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ws of Werewolf Hunting Chapter 42

2023-02-15

  第42章 诱人的血肉

  一些人不知道的是,除了太阳和暗月,最unremarkable 的常月同样会赐下祝福。

  尽管天文学家和占星家已经发现了常月的月光就是源自太阳光的折射,但那份白昼祝福在经过天体折射之后也确实获得了新的attribute 。

  得到常月祝福的人最不显眼,

  他们本体柔弱,不会被银和其他sacred relic 克制,获得的超凡力量只有很少几种能通过练习提升。

  但某些Innate Ability 的诡谲之处甚至超过暗裔中的受诅咒者。

  兽行者就是一种常月祝福的显化。

  他们和暗裔中的变形者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兽语的能力,但更多的还是差异。

  狼人有三种形态:人、狼人和狼形态。

  Clayton 还没能掌握最后一种,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变化都是在他原本的人体上进行的。

  而兽行者则不一样,他们拥有两具分开的躯体。

  一个是人,一个是他们对应的那种动物,但两者都不具备超凡力量——除了那具动物躯体可以享受到和人类躯体同等lifespan 的好处。

  当其中一具躯体失去意识,兽行者的灵魂会附在另一具躯体上继续行动。

  豪恩看起来是鼠行者,而Clayton 刚刚把他的人类躯体杀掉,也就是说Clayton 看着宅邸内densely packed 的black 老鼠们,他还得把豪恩杀一次才算完。

  可要在这上千只平凡老鼠中找到拥有人类灵魂的那一只,难度可想而知。

  老鼠如同black 的潮水般涌向他们。

  “克拉拉要被吃掉了!”克拉拉在鸟笼里惊恐地大叫。

  鸟笼的金属丝排列紧密,但银实在不属于坚固的金属,老鼠们肯定也不介意在上面磨一磨牙。要是被老鼠吃掉的话,身体无论如何也impossible 复原了。

  “克拉拉可别小瞧Clayton 啊。”

  Clayton 淡定自若,鼠群包围了他们,但这不代表豪恩能给他造成多大的麻烦。

  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的生活经验更丰富。

  在王国的南部地区,一些人们惊奇地发现,当家里摆上薄荷插花,那些讨厌的啮齿类动物便不愿再关顾那个房间了。

  天然薄荷拥有驱鼠的能力。

  而Clayton 自从养成吃生肉的习惯后,除了更频繁的口腔清洁工作外,还常常随身携带口腔除臭剂,其中恰好就含有大量的薄荷精油成分。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除臭剂的玻璃瓶,用right hand 高举然后捏碎,里面包含芬芳的刺激性液体溅出,被他胡乱抹在身上,还有鸟笼上。

  这股香味快速挥发,老鼠们向回逃窜得跟来时一样快。

  至少在三个小时内,不会有老鼠敢攻击Clayton 。

  当鼠群们退去后,只有一只老鼠站在原地。

  它当然也对薄荷香气感受到天然的厌恶,但人类的理性让它immediately 克制了天性,仍想指挥其他老鼠不要撤退,但反而被其他老鼠冲撞得失去平衡,没能及时模仿它们的行动,成为一只“合群”的老鼠。

  这种勇气和独特之处没有带来好的后果。

  老鼠的速度当然是赶不上狼人的,它的结局很明了。

  Clayton 也没有想到口腔除臭剂的效果这么好,他把豪恩鼠握在手里观察。老鼠纯black 的眼珠不知道是不是在和他对视,不过这身体可比它的人身干净得多。

  中尉的脸此刻对比它来说堪称巨物:“现在我们可以一起来看看Holy Grail Society 在这里留了什么了。”

  他嘲讽着把豪恩鼠也塞进鸟笼,它蹲在人头上,愤恨地咀嚼克拉拉的金发,引起她的强烈抗议。

  打开地下室的门,这里的地下室和Clayton 家的结构相当相似,依旧是一个需要他弯腰低头才能进入的斜坡,不过里面的藏品可比他家更惊人。

  一个terrifying 的scarlet 肉瘤如同植物般伸出粗长的blood vessels ,深深地扎根在水泥地面。

  apart from this ,别无他物。

  它的高度太高,顶到地下室顶部的地方已经完全贴合成平面了,肉块如同般呼吸般缓慢涨缩着。

  诡异的是,Clayton 从它身上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

  他不敢相信自己对这么丑陋和亵渎的东西还能产生食欲,但想了想自己还吃过克拉拉,心里又没那么难受了。

  “这是什么东西?”他问豪恩鼠,但后者的躯体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老鼠,智力相较于人身大幅度退化,声带结构也不许它发出人类的声音回答。

