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85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irate 之祸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从Yellow Springs 归来的亡者,获得了一副永生的躯体。

也许在那遥远而漫长的未来之中,永生者注定孤独,但也有想要去完成的事情。

是目标也好,称作执念也罢。

Brook 愿意在遥远的未来之中,拿着一本亲手撰写的书籍,向偶然遇到的每一个路人讲述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而这个故事的开端,始于浓雾中的一座岛船……

“真是完美的开头。”

Sabo 调整了一下姿势,cross-legged 坐在熊掌气团中,拄着下巴看着正在疾笔书写的Brook 。

似乎在写完最难落笔的开头之后,Brook 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思若涌泉,落笔快而顺畅。

“哟hoho ,这都是多亏了Sabo 先生的建议。”

Brook 埋头疾笔,将脑海中的诸多画面变成一段段文字。

他不需要用到什么夸张的辞藻,也不需要过度赞美,而是依照Sabo 给出的建议,用一种简单易懂的叙述方法,将Maude 的经历转变成一段段文字。

Sabo laughed ,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看着Brook 撰写传记。

过了好一会时间。

Brook 忽然停笔,然后合上了厚厚的笔记。

“怎么了吗?”

Sabo 见状,好奇问道。

Brook said with a smile :“传记很长,但我想慢慢写。”

“这样啊。”

Sabo nodded 表示理解,随后用一种调侃似的语气道:“Brook ,我会不会也被你写进这本传记里?”

“会的。”

Brook 轻声道:“因为我们都是这‘漫长经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呢。”

“haha ,也是。”

Sabo 抬手摸了摸额头。

Brook 随后问道:“Sabo 先生会介意这种事情吗?”

“当然不会。”

Sabo shook the head ,认真道:“能以某个角色的身份出现在Maude 的传记里,对我来说是一件蛮值得高兴的事。”

“哟hoho ……!”

……….

时间流逝,自Holy Land 受袭事件结束之后,转眼间就来到了3rd day 。

被熊拍飞的Sabo entire group ,在经历了三天三夜的飞行之后,最终成功降落在Revolutionary Army 的据点白土之岛上。

才刚落地,Sabo 和罗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Maude 。

在得悉Maude 和熊安然无恙后,Sabo 和罗这才放下心来。

“等Maude 他们到这里,至少还要half a month 时间吧。”

罗手中拿着刊登了Holy Land 受袭事件的报纸,眼中流露出思索之色。

在极地潜水号抵达白土之岛前,他可不想在岛上空等而浪费时间。

对他来说,在完善嵌合体研究之前的任何时间都是极为宝贵的,容不得半点浪费。

可是——

这里不是terrifying 三桅船,而是Revolutionary Army 的据点。

罗的脸皮还没厚到能毫无半点心理负担的向Revolutionary Army 讨要一间合乎标准的研究室,以及实验实践所需要用到的各种材料。

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最终,不愿在这里无意义浪费时间的他,还是开口了。

只是didn’t expect Revolutionary Army 在听到他的要求之后,竟是答应得十分爽快,甚至一副有求必应的做派。

罗对此挺意外的,但也没有多想,blunt 的接受了Revolutionary Army 的善意,然后投身于Revolutionary Army 为他腾出来的研究室中。

Holy Land 之行的战斗,让他想快点完成嵌合体研究的心思变得更加强烈。

另一边。

极地潜水号正马不停蹄赶去白土之岛。

整艘潜水艇上只有Maude 、熊,Bepo 三人,所以船上的日常补给品完全能支撑他们一路直接航行到白土之岛上。

虽然操控潜水艇和校准航向的重担全部落在Bepo 肩上,但同行的熊可以用能力直接拍出Bepo 的疲劳,所以就算没人替班,也能保证长时间的航行。

就这样——

经历了为时十八天的航海时间,极地潜水号顺利抵达白土之岛。

以Sabo 为首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提前在登陆地点迎接极地潜水号的到来。

“熊,欢迎回来!”

熊前脚刚踏上陆地,众多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后脚就兴奋冲向熊,将熊围了起来。

波妮没有向前,只在人群之外咬唇盯着熊,看上去有些委屈。

罗、Brook 、Jim 他们则是迎向Maude 和Bepo 。

一阵寒暄后,众人返回据点建筑,一路上talking and laughing 。

对于Revolutionary Army 而言,熊的回归显然是一件头等major event ,同时也意味着Revolutionary Army 多出了一个极为可观的battle strength 。

回到据点后,Maude 就看到熊领着波妮走向据点建筑后的stones pile 中,想来repeatedly 将波妮无情拍飞的熊,this time 是如何都躲不过去了。

这可能是熊的家事,Maude 没有八卦和探究的心思,直接去了Revolutionary Army 为他安排的room 。

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待上太久,如果可以的话,隔天一早就启航返回terrifying 三桅船。

来到Revolutionary Army 为他准备的room 之后,还没躺下歇息,Sabo 就带着几瓶酒和一些下酒菜过来。

“喝点?”

