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全球神祇时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一个spell equivalent to 冰霜新星的自由加强版,伤害一般但控制力超强,能直接冻结目标三至十二秒,实力越强破冰速度越快,实力未超过星火最低也要持续三秒。

战场边缘与玛尔斯大战的恶魔督军受到余波的波及直接被冻住,玛尔斯趁机扑上去连拍带咬,一个个上万的伤害不断跳起。

但Lin Xiao 并未趁机让手下围攻,主要是短短几秒内杀不死,一旦杀不死就算是破坏单挑规距,恶魔督军也会让手下围攻。

恶魔督军一时搞不死,但其他恶魔就不一样,他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远方的恶魔warlock 与wizard 群,相比更强的恶魔Hundred-men Commander ,这些相对而言更难缠。

他一声令下,玛尔斯2号横身撞开身前被冻结的两个恶魔Hundred-men Commander 扑到恶魔wizard 团内,猛的一跃十多米高扑下‘轰’的扑倒一个被冻结的恶魔wizard ,一口直接将其脑袋咬入口中,一个高达五万的夸张伤害跳了起来,然后是一系列的几千伤害随着利齿啃咬而跳起。

这恶魔wizard 仅坚持了两秒不到十万出头的生命值就此流光,当场暴毙。

远处希尔斯以及星火也not to be outdone ,希尔斯从背后抽出一把箭矢,身后starlight 伸手一挥,神圣之光落在on the arrow 令其化成一支支光箭。

“peng peng peng! ”

弓弦连弹,刹那间一支支光箭如流星追月连成一串跨越上百码距离射中同一个恶魔warlock ,一个个高达两万的伤害跳起,六箭之后这个恶魔warlock 被秒杀。

再然后重新取出一支粗大的破甲箭矢搭弓射中另一恶魔wizard ,又是连续拉弓射击。

这次只是普通攻击,但他的射击速度很快,半秒就能射出一箭,短短五秒内又杀掉一个恶魔warlock 。

另一边的冰法星火虽然没时间施展冰神之枪这种大招,但普通冰系spell 在他手中同样很强,寒冰之枪加Ice Cone Technique 再来一枚从天而降两米长的冰棱坠下就能杀掉一个处于深冰状态下的恶魔wizard 。

一轮爆发结束,十七名恶魔warlock 与恶魔wizard 死得只剩八个,特别是重点关注的wizard 被杀掉大半,已凑不齐五个来牵制星火。

手下死伤惨重并未影响到恶魔督军的兴致,还在继续压制眼前这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对,是压制,玛尔斯虽然很强,但毕竟等级比恶魔督军低Level 5 ,到这个层次低Level 5 差距已经很大了,放在恶魔群体中Level 5 差距是完全无法抵挡,如果不是大娜迦的innate talent 实在是太强,减伤与抗性太高,换成其他正儿八紧用purple 恶魔印记兑换的首领模板手下,估计早早就被恶魔督军给打得没还手之力。

玛尔斯的顽强令恶魔督军即愤怒又有遇上对手的兴奋,就像是下棋一样,难得碰上一个实力比自己略差一丝的对手,经历艰难又畅快淋漓的战斗险胜对手,事后那种酸爽的感觉一般人unimaginable 。

所以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恶魔督军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于这场战斗中,一次又一次在艰难角力中险险压倒顽强的对手,fighting intent 越来越盛,精神越来越亢奋,压根没有注意到整个战场的局势慢慢的有了改变。

腾出手的星火完全展示了一个法系BOSS火力全开对战局有什么影响,一波又一波的超大范围暴风雪几乎没有停过,几乎每一秒都有恶魔死去,但恶魔的反扑也很terrifying ,时不时有手下战死,包括精英。

超激烈的战斗到中途,几个恶魔Hundred-men Commander 呼唤恶魔督军终于令他清醒过来,但它并未放弃这场畅快的战斗,而是下令手下Hundred-men Commander 继续进攻,同时派信使返回恶魔军营,估计是想将军营内剩余兵力调来。

一直全神关注战场的Lin Xiao 立即对边上女友说道:

“你来指挥战斗。”

summon 坐骑坐上,又唤来一个精英Knight 部下从战场边缘绕了过去,凭借坐骑的速度优势在一公里外拦截了信使,一个七十级精英恶魔,远远就是一道闪电冲击将信使打晕,将其拉入了战斗。

七十级法师单挑一个七十级精英恶魔有些够呛,但如果加一个同样精英的Knight 当肉盾就不同了。

Knight 就缠着恶魔,他远远施法,恶魔追来他转身就跑Knight 缠着,等恶魔不胜其烦停下他也停下施法,靠这种shameless 战术将这恶魔杀死,从尸体上搜出了一封求援信。

