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emon King Doesn’t Have to be Overthrown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天空与大地的战争,依旧在继续。

不管是Transcendent Level 存在们的激战,还是两方军队的厮杀,短时间之内,都是impossible 结束的。

原本,Skien 和Danath 这两个在各自的领域上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凌驾于世人的common sense 之上,达到他人impossible 抵达的领域的存在之间的战斗,同样应该是如此才对。

可惜,Skien 的蜕变,相比较起Danath 的蜕变,却要更加的彻底、完全乃至是terrifying 。

所以,在战场上的激战还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候的这会,Skien 却是已经能够抛下失去威胁的Danath ,脱离战场。

他以Teleportation 的ability glittering 出了一段距离。

直到进入神之峡谷,感受到了熟悉又陌生的aura 以后,他才停下了Teleportation 。

“……”

些许沉寂弥漫在不知为何停滞在in midair ,不再前进的Skien body 。

Skien 便默默的看着下方的废墟,许久以后,方才慢慢的往下飞去。

没过多久,Skien 落在了地面上。

他就像是突然闯入这个被遗弃的world 里一样,置身于废墟之中,收敛起了全部的aura 。

这一刻的Skien ,看上去,only 一个ordinary 的贵族青年。

然后,Skien 抬起步伐,慢慢的走进了废墟的深处。

“Pā ——Pā ——Pā ——Pā ——”

脚掌落地,踩在碎石瓦砾上的声音于all around 清晰的响起。

Skien 一边向前走,一边环视着这片废墟。

对于已经掌握了「全知」的Skien 而言,他自然是已然知道,这片名为神之峡谷的废墟,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来历。

它是Supreme God Omnis 创造完world 以后的居所,在Divine Realm 、Demon World 、Human World 还未被分割开来之前,乃是作为整个Omni Pertensen 的中心而存在的。

Skien 对这个地方也不是很陌生。

毕竟,他已经数次在梦中见过这个地方。

没错,这里就是梦境里,Skien 数次见到的花海。

当初,Supreme God Omnis 就是在这片花海上summon 了初代Hero ,summon 了Skien 的mother 。

Demon King 求死时,其也是来到这里,与Supreme God Omnis 展开决战,并在这里被初代Hero’s Holy Sword 贯穿心脏,最终rampage 失控,将初代Hero 碾杀。

Supreme God Omnis 就在这里为初代Hero 的死恸哭过。

Demon King 亦是在这里,协同Supreme God ,各自牺牲自身一半的power ,将初代Hero 给复活。

甚至,复活以后mental breakdown 的初代Hero ,同样是在这里,被Supreme God 送回了本来的world 。

in other words ,这里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之地。

如今,不知道是因为Demon King 与Supreme God 的激战,还是因为Demon King 的失控rampage ,或者是因为Supreme God 恸哭导致降下的史前大暴雨的洪水,这里已然是沦为了一片废墟。

连Supreme God 都将这里遗弃了,转而在Divine Realm 创造了Sanctuary ,在那里制造了一片一模一样的花海,让这里彻底成为了无人问津的死地。

直到今时今日,这里才重新成为了一切的开始。

当然,Skien 也希望…

“this time ,同样能在这里,让一切结束。”

抱着这样的想法,Skien 突然心中一动,手一张,让Holy Sword 在手中闪现。

闪耀着璀璨耀眼的golden light 的Holy Sword ,转眼间,又是化为了幽蓝如天空和大海的Divine Sword 。

手持Divine Sword 的Skien ,一边走在废墟内,一边却轻声嘟哝。

“回溯。”

话音一落,整个废墟蓦然一颤。

“hong long long …”

下一秒钟,废墟在一阵震颤之下,开始了堪称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只见,荒芜的大地逐渐的恢复了生机。

无数碎石瓦砾像是时间倒流一般,让world 都像是回放的影像一样,先是缓缓的悬浮而起,再飞回到one by one 的方向上。

它们有的填补了地面上的裂缝及坑洞,有的形成了森林和高山,有的变成了岩石及洞窟,also 的将整个地形都给填满,让这一带不再复刚刚的破败模样了。

shortly afterwards ,multi-colored 的鲜花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自地面上生长了出来。

