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x-girlfriend Who Has Been Missing For Three Years Says She Has Returned From Cultivat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57

  第257章 晓风残月入红尘

  “大生,安崽崽啷个不在家嘛?勒头肥猪也不在哦。”

  Gu Changsheng 家的客厅里,大葱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很是奇怪地出声询问。

  给小熊猫递过去一瓶可乐,Gu Changsheng laughed ,开口回答:“学校组织去外面春游露营,今天晚上她和的卢在外面住。”

  大葱吨吨吨掉手中可乐,美美地打了个嗝。然后,它拿出一枚清香四溢的Spirit Fruit ,向Gu Changsheng 递了过去。

  “大生,你再试试介个果果,我跑喽好多地方才找到的哦。”

  小熊猫脸上表情很是认真,言语中满是期待。

  这段时间以来,大葱基本没怎么停歇,走遍了每个deserted 的角落,采摘了无数Spirit Fruit 。

  秉持着”死生当作活生医”的想法,小熊猫觉得,世上那么多Spirit Fruit ,总有一样能治好Gu Changsheng 。

  这次,已经是两个月来,大葱第三次来Gu Changsheng 这里了。

  虽然知道Spirit Fruit 不会有什么作用,可看着表情严肃的小熊猫,Gu Changsheng 还是不忍拂了对方的好意。

  这Spirit Fruit 绝非凡物,只是拿在手里,Gu Changsheng 就感觉到一阵relaxed and joyful ,客厅中的Spiritual Qi 也浓郁了很多。

  “你盯着果果看啥子嘛!倒是吃噻。”大葱在一旁催促,语气很有些着急。

  无奈地laughed ,Gu Changsheng 没再犹豫,将手中Spirit Fruit 塞进了嘴里。

  果子melts in the mouth ,里面蕴藏的Spiritual Qi 和Dao Rhyme 直接炸开,瞬间充盈了Gu Changsheng 的身体。

  随后,在小熊猫有些紧张的注视下,一丝丝Spiritual Qi 从Gu Changsheng 体内排出。片刻过后,气息mysterious 的Dao Rhyme 也消散在空气之中。

  Gu Changsheng 现在就像个漏斗一般,任何spirit pill and marvelous medicine 用在他身上,都是徒然。

  小熊猫走到Gu Changsheng 面前,摇了摇爪子,轻声开口:“把脑阔子低下些,老子够球不到。”

  大葱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失落。它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次的Spirit Fruit ,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用。

  Gu Changsheng secretly sighed 一声,微微低下了脑袋。

  轻轻把爪子摁在他头顶,大葱闭上眼睛,开始感受了起来。

  半晌,它有些烦躁地睁开双眼,开始foul-mouthed 了起来:“妈卖麻花棒棒锤,漏勺蛮?吃啥子吐啥子,啷个回事嘛……”

  自言自语了一阵,大葱情绪显然有些低落了起来,小脸上挂满了失意和难过。

  看着它这幅模样,Gu Changsheng 虽然心中也不好受,可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准备出声宽慰大葱两句。

  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小熊猫突然抬起头,然后出声问道:“大生,勒个果果,是啥子味道的嘛?”

  Gu Changsheng :“……”

  沉默片刻,他有些无奈地回答:“吃得太快,没吃出味儿来。”

  大葱hearing this 更难过了。

  一人一熊坐在客厅中,很是默契地不再出声,各自想着心事。

  半晌,小熊猫长叹一声,表情变得gnashing teeth 了起来。

  爪子在空中一划,它打开了自己的随身空间,把身子探了进去。

  一颗又一颗Spirit Fruit 被丢了出来,品种繁多,气味诱人。

  不一会儿,地板上就堆起了一座小山,客厅里Spiritual Qi 充盈,宛若一个小型Immortal Realm 。

  细细地搜寻了一番随身空间,确定没有遗漏,大葱才把身子缩了回来。

  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它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说道:“大……大生,这些果果是我这段时间找勒,你要全都吃掉哈。”

  paused ,小熊猫继续出声:“我再出去帮你找找,过两天再来看你。”

