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ws of Werewolf Hunting Chapter 64

2023-02-15

  第64章 遇人不淑

  Clayton 的胃有些痉挛。

  当意识到那些人讨论的女人可能是自己,他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这辈子没人这么看他。

  狼人使劲摸了两把头顶的耳朵和突出的吻部,才确定自己的脑袋现在没有变回人形,冷静下来想了想,又肯定以他原本的长相同样impossible 被误认成女人,毕竟有那么大把胡子放在嘴唇边。

  那么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魔法影响了那些观众的眼睛,让他们把一头和马差不多大的狼人看成了美女。

  他把那本笔记翻了又翻,仍没有找到是哪个步骤在起效。

  所有步骤都是正常的White Religion ceremony ,但他没听说有哪个牧师可以让一个男人看起来像女人。

  接下去是不是该离开,他有些不确定。

  或许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笔记上所写的“净化”ceremony 步骤并没有明确地标注结尾,或许“开门营业”也是ceremony 的一部分。

  在民间巫术传说中,许多巫术的生效方式都需要真挚的情感。

  光是Clayton 听说过可以用真爱解除的诅咒已经能凑够两个营的数量。

  阿西娜催眠了那么多人反复来俱乐部观看表演,显然也有类似的深意在其中,这似乎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方式。

  但Clayton 捂着鼻子,犹豫不决。

  这里可是脱衣舞俱乐部,他可不会照搬这里的工作方式!

  他既不会,也不想。

  他恢复人形,穿上衣服。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帷幕外已经传来了催促声。

  观众们等不及了。

  他最终下定了决心,将舞台上的杂物全部清理到后台。然后将一侧帷幕拉到底,同时将自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回身将另一侧也拉到底。

  观众席上传来口哨声,同时还飞过来几枚硬币砸在他脚边。

  伴随着硬币,还有人尖叫:“庆祝纯真!”

  这下Clayton 完全确认自己的形象是什么样的水平了,他甚至有点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兴奋。

  他现在可是穿着大衣和裤子,而女性穿裤子在王国文化中无疑是放荡的行为。

  他站在舞台中央稍微咳嗽一声,回音却完全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Clayton 完全放心了。

  在那个奇妙的魔法中,他的胡子大概也会被曲解成柔顺的长发。

  既然没人能认出他来,他多少能自在一些。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远处俱乐部入口的帘子又被掀了起来,一个瘦高的silhouette 走了进来,熟稔自在地找了个位置坐下,加入到观众席那些背光的black silhouette 中。

  他是布鲁诺。

  看到布鲁诺后,Clayton 的呼吸一滞,刚刚放松的心情又提起。

  熟人,怎么又是熟人?!

  这个侦探难道最近又没有工作了吗,还有闲心来脱衣舞俱乐部放松?

  “快点啊!”

  后排的观众开始催了,他们似乎是随机找到这里的,因此人数不多,只有十来个。但又因为受到催眠的观众不说话,他们反倒占据了场上的所有话语权。

  “今天暂停营业。”Clayton 收回心思,代替舞女们宣布。

  今天晚上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测试那个ceremony 的问题,因为就算他能抛下尊严,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事仍是有极限的。

  至少他没法一边跳舞一边弹奏乐器。

  如果不是想测试集体的愤怒是否能对ceremony 起效,他肯定会偷偷溜走。

  观众们果然很愤怒。

  “我可是投了钱的!”

  “不表演开什么门?”

  “投了钱的可以自己上来捡走。”Clayton 说,他没有感受到改变,或许是愤怒的力量还不够。

  当即有三个男人冲上台捡自己的钱,然后因为别人多捡了自己的钱而争执起来。

  即使近在咫尺,他们也没能看清Clayton 的真实面目。

  “拿上你们的钱,赶紧滚下去。”

  Clayton 添了把火,他看见仅有的几个不受控制的自由观众露出了蔑视、气愤乃至惊讶的表情,好像不敢相信一个婊子(在他们的视角中Clayton 仍是在俱乐部工作的女人)敢这么跟他们说话。

  这话很不客气,而且截至目前,俱乐部的其他成员都没有出现,舞台上只有一名势单力孤的女性。

  受到冒犯的男人们开始向“她”逼近,试图用身躯和力量威慑她,重新赢回尊重。

  布鲁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视线聚焦在舞台上的冲突,既不阻止也不离开,神情冷静。

  他显然是带着任务过来的。

  Clayton 的余光注意到了这点,不过他暂时没工夫考虑大侦探的想法。

  看着观众们的表情,还有舞台上朝自己逼近的男人,他很确定这群人的愤怒并不稀缺,但ceremony 带来的感觉仍然没有变化,说明愤怒情绪可能不在ceremony 必备材料之中,他决定是时候换一个情绪。

  “你们搞错了一件事,我可不是卖唱的姑娘,我是入室抢劫。”

  顶着美女的幻象,中尉做出如上公布,随后从腰间把左轮拔了出来,对准旁边的石膏软墙开了一枪。

  枪响在剧场这个半封闭空间中震耳欲聋。

  这一发子弹震慑了朝他逼近的男人,不止如此,还让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

  即使是陷入催眠状态的那些人也在短暂的发愣后纷纷大喊起来,跟着其他人moved towards 出口的方向奔跑。

  因为今天来的总人数太少,倒也免了踩踏事件发生之虞。

  Clayton 注意到在布鲁诺的位置上,他的人已经消失了,但Clayton 没有看到他离开。

  不过这不重要了。

  他现在更关注自身在ceremony 中感到的mysterious 联系。

  就在枪响之后,那种来自天空的联系越发清晰,观众们“求生欲”的注入让ceremony 继续了下去。

  Clayton 在舞台上闭上眼睛,双手自然垂下,仰面向天。

  他几乎能感到自己的灵魂在上升。

  那至圣之物正在观察this world ,它同时观察上下四方,不用眼也能看,不用耳也能听,没有实体也能触碰。

  他的感知范围几乎将整个地下剧场都包括进去。

  那些座位的数量、破损的位置,间隔的距离和高度差他一瞬间就能得出答案。

  还有躲藏在座位间的布鲁诺,这位侦探正掏出自己的枪,蹲着身试图通过椅背的掩体绕到舞台侧面,准备制服“歹徒”.

  Clayton 猛然睁开眼,提前一步举枪对准布鲁诺即将露头的位置。

  “出来!”

  刚露头就被枪指着脑袋的布鲁诺只好站起来,将自己的燧发手枪扔到地上。

  “我们可以谈谈,女士,暴力一点也不美好。”大侦探摇着头说,他完全没认出来眼前的人是认识的朋友。

  听到这个称呼,Clayton 冷笑着靠近他,用布鲁诺无法理解的力气将他拽上舞台。

  “说的好,我也这么认为。”

  这里在圣阿尔文教区算得上偏僻,在治安官赶来之前,他至少还有十分钟时间来处理这里的事。

  虽然暂时拥有了超凡视界,但这种视角也只流于表面。

  一个善于观察且经验丰富的侦探能为他的探索帮不少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