Skien 每走出一步,这些鲜花便长到哪里。

等到Skien 停下脚步时,整个破败的神之峡谷,已然大变了模样。

清风在这里拂过。

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起来。

废墟化作了美丽的花海。

是的。

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这个神之峡谷,本来该有的模样。

那熟悉的美景,与Skien 梦境中见到的那一片,完全一模一样。

这是唯有Skien 才能办到的事情。

因为这里是直接或间接的被Demon King’s power 给破坏过的关系,想让这一带恢复原样,连Supreme God 都办不到。

可作为only one 将三大至高之力集in one body 的存在,Skien 却可以办到这件事。

Holy Sword 可以净化这里残留的Demon King 之力,让Demon King’s power 不再影响着这里。

这样一来,以Skien 掌握的almighty 之力,想将这里恢复为原状,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only …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携带着浓郁悲伤的声音,传入了Skien’s ears 中。

Skien 手持Divine Sword ,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前方。

在那里,少女背对着他,站在了花海的最中间。

微风吹过少女一头乌黑靓丽的发丝,令得那头发丝荡过一圈圈唯美的轨迹。

少女遗世而独立,像个生活在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中的美丽佳人,又像个管理着理想乡的美丽Goddess ,配合这一片花海,光是背影便看得人心动。

只可惜,这么一个遗世而独立的美丽少女,散发出来的氛围,却是过于悲伤,过于黯然。

有那么split second ,Skien 甚至产生了不该打扰对方,应该尽快离开的想法。

不为其他,仅为了不再让那少女发出悲伤的声音。

少女浑身散发出来的氛围,便让人心痛得无法呼吸。

而她words spoken ,更让人觉得心底涌过阵阵痛楚。

“已经逝去的事物,就该让它们永远的沉睡在历史当中。”

“不管是我,还是这片花海,都不该再回到this World 。”

“你,could it be 不这么觉得吗?”

少女过于黯然的声音,拨动着Skien’s heart 弦。

Skien 只能望着那道似与world 格格不入一般的背影,良久以后,方才出声。

“有些东西,逝去以后确实不该再强求,可有些东西却也不该任由其逝去,don’t tell me it’s not 吗?”

Skien’s voice ,便不知为何,变得比平时平静、平缓了许多。

少女的声音却依旧充满着悲伤。

“可那并不包括我。”

少女悲观的说法,本应让人恼火,却在此刻里,只能让人觉得心痛。

从这句话里,Skien 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个真正意义上立于最强的宝座之上的王者,其内心,究竟已经多么的死灰了。

as the saying goes 哀莫大于心死,现在的少女给人的感觉便是如此。

但,谁能怪她呢?

联想到她的遭遇,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变成这样?

哪怕是以往对任何人、事、物都能做到ruthless ,该毒舌的时候依旧毒舌,该嘲讽的时候就会嘲讽,不会让自己的worldview 跟着五官走的Skien ,都没办法在明知少女的生平的状况下,对她进行指责及痛骂。

他能做的只有一点。

那就是,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全部说出来。

于是…

“你又怎么那么肯定,你就不包括在这其中呢?”

Skien 如闲聊般漫不经心的说着。

“因为我能感觉到。”

少女如此诉说。

“感觉到什么?”

Skien 询问出声。

“感觉到,world 在排斥我。”

少女的声音如空谷幽兰,悲伤又哀痛的传开。

可Skien 却摇头了。

“如果world 在排斥你,那你又怎么会诞生呢?”Skien slowly said :“虽然我不会说什么存在即合理,但Omni Pertensen 会发展成现在这般模样,你的存在,必不可少。”

“是吗?”少女自嘲般的道:“我带给this World 的东西,until now ,不是只有破坏、destruction 、terrifying 以及战争吗?”

少女便抗拒着Skien’s view 。

在她看来,Omni Pertensen 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确实有她必不可少的影响。

但那是好事吗?

因她而诞生的Demon Race ,don’t tell me it’s not 一直在威胁着God Race 和human race 吗?

