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85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irate 之祸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Holy Land 再次受袭的事件将the entire world 搅得沸腾不止,而状若yellow 游鱼的极地潜水号正在深海stealth ,对于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极地潜水号船舱内。

Bepo 守在控制台前,时刻关注着航向。

深海潜游不同于海面航行,但具备相等程度的风险。

随时都可能遭遇的海下水流,根据强弱,总能在unconsciously 之间影响到潜水艇的方向。

所以Bepo 必须时刻盯着航向,确保航向被打乱的时候,能够immediately 进行校准。

熊背靠墙角,cross-legged 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Maude 仰躺在椅子上,正在小憩。

为了能躺得舒服一些,他通过缩小影子的方式,让身高变回两米左右。

“布噜布噜、布噜布噜……”

忽然,安静的船舱内响起Den Den Mushi 来电的声音。

Maude 蓦然间睁开眼睛。

正在操控极地潜水号的Bepo 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Maude 醒来时,便是回头继续关注航行。

Maude 挺起上半身,捞起Den Den Mushi 的话筒。

船舱内immediately 安静下来,而Den Den Mushi 的形象,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moved towards Laffitte 转变。

Maude 瞥了眼Den Den Mushi 显露出来的形象,心中有底。

“船长吗?”

随后,Den Den Mushi 传出了Laffitte 的声音,想来也是通过Den Den Mushi 显露出的形象判断出正在接听电话的人是谁。

“嗯,是我。”

Maude 一脸平静,多少猜得到Laffitte at this time 来电的动机。

Laffitte 的声音再次从Den Den Mushi 里传出来。

“船长,今天的头条报纸刊登了Holy Land 受袭的事,我和其他人都看了,但不能确定报道内容的真实度。”

“报纸吗……那些新闻媒体的效率真是惊人啊。”

听到Laffitte 提及头条,Maude 有些感慨报社的效率,随后瞥了一眼不远处桌子上的传真机。

自从大伙儿在Cavendish 的船上发现了各种诸如摄像Den Den Mushi ,传真Den Den Mushi 等大量设备之后,就直接进行了瓜分,将这些设备均分到每一艘船上。

就连Cavendish 很宝贵的顶级摄像Den Den Mushi ,也落到摄像小能手Perona 手中。

而罗的极地潜水号自然也分到了一套标准设备。

“Laffitte ,把报纸传真过来给我看看。”

“好的。”

Laffitte 一听,就知道Maude 现在大概率是在seabed ,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拿到报纸。

他环视了一圈在场旁听的同伴们。

“我去吧。”

Perona 自告奋勇,拿着报纸奔向传真Den Den Mushi 。

不一会后。

报纸被传真到了位处seabed 的极地潜水号中。

Maude 随手放下话筒,刚要起身去拿传真过来的报纸内容,就看到Bepo eagerly 冲到Den Den Mushi 传真机前。

“……”

Maude 默默坐下,而Bepo 拿起传真过来的纸,然后飞快跑到Maude 面前。

“Maude big brother ,给。”

Bepo 很是殷勤的将刚传真过来的报纸内容递到Maude 面前。

“谢谢。”

Maude laughed ,从Bepo 手中接过纸。

Bepo 摸头憨笑,然后飞快跑回驾驶座,将偏移了些许的航向校准回来。

Maude 低头看起报纸。

所撰写的内容基本属实,并没有隐瞒什么,也没有夸大其词。

Maude 有些惊讶的挑起眉毛,很难想象World Government 会让这样的报道内容流出来。

想来World Government 肯定气疯了吧。

Maude 将传真纸放下,重新拿起Den Den Mushi 话筒。

“看完了,基本属实,不过我们没事,营救任务很顺利,不用担心。”

“hoho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家里有什么情况吗?”

Maude 转而问起了地盘内的情况。

他将地盘直接称呼为家,也算是暴露了他对于天空之城的某些期许。

“一切安好,建设也很顺利……”

Laffitte 从简汇报,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后补充道:“和之国提供了很多劳力,在建设方面帮了很大的忙,不得不承认,他们在劳力这方面的价值还是值得称道的。”

“是吗。”

Maude laughed ,有些期待回去之后能见到怎样的成果。

虽然是为了营救熊才临时抽身去往Holy Land ,但有一说一,做arm-flinging shopkeeper 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等我回去,可要好好检查一下你们的劳动成果。”

“hoho ……”

Laffitte 莞尔Issho 。

Perona 在一旁插嘴道:“Maude ,你们……”

“hateful 啊,这么爆炸的头条新闻,This Young Master 竟然没把握住机会!!!”

