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ra of Gods Chapter 59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全球神祇时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不代表他会让活人死人混居,哪怕将来真凝聚了死亡神职,也会让生死分隔。

this world 死人与活人混居无碍,不代表这是正确的,只是God of Death 的领域影响,但死人对活人的影响还在,只是表面看不到而已。

这点可以用来参考,却不能直接拿来使用。

进入莱伊王国,Lin Xiao 反而不着急了,carriage 慢悠悠的驶过小镇,荒野,慢慢驶向暴怒者盘据的暴怒峡谷。

暴怒者并不是人类,而是邪魇,这是一种由大量污秽气息汇聚,久而久之慢慢诞生意志形成的一种terrifying existence ,this world 最初的旧日支配者大都是这样诞生。

最强大的成为了凡人眼中的神,稍弱的被称之为支配者,如序列一与序列零的powerful existence ,最弱的便被称之为邪魇,恶魔等等。

当然,因为其出生都一样,strictly speaking 不论强弱都能统称为支配者。

暴怒者的实力equivalent to 序列三,算是最弱的支配者,因其支配的法则是‘愤怒’,所以才被称之为暴怒者。

序列三以上存在都已经接触并掌握规则,放在other world equivalent to Demi-God ,可以将自己掌握的Law Power 有限的赐予他人,这自然而然的汇聚一些不怕死或者为了力量by fair means or foul 的人投入其麾下。

事实上暴怒者本身也是莱伊王国诸多弱小神之一,其势力范围辐射以暴怒峡谷为中心的附近几个小镇。

幸好this world 的神是直接掌握法则,不需要信仰,不然这点信徒哪个神都养不活。

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其实这种Ancient God 才是真正的True God ,信仰新神前途不大。

但成就Ancient God 太难了,名额也太少了,一个晶壁宇宙只有九十九个Ancient God 名额,而绝大部分不够强大的world 完全不足以支撑Ancient God 诞生,比如Lin Xiao 另一个神之化身攻略的那个编号CY-00801号晶壁宇宙,其world 强度是不足以支持Ancient God 诞生,在Lin Xiao 来之前那个world 一直没有Ancient God 。

这也是人类主world 主流是信仰封神的主要原因,谁都知道Ancient God 远比信仰新神要强得多,但Ancient God 数量太少了。

一对一打不过我十打一,一百打一,Ancient God 再强也无法一挑一百乃至一千吧,这就是差距。

暴怒峡谷以及附近小镇中的居民接受暴怒者的庇护生存在这里,许多transcender 的力量来自暴怒者,Lin Xiao 要击杀暴怒者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凡人他倒不怕,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得悄悄的来。

carriage 来到暴怒峡谷不远处一个叫燃烧的小镇,远远望到镇口有一个直径超过了三十米的巨大火盆,里面火焰熊熊燃烧,有许多类似Fire Element 的火焰monster 在里面游走。

当carriage 靠近巨大火盆不远,火盆中一股火焰升腾而起,一个巨大的众焰人形silhouette 飞出落在carriage 面前,伸出火焰之手shouted :

“燃烧镇不欢迎outsider !”

拉车的怪马张开满嘴如刀锋一般锋利牙齿,一条像蛇一样的舌头灵活的吐出,上面还缠绕的闪电欲喷吐而出。

Lin Xiao 拉开车帘looked towards 外面,奇怪的对身后李媚问道:

“这里不欢迎outsider ?”

容光焕发的李媚从他身边探出看了一眼燃烧镇,shook the head :

“impossible ,我上次来过可不是这样。”

她抬头眺望火盆之后的小镇一番,对他说道:

“你看镇上守卫,我猜应该是燃烧镇最近有major event 发生所以封镇了,我们或许等几天再来,或者….”

她压低声道:

“以你的实力足以直接闯入暴怒峡谷杀死暴怒者。”

Lin Xiao slightly smiled ,搂着她回到车内,低声说道:

“右拐!”

拉车怪马grinned ,自己咬起缰绳挂在自己身上拉着carriage 往右走,直接离开主道进入干枯的荒野中。

这附近没树木,到处是烧焦的树桩子与黑草木灰,空气干燥,这是因为衍生自暴怒者的职业的缘故。

几乎每一个正神与外神都有创造一个职业体系,实力越强创造的职业体系越完整,暴怒者创造的职业体系就叫暴怒者,总共只有六个层次,Lin Xiao 在路上与李媚的闲聊中早已经将这些了解的一清二楚。

暴怒者序列九名为愤怒warrior ,序列八名为焚烧者,序列七名为烈焰warlock ,序列六名为怒焰行者,序列五名为暴怒使徒,序列四名为毁灭者。

刚才在镇口巨大火盆内的职业者大都是序列八焚烧者,本身化成火人聚于火盆内就是他们的一种cultivation way 。

也就是说这些暴怒者都是玩火的行家,不过他们的火不是凡火,而是从心灵深处激发的愤怒之火,formidable power 极为强大。

不过虽然强大,谁都知道暴怒者这个职业体系比大部分同阶职业体系都要强大,但没有一个神域之子愿意就职这个体系,在这里Lin Xiao 没有感应到一个神域之子的气息,不仅人类,其他种族的神域之子都没有。