她甚至还掀起了长达数万年的战争,造成loss of life ,乃至是将world 都切割成了三份。

这些,could it be 都是好事?

Omni Pertensen 会发展成现在这般模样,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吧?

如果没有她,没有Demon King ,那this World 只会更美好。

“这应该是全world 所有人的共同观点吧?”

少女的语气,已经是变得无比的低落。

conversely Skien ,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没有受到影响。

“过去的时代如何,我没法做出评价。”Skien 便calmly said :“可就我现在的感想,我是认为,你所带来的一切,并不全都是坏的。”

可不是吗?

“Demon Race 固然一度威胁着God Race 和human race ,但在和平到来的these 1,000 years 里,与Demon Race 建立友好关系的God Race 和human race ,那是一点都不在少数。”

“虽然我没见过,但与Demon Race 通婚,共结连理的human race ,应该也不在少数才对。”

“Omni Pertensen 固然也被分成了三个world ,但正因为如此,God Race 、human race 、Demon Race 都有了各自的领地,有了缓冲的地带,不需要有争夺。”

“哪怕是曾经持续了数万年的战争,谁又能断言,它的存在,就一定是坏的呢?”

Skien 阐述着自己的论点。

“in this world ,有生就有死,有春季也就有寒冬。”

“任何事物都是相对存在的,正因为有恶,善的重要性才会被世人所了解,所追求,所渴望。”

“没有一个地方不存在darkness 。”

“世人兼期望能够进入乌托邦,可理想的world ,同样会从世人的手上夺走勤奋、努力以及梦想。”

Skien 将自己的目光投至被视为Demon King 的少女的body 。

“只有建立在相对且善恶的二元之上,world 才能得以完全。”

“在那遥远的过去,Demon King 与Goddess 会同时从in the sky 诞生,自in the sky 出现,绝对不是没有理由。”

“神会创造world ,但若没有Demon King 的威胁,this World 可能就会变成真正Almighty Goddess 的后花园,任由她肆意操控。”

“那样的world ,could it be 就absolutely will 是美好的吗?”

显然,那是不见得的。

“在我的world 里,各种各样的神话中,因Divine Spirit 们的傲慢以及aloof and remote 导致的灾难也是有的。”

“若是没有Demon King ,Divine Spirit 失去了天敌,不需要human 的power ,那human 在他们的in the eyes ,不一定是值得怜爱的child ,也有可能是如蝼蚁般的劳动力及为他们献上一切的羔羊。”

“有恶的存在,才能彰显善的重要性。”

“因此,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Skien 一字一句的开口。

“this World 或许在排斥你,但它绝对不是不需要你。”

“正因为有你的存在,有名为Demon King’s existence 诞生了,this World 才得以成立。”

“我不会说你做出的一切都是一种功劳。”

“但你的罪,要想被作为定论去否定,那也未免有点太早了吧?”

Skien 那笃定无比的说法,令得Demon King 的少女沉默了。

她肩膀微微颤动,低下去的头亦是缓缓的抬了起来。

可是,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面向Skien 。

她only 轻声说了一句。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别人说出这样的话。”

少女不知是喜是悲,语气复杂的说着。

“连你的mother 都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此话一出,Skien slightly startled ,却也没有感到意外。

自己的来历,或许能够瞒过他人,却瞒不过眼前这位Demon King 。

毕竟,这是曾与自己的mother 交心已久的好友。

她的power ,also 一半赠予了Skien ,现在就在Skien’s body 呢。

别人察觉不到这股power ,this honored one before the eyes 却绝对不会察觉不到。

既然如此,对方能猜到自己的身份,并不值得意外。

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就让Skien’s heart 往下沉去。

“我能感觉到,你是个好child ,和那个人一样,都非常的善良,非常的温柔。”

Demon King 放缓了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静谧。

“能像这样认同我的存在的人,除了你的mother ,也就只有你了。”

“所以,我有一个请求。”

“一个只有你才能办到的请求。”

Demon King 便淡淡的说出了决定性的话语。

“请你杀了我。”

一句话,令得Skien’s face 彻底的沉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