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irate 之祸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New World 某处冬岛。

天空之上,ash-gray 云层汹涌翻动,有种要往下坠沉的既视感。

暴风挟裹着白雪,笼罩住了整座岛屿。

入目所及的the entire world ,都变成了白茫茫一片。

一处山脚下,有个隐现火光的洞口。

微渺如残烛的火光,在这暴风雪中显得格外的温暖。

“Maude 这brat ……是拆家拆上瘾了吧?”

洞穴内,Yasopp cross-legged 坐在地上,借着篝火的火光,低头扫视着报纸上的内容。

前段时间才拆了Yonko Big.Mom的Totto Land ,然后被world 新闻社鼓吹成Yonko 的nemesis 。

当时还有不少人吐槽新闻社夸大其词。

现在,Maude 又将同为Yonko 的Kaido 的地盘给拆了,也不知道当初那些在吐槽新闻社夸大其词的人,此刻会是怎样的感受。

话说……

World Government 的Judicial Island 和Impel Down 不也被Maude 拆掉了?

而且还是拆得thoroughly 的那种。

这也就是Yasopp 如此感慨的原因。

“老大,你现在慌不慌?”

火光映照中,有个Red Hair Pirates 团的船员looked towards 拄着佩刀坐在一块石头上的Akagami ,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

同在洞穴内的众人,一下子就秒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Big.Mom和Kaido 的地盘都被Maude 拆了,那么按照这个规律,下一个拆家目标就是同为Yonko 的Akagami Shanks 了。

“对啊,我也想知道老大你现在慌不慌?”

“hahaha ,你这个混蛋……竟然敢这么调侃老大,不过我喜欢,hahaha !”

原本安静的洞穴,immediately 热闹了起来。

听着来自brothers 的调侃,Shanks 只是大笑不语。

作为Yonko Pirates ,能有这样的氛围,也算是一个异类了。

“好了,安静一下。”

Shanks 忽然抬了下手。

令到行止,洞穴内的笑声immediately 歇停。

收敛笑声的众人,looked towards Shanks 。

Shanks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有客人来了。”

tone barely fell ,略长的洞道尽头,传来隐约混杂着风雪声的脚步声。

Red Hair Pirates 团精英众多,即使不用Kenbunshoku ,也能单凭听力判断出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很快,脚步声临近。

two figures ,出现在Red Hair Pirates 团众人的面前。

来人却是Ace 和Marco 。

他们衣装简陋,所穿的衣物几乎没有任何御寒功能,却能在外头的暴风雪中自如行走。

而且,他们的身上,未着半片雪花。

那些望向他们的目光中,immediately 多了一抹异色。

不过,Red Hair Pirates 团的众人很快就明白。

Ace 和Marco 能在外头那夺人性命的暴风雪中自如行走,所凭借着是Devil Fruit 的能力。

因为不管个体的实力有多么强,也无法对抗残酷的大自然力量。

除非有超自然的Devil Fruit 能力。

“哟,Marco 。”

Shanks 先是和“old acquaintance ”Marco 打了声招呼,旋即looked towards Ace ,眼底深处多出了些许感慨之色。

犹记得几年前,也是在冬岛洞穴中见到了专门前来道谢的Ace 。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Ace 。

只是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以Portgas 这个姓氏驰骋大海的Ace ,会是Roger 船长的儿子。

“坐吧。”

心情略显复杂的Shanks ,抬手指向篝火旁预留出来的两块石头。

Ace 和Marco 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在石头上。

“那么……”

Shanks 看着坐下来的Ace 和Marco ,眼眸在火光映照之下熠熠生辉。

“说说你们的来意吧。”

…………

New World ,Dressrosa 。

啪嗒。

Maude 缓缓挂掉Den Den Mushi 。

就在刚才,Morgan 致电过来,埋怨着Maude 又没将第一手消息给他。

以至于又让他的竞争对手克里斯率先报道了这么重磅的消息。

Maude 理亏,也就任由Morgan 埋怨了。

speaking of which ,上次拆了Big.MomTotto Land 十座岛屿的猛料,也是没有immediately 提供给Morgan ,导致让他的对手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

这次又是同样的情况。

想来Morgan 快要有心理阴影了。

好在this time 仍然有摄影小能手Perona 特意拍摄下来的资料,拿来抵消Morgan 的怨气,也是足够了。

“船长。”

Laffitte 的声音从阳台那边传来。

Maude 循声望去,却见Laffitte 从空中缓缓降落在阳on platform 。

Laffitte 收起翅膀,looked towards Maude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Dressrosa 的那位Princess 又来求见了。”

“哦?这是第几次了?”

