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ws of Werewolf Hunting Chapter 49

2023-02-15

  第49ç«  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虽说济贫院乃是教会和政府合资的慈善机构,但它同样有盈利的手段。

  每一次开放,济贫院就会接纳上百个穷苦人进入,然后让这些人吃些东西,睡上一场,然后他们必须为济贫院干上三天活。过几天再换一批。

  视性别、年龄和疾病的区分,有力气的就去砸石头,力气小的则去拣棉絮。

  几乎没什么力气的,则拉去工厂刮设备上残留的鲸油液滴。

  这些活平均下来,每个人一天也要干十四个小时。

  尤其是在秋季转冬的时节,他们用颤抖的手完成这些有份额要求的工作,所用时间还要多加一阵子。

  总之,这些受接济的对象并非白吃白睡,他们同样是劳动者。

  只不过出了济贫院,他们身上的伤病和年龄依旧会让他们找不到工作而已。

  白天会为了传教付出精力和金钱的Salvation Army 在此刻又失去了同情心,闯入他们的房间将劳累过一天的穷苦人从睡梦中统统拽起来,在他们的抱怨声中举枪威胁,或是赏他们一枪托。

  本该寂静一片的济贫院顿时充满尖叫和哀嚎。

  院长东奔西走劝说Salvation Army 们停下,还有五个护工也在帮忙。

  但士兵们只是一推,就将他们赶得远远的。

  查理斯在走廊里向前闲庭信步地走着,一间间视察被控制住的贫民们。

  这里一个房间能挤六个人,而一个带枪的士兵就能威慑住一个房间,所以人手还算充足。

  有士兵们帮助,他检查了each layer 楼的每一间房间,但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

  “看在天父的份上,停下来吧。”院长终于找了个机会拖住查理斯的胳膊,苦苦哀求。

  虽说他也不把这里的受接济者当一回事,但放这么多人进来也绝对违反了章程,要是让教区理事会知道这里的事,在他们和军营协商问责之前,他会先滚蛋。

  查理斯转头看他,军装的立领遮住了他的脖子:“你让这里三十岁以下的精壮男子都站出来。”

  院长对上他的眼睛,哆嗦了一下松开手。

  “济贫院不收这样的人进来,您要找的士兵肯定不在这儿,否则门房会知道。”

  “那么护工宿舍里面有没有这样的人?”

  “护工宿舍里的人现在全在这儿了,宿舍您刚刚也看过了。”院长迫切地想打发他走。

  军官转头看墙壁,那里是习艺所的位置。

  “我在外面看到隔壁应该还有人,为什么这里室内没有通道?”

  “那是习艺所,建筑的事,我哪儿晓得呢。”

  “习艺所的入口在哪儿?”

  院长希望军官能打消这个念头,习艺所所长由圣梅隆教区理事会跨区管理指派,说话比他重得多。要是所长向理事会因为他带路这件事告状,那他真是非滚蛋不可了。

  “那儿有墙拦着,到了晚上就不让进了,门都是锁着的。”

  “我要去看看,给我钥匙。”军官说,他直视老人的眼睛。

  院长只感到一阵恍惚,但随后很快清醒,只看清军官皱眉的样子。

  他接着wholeheartedly 地劝说查理斯,但对方对他一下子失去了交流的兴趣。

  诚然,蜘蛛能够编织一张神奇的网络,但若是一点靠近的念头也没有,那它也没法主动粘上对手。

  军官带着他的warrior 们下楼,命令他们对着那一墙之隔的高大铁栅栏极尽破坏之能,among which is included 脚踢和开枪。但这道铁围栏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坚固,插在地下的桩子极深,地上的部分受力后晃也不晃,实心的纯铁连子弹都能弹开。

  他们不是没试着打开门上的锁,但那把挂锁大概有十磅重,看着比城防臼炮的炮弹还结实。

  查理斯冷眼看着士兵们遵从自己的命令,等待习艺所的Chief-In-Charge 醒来开门。

  这种想法持续到一位black clothed priest 从里面出来,隔着铁栏杆与他们对话。

  那名priest 看起来强壮又机警,腰间还别着一把和军官款式相同的左轮枪,不像是会在习艺所任职教育孩童的人。

  “查理斯brother ,神父没有让你来这里吧?不要打扰这里的人们。”

  是认识的人,而且还知道是谁让自己做事军官顿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们的一位brother 跟着济贫院的女护工一起失踪了,现在还没有归营,我只是想找到他而已。”

  black clothed priest 狐疑地看了看他,在胸口点出十字:“或许是他又一次听到那些声音了吧,有时候选择逃避和放纵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要诚信祈祷,天父会赐予他勇气的。对了,你们有按时服用镇定剂吗?不要跟随那些声音走。”