Perona 的话说到一半,就被Cavendish 怨妇般的发言所打断。

听在那声量,应该离Den Den Mushi 有一段距离。

Perona 瞥了眼死死攥着报纸,满脸不甘望向天花板的Cavendish ,随后凑到话筒旁,问道:“Maude ,你们什么时候……”

“如果This Young Master 当时坚决一点的话,也许名字就能出现在这份报纸上了,This Young Master 不甘心啊!!!”

Cavendish 那充满怨念的话又打断了Perona ,相较于第一次,声量变大了很多,想来的确很不甘心。

“……”

Perona 额头上暴起十字路口,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发动痛击队友技能,moved towards Cavendish 甩去一发消极幽灵。

Cavendish 吃了一记消极幽灵后,immediately 安静了下来。

这熟悉的一幕,看得周围的同伴们挑眉不语。

只有Jaya 眯眼微笑着。

待world 变得安静之后,Perona 终于能够不受干扰的说出刚才想说的话。

“Maude ,你们什么时候才回来?”

“……”

Maude 想了想,轻声道:“具体时间不能确定,但至少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

“要那么久吗……”

“en. ”

“Maude big brother ,有情况。”

Bepo 那边忽然喊道。

Maude 闻声看了过去,透过控制台up ahead 的圆形玻璃观察窗,依稀能看到远方有几道庞大的黑影正笔直moved towards 潜水艇而来。

从那黑影的体积来看,应该是几头将基地潜水号当做猎物的Sea King 类。

“先这样了,保持联系。”

Maude 果断挂断电话,起身来到Bepo 身旁。

此刻Bepo 被惊出了一头冷汗。

在seabed 航行中遇到Sea King 类或Sea Beast 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以往都是依靠罗的能力来化解危机,但罗现在没有在场。

Bepo 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向Maude 求助。

“冷静,只是几头Sea King 类而已。”

Maude patted Bepo 的肩膀。

Bepo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Maude 抬眼looked towards 逐渐显露出真容的黑影。

是三头Sea King 类,就体积而言,算是中规中矩,但也能轻松蹂躏极地潜水号。

哪怕极地潜水号搭乘了火力凶猛的武器设备,在深海中面对几头Sea King 类时,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但Maude 在这里,也就不需要逃了。

Maude 盯着那几头笔直冲来的Sea King 类,直接释放出了Haoshoku 。

凌冽的气场穿过圆形玻璃观察窗,瞬息间就穿过了那几头Sea King 类的身体。

被Haoshoku 气场扫过,几头Sea King 类身体猛然一震,巨大的眼珠子中流露出惊惧之色。

它们的躯体僵硬了片刻,紧接着以一种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掉头逃跑。

目送着Sea King 类落荒而逃,Maude 收起了Haoshoku 气场。

“……”

Bepo 还是头次在航行中见到这副光景,immediately 惊得dumbstruck 。

Maude 又patted Beli 的肩膀,随后回到座位上。

Bepo 偏过头,望向Maude 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之意。

他觉得,以后深海潜游要是有Maude 一路陪同的话,岂不是哪里都能去?

小插曲过后,极地潜水号继续在seabed stealth 。

与此同时。

New World 某处天空。

sun shone brightly ,天空湛蓝如宝石。

两道熊掌状气团在高空之上以三四米的间距在并排飞行。

气团之内,是抱着鬼哭的罗,以及哭哭啼啼的Jasmine 。

“为什么最先被拍飞的我……非得和你并排飞啊???”

