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ily Life of the Immortal King Chapter 19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现在的曲书灵状态明显是不对的,诚然这种心理扭曲也有着一部分性格趋势的元素,外加上曲书灵常年以来习惯性的戴着那张aloof and remote 的面具生活,如今本性彻底爆发出来自然会有一种令人hard to describe 的惊悚之感。

虽然曲书灵十分可恨,可冷静下来后李畅喆还是从理性的角度出发考虑,觉得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会使得这场恩怨陷入无休止的怪圈里。

他对揭露曲书灵的真面目并没有兴趣,有道是日久见人心。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越是喜欢给自己做伪装的人,当他的面具被扒开后也就愈发丑陋,而扒下这层面具的人李畅喆是没有兴趣去当的,他觉得时间足以证明一切。

眼前的关键还是如何让曲书灵冷静下来,毕竟这疯批已经黑化了,他担心持续的作战会让他们所有人都陷入both sides suffer 的局面。

“曲兄,你冷静一下。这样吧,我们不妨打个赌,持续作战无非是消耗你我之间的spiritual power ,反而会让其他人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不是吗?”此时,李畅喆出言说道。

他知道曲书灵是个非常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曲书灵都会纳入考量范围。

当然,眼前的谈判还是有风险的,毕竟曲书灵已经是黑化的疯批了……和这样一个疯子谈判,李畅喆甚至都觉得自己有点疯了。

Wang Ling 抱着臂在一边安静的观察,他发现李畅喆这个人平常活得像个莽夫,在关键时刻却反而能冷静下来。

“哦?可我现在,只想干掉你。”曲书灵目光森冷,他的眼Divine Idol 是一只饿了几天的鬣狗,紧紧咬着李畅喆不放。

不过李畅喆同时也注意到,曲书灵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那么盯着他站在原地。

他当即反应过来了。

知道这场“赌局”还有谈判的余地……

这个疯批虽然已经黑化了,但还没有完全黑化。

“这样吧曲兄,这场赌局,你要是赢了。我可以让你刺一剑,不用任何Magical Artifact 护体,也不会用任何spell 。要刺哪里,随你高兴。你要是输了,就自行离开试炼场怎么样?”李畅喆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有趣。”

曲书灵冷笑,旋即反问:“你想怎么赌?”

李畅喆当即说道:“你我站在同一水平线,面向开阔地带的地面挥舞sword qi 。看谁的sword qi 能伸展的更长。就以地面的剑痕为准。这是你我之间,君子之约,谁都不许耍赖。你要是能胜过我,算你厉害。”

this remark 听上去平平无奇,实则在一瞬间就将曲书灵的心给抓住了。

这也行……

章霖燕在后面扶额。

她都听呆了。

作为场中only one 个女生,完全didn’t expect 事情居然会向着这个方向进展。

果然,男人之间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而且总喜欢打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小赌。

甚至连赌注都是那么可笑。

然而当曲书灵真的应战了,章霖燕不免又开始担心起对局的胜负。

“人家的Spirit Sword 可是Saint Artifact 级的啊……我们的剑是破损后修复的,能比吗?你能赢得过?”她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听上去格外焦急,虽然章霖燕知道李畅喆多半是想到了什么后手,才敢提出这样的对决,可还是觉得有些心里没底。

Wang Ling 倒是淡定了,毕竟全场只有Wang Ling 知晓,如今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的斩夜formidable power 究竟多么生猛。

而李畅喆提出这个对局,根本原因也不在于斩夜,毕竟他现在对手中的斩夜的力量还是一无所知的。

故此,他只是想了一个别的花招试图利用偏门克敌制胜。

“放心吧章姐,不会有问题。”李畅喆信心满满。

他们比得,是sword qi 延展。

这也是正常的Spirit Sword tournament 中的常规项目之一。

按照李畅喆的想法,只要他在挥斩斩夜的同时,将雾法施加在sword edge 之上,理论上这种夹带水雾的sword qi 就能通过空气中的水分子充分融合,从而使得sword qi 长度达到比原来高出几倍的距离,但缺点是这样的sword qi 会变得软绵绵的,没有丝毫杀伤力。

可他们比得是sword qi 延展,故此李畅喆觉得此法可行,大概率能胜过曲书灵。

说定规则后,曲书灵便和李畅喆来到了统一水平线上。

“曲兄先请吧。”李畅喆故作礼貌的做了请势。

曲书灵snorted ,二话不说直接手提月黎,对着一处开阔地带便开始朝天挥剑开始蓄力,当spiritual power 在剑体上凝结到一个临界点时。

呼的一声!

曲书灵当空一剑斩下!

只能说Saint Artifact 级的Spirit Sword 不愧是Saint Artifact 级,这might of a single sword sword qi 在出手的瞬间便呈现出tiger’s roar dragon’s cry 之势,那皎洁的sword qi 几乎是顺着曲书灵的足尖向前蔓延出去,割裂大地。

圣洁的月光sword qi 将前方夜幕下的丛林照得一片通明,然后便只剩下了无数大树被sword qi 分断的声音。

章霖燕看得都傻眼了,那仅仅只是曲书灵的一剑而已,其sword qi 在出手的瞬间便已平移出去了四百米,并且还随着时间推移在提速。

月黎的sword qi 太过诡异了,就像是一道抛物线,sword qi 到中途时才是真正的发力点。

章霖燕用自己箭手的目测水平大致测算了下,曲书灵的这一道sword qi 足足持续了二十六秒才停却下来,平均每秒推进距离已经达到了六百米,已然超越音速。

将近十六公里的sword qi ……

另一边,李畅喆心中的默算也差不多是这个结果。

他当即frowned ,感觉自己略微有点低估了月黎的强度了。

这个距离,和李畅喆之前想得利用偏门取胜的法子差不多,如果只是单纯的比试sword qi ,他觉得自己一定赢不了。

而眼下能不能赢,真的只能看运气了。

李畅喆咬了咬牙。

他站在和曲书灵同一水平线的位置,憋红了脸,可以看得出他是连最后吃奶的spiritual power 都用上了,全部灌注在了斩夜的剑身之上。

下一秒。

伴随着他朝前挥斩的一剑,a loud explosion sound ,炸响了这片Spirit World 试炼场每一个人的鼓膜。

一道高度长达十数米的black 月牙sword qi 如同vampire 的獠牙自李畅喆斩出的那一瞬间向前猛然冲射而去。

这样的formidable power 比月黎更加惊恐,在took out 的一瞬间,Heaven and Earth 乖离,连夜幕都变色了,染上了一层独属于斩夜的血红。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是被吓傻在了原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李畅喆甚至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因为他斩出的这一道sword qi ,直接将整个2号Spirit World 试炼场给劈碎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