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emon King Doesn’t Have to be Overthrown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一刻,哪怕是足智多谋,机关算尽如Danath ,都彻底的lost self-control 了。

Skien 展现出来的Demon King 之力,完全击溃了他的冷静以及他的决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Danath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Skien 手中那殷红的Holy Sword 。

不对,那已经不能称之为Holy Sword 了。

Skien 此时此刻所持有的剑,上面已经没有半点Holy Sword 该有的sacred power 及神圣波动,反而彻头彻尾的化作了一把破灭的Magic Sword 。

不是堪称close combat type 绝技的【Magic Sword】 Skill ,而是携带与「圣」相反的『Demon』 Attribute ,一把genuine 的Demon King 之剑。

而不管怎么看,Danath 都必须承认,那把Magic Sword 上携带的就是Demon King 之力,完完整整的Demon King 之力。

Skien 倒是不像Danath 那么心绪混乱,反倒一边走在in the sky ,一边目光一瞥,looked towards 了不断碎裂的周围。

因为【破灭终刑】以及【Demon God 之焱】这两种特级Magic 的关系,空间已经是被破坏得相当严重,更别说是被Skien 蕴含Demon King 之力的slash 给切开,受创是只会更重。

换做一般的手段,哪怕是直接涉及空间本身的Magic ,对空间造成破坏,那也无法让空间一直碎裂受损下去。

world 是具有自我修复的功能的,所以即便空间被破坏,都能在一定的时间内自行修复完好。

唯独在受到Demon King’s power 破坏时,那种破坏才是真真正正能够给world 、给空间带来无法修复的创伤。

哪怕only 重现Demon King 之力的一部分本质的特级Magic ,对空间造成的创伤,一旦形成,那也会无法修复。

否则,这种highest level 的Magic ,又怎么会被列为禁忌Magic 呢?

precisely because ,它就是如此的危险。

加上Skien 斩下蕴含Demon King 之力的一剑,这一带的空间,其下场,就是和曾经的Kosmos 的world 夹缝一样,变成无法治愈的world 之伤。

thought until here ,Skien 心念一转。

其手中,殷红的Magic Sword 之上,rays of light 顿时绽放。

那不再是殷红的Demon King 之力,而是璀璨耀眼的神圣之光。

rays of light 中,Magic Sword 上的殷红逐渐被华丽的洁白给取代,令其恢复了本来身为Holy Sword 时的模样。

Skien 举起恢复原状的Holy Sword ,随手一扫。

“bang! ”

一声颤鸣之中,弥漫在整个空间里的Demon King 之力都被神圣的波动给一扫而空,彻底净化。

破碎的空间这才停下了继续龟裂的状态。

然后,Skien 持剑的手又是一转,Holy Sword 上的神sacred light 辉立即又是变了。

变成了苍蓝如天空和海洋,散发着超凡aura 的rays of light 。

于此,Holy Sword 又化为了Divine Sword 。

“回去。”

手持Divine Sword 的Skien only 吐露出宛若True God 言灵般的简短话语,不可思议的一幕便发生了。

只见,原本龟裂破碎的空间犹如时光倒流一般,竟是从all directions 吸纳来了无数已然掉落的space fragments ,让这些碎片回到了本来的位置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破碎的空间逐渐被填补回去,裂缝亦one after another 消失。

没过多久,在苍蓝的光辉照耀下,整个如末日般shattered world ,竟是悄然恢复了原样。

所有的一切,都宛如没有发生过一般,变得即平静又安宁。

“你…你…”

Danath 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对眼珠子甚至因为惊愕以及不敢置信,差点没有直接从眼眶里爆出来。

Danath 只能in the heart 疯狂的to shout 。

(那是almighty 之力!那是almighty 之力!)

什么是almighty 之力?

Supreme Goddess ,被誉为全知almighty existence 的那位创世神的power ,便是almighty 之力。

或者说,那才是真正的Goddess 之力,真正的全知almighty 的象征,而不是像God Race’s Goddess 那般,仅在单独一个或者两个领域上达到堪称奇迹的地步。

它是omnipotent 的。

它是能够做到一切事情的真正Divine Spirit 的power 。

仅被Demon King 之力所克制的这股power ,甚至能够创造宇宙,创造world ,创造这个世间的一切事物。

看到这股power ,对于Danath 而言,所造成的冲击和震撼,那是比看到Demon King 之力更大的。

至少,Demon King’s power 还能在这世间寻找到一些残留,通过各种方法亦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

可Almighty True Goddess 之力,那就是哪怕寻遍整个Omni Pertensen ,都无迹可循。

焕发之枝珍贵吧?

