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irate 之祸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受到大肆破坏的Dressrosa ,即使得到Maude 的庇护,也仍然要面对重建的难题。

这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而所有的压力,就这样落在了Rebecca 这个少女的身上。

Rebecca 也清楚之后的道路有多少艰难,可她已经够庆幸了。

毕竟,只要得到了Maude 的庇护,至少能够保证国家短时间内不会受到侵略。

在此期间,总能慢慢恢复过来。

Rebecca 还有很多忙不完的繁重事务,便是不再逗留,先是向Maude seriously said 谢,随后告辞离开。

维奥莱特并没有同行,而是在城堡大门处,目送着Rebecca 离开。

她现在是Maude 的人,strictly speaking ,已经丧失了部分自由。

“去帮她吧。”

Maude 悄无声息来到维奥莱特身旁。

维奥莱特hearing this startled ,仰头看着Maude 的侧脸。

Maude 注视着Rebecca 远去的背影,轻声道:“你是以‘同伴’的身份加入我的团队,而不是以‘slave ’的身份,明白吗?”

“……”

维奥莱特怔怔看着Maude ,心中一阵激荡。

Maude 偏头迎向维奥莱特那蕴含着感激之意的目光,神情calmly said :“去吧。”

“en. ”

维奥莱特对着Maude 露出一个笑容,旋即飞奔追向已经走到远处的Rebecca 。

Beli 跳上Maude 的肩膀,贼头贼脑的坏said with a smile :“老大好温柔哦~~”

Maude 作势扬手。

Beli immediately 缩了缩脖子。

Dressrosa 。

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味,以及浓郁的血腥味。

目光所及,几乎全是焦土和遍地的尸体。

从terrifying 三桅船回来的Rebecca ,迅速投入繁重的事务中。

然后。

她有些绝望看着横卧于街道四处的数也数不清的尸体。

有很多Pirate 的尸体,但更多的还是Dressrosa 居民们的尸体。

如何处理这些尸体,成了眼下最大的难关。

忍着强烈的不适感,Rebecca 以Dressrosa 王室的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动员起幸存的民众,优先去处理掉城市内的尸体。

民众们纷纷积极响应。

这倒是让Rebecca slightly relaxed 。

虽说前路任重而道远,但只要民众们不舍弃Dressrosa ,往后定然能够重新焕发出光彩。

维奥莱特过来协助Rebecca 。

只是Early-Stage 的难关,就让她清晰的感受到Rebecca 肩上的重担,心中怜惜之余,也只能拼命帮忙。

布满血迹和焦痕的街道上,一群群面露疲惫之色的居民们,正在努力搬运着尸体。

Pirate 的尸体,被随意丢到一旁,堆成小山。

居民的尸体,则是整齐有序的排放在相对而言比较干净的广场上。

维奥莱特和Rebecca 也没闲着,亲力亲为的一起搬运尸体。

就在他们忙碌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Maude Pirates 的众人,带着热腾腾的食物,来到了现场。

看到Maude Pirates 众人的到来,以Rebecca 维奥莱特为首的Dressrosa 居民们都是一脸惊讶。

“休息一会吧。”

Jaya 微笑着招呼众人过来吃饭。

Dressrosa 的居民们look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没有贸然过去,而是一边对着那些香气袅袅的热食咽口水,一边looked towards Rebecca 和维奥莱特。

“你们……怎么来了。”

Rebecca 和维奥莱特很是意外Maude Pirates 众人的到来。

Jaya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维奥莱特已经是我们的同伴,而帮助同伴,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维奥莱特hearing this 愣住了,心中感动immediately 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她忽然觉得,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加入Maude Pirates ,都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

随行而来的Jim 他们,并没有在意维奥莱特和Rebecca 的反应,自发的去搬运尸体。

“罗,快用你的能力把这群碍眼的尸体转移出去,这样就能一下子完事了。”

Perona 举着小花伞漂浮在in midair ,化身为现场指挥官,示意罗直接动用Ope Ope no Mi 的能力。

“你以为我的‘体力’是用不完的吗?”

罗抬头看了一眼Perona ,没好气的道。

Perona hearing this ,摇头叹息道:“什么嘛,原来你不行啊。”

“room。”

罗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受不了Perona 在一旁动嘴皮子的行为,当即二话不说的抬指张开领域,锁定了漂浮在in midair 的Perona 。

“转移。”

他准备将Perona 转移到视野之外,至少能够保证耳根子清净。

然而。

随着能力的生效,漂浮在in midair 的Perona 却是remain unmoved 。

“嚯咯嚯咯,傻眼了吧。”

Perona 嬉笑看着僵在原地的罗。

看着无法被转移的Perona ,罗这才意识到,现在的Perona 是Spirit Physique 状态。

也就是说,这货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将本体留在terrifying 三桅船,压根就没想过要来帮忙,纯粹就是过来凑热闹的。

“Perona ,你这家伙……”

“上吧,我的小可爱们!”