Maude 眉头微微一挑。

当初将她们捎来Dressrosa 的时候,也明确表示过将正在Dressrosa 上烧杀抢掠的Pirate 们屠戮殆尽一事,不过是一件顺手为之的小事that’s all ,不需要任何形式的道谢。

况且他想要的【报酬】已经从曼雪莉那里得到了,apart from this ,不再需要Dressrosa 国家的任何回报。

这种情况下,Rebecca 应该将心思放在收拾国家烂摊子上,而不是执着见他。

“hoho 。”

听到Maude 的问题,Laffitte 不假思索道:“加上今天的这次,已经是第9次了。”

“……”

Maude 有些无语。

为了不让求见次数变成第10次,他最终选择了接见。

宽敞明亮的会客室内。

一袭便装的Rebecca 看上去有些紧张。

说是直觉也好,印象也罢。

她觉得Maude 是一个很好说话的男人。

尽管外界都在盛传Maude 是一个如何冷血残酷的屠夫,但Rebecca 坚信眼见不如耳闻。

可是。

一想到今天的来意,她仍然会感到紧张和失措。

“Rebecca ,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同样是一袭便装的维奥莱特,轻轻握住了Rebecca 那用力绞成一团的双手。

经this tribulation 难,Dressrosa 即使从濒死边缘回来,也难以做到reborn from the ashes 了。

被烧毁的建筑楼房,可以重建。

但死去的人,却无法复活。

在这场烧了数天数夜的大火之中,有太多太多的人死去……

原本负责护卫国家的军队,也是分崩离析,连一点军事力量都没有留下。

一想到包括至亲在内的无数牺牲者,维奥莱特和Rebecca 心中悲痛不已。

可现在的她们,连哭泣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现在的Dressrosa 连上供天上金的能力都没有,自然无法指望来自World Government 和Marine 的庇护。

所以她们必须尽快建造起一道新的防线,以此抵御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威胁。

但在军事力量尽失的处境下,这种事情easier said than done 。

而仍然滞留在Dressrosa 的Maude ,就成了她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为了这个国家,为了那些看着残破家园而绝望不已的民众们。

Rebecca 无论如何都要得到Maude 的帮助。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一阵脚步声从会客室门外传来。

听到那脚步声,Rebecca 和维奥莱特subconsciously 起身并且端正站姿,looked towards 会客室的大门。

嘎吱——

Maude 推门而入,就看到了站起来的维奥莱特和Rebecca 。

“坐。”

平静的声音,却仿佛带着一种不容反抗的命令力量,使得刚刚起身的维奥莱特和Rebecca subconsciously 坐回了沙发。

Maude 走过来,坐在她们面前的沙发上。

“如果是道谢之外的事,就直接说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一坐下来后,Maude 单刀直入,十分干脆。

从未遇到这种阵仗的Rebecca ,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Rebecca 颇为迟钝的反应,一旁的维奥莱特担心Maude 会失去耐心,便是果断接替了本该由Rebecca 说出来的话。

“Maude 大人。”

她开口用上了敬词。

面对life saving benefactor ,这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

随后,就如同Maude 那完全不绕弯子的开场白一样,维奥莱特同样也是单刀直入的道出来意。

“我们……不,是Dressrosa 需要您的庇护。”

“oh?”

Maude 眼含异色看了眼维奥莱特,indifferently said :“凭什么?”

维奥莱特hearing this ,偏头看了眼熄火的Rebecca ,心中一阵叹息,旋即took a deep breath 。

世上哪有白来的好处。

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可现今残破不堪的Dressrosa ,又能给出什么好处?