但那也only Supreme God 用自己的power 创造world 时,在world 创造完毕以后剩余的power 所凝聚而成的结晶,仅有着不受【Principle】 制约的特性,却无法让人透过它窥视到Supreme God’s power 。

不像不被world 所容纳和允许,因而能在这world 上寻找到残留的Demon King 之力,Supreme God 的almighty 之力是仅独属于其自身所有的,不会在世间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遗留。

因为world 本身就是Supreme God 的创造物,Supreme God 留在这个世上的power ,都会被world 本身所吸纳,最终成为充满整个Heaven and Earth 的Magic Power ,生生不息。

可现在,Skien 手中的Holy Sword ,却是变化成了蕴含almighty 之力的Divine Sword ,这让Danath 如何能够不疯狂in the heart to shout 呢?

Danath 都战栗了。

“象征神圣与奇迹的Hero 之力…”

“象征破坏与终焉的Demon King 之力…”

“象征全知与Almighty Goddess 之力…”

三大至高concept 的power ,居然全部出现在了Skien’s body ,汇聚在了一把剑上吧?

意识到了这一点,哪怕是Danath ,这split second 里,都有种脑袋轰然一片,整个人都陷入到混乱及呆滞的状态中去。

Skien 则将一切都恢复原状以后,来到了离Danath 仅有数米的位置上。

“有人给这power 起了个名字,就叫做——— —【至上权柄】。”

Skien’s voice ,清晰的响起。

“本来,它应该是我的Unique Skill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它的power 和性质已经完全超出了【Principle】 能够规范的范围了,或者是因为它本就是沉睡在我within the body 的隐藏power ,在我成就transcend 以后和我完全融合了的关系,它竟是也和其它Skill 一起消失了,不再能够用「Unique Skill 」的形式来进行查看。”

不仅如此,因为Skien 完全融合了【至上权柄】的关系,作为三大至高concept 之力的体现,它们的性质和ability 便也都反馈到了与Skien 一体的Holy Sword 之上。

所以,Holy Sword 在成就transcend ,进行了蜕变,焕发出真正的神圣之力以后,又在融合了【至上权柄】的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的蜕变。

当它表现出「圣」Attribute 的一面时,它就是能够净化一切邪恶,讨伐一切罪恶存在的Holy Sword 。

当它表现出『Demon』 Attribute 的一面时,它就是能够破坏一切事物,给予world 末日终焉的Magic Sword 。

而当它表现出『God』 Attribute 的一面时,它就是能够创造一切,创造all things 的全知almighty 的Divine Sword 。

this level 的power ,或许真的是超出了【Principle】 能够规范的范围了,所以Skien 的【至上权柄】甚至已经失去了Unique Skill 的concept 及形式,完全融入其自身当中。

现在的Skien ,一身的power 及ability ,就全部都是自己所有的东西。

Transcendent Level 存在们都至少also Unique Skill ,最核心的power 和ability 都聚集在Unique Skill 之上,Skien 却已经连Unique Skill 都像一般Skill 那般,彻底吸收,化为自己的power 。

Danath 理解到了这一点,更加的战栗。

因为,据他所知,能像这样,不局限于【Principle】 所规定的Level 和Skill ,甚至连Unique Skill 的concept 都能凌驾和超越的存在,纵观整个Omni Pertensen 的历史,都仅有两位。

规格外的存在,诞生于虚空之中的唯二的两个至高lifeform ——— —Demon King 以及Supreme God 。

Skien ,已经踏进了那since ancient times 都仅有两个名额的领域了?

Danath 之前不是没有想过,Skien 可能已经成为了最接近那个领域,乃至触及到了那个领域的存在,但他怎么都无法想到,Skien 不是接近和触及,而是已经确确实实的踏了进去。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呢。”

Skien 静静的看着Danath ,做出了declaration 。

“对现在的我而言,你也basically impossible 再做得了我的对手了,明白了吗?”

