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ws of Werewolf Hunting Chapter 18

2023-02-15

  第18章 义工专家乔玛尼

  “你为什么在这里送饭?”Clayton 瞪着眼睛看Joe Maney 。

  Joe Maney 手持汤勺一脸震惊:“你为什么在这里吃饭?”

  “因为我捐了三百金镑,可以亲身考察自己捐献对象的生活情况。”

  Clayton 放出豪言。

  在餐厅里充满穿着旧衣服、面容憔悴的人。从儿童到中年岁数的人都有,但没有太老的。Clayton 站在他们中醒目得要死。

  此刻,他们都拿着碗排队,眼巴巴地看穿着白围裙的乔,等待他和旁边的护工把地上几个桶里的食物舀出来。

  Clayton 到来的行为简直没有逻辑,但乔没有疑惑多久,因为他要工作。

  他给Clayton 舀了碗气味浓郁的炖汤,里面还放了土豆和胡萝卜丁,闻气味可能还有一些碎肉,但Clayton 的碗里没分到。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块巴掌大的黑面包。

  拿到食物,Clayton 回到长桌边找了个座位吃起来。

  炖汤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这些东西的味道不算坏,但分量不足以让经常体力劳动的成年男性吃饱。

  而且表面还飘了些泛生的薄荷叶。不知道是为什么。

  旁边领他进来参观的护工在进餐时就坐在旁边,从Clayton 将食物放入口中开始一直紧张地盯着他,生怕他摇头或者出言抱怨。

  Clayton 的表现让这位护工relaxed 。

  长桌两侧的受接济者们默默的进食声音将他泄气的声音压了下去。

  “一会儿我自己看看,你不用跟着了。”Clayton 跟他说。

  “这怎么”

  护工subconsciously 地反驳,但Clayton 只是一眯眼睛就把他吓得不轻。

  狼人wild beast 般的瞳孔可以缩的很小,让被注视的人充分意识到自己被针对了。

  用过晚饭,受接济的人们散到他们临时的宿舍里,Clayton 轻易地在走廊里抓到了乔。

  “伱动作倒是挺快,这么快就联系到了Holy Grail Society 。和他们谈成了吗?”

  “你是什么意思?”乔一脸茫然。

  Clayton 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但没有发现异常,他可能并不知情。

  但既然没有再用假身份在教堂混,连变装都卸除了,说不定乔已经向教会坦白了。

  “算了,没什么,我还以为他们找到你了。”

  “怎么可能,你能找到我反而才奇怪,中尉。”乔不适地按了按脖子:“我还以为没人能找到这里。”

  神父可是有答应为他保密。

  Clayton 坦诚道:“我确实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是追着另一名Holy Grail Society 成员的线索来这儿的,碰到你只是个巧合。”

  乔的眉毛飞了起来:“他们也进来了?!”

  “不知道。”

  “那就别用肯定的语气啊,中尉。”乔看了下周围,走廊里正四下无人,于是搓了搓手:“我把事情都跟神父说了,但没扯到你。他们说会立刻解决Holy Grail Society 的事。所以我现在只是在这里学习而已。”

  “你什么时候跟他们说的这些事情?”Clayton 问他。

  “有四五天了吧。”

  Clayton 掏出Holy Grail Society 塞到店里的便条抖在乔面前:“那我想神父的应对没有很‘立刻’。Holy Grail Society 的剧场没有关停,而且还把威胁信送到我的店里。你想想看这个行为,就好像他们还以为‘锈蚀Silver Coin ’是你家的店铺。但那起码是四年前的事了。”

  乔张了张嘴,随后反应过来:“你认为我是故意骗你?”

  “我没有这么想,但你确实应该努力回忆一下。”

  “就不能是因为他们找不到我,所以只好把威胁信送到唯一看起来和我有交情的人那里么?”