有过数次熊掌旅行经验的罗,正满脸黑线看着身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Jasmine 。

就在半个小时前,被熊掌气团裹挟飞行的他们,在高空途中遇到了一只送报鸥。

随后在送报鸥差点瞪掉眼睛的注视之下,罗用能力从送报鸥的兜包中顺来了两份报纸。

而等送报鸥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熊掌气团已然飞远。

罗将另一份报纸丢给Jasmine 之后,便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看起这份其实是跟风报道Holy Land 事件的报纸。

结果还没看完,Jasmine 就哭得rustling sound ,在那边不停念叨着Maude 的安危,一边嚎啕大哭,吵得罗有些受不了。

就算罗向Jasmine 解释Maude 有影子修补术这种只要不致命就能复原躯体的技能,以及报纸上没有正式公开Maude 的死讯,就代表着Maude 至少是安全的。

奈何Jasmine 根本听不进解释,仍是在那边哭。

罗face full of black lines ,无能为力。

虽然他很确信自己的猜测,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忧Maude 的安危。

他忍受着来自Jasmine 的噪音,尝试用Den Den Mushi 去联系Maude ,然而一直打不通,之后又试了一下极地潜水号上的Den Den Mushi 号码,以及terrifying 三桅船上的电话从号码。

结果全都打不通。

无奈之下,罗只能放弃用Den Den Mushi 联系到其他人的念头。

“还有两天才能落地……”

罗轻叹一声。

同一时间。

另一处空域之上也有两道熊掌气团在并排飞行。

气团之中,是Sabo 和Brook 。

他们两人的间距更短一点,只有两米左右。

不像罗那样可以用能力从送报鸥那里顺来报纸,在天上飞了one day one night 的Sabo ,始终在担忧着熊的安危。

他认为熊当时拍飞他们的时候,肯定是做出了舍命的觉悟。

而且在that many 敌人的包围之下,以熊当时的状态,能够成功逃出来的概率低得可怜。

“熊……”

随着时间推移,Sabo 愈发焦虑。

反观Brook 就显得淡定多了。

他之所以这么淡定,并不是因为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高高挂起,而是他百分百信任Maude 的能力。

“那么,该从何下笔呢。”

Brook 手中拿着刚从脑壳内取出来的纸笔。

在天空飞行了one day one night ,实属枯燥。

于是他就想起了要以旁观者身份为Maude 书写一本传记的念头,并且付诸行动。

只不过他谱曲在行,但写传记还是第一次,所以开头就不知从何落笔。

Sabo 注意到了Brook 的举动,有些疑惑。

“哟hoho ,我想亲手为船长写一本传记。”

察觉到Sabo 的疑惑,Brook 主动解释道。

“写传记?”

Sabo hearing this 愣了一下,似乎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好奇问道:“你不是音乐家吗?”

“是啊,但我想为船长写传记的热情,可不会因为职业差异而有所减少,哟hoho 。”

Brook 的骸骨脸庞之上平静得有若死物,但Sabo 依旧能够感受到Brook 的欢快心情。

而Brook 这种想为他人做到什么的心情,让他又忍不住想到了不知安危的熊。

“唉。”

Sabo 揉了揉额头,试着转换心情,然后问道:“Brook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为Maude 写传记的想法?”

“哟hoho ……”

Brook hearing this 笑了起来,认真道:“Sabo 先生,如你所见……我是一个有幸从Yellow Springs 归来的亡者,理论上来讲,我拥有一种很多人类梦寐所求的东西。”

“……”

Sabo eyes slightly shrink ,猜到了什么。

而Brook 随后的回答,印证了他的猜测。

“永生。”

Brook 稍微收敛了乐观的语气,转而用一种略显寂寥的语气道。

永生,意味着他有朝一日将会陆续出席一个个同伴的葬礼。

而当所有同伴都年老逝去,他也许会孤独的继续走向未知的道路,也许会结识新的同伴。

Sabo 沉默不语。

Brook 接着道:“连历史都会湮灭于时间长河之中,又何况是人类所撰写的书籍呢,但是……在我手中诞生的传记会一直流转下去,直至连我也想象不到的极为遥远的未来。”

“我明白了。”

Sabo 看着Brook 。

他明白了Brook 想亲手为Maude 写一本传记的念头由来。

因为只要Brook 愿意,就能往下走过百年、千年、甚至于万年。

在这期间,Brook 能用自己的方式,在甚至于万年后的world 中,继续传唱着Maude 那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的曾经。

“哟hoho ……”

Brook 又笑了起来,恢复了平常时的乐观。

“Sabo 先生,能在传记的‘开头’给我一些建议吗?”

“开头吗?”

Sabo hearing this touched the chin ,问道:“你和Maude 是怎么相遇的?”

“哟hoho ,那一天的雾,比平时还要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