能允诺给出的东西,恐怕就只剩下缥缈不定的未来了吧。

思绪飞快转动之际,维奥莱特的神情渐渐严肃。

“您需要什么,Dressrosa 就能给您什么。”

“……”

听到口气这么大的话,Maude 先是沉默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你们在向我寻求庇护之前,也该明白我的‘旗帜’是什么性质吧?”

“en. ”

维奥莱特重重nodded ,自然不会煞风景的说出诸如“我们没得选择”的话。

Maude 眼睑微垂,语气中毫无半点波澜:“所以,即便是让这里变成一个Pirate 国家也无所谓吗?”

“比起彻底的灭亡,那种事又算得了什么?”

在Maude tone barely fell 的瞬间,维奥莱特就飞快给出了正面回应。

这样的姿态,无疑彰显出了决意。

而这份决意,Maude 也清楚的感受到了。

“那就借给你们吧。”

Maude 微笑看着维奥莱特。

只是将旗帜借给一个即将濒临灭亡的国家,以及对这个国家提供庇护,对如今的Maude 而言,并不是什么at worst 的事。

但他会这么干脆,也并非完全出自于好心,而是为了眼前这个女人。

更准确来说,是这个女人的能力。

“但我有一个条件,同时也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件事。”

“什么条件?”

维奥莱特直接忽视了下半句。

在她看来,只要Maude 愿意提条件,就一切好说。

Maude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我要一个人。”

“谁?”

维奥莱特问道。

从谈话到现在,她都在配合Maude 的谈话风格,尽量精简着言语。

Maude 抬手指着维奥莱特。

“你。”

“啊?”

维奥莱特immediately 呆住了,那充满异域风情的脸庞上,缓缓流露出惊愕神情。

一旁始终插不入话的Rebecca ,同维奥莱特一样,也是呆住了。

她们预想过各种Dressrosa 现阶段无法负担的条件,唯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气魄过人的男人,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Maude 丝毫不在意她们的反应,也不在乎她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端坐在沙发上,双手相握等待着维奥莱特的回答。

短短几秒过去。

维奥莱特脸庞上的惊愕之色如潮水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明媚动人的笑容。

此刻。

她心中雀跃难以言表。

为了这个生她养她的国家,也为了她自己的小心思。

哪怕就是成为Maude 的slave ,她也是愿意。

“完全没有问题。”

维奥莱特迎向Maude 望过来的目光,毫不迟疑的答应了这个条件。

同时,从Maude 那不掺杂任何欲望的目光中,她隐约间猜到了Maude 想要她的动机。

是能力。

瞪瞪果实的侦查监控能力。

明白了这一点的维奥莱特,心中雀跃更盛。

只是这样就能让Dressrosa 得到一个强力的庇护,真是太美满了。

美满到维奥莱特都有些以为是在梦中。

因为。

她本来就愿意去追随像Maude 这样的男人。

既能满足愿望,又能拯救到国家。

真的是very good 。

但维奥莱特还没高兴多久,Maude 就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有件事得提醒你们,我的敌人有World Government 这种huge monster ,也有Big.Mom和百兽这种毫无仁慈可言的Yonko Pirates ,也就是说……”

“我的‘旗帜’能让Dressrosa 免受来自overwhelming majority Pirate 的威胁,但也会吸引World Government 以及Yonko Pirates 的注意力。”

Maude 的友好提醒,让维奥莱特和Rebecca 僵住了脸庞。

所以……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Maude 看着dumbstruck 的维奥莱特和Rebecca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但有个地方应该还算安全,只要将Dressrosa 挪到那里的话,短期内应该不用担心任何威胁。”

“哪里?”

维奥莱特和Rebecca 两人subconsciously 问道。

她们甚至没有听清楚Maude 所说的要将Dressrosa 挪动的惊人之语。

Maude 竖起食指,指着上方。

“天空。”

“啊?!”

维奥莱特和Rebecca 一阵发懵。

Maude 微笑看着两位Princess 的反应,心想着when the time comes 挪到天空的岛屿,可不止Dressrosa ,还有目前位于万米seabed 之下的Fishman 岛。

就像是拼图一样,将所有愿意搬迁到天空的岛屿国家凑到一块。

正是天空之城的雏形所在。

未来。

这座尚未取名的城市,将会占据后代历史最显眼的位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