  查理斯subconsciously 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跟着自己的士兵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他的笑容消失了,他发现自己好像还不理解Salvation Army 的身份。

  虽然这些人的力量很弱小,但他们确实有特殊之处。

  “我最近还好。”他牵动嘴唇。

  priest nodded ,looked thoughtful :“伱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他明天或许就能回来了,你不用太担心。”

  他的宽慰恰当但不负责任,查理斯知道这impossible 。

  “好吧,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不过这里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转告神父。”

  军官上前一步,示意priest 也贴近一点听。

  priest 看了看坚实的铁围栏,认为稍微靠近一点也没什么,于是走上前去。

  他们的silhouette 在士兵们眼中重叠的那一刻,查理斯突然尖叫起来。

  “你怎么”

  然后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枪响。

  军官捂着胸口后退,没几步就倒在地上,鲜血从绿色军装的枪眼里泊泊流出。

  那个位置是心脏。

  士兵们一部分围了上去,另一部分则举起步枪瞄准priest ,怒视着他。

  铁栏杆再坚固,子弹还是能穿过缝隙的。

  这名priest cheeks twitched ,突如其来的景况让他也感到吃惊,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他高举双手,同时侧身展示自己腰间没有拔出来的左轮手枪。

  “刚刚不是我开的枪,我的子弹没有少”

  到了后半句,他说话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他用的是左轮手枪。

  这是一种强力,但也容易误触走火的枪械,为了安全,大部分左轮手枪的使用者会选择空出当前的弹仓,这样即使误触,也不过是空击一次。

  他也是这么操作的,所以六发装的左轮弹仓里只有五发子弹。

  他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

  “我不会走,请通知治安署和教区理事会。”

  士兵们则无法接受这个条件。

  他们夜晚外出其实是违反军规的,只是军营一直管得不严。

  如今作为贵族的长官带他们外出时死了,还是死在面前,他们的后果可想而知——被剥夺这一身军装,退伍费扣空然后被扔回原籍。

  这equivalent to 在殖民地的那几年苦日子白过了!

  这比死还terrifying !

  “开门,或者我们开枪!”

  “didn’t expect 乔这个名字不是你的父母起的。”Clayton 感叹道。

  乔扶着额头:“别提了,一想到这个名字是Holy Grail Society 给我的,我就吃不下东西。”

  他的父母和Holy Grail Society 达成契约的时候他还没出生,为了契约的一方在未来详细地履行义务,契约用一种神奇的方式限制了约瑟·玛尼只能有一个child ,并且还规定了child 的名字。

  男孩叫乔,女孩是南希。

  阁楼窗户透入月光,照亮了这片空间。

  摩尔倒在Clayton 和Joe Maney 身后,说出所有情报的Holy Grail Society 特使已经没有了存活价值,Clayton 不会因为他看着小或者和克拉拉有亲缘关系而放过他。

  中尉已经从他那里搞明白了,这个Holy Mother 院里所有child 都是Holy Grail Society 成员自己的,或是从别处找来的“残次品”。

  所谓“Holy Mother ”,指的就是救赎。

  用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为了将没能继承暗裔力量的人救赎回来。

  不过这种方式在Clayton 眼里可can’t be called 救赎。

  克拉拉住在Holy Mother 院,而摩尔则住在Holy Grail Society 位于其他国家的Holy Mother 院里。

  他们从小和自己的父母分开,在恢复暗裔身份之前,他们的亲长也不会承认他们是自己的家人,所以要凭亲缘关系要挟蜘蛛priest 是impossible 的。

  “时间过得好快,我得回去了。”Joe Maney 起身,略带歉意:“回去晚了,priest 们就会发现我偷偷溜走,所以今天帮不了你了。下次.呃,下次”

  他想承诺什么,但无论承诺什么都没有说服力。

  尤其是他今天还弄丢了Clayton 的枪。

  那把左轮手枪被摩尔找来的“忠心”手下带走了。

  “确实是有点晚了,但我们还有一件事可以做。”狼人亲切地将爪子搭在乔的肩膀上。

  乔才知道Clayton 不是人类这个消息不久,还不能适应这一点,看见熟悉的人变成monster 让他感到心灵受创。

  尤其是那些手臂上的长毛在挠他的脖子。

  他一缩脖子,伸手把那些狼毛拨开:“还有什么事?”

  “我们去拍张照片,怎么样?”

  “为什么?”

  Clayton 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不这么做,Holy Grail Society 怎么知道你在我手里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