——我自诩为大adventurer ,自认为自己的一生都在四处冒险,但实际的situation 是,我已经在您的王座前静静躺了数百年,这数百年间我没有离开过这片沙漠半步,没有造访过任何一处未知之境,我做的only one 件事情就是在给您讲故事,讲one by one 早已泛黄的,早已模糊的故事。

  “女士,您其实at first 就知道的,这根本不是‘大adventurer Wilde ’应有的状态,我在这里停滞太长时间了,从我自己的viewpoint 看,我这一生甚至有一大半时间都是这种停滞状态。”

  “这是因为你本身也无法移动和离开,”Night Lady 停下了擦拭权杖的动作,微微垂下视线,“甚至直到前不久,直到我这夹缝中的囚笼稍微near 了现实边境,你才刚有机会短暂离开王座并前往Dreamland 边缘,不是么?”

  “身体无法离开是一回事,心中对现状接受认可又是另一回事,”Wilde 却没有因Night Lady 的转移话题而放弃,“我静静躺在这里,直到书页泛黄,说是被困于此地,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安然接受现状,因为我那渴望冒险的部分并不在这里……那份冲动在‘另一边’,他叫‘莫迪尔’,他已在世间游历数百年,见证了无数在我的书页中不曾记载的奇景,而且直到现在,他仍在旅途中,不曾止步。

  “但与此同时,他却无法完整记下自己的任何一段冒险之旅,他数百年的冒险旅途与其说是冒险,其实更像muddleheaded 的游荡,他曾见到过许多东西,却往往在某次迷梦之后便会于阳光下消散,他说他还保留着记录日志的习惯,但那些宝贵的笔记总是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遗失、损坏。

  “女士,自从这段时间记忆开始恢复,思维变得清晰,我就一直在思考,‘莫迪尔·Wilde ’这个人到底是如何被分成两半的,现在我好像隐约想明白了,而且我猜……这是您有意为之。”

  Night Lady 已经将权杖再次放回王座旁,祂在乌云后静静俯瞰着王座前的渺小书本,如同在时间长河的尽头注视一片短暂到unremarkable 的水花,如果是一个严格按照规则运转的Gods ,祂想必不会对一个如此渺小的存在倾注任何多余的关注,然而人性让祂的眼神最终柔和下来,并开口打破了沉默:“人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大adventurer 先生。

  “其portion 名为‘好奇’,好奇心指向未知的未来,它永远渴望踏上旅途,并且会永不止步地追寻;另portion 则名为‘记忆’,记忆守护着过去,它记录着人这一生中所见证的每一段风景,是人曾存于世的证明,正是因为有了这两部分,凡人才能拥有前进的动力,也能拥有记录并总结历史的能力。”

  “所以,您将我的‘好奇’和‘记忆’分割开来,让我既不走向未来,也不被困in the past ,而是永远停留在了‘现在’,”Wilde 隐约明白过来,“因为只有在‘现在’,我才存在?”

  Night Lady 罕见地没有开口做任何回应,这种沉默仿佛是一种变相的承认,Wilde 的声音则继续从stone pillar 顶端传来:“充满好奇的莫迪尔进行着永不止步的冒险之旅,却无法将任何一段冒险记录下来,充满回忆的Wilde 牢记着过去的每一段冒险,却再也不曾踏上过新的旅途,这也难怪他是一个在世间行走的旅人,而我是一本躺在王座废墟前的古书,现在看来,这很合理。”

  静静地听着Wilde 的话,Night Lady 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直到王座前重归平静,之后又过了好几分钟,祂才突然开口打破沉默:“during that time 你传递了一个消息,而那个‘消息’远非凡人的理智和躯体能够承受,将你分割保存是那时候的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如果是现在的我,perhaps 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来清除你遭到的逆潮contamination 并修复你的soul ,但那时候我做不到。”

  “我知道,当时您正与入侵的逆潮之力对抗,能分出一些精力来帮我这个渺小的凡人一把已经殊为不易,我并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又怎会在受了这么大的恩惠之后反过头来埋怨自己的恩人做的不够好,”Wilde 的声音中似乎有了点笑意,“我只是突然有点感慨,自己竟然停滞了这么久才想明白这点事情,看来‘好奇’的缺失真的影响很大,如果是另一个我的话,恐怕在同样的situation 下只需数年便会察觉自己的真实situation ,并向您寻求改变吧?”

  “……死亡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停滞’,”Night Lady 突然说道,“当这段旅途结束之后,便再没有新的旅途了。”

  “不,死亡不是停滞,死亡是生命的见证,”Wilde 平静地回应,“结束也是旅途的一环,正如死亡也是生命的一环,永久停滞在‘现在’和完成一段冒险之后安然结束可大有不同。”

  那道自高空俯瞰的目光久久停留在stone pillar 上,过了不知道多久,天空才终于传来Night Lady 的叹息声:“大adventurer 先生,你是个很好的朋友,如果可以的话,我确实是很期待也能有一段冒险之旅,就像你在故事里讲的那样,收拾好行装,抛下这陈腐的重担,昂首走向world 尽头。”

  “这可不行,女士,至少现在不行,您要突然离开,this world 可就大大不妙了,”Wilde 笑了起来,“不过我倒是可以向您致以blessing ,祝您能早日achieve 这个愿望——这perhaps 真的就要achieve 了,您不是说了么?他们已经非常接近起航者向您描绘的那个‘完美模型’……”

