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irate 之祸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New World Yonko ,人称海陆空最强生物的Kaido of the Beasts 的地盘被拆了。

消息是如何走漏的,已然无从考究。

仅半天不到的时间,通过报纸的大肆报道,the entire world 都知晓了这个充满震撼性的消息。

“喂,发生major event 了!!!”

某个酒馆内,一个酒意上脸的男人,震惊看着手里的报纸。

他的嗓门非常大,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再大的事也挨不到你这里来,至于这么大呼小叫的吗?”

酒馆内的人,纷纷用嫌弃的眼神looked towards 拿着报纸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却只是不停扫视着报纸内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离他较近的一人,有些好奇的凑过去一看,immediately stared wide-eyed 。

“这、这……”

那人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看着那人的奇怪反应,酒吧里的众人才意识到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major event 。

“喂,报纸上到底刊登了什么?”

有个酒客朝拿着报纸的男人大声问道。

然而。

拿着报纸的男人并没有回答,仍是在不停扫视着报纸内容,就跟验钞似的,要多看几遍才能确认真假。

而旁边那个结结巴巴的家伙,也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身材壮硕,浑身酒气的光头男人看不过去了,起身大步走过去,抬手将报纸抢过来。

“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major event ,让你们这两个卵蛋吓成这样。”

光头男人语气恶劣,低头瞥向报纸。

“嘶——”

看到报纸头条内容后,光头男人霎那间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硕大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失声道:

“Yonko Kaido of the Beasts 的地盘被拆了……而且死了好几万部下……”

“什么?!”

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从昨晚喝到现在的众多酒客,忽然有种酒醒了一大半的感觉。

每个人皆是震惊looked towards 拿着报纸的光头男人。

酒馆之内的声音渐渐消失,安静得仿若针落可闻。

片刻后。

安静无声的酒馆内,有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那可是Yonko Pirates 啊,麾下that many 的battle strength ,难道都被干掉了吗?否则地盘怎么会被拆掉?”

“话说……我怎么觉得前段时间也看过类似的头条?”

“我也有这种感觉!”

“对了,就是……”

discuss spiritedly 的众人,猛地对视了一眼,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惊骇look of shock 。

“喂,拆掉Kaido 地盘的人,该不会是百加.D.Maude 吧?!!”

意识到了什么的众人,用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光头男人。

刚才光头男人只说Yonko Kaido 的地盘被人拆了,并没有说是谁做的。

只是众人隐约之间猜到了做出这种major event 的人是谁。

在他们看来,整片大海之上,也只有名为百加.D.Maude 的那个男人,才能频繁做出这种总是令world 为之震动的major event 。

迎着众人望过来的目光,光头男人艰难nodded 。

酒馆内再度安静了下来。

这一刻,在场众人的脑袋里,全是百加.D.Maude 这个名字。

太离谱太夸张了。

这个近几年才冒出来的男人,将整片大海搅得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类似的场景,在全world 各处上演着。

人们再次从报纸头条上看到了百加.D.Maude 的名字,也再次看到了百加.D.Maude 的又一次壮举。

Pirate 圈子中,没有人会去怜悯失败者。

他们只会为胜者举杯叫好。

无关于胜者是谁,也无关于败者是谁。

他们只推崇powerhouse 。

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百加.D.Maude 这个名字,已然成了不祥和灾难的象征。

心系于world 安定的无数民众,皆是忧心忡忡。

在他们看来,Maude Pirates 是一个随时都会对world 造成猛烈冲击的存在,令他们深感不安。

…..

New World ,Marine Headquarters 。

在Akainu 的强力推动之下,原本位于Marineford 的Marine Headquarters ,正式搬迁到Red Line continent 另一边的New World 。

扼守此地,彰显出了Akainu 的野心。

新Marine Headquarters 的某处位置,是一座安静的墓园。

这座墓园是从Marineford 迁过来的。

墓园里整齐有序的摆满了一块块刻满名字的墓碑。

在墓碑下的地底里,一具棺材也没有。

strictly speaking ,像这样的墓,连衣冠冢都can’t be called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了维护安定,Marine 每一年的牺牲者数不胜数。