  Gu Changsheng 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就算是dao fruit ,现在对我也没什么用的。”

  took a deep breath ,他接着说道:“另外不出意外的话,云启要试着登仙了。大葱,这也是你的机缘,瞅准机会,你说不定能成为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第一尊兽仙。”

  可小熊猫hearing this ,却有些烦躁了起来。听到云启这个名字的时候,它眼神中满是冷意,然后coldly snorted 。

  调整了一下情绪,大葱looked towards Gu Changsheng ,强行转移了话题:“说不定就有用了噻?大生,你啷个这么悲观嘛!再说就算没得用,能补补身子也好哦。”

  不等Gu Changsheng 出声,大葱就伸长脖子looked towards 厨房,然后抬高了些嗓门,很是刻意地出声:“大生,那我就先走了嗷!”

  见厨房没动静,它frowned ,再次高声重复道:“大生,那我就先走了噻!”

  这次终于有了反应,Song Qinghuan 端着整整一盆小蛋糕走了出来。

  “正好路上没啥子干粮,那我就拿起了嗷。”

  大葱很是自觉地结果饭盆,将小蛋糕放在了自己的随身空间里。

  然后它微微运转Spiritual Qi ,和两人告别过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Song Qinghuan 走向堆积如山的Spirit Fruit ,从里屋拿出一个个玉盒,将Spirit Fruit 封存了起来。

  看着表情平静的Gu Changsheng ,她心疼极了。

  Song Qinghuan 走过去,把脸轻轻贴在Gu Changsheng 背后。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自己的爱人。

  不多时,Gu Changsheng 背后的衣服被泪水打湿,Song Qinghuan 微咬着嘴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转过身去,Gu Changsheng 把Song Qinghuan 搂进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哄小child 一样。

  良久,他extend the hand 去,帮Song Qinghuan 擦去了脸上的泪痕,然后温声说道:“屋里气氛有点太沉重了,清欢,我们go roam around 吧。”

  Song Qinghuan took a deep breath ,nodded 。

  虽然已经快十点了,可夜市依旧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很是热闹。

  Gu Changsheng 买了些零食小吃,带着Song Qinghuan 来到一处江畔,找了条长椅坐了下来。

  两人依偎在一起,很是默契地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眼前奔流的大江。

  “长生,我们结婚吧。”Song Qinghuan 突然出声,语气淡然而坚定。

  Gu Changsheng 一时愕然,有些意外地转过头去,looked towards 身旁的姑娘。

  Song Qinghuan 向Gu Changsheng 靠了过去,把脑袋埋在了他的胸膛。微微抬起头来,Song Qinghuan 眼神很是认真,又重复了一遍:“长生,我们结婚吧,就明天。”

  半晌,Gu Changsheng un’ed ,然后就低下头去,找到了Song Qinghuan 柔软的双唇。

  一阵微风拂过,将遮挡月牙的云朵吹了开来,同时也吹动岸边的杨柳。

  月亮透过柳叶的间隙,将点点银辉,印在了正拥吻着的两人身上。

  良久,两人分开。

  看着面色slightly red 的Song Qinghuan ,Gu Changsheng 正想出声打趣两句,却突然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

  他looked towards 眼前的大江,轻声说道:“此水,非凡水。”

  然而,江水依旧奔流,并无什么反应。

  Gu Changsheng 眼神黯淡了下来,低下来头,自嘲地laughed 。

  这时,Song Qinghuan 的惊呼声传入他的耳朵:“长生,你快看!”

  Gu Changsheng 猛得抬头,向前看去。

  江水汹涌,有巨浪滔天。

  这一日,晓风残月,杨柳岸边,Gu Changsheng 终入红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