  “那就谢谢你的blessing 吧,大adventurer 先生,”Night Lady 微笑起来,祂轻轻向后靠去,靠在王座那冰冷的靠背上,Amber 色的双眸似乎正望向地平线尽头那座剪影之城,“我有些累了,再给我讲个故事吧,趁还有些时间,我想听一段全新的冒险旅途。”

  “全新的冒险旅途么?这有些困难……但是如您所愿。”stone pillar 上的黑皮大书沉默了片刻,随后嗓音低缓地开口,他开始讲述一个故事,而这是一个他in the past 数百年中都不曾讲过的故事——

  “大adventurer 莫迪尔已经带领着他的探索队伍在这无止尽的jungle 和旷野中跋涉了很久很久,他们在紫罗兰岛上兜兜转转,unconsciously 已经抵达法师之国的最深处,理论上City of Thousand Towers 就在这个地方,然而他们眼前只有一片荒芜……”

  ……

  大adventurer 莫迪尔已经带领着他的探索队伍在这无止尽的jungle 和旷野中跋涉了很久很久,他们在紫罗兰岛上兜兜转转,unconsciously 已经抵达法师之国的最深处。

  这一路上,他们发现了数量更多的“石堆纪念碑”,也从纪念碑中了解到了更多有关于Violet Kingdom 的历史记录,他们找到了这个曾在Dreamland 中诞生和繁荣,又在Dreamland 中悄然消失的国家留给这world 的大量痕迹,包括紫罗兰人的留言,有关历史和城市的影像,也包括许多文化Art 方面的资料。

  这些资料让探索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深深着迷且惊叹不已,这座在漫长历史中始终封闭国门的“隐世之国”显然有着远超外人想象的丰富内在,许多关于民俗文化方面的东西都是第一次呈现在外人眼前,而即便是Maggie 这个并非专业scholar 的人都能想象得到,这部分资料一旦公布出去会在world 上引起多么惊人的反响。

  Violet Kingdom perhaps 真的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存在”,但这座岛上留下的资料却是实打实的,哪怕它们诞生自Dreamland ,它们也完完整整地描绘出了一个古老Kingdom 那辉煌灿烂的文明,对于真正的scholar 而言,这些资料绝非虚妄,哪怕是对于领袖们而言,这些“举国之证”也是足以让他们认真对待的社会学资料,是对一国历史的参考和见证。

  为了维持前方探索队伍和后方指挥部的通讯,目前仍然停泊在海湾中的寒星号派出了specialized 的通讯中继飞行器,三架在紫罗兰岛上空轮番巡航的飞行器可以确保探索队与母舰之间的不间断通讯,而借助这便利的通讯条件,Wilde 和Maggie 一直在将他们所发现的各种资料都整理打包发送给国内,这些资料将来会引起多大影响还不好说,但至少这阵子在后方坐镇指挥的Victoria Duchess 是频频震惊。

  隐世之国紫罗兰,这古老Kingdom 如今以一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方式向世人揭开了它的mysterious 面纱。

  但除了这些石堆之外,莫迪尔和他所带领的探索队却始终没有找到他们真正想找的东西——他们没有发现City of Thousand Towers 。

  这座gigantic 的岛屿上只有一片片仿若barrier 般的jungle ,以及在森林间隙中无规律分布的荒野或河谷、山涧,尽管沿途发现的石堆证明队伍所寻找的方向准确verified ,可是在紫罗兰岛的最深处,他们兜兜转转绕了好几天也没有发现那座传说中的“法师之都”。

  在进入紫罗兰岛中心区的第四天,Maggie 再一次化身Great Dragon ,从空中侦察了整个地区,但和之前几次一样,她仍然一无所获。

  莫迪尔站在一片开阔旷野边缘,眺望着远方已经渐渐被夕阳染红的地平线,刚刚返回地面的Maggie 则站在他旁边,这位Black Dragon maid 仍然保持着equipment 龙裔形态,身上的magical mechanism 正在向外释放着余热,两人身后不远处是茂密的森林,那森林中影影绰绰,仿佛时刻都有不定形的事物要从那些树荫中蠕行而出——但对于已经在这座岛上活动了将近一个月的游骑兵soldier 们而言,这些景象他们早已司空见惯。

  只要注意正确的探索方法,注意避开那些明显不正常的阴影区域,这座岛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

  “理论上City of Thousand Towers 就在这个地方,然而咱们眼前只有一片荒芜……”Maggie 打破沉默,她的嗓音低沉,喉咙里仿佛有闷雷翻滚,“但那个叫贝娜黛朵的magic 智能明确说过,City of Thousand Towers 就在它原本所在的地方,不管是现实world 还是Dreamland world 都如此。难道咱们找错地方了?”

  “再错也impossible 偏差到从空中都完全看不见的程度,毕竟咱们的大方向是肯定没问题的,之前找到的几处石堆纪念碑也指明了City of Thousand Towers 的方向,”莫迪尔shook the head ,“我更倾向于另一个猜测,一个……更‘magic ’的猜测。”

  Maggie 微微歪了歪脑袋,尖利的牙齿间冒出好奇的语调:„Oh?”

  “perhaps ,我们已经到City of Thousand Towers 了,”莫迪尔轻轻exhaled ,“它就在这儿,在我们有限的perception 之外。”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