若是正常的墓葬,恐怕单凭一个Marine Headquarters ,是容纳不了that many 棺材的。

海风徐徐,一只只white 海鸥在墓园上空盘旋鸣叫。

墓园内。

Garp cross-legged 坐在其中一块墓碑前。

在墓碑的下方,放着一份被折起来的报纸。

海风吹来,掀起报纸的一角,显露出Maude 的名字。

“……”

Garp 沉默盯着墓碑上的名字。

被海风和战火镌刻过的硬朗脸庞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旁人若在一侧,定然看不出Garp 此刻在想什么,又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ka ka ——

安静的墓园内,倏然响起木屐踩在石板上的清脆声,以及拐杖打在石板上的雨点般的拍打声。

整个Marine Headquarters 内,穿木屐的人并不多。

穿木屐还带着拐杖的人,也就Fujitora 一个。

Fujitora 越过一块块墓碑,来到Garp 的身后。

他低头望去,目不可视的眼睛,仿佛能看到墓碑上的一个个名字。

目光微微一挪,又仿佛能看到墓碑下的报纸,以及报纸上那个令他心情复杂的名字。

最后,才looked towards cross-legged 坐在墓碑前的Garp 。

旁人在侧,定然看不出Garp 心中所想。

然而精通Kenbunshoku 的Fujitora ,却能看到Garp 的情绪颜色。

那是一种压抑中隐藏着愤怒的颜色。

“接下来有得忙了,唔……难得的假期,看来要泡汤了啊。”

Fujitora 忽然低声叹道。

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给面前的Garp 听。

Garp 的身体微微一动,也仅此而已。

Fujitora 看着他的后背,calmly said :“Pirate 之间的敌对厮杀,对于我们Marine 来说,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个rare opportunity 。”

“……”

Garp hearing this ,只是稍稍抬了下头,没有说话。

Fujitora 停顿了一下,继续道:“Maude Pirates 袭击鬼之岛,并且让Beasts Pirates 蒙受巨大损失的消息已经得到了确认,Sakazuki 那里正在商议派兵讨伐Kaido 的可行性。”

这一起事件中。

Beasts Pirates forcibly 折损了数万兵力,甚至连地盘据点都彻底消失了。

这种程度的损失,可以说是让Kaido 辛苦经营的势力一朝回到解放前。

所以,向来主张进攻的Akainu ,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以Sakazuki 的风格,商议只是走一个过场that’s all 。”

Garp 缓缓起身,身侧的空袖子随着海风飘荡,看上去颇为刺眼。

“这次的行动,是由你带队吗?”

他直起身体,转身looked towards Fujitora 。

Fujitora 摇头道:“old man 另有要事在身,这次讨伐Kaido 的行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由‘Ryokugyu ’带队。”

“是吗……”

Garp 沉吟一声,又是低头looked towards 墓碑上的名字。

Impel Down 一役过后。

这个性格一向跳脱的Hero of the Marines ,似乎仍处于消沉中,没有了往日的carefree 。

毕竟——

在Impel Down 的那场战斗中。

他失去了两位挚友。

……..

New World ,和之国。

一间宽敞明亮的宴会厅内,摆放着一张长桌。

长桌之上,佳肴琳琅满目。

Charlotte Linlin 坐在主位上,无视了肉菜的存在,探手捞起甜品,不停往嘴巴里塞。

“玛、玛玛玛……这次丢脸丢大了啊,Kaido 。”

Charlotte Linlin 满嘴的果酱奶油,眼角余光瞥向放在桌子上的报纸。

整座鬼之岛被Maude Pirates 直接抢走,而且还被干掉了包括烬在内的数万名部下。

这样的丑事,任谁都会想办法掩盖消息。

Kaido 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那群天杀的记者,真是什么缝都能钻进去,愣是在Kaido 的消息封锁之下拿到了第一手资讯。

头条新闻出来后,Kaido 怒火滔天。

但是让Kaido 更加愤怒的,却是从Dressrosa 那边传来的坏消息。

派遣去Dressrosa 的精锐队伍,竟然也被Maude 灭掉了。

要知道,那支队伍本该将Dressrosa 的拿来量产古代种Devil Fruit 的关键材料SAD原液带回来。

只要有了SAD原液,就可以正式开始量产古代种Devil Fruit 。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Beasts Pirates ,将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一支综合实力强大的部队。