  Clayton 遗憾道:“我有那么一瞬间也是这么想的,但我当初对他们说我和你并非同党,甚至还有仇,他们如果相信了这一点,直接托我见到你后带个话就行,或者跟我的助手说一声就行,没必要这么正式。”

  他指了指便条:“我拿到它的时候外面可套了一层信封,还有圣杯图案的火漆,”

  一般这么正式的寄件只会出现在机关部门之间或者noble family 之间的交流中,火漆上面的图案需要印章和戒玺才能敲出来,ordinary person 是没法做出对等的回应的。

  “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乔绝望地sighed 。

  “或许你父母知道。”

  “没准吧,但他们早去世了。”

  Clayton 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抱歉。”

  乔摆了摆手:“其实我也没那么悲伤,我从小和他们分居,已经习惯没有他们了。”

  “呃那我收replied 歉。”

  气氛沉默起来,Clayton 的耿直摧毁了一些无形的事物。

  乔扶住额头,他觉得自己知道这位老上司为何至今未婚了,就像圣典里说的那样,天父确实不会令一个人尽善尽美。

  “如果你非想搞明白这件事不可,就到我家的老宅子去看看,如果我的父母和Holy Grail Society 有关系,他们或许会把那些证据留在那儿。”

  “你不去吗,那可是你的家?”Clayton 问他。

  乔的眼神迅速向走廊尽头的楼梯处一瞥,又很快收回:“算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Clayton 狐疑地看着他,这实在不像前不久还被Holy Grail Society 追着跑的人能说出的话。

  但乔的态度很坚决,他也只好到此为止。

  “那你把钥匙给我。”

  Joe Maney 掀开围裙的一边,解下来一大串钥匙数着,寻找自家老宅的钥匙,沙沙作响。

  Clayton 皱frowned ,这个钥匙的量让他怀疑对方能打开这座济贫院所有房间的门,

  “院长这么信任你?”

  乔终于数到了自己的钥匙,抬起头递给Clayton :“这些不是济贫院的钥匙,是隔壁习艺所的钥匙,确切的来说,我是在那里做义工,只是晚上偶尔会来这里帮忙,因为他们的共用餐厅都在这栋楼里。”

  所谓习艺所,就是政府和教会联合举办的机构,专门收容、抚养弃婴和孤儿。

  这里的济贫院和习艺所是在一座占地面积广大的建筑里,但内部并不相连,建筑外还有一层带尖刺的铁栅栏隔开,直到正门处,只有一扇门可以让他们从外面联系。

  通常管理习艺所的是本教区的教会deacon ,或者神父,但圣索洛特教区的教堂因为一次失火废弃了,至今尚未修复。而邻近的圣梅隆教区没有习艺所,priest 相对清闲,于是任务就落到了他们头上。

  “那也真是够惊人的,习艺所的所长一定很相信你。”Clayton 为Joe Maney 感到高兴。

  能把这么多钥匙都交给他管理,说明习艺所的人公认乔是一个可敬的绅士。

  但是乔对于他的赞扬无动于衷,反而更冷淡了一点。

  “你现在在习艺所是什么职位?”怀抱着认同感,Clayton 追问乔。

  提及此事,Joe Maney 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情感,那是一种兼收了后悔、恐惧、无奈、颓败等消极情绪的复杂情感。

  “大概是mother 吧。”

  大受震撼的Clayton 离开了济贫院。

  Joe Maney 也早早回到了隔壁的习艺所。

  夜晚虽然已经降临,但他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白天喧闹的大厅和走廊空无一人,child 们八点半必须回到自己的房间。

  乔提着一盏提灯,沿着走廊一路向前,轻推每一扇门确保它们处于上锁的状态,将下面两层的房间全部检查完才放心上至顶楼,那里已经有两个black clothed 的教会deacon 在等他了,他们腰间有圣水瓶,还装备了左轮手枪。

  顶楼走廊的两侧除了办公室和仓库外还有一些房间。

  那些棕red 的木门上贴着禁止进入的标签,deacon 们面对它们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乔掏出腰间的钥匙,数出眼前房门的号码对应的钥匙将它们一个个打开。

  里面没有什么违禁item ,每一扇门后都是和楼下的宿舍差不多的布局。外加一个差不多脏兮兮但精力旺盛的child 。

  “轻点声,都跟我来。”

  乔再一次提着提灯下楼,只是this time ,他背后跟了一群蹑手蹑脚的child 和两名面容严肃的教会deacon 。

  这些child 无一例外有一个特点——他们和Joe Maney 一起在教父吉利那里接受教育。

  到了习艺所后边的空地,他们终于不用控制声音,自在地嬉闹起来。

  或是用捡来的棍子在地上挖坑,或是你追我赶。

  月光洒在child 们的身上,照亮了那些不受控制激发出来的兽毛、鳞片和尾巴上,气氛温馨而诡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