  “克拉拉,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克拉拉正常发挥:“克拉拉不知道。”

  “看来没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了。”Clayton 自言自语,眼睛一直盯在那个古怪的肉瘤上。

  这个东西看起来没有长攻击器官,那就是能吃。

  虽然看起来表面崎岖不平,但另一方面也没有找到毒腺,应该是可以吃的。

  豪恩之前说这是sacred relic ,是“mother ”让他守护的重要事物。

  Clayton 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它是什么,只要是Holy Grail Society 在意的东西毁掉就算报复了,而吃掉它也是毁灭它的一种方式。

  还有就是,他现在有点饿了,不介意吃点东西。

  狼人不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清醒,但他开始不自觉地为进食此物的行为做辩护。

  最终获胜的是“吃”一方。

  Clayton 今天已经情绪失控过一次,服用过Elder Council 给的特效药。

  但this time ,特效药也没能克服源自天性的欲望,他主动地脱下衣物,将狼人形态变出来,扑在那团肉块上gorge oneself 。

  指甲和牙齿插入肉块,鲜血直流,

  但它好像没有痛觉神经一般,在被取食的过程中保持着匀速的涨缩运动。

  当Clayton 感到强烈饱腹感,主动停止进食行为时,这一团肉块才小了不到十分之一,而且依旧活跃。

  “我是怎么失控的.”

  他舔了舔牙齿,没有半点恶心,只感到唇齿留香。

  把克拉拉转过去后,Clayton 重新穿上衣服,后悔之余认真地思考起来。

  这个东西Immemorial 怪,光是一般的切割未必能摧毁它。

  或许可以用火烧,又或许他可以多来几次

  “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Clayton 是这么跟格罗涅Elder 说的。

  他不知道格罗涅本人在哪儿,但他在普利策家族宅邸说出了有spoíls of war 这一信息后,格罗涅本人就赶过来了。

  在对话之前,格罗涅Elder 就暗示过他,不要说出这个东西的源头属于Holy Grail Society ,要是知道了来源还收下Clayton 的spoíls of war ,就equivalent to Elder Council 在支持他攻击Holy Grail Society 。

  他们和Holy Grail Society 的契约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即使大家心知肚明也不可以说出来。

  格罗涅拈着Clayton 带回来的一片仍在蠕动的血肉,在放大镜下细细观察,又亲手撕下一点放进嘴里咀嚼,满意地连连nodded 。

  “非常的不可思议”

  Clayton 问他:“所以这是什么?”

  “这是一块胎盘。”

  “我想知道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格罗涅干脆将整片血肉放进嘴里,血水四溅地咀嚼着:

  “它特别的有营养。”

  Clayton 不满地伸出right hand 按在桌子上:“Elder ,你知道我想要了解得不是这个。”

  “但知道多一点并不是坏事,特别有营养的意思是指可以增强你的能力,帮伱更快掌握狼人的力量。”格罗涅咽下血肉,没有和Clayton 开玩笑的意思:“我建议你可以到菜场集市多买一点,它们对你来说真的有用。”

  “这个胎盘可不是能买得到的,它看起来就非同寻常,我看到它后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Clayton 说。

  格罗涅沉吟片刻:“胎盘有与生命连接的神圣意象,很多ceremony 都会用到新鲜胎盘,如果是强大奇兽的胎盘,拥有的术式效力也会强的terrifying ,甚至本身就含有一定含量的祝福和诅咒,吸引你的食欲是正常的。对了,你吃了大概多少?”

  “十分之一不到。”

  “看来你自制力还不错。”

  Clayton 知道他误解了一些事:“那个胎盘比我还高。”

  格罗涅Elder 的表情第一次失控了,他紧蹙眉头,开始努力回味嘴里的味道。

  “那一定是非常了不得的恶兽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