Perona 指挥着消极幽灵从地底钻出来,以sneak attack 的形式,穿过罗的身体。

被消极幽灵穿过身体,罗immediately 脱力趴在地上,呢喃道:“如果有下辈子,就让我变成一粒尘埃吧。”

“hmph ,让你凶我。”

Perona 仰头snorted 。

不远处。

Beli 趴在Jim 那布满伤疤的光头上,一边啃着大骨肉,一边看着处于极度消极状态的罗,感叹道:“出现了出现了,只能痛击队友的消极幽灵!”

“……”

有幸被Perona 痛击过的Jim ,默默抬手擦拭掉额头上的冷汗。

身侧的Hawkins 几人,沉默看着漂浮在in midair 的Perona 。

很不巧,他们也曾被Perona 痛击过。

甚至连precognition 也被消极幽灵痛击过一次。

整个团队中,也就Maude 、Jaya 、Filo ,以及刚加入不久的泰佐洛,还没有被消极幽灵痛击过。

小插曲过后。

在Maude Pirates 众人的协助之下,搬运尸体的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Rebecca 看在眼里,默默感激着Maude Pirates 提供的帮忙。

若非亲身遭遇,又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承受来自一个Pirates 的恩情?

感激着Maude Pirates 的人,还有Dressrosa 的民众们,以及旁观了这一幕的咚塔塔族们。

Pirate 中也是有好人的。

他们默默想着。

terrifying 三桅船上。

Maude 手里拿着话筒,放在他面前桌子上的Den Den Mushi ,显露出几分Sabo 的形象。

“Maude ,我们快到了。”

Den Den Mushi 传出Sabo 的声音。

“嗯,大概还要多久?”

“十分钟左右吧。”

“好,我在地下港口等你们。”

“待会见。”

“pa ta 。”

通话挂断。

Maude 放下Den Den Mushi 。

Revolutionary Army 的到来,其实是他的授意。

除了要将那些从鬼之岛掠夺来的武器装备交给Revolutionary Army ,还有拯救熊的行动,多少需要用到Revolutionary Army 的力量。

以熊的身份,Revolutionary Army 不管怎么样,都会鼎力相助,或者说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将熊救出来。

只是对于Maude 来说,有没有这一层关系在都无所谓。

他要做的,仅仅是以朋友的身份去完成对熊的承诺。

十分钟后。

一艘大规模龙头舰船从入口驶进地下港口。

“哟,Maude 。”

Sabo 站在龙头舰船的船舷处。

没等舰船靠岸,就对着岸上的Maude 打招呼。

而Sabo 身旁,都是些Maude 的old acquaintance 。

“Maude Maude ,那么长时间没见,你肯定很想人家吧?”

Jasmine 捧着脸颊,扭捏看着岸边上那一道伟岸帅气的silhouette 。

“Jasmine ,你忘了Sunny 就在你旁边吗?”

“hahaha ,是啊,怎么着也得顾及一下Sunny 的感受啊。”

“hmph ,人家为什么要顾及一个‘情敌’的感受?”

“哇,打起来打起来。”

“Sunny ,你听到没,Jasmine 在向你宣战了。”

“你们够了哦,少女的纯情恋爱可是很神圣的,所以别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Koala 双手叉腰,义正言辞警告着同僚们。

被这么警告,同僚们先是look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然后放声大笑。

“Koala ,你打算什么时候宣布和Sabo 的恋情啊?”

“哈?”

Koala 瞪大眼睛道:“你们在乱说什么!!!我和Sabo 之间哪有什么恋情要宣布???”

“haha ,Koala ,你的Face is red 了。”

“我才没有!!!”