结果。

这般好事,竟然又一次被Maude 破坏了。

坏消息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Kaido 气得吐血,恨不得将周围事物摧毁殆尽,方能出一口气。

事实上Kaido 也这样做了。

为了宣泄怒火,他化身giant dragon ,摧毁掉了和之国的好几座山头和村落。

面对Kaido 宣泄的怒火,和之国的居民只能shiver coldly 的承受着一切。

而以盟友和客人身份暂时待在和之国的Charlotte Linlin ,则是毫无半点心理负担的嘲笑起Kaido 。

坐在Charlotte Linlin 身侧不远的佩罗斯佩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长桌上这些琳琅满目的佳肴,可是Kaido 招待他们的。

一边吃着Kaido 专门准备的佳肴,一边还在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Kaido 的遭遇。

有点不好吧。

佩罗斯佩罗心想着。

想归想,他可不敢作死的出声提醒。

反倒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得提出来。

耐心等着Charlotte Linlin 将长桌上的甜品一扫而空后,佩罗斯佩罗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

“Mama ,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他仰头看着丝毫不在乎吃相的Charlotte Linlin 。

“en? ”

听到佩罗斯佩罗的话,Charlotte Linlin 看了过去,疑惑道:“我们不是才刚到和之国吗?为什么要急着回去?”

“呃……”

佩罗斯佩罗一时之间哑然。

总不能说担心Maude 离开和之国后,会跑去Totto Land 继续拆我们的家?

真要这么说的话,佩罗斯佩罗觉得自己估计会被Mama 当场抽出三十年lifespan 。

只是想象着那种画面,佩罗斯佩罗就浑身布满寒意。

就在他飞快转动脑筋,准备该怎么回答的时候。

一股掺杂着滔天怒意的气场,从远处波及到宴会厅内,immediately 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不用亲临现场,他们也知道这股气场的主人是谁。

“玛、玛玛玛……Kaido 那家伙,应该是第一次这么生气吧?”

Charlotte Linlin looked towards 宴会厅的墙壁,视线仿佛能穿过墙壁,落在愤怒得满脸扭曲的Kaido 身上。

她的语气中,仍是充满了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一处wasteland 之上。

变回人形的Kaido ,单手拄着wolf fang club ,两眼中的怒火,仿若就要实质化。

在他的身前,是一群难掩惊惧之色的Beasts Pirates 的成员。

在场所有人中,也就奎因比较冷静。

“和之国很大吗?”

Kaido 冷冷看着部下们,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一样,充满了愤怒之意。

“为什么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

面对Kaido 的质问,哪怕是奎因,也是一个屁都不敢放。

以往要找到大和,只需动员一下就能轻松找到。

毕竟那时是数万人力。

可如今Pirates 的人员不足一千,要想在一个国家内找到一个刻意隐藏起来的人,又easier said than done 啊?

道理是这个道理。

可奎因不敢解释啊。

这equivalent to 是在揭伤口。

Kaido 冷冷看着低头不语的众人。

片刻之后。

他再次开口。

“去把凯撒叫过来。”

蒙受了惨烈损失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

他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看到凯撒制造出第一颗古代种人造Devil Fruit 。

奎因洞悉到了Kaido 的念头。

作为科研家出身的他,十分清楚这种迫切的心态,并不适用于科研。

但形势如此,眼下的Beasts Pirates ,的确需要一大波名为古代种Devil Fruit 的fresh blood 。

“能有什么加快进度的办法吗……”

奎因其实也很心急。

忽然。

奎因的脑海中掠过一道silhouette ——

杰尔马,文斯莫克.伽治!

奎因不需要杰尔马的科技,他需要的,是杰尔马的基因技术,以及能够量产的人造soldier 。

这些东西,正是Beasts Pirates 眼下急需之物,也是能迅速恢复过来的关键所在。

奎因的眼中倏然间掠过一抹悍然凶光。

他们等不了,也没有资本去等了。

为了快点重整battle strength ,就是让整个文斯莫克家族变成祭品也在所不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