截杀完信使,他们立即回去。

没有援军战局基本上已定,等恶魔们察觉信使没到再派已经迟了。

接下来便是残酷的决战,Lin Xiao 拼着部下损失惨重也要do it quickly 。

一个个部下战死,一个个精英warrior 与精英恶魔拼了个both sides suffer ,哪怕后方有牧师以及星月的恢复,但他们每个都要面对数个敌人,能扛住已经是后方牧师的功劳了。

整场遭遇战的第十七分钟,最后一个普通恶魔死去,Lin Xiao 部下普通warrior 也死了超七成。

整场遭遇战的第二十八分钟,所有恶魔warlock 与恶魔wizard 死光,精英恶魔也死得bits and pieces ,就连恶魔Hundred-men Commander 也战死一个,Lin Xiao 总共六十多名精英warrior 死了41 个,包括法师与牧师。

此时战场上还存活的恶魔不足二十个,个个riddled with scars 都不足半血,全是黄血乃至红血,而Lin Xiao 总共近四百的部下死得只剩一百出头,但在牧师的治疗下大都保持绿血状态。

损失超大,但他赢了,而且活下来的warrior 们个个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每一个等级都提升了Level 1 以上,一些等级低的提升了两级以上。

Lin Xiao 笑眯眯的看着陷入包围的恶魔们心情大好,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杀掉所有恶魔,攻下恶魔军营后的丰厚收获。

就在这时,另一边突然传来一声令人耳膜跳动的怒吼,紧接着一股强烈的愤怒意志传来,他迅速转头,看到不知何时战至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恶魔督军已然狂暴,化成一尊高达八米,浑身燃烧起熊熊血焰的烈焰恶魔,血焰燃烧的大刀一刀将玛尔斯身躯劈出一条巨大的伤口并劈飞,血焰在伤口中燃烧不灭。

普通狂暴事后都会虚弱,更不用说这种类似大招的超级狂暴,之前恶魔督军自认为能压下玛尔斯没有用,现在突然察觉手下快死光了,这恶魔督军才反应过来。

“危险!”

Lin Xiao 赶紧对牧师星月喊道:

“快过去救他。”

但距离太远,星月迅速向那边靠近,刚脱离队伍保护,Lin Xiao 就看到那恶魔督军suddenly raised his head ,充满怒焰的瞳孔血焰飙升,他心头猛的一跳伸手大喊:

“不要过去。”

话音还未落,恶魔督军举起巨大的血刀刹那间disappeared ,再见已然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星月面前一刀斩下。

星月反应超快一层光盾浮现,‘砰’的一声被砸飞二十多meter away 。

恶魔督军得势不饶人一跃三十多米高如血焰陨石般向星月一刀斩下,Lin Xiao 迅速一指一道闪电冲击在恶魔督军头顶炸开,然而一个抵抗令他傻了眼。

燃烧的血焰陨石般坠下,一刀斩中星月位置,汹涌的血焰如洪流炸开,一个十五万的超高伤害飙起,紧接着是一连串上万的伤害。

眼看血焰洪流中一个庞大的silhouette 挥刀fiercely 斩下的瞬间,之前被劈伤的玛尔斯翻身而起一个冲锋跨越几十米距离冲入血焰洪流中将silhouette 撞歪,然后星火一个闪现出现in the vicinity ,一团冰环炸开将恶魔督军冻结,玛尔斯趁机抓住血焰中的星月猛的扔回,Lin Xiao 上前将星月接了下来,一个牧师迅速上前施展净化术,却没能将血焰驱散。

好在星月已经清醒过来,用净化驱散自身血焰,又挂上一个治愈,快速治疗,血量开始抬升。

对恶魔们压制最强的星火脱离战场,另一边的恶魔们看到机会发起最后的反击,Lin Xiao 只是让手下不惜代价拖住,不仅没有让星火重新支援,还让希尔斯腾出手加入了围杀恶魔督军的战斗。

玛尔斯有了星月的治疗,身上伤势迅速得到压制,很快又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的与恶魔督军战成一团。

this time 不再是公平决斗,而是三名首领的围攻,哪怕恶魔督军爆发后实力能强行压制住玛尔斯,但三名首领围攻也顾此失彼,特别是冰法的各种强控令他烦燥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与玛尔斯的决斗持续了快半小时都没分出生死,但被围攻仅持续了五分钟恶魔督军就陷入了绝境,连perish together 都无法做到就被希尔斯蓄力一箭射杀。

恶魔督军死亡的瞬间,玛尔斯与希尔斯同时升了Level 1 。

督军一死,剩下的恶魔失去fighting intent 开始溃逃,Lin Xiao 本着能留多少就留多少下令手下追杀,出乎他预料星火他们回来,竟然带回了所有恶魔的尸体,一个都没逃掉。

接下来便是激动人心的打扫战场,最令他激动的便是恶魔督军的尸体,这家伙这么强大,尸体上代表spoils of war 的光柱喷出十几米高,令他期待不已。

打开尸体,三紫一串蓝色spoils of war 瞬间映入他眼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