他就不是一般的Transcendent Level ,更不是如众人猜测的那般,成为比Goddess of Fate 更强的Hero 而已。

他,已然将三大至高concept 的power 都集in one body ,并完全融合及唤醒,成为与『Demon King』 和「Goddess 」真正意义上平起平坐的第三位规格外的存在。

现在的Skien ,方才是拥有『Hero』 这一concept 的至高lifeform 。

与Demon King 及Supreme God 处于同一高度的——— —「伟大存在」。

“Haha …Hahahaha …”

明白了这一切,Danath 笑了。

有些癫狂,又无比自嘲的笑了起来。

“原来我不惜豁出一切来应对的这场战斗,在你看来,完全就是小丑的舞台剧而已吗?”

Danath 就理解了,哪怕自己变得再强,付出再大的代价,都impossible 战胜现在的Skien 了。

“真是无比适合我的结局,无比适合我的结果呢,Hahahaha !”

Danath 便仿佛彻底抛弃了自身的生死一般,扶着额,忘我的大笑了起来。

那笑声,充满着悲凉的氛围。

Skien 依旧only 静静的看着这样的Danath 。

他没有动手,更没有再做什么的想法。

手持全知almighty 的Divine Sword ,Skien 也靠着「全知」的ability ,多少窥视到了些许发生在Danath body 的事情。

直到这一刻,Skien 才知道,为什么Danath 会变得那么反常。

原因,仅是因为他得知了自身存在之真相。

Demon King 的化身,因潜意识里的渴望及本能的追求,所以才不惜一切复活Demon King ,却一直以为那是自己为了达成理想及梦想必须走的道路的可怜梦想家。

这,才是Danath 的真面目。

明白了这一点,Skien 对这个男人也不禁产生了一丝同情。

这么一个有魄力、有谋略、有头脑、有想法、有规划一切的行动力以及搅乱天下的雄心壮志的character ,竟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化身身份和本能渴望,走在自己以为合理,实则不过是傀儡人偶般的on the road ,难怪他会变得如此abandon oneself to despair 。

until now 的trembling with fear 、如履薄冰和机关算尽,为的就是摆脱既定的命运,不再被那个Devil 般的father 给操控,当做牺牲品,直到终于成功扳倒了对方,夺取了对方的一切,满以为接下来走的就是自己的道路,过的是自己的人生,拥有着绝对的自由,不会再对既定的命运低头,到头来发现,那不过是futile 。

发现自己不过是跳出了一个命运,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命运里的Danath ,在完成一切,又发现了一切以后,会承受多大的冲击,可想而知。

一个有魄力,有野心的formidable person ,其下场,仍是一个命运的提线木偶,得知这一切的时候,这个男人会有多动摇呢?

只要稍微想一想,Skien 都unconsciously 的产生了一丝丝的同情。

于是,Skien 瞥了一眼双臂尽失,全身drenched with blood ,像个疯子一样大笑着的Danath ,shook the head 以后,将手中的Divine Sword 收回within the body 。

他撇下了Danath ,与其擦肩而过,准备离去。

见状,Danath 自嘲无比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连让你补上最后一击的资格都没有啊?”

Danath 已经完全陷入了abandon oneself to despair 的旋涡。

Skien 没有再looked towards Danath ,without looking back 的说了一句。

“only 觉得突然没有砍你的兴致了而已。”

Skien 给出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是吗?”Danath said with a sneer :“放过我的话,你确定你将来不会后悔?”

hearing this ,Skien 倒是raised the brow 。

“你以为我现在还需要担心你的威胁吗?”Skien lightly said :“哪怕你将来有一丝丝打算搞事的想法出现,凭借「全知」的power ,我都会立刻察觉,并提前把你找出来,直接解决掉。”

所谓的【灭影灭形】的Unique Skill ,在「全知」的power 面前,就only 一个笑话了。

Danath ,早已在Skien 这里,失去了他的威慑力。

“我不杀你,是想让你好好看看今后的world 会变成什么样。”

Skien 便平静无比的出声。

“我会看着这一切,然后再来决定怎么处置你。”

留下这样的话,Skien 一个闪身,disappeared 。

只剩下Danath 一人,留在这片in the sky ,发呆了许久…许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