这是因为所有人都不敢就职这个terrifying 的体系,哪怕胆大包天的神职之子。

这是所有在对this world 稍有了解的神域之子都知道的秘密,暴怒者这个职业体系是个死亡体系。

这个体系总共有六个层次,但实际上外人能看到的最强层次为序列五暴怒使徒,但从未见过序列四毁灭者。

不是晋阶困难,而是所有暴怒使徒在晋升序列四毁灭者后,都被邪魇暴怒者给吞噬化为养份。

说白了,这个职业体系就是暴怒者特别为自己创造的食物,任何职业者一路晋升为序列四毁灭者,equivalent to 培养的食物成熟了,可以收割了,暴怒者就会将其吞噬。

身为职业的founder ,暴怒者拥有对这个职业的绝对控制,哪怕晋升为序列四毁灭者离暴怒者本身序列三只差First Rank 那也there’s no resistance ,这是位阶压制。

暴怒峡谷位于燃烧小镇约五六公里远的地方,远远就能看到笼罩整个峡谷的冲天烈焰,威能之大远远能看到谷外distorted space ,Lin Xiao 能隐约感受到这扭曲的烈焰峡within the valley 部盘据着….三个对凡人来说堪称神祇但对他来说只是颇为强大的生物。

不出意外,其中一个就是暴怒者了。

…….“三个?”

carriage 突然停住,Lin Xiao 从carriage 中钻出来looked towards 远方烈焰冲天的峡谷方向,少倾回头对李媚说道:

“里面有些危险,你不要跟过来。”

她乖巧的nodded ,从carriage 中取出一件black 风衣为他披上,系上系带,柔声道:

“小心点!”

“en! ”

摸了摸她滑嫩的脸蛋,挥了挥手怪马拉着carriage 先行离开。

抬头望向烈焰升腾的山谷,在他感应中,那三尊强大的存在气息相差不大,都是同样的ancient aura ,估计都是和暴怒者一样的远古支配者。

背着走来到峡谷前,峡谷边缘有烈焰升腾扭曲视线,谷中有许多燃烧的怒焰行者。

这也是他们的cultivation way 之一,离暴怒者越近,他们的力量增长速度越快,谷中汇聚了相当多的暴怒职业者。

他沿着燃烧的峡谷边缘而行,谷中怒焰行者乃至更强的暴怒使徒都无法发现他,哪怕偶尔抬头视线扫过他所处位置也看不到他。

直到靠近怒焰峡谷最深处,离那三个古老存在相当的近,他甚至已经能看到烈焰包围的谷底熔岩池中盘据的一个巨大的人形火焰生物——邪魇、古老者、支配者暴怒者。

这只是祂诸多形态的一种,就像Lin Xiao 也有真身与人形一样。

在熔岩之池左右各站立着一尊形态诡异的terrifying existence ,一个下半身是浑身长有鳞片的人形,上半身脖子拉长向上慢慢张开,就像是脖子上顶着一个喇叭一样,喇叭口不断喷吐着黑焰,被无形的力量约束于喇叭口,不断变幻着形态。

另一个是长有四根长脚,臃肿的身躯长有十几条粗大的触手卷起飞舞,头部是一个巨大的章鱼头。

这两存在同时绽放出一黑一绿光柱轰向熔岩池中央处于火焰光罩笼罩的暴怒者,同时撑起一个巨大的灰色领域将整个峡谷底部大片范围笼罩在其中,强大的波动一股一股冲击光罩但无法传出。

“内讧?”

Lin Xiao 这一路上早就从李媚那得知莱伊王国的情况,在这个诸多Evil God 与古老邪恶支配者汇聚的国度,相互争斗撕杀是家常便饭。

毕竟是Evil God 与monster ,一直和平才奇怪。

事实上不仅是这些,就连三大主神之间都不和平,三Major Sect 会之间经常相互攻伐撕杀,哪怕古老支配者一旦陷入围攻也有陨落的风险。

这两尊未知的古老支配者实力和暴怒者差不多,两者围攻哪怕暴怒者有地理优势一样陷入下风,但离陨落还差老远,看其身上气息波动平稳,估计还能坚持许久。

Lin Xiao 没有immediately 下去,而是坐在峡谷边缘的火焰之后饶有兴趣的观看,他甚至还取出一套茶壶借着谷边高温火焰烧茶水。

虽然心愿是杀了暴怒者,但不must 亲自击杀暴怒者,如果祂被其他存在击杀也一样,只要他能亲眼见证就行。

即然这里有两个古老支配者已经动手了,那就没必要亲自出手去费这个功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