“hahaha 。”

deck 上一片喧闹。

Sabo helplessly smiled ,moved towards Sunny 投去一抹歉意的目光。

Sunny 微笑不语,示意Sabo 不用taking seriously ,旋即looked towards 岸边上的Maude ,眼中浮荡着久别重逢后的喜意。

Maude 也在看着Sunny ,脸上露出笑容。

很快,舰船靠岸。

众人陆续上岸。

Sunny 一落地,就奔跑飞扑向Maude 。

Maude 稍显诧异,很是配合的伸出双手,抱住飞扑过来的Sunny 。

red 的柔顺长发immediately 在眼前散开。

彼此之间的体温,在柔软的触感中传递。

“Maude ,抱我一会,有点累了……”

耳边传来Sunny 那类似于困倦时的呢喃声。

Maude slightly startled ,轻声un’ed ,然后收拢双臂,抱住Sunny 那柔软的身体。

Sunny 依偎在Maude 怀中,眯着眼睛,像是一只蜷缩在温暖床垫上的little kitty 一样。

所投身的道路,终究是难行而艰苦。

毕竟。

那个组织名为Revolutionary Army ,所肩负的使命,也是非同一般。

周围,Sabo 一众人默默看着紧紧抱住Maude ,仿佛下一秒就会沉沉睡去的Sunny 。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Sunny 这样。

像是回到了家了一样,瞬间松开了所有。

Jasmine 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被单大小的手帕,咬在嘴巴里,充满了委屈和伤心。

“Koala ,人家失恋了……”

“没事的,Jasmine ,你肯定能遇到更好的男人。”

Koala patted Jasmine 长满腿毛的大腿,出声安慰。

“wu wu ,肯定遇不到了。”

Jasmine 用一种错付了的伤心语气道:“因为in this world impossible 再有比Maude 更好的男人了。”

“……”

Koala immediately 哑口无言。

在众人的旁观之下,大约过了十秒左右,Sunny 轻缓挣脱了Maude 的怀抱。

旋即像是睡醒了一般,缓缓伸了个懒腰,展现出了玲珑紧致的诱人曲线。

吃下了滑滑果实的她,如今不论身材还是相貌,对比empress Hancock 也是不遑多让。

“肚子饿了。”

伸完懒腰,Sunny 仰头看着Maude ,认真道:“我想吃Jaya 姐姐做的大餐。”

“好。”

Maude 笑着应下来:“待会就让雅姐去准备晚餐。”

“唔,好期待啊,上次吃到Jaya 姐姐做的饭菜,都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Sunny 满脸期待,旋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瞥向Maude 腰间。

“对了,Beli 没跟你一起来吗?”

“Beli 他现在在忙,待会我带你去找他。”

“好。”

Sunny nodded 。

Sabo 众人看着正在和Maude 聊天的Sunny 。

此刻的Sunny 和刚才判若两人,再无半点疲惫的样子。

Sunny 没有占用Maude 太多时间,示意Sabo 他们过来谈论正事。

作为Revolutionary Army 的他们,之所以会特意赶来Dressrosa ,是为了接收来自Maude 的好意和馈赠。

整整十万套起步的精良武器装备,即是Maude 要赠予他们的礼物。

对于Revolutionary Army 而言,这些武器装备的价值无可估量。

而起初听到这个数的时候,Sabo 直接被Maude 的great generosity 给震住了。

就连一向处变不惊的首领龙也是一样,满脸的surprised look ,simply 掩饰不了。

毕竟这可是十万套武器装备。

而且还是用精良矿石锻造而成的。

放在黑市里,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that many 。

可Maude 说送就送,一点犹豫都不带的。

Revolutionary Army 对此充满感激。

不过他们也很清楚,Maude 之所以这么大方,全都是因为Sunny 。

半个小时后。

Maude 带着众人来到terrifying 三桅船。

途径Dressrosa 城市的时候,Sabo 他们看到了城市内的惨状。

尽管好奇,却没有多此一举的出声询问。

Maude 招待着众人落座。

“Sabo ,如果不急的话,就在这待几天吧,武器的话,我会让雅姐直接送到你们船上,很快的。”

“没问题,都听你安排。”

Sabo 爽快应道。

只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Revolutionary Army 成员,暂时都不清楚Maude 所说的“很快”是一个什么概念。

他们只是想着,搬运十万套武器装备的工作量,总归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那么就是在这里待几天,也不是不可以。

“Maude ,这次过来,其实还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

Sabo 开口时,显得有些迟疑。

过来接收大礼,之后还要人帮忙,总是会sorry 。

在座的Revolutionary Army 成员,皆是安静看着Maude 。

Maude 看着迟疑踌躇的Sabo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用不着那么见外。”

Sabo 有些sorry 的摸了摸头。

“Maude ,你知道‘world 破坏者’Byrnndi .Wapol 德吗?”

“只是有点耳熟,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

Maude 微微摇头。

Sabo took a deep breath ,seriously said :“这次想请你帮的忙,和这个人有关。”

“oh?”

Maude 挑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