Sabo 倚在门沿,对着Maude 举了举手中的酒。

“好。”

Maude 欣然应允。

两人落座,就着烈酒,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

酒喝到一半,Sabo 忽然向Maude 郑重道谢。

如果没有Maude 的能力,就算他们这次豁出性命将熊救回来,也只是救回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对于Sabo 如此正式而郑重的道谢,Maude 无奈摇头。

这次营救熊的行动,可不单单是Revolutionary Army 的事,也关乎到他对熊许下的承诺。

关于这点,他已经申明多次了,只是Sabo 好像没有听进去过一样。

“好了,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有些事用不着那么见外,对了,Sunny 是不是出任务了?”

Maude 帮Sabo 倒满酒,转移话题问起Sunny 。

抵达白土之岛的时候并没有看到Sunny ,唯一的probability 就是不在岛上。

“en. ”

Sabo nodded ,认真道:“虽然不能将向组织之外的人透露同僚行动任务的任何信息,但如果Maude 你想知道的话,偷偷告诉你也不要紧。”

“不为难你了。”

Maude shook the head ,pick up wine cup and 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

Maude 和Sabo 同一时间looked towards 房门。

“Maude ,我可以进来吗?”

房门外传来熊那温柔的声音。

“门没锁,进来吧。”

“嘎吱。”

熊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坐在桌前的Sabo ,并未感到意外。

“来,坐这里。”

Sabo 咧嘴而笑,招呼着熊坐下来一起喝酒。

熊没有推却,坐在Sabo 身旁。

Maude 看着熊,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熊,你应该不是闻着酒味来的吧?是不是有事找我?”

“en. ”

熊缓缓nodded 。

“说吧,我听着。”

Maude laughed 。

熊迟疑了一下,随后倒也干脆,直接说出了请求。

“Maude ,能替我照顾波妮吗……”

“呃?”

Maude 愣住了。

熊的这个请求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Sabo 也愣了,紧接着眼中罕见燃起名为八卦的火焰,饶有兴致看着Maude 和熊两人。

他也不清楚熊和波妮是什么关系,但他知道波Nico 是在Maude 的船上待了一段时间。

这就导致熊at this time 提出来的请求,有了一种要将波妮托付给Maude 的意味。

“这……”

面对熊突如其来的请求,Maude 显得有些为难。

熊在说出请求之后,没有再说话,而是沉默看着Maude ,等待回应。

Maude 和熊就这样对视了片刻时间。

他发现自己实在很难拒绝熊的请求。

抬手挠了挠眼角,Maude 轻声叹道:“只是照顾她的话,我这边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如果波妮主观上并不愿意的话,我可能照顾不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Maude 也算是多少了解波妮的性子,也知道波妮最讨厌被人强迫。

假如熊是不顾波妮反对,从而强行将波妮塞到他这边来,那他觉得还是算了,省得到头来不好收场。

听到Maude 的话,熊表示理解。

“Maude ,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有提过这个请求。”

“en. ”

Maude nodded with a smile 。

他愿意帮忙,但前提是波妮不要给他添麻烦。

“喝酒吧。”

Sabo 适时举杯。

“干杯。”

Maude 和熊随后也举杯。

当晚。

龙设宴招待了Maude 他们。

说是宴席,但菜色中规中矩,倒也符合Revolutionary Army 的作风。

而这次晚宴,称得上是Maude 和龙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随意交谈的过程中,Maude 不着痕迹审视着被World Government 奉为头号罪犯的龙。

正是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势气场的男人,拉扯起了一支站在World Government 对立面的强大组织。

而龙自然也是审视着Maude 这个仅凭几年时间就飞快崛起,并且将the entire world 搅得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男人。

年轻而强大。

并且做到了无数人都做不到的多件壮举。

纵观历史,也难以找出一个能和Maude 比较的人。

龙in the heart 微微感慨着,给了Maude 极高的评价。

只不过他没有将这些感官表露出来。

他本来就是一个不会轻易将心中想法显露于表的男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兴许是酒劲上来,在座的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们纷纷涌到Maude 身旁,满脸希冀向Maude 询问起Holy Land 事件的具体过程。

相较于从报纸上去了解这起重major event 件的过程,肯定是亲历者的口述更为真实,也更加让他们感兴趣。

尽管Reverie 已经结束,且Holy Land 受袭事件也过去了将近二十天事件,但是……

强震过去,余波仍在。

关于这起事件的话题性,久久都没有消弭下去的迹象。

此刻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们向Maude 抛出问题,可谓是兴趣勃勃。

难以推辞之下,Maude 便用一种平静的语调叙述起当时的处境,以及所面临的危险。

宴桌之上immediately 安静下来。

包括Sabo 这些亲历者,也都是侧耳倾听着Maude 的叙述。

当时他们的目标是尽快突围,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被敌人的大军围在广场之上。

现在听着Maude 的叙述,再联想到当时的情景,这才想到……

当时所有的压力,基本都在Maude 身上。

而Maude 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先是挟持Celestial Dragon 钳制Kizaru 和数百个CP0精英,之后又在超高强度的对决中打赢了钢骨空,从而pulling strongly against a crazy tide ,给他们创造出了足够多的喘息空间。

真的是又强大又耀眼。

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们听得as if drunk and stupefied 。

虽然组织内并不推崇个人英雄主义,但是Maude 在这起Holy Land 事件中的表现力让他们打从心底感到崇敬。

他们望向Maude 的expressions all 变了,满是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的敬意。

就算是在讲求团队的Revolutionary Army 组织之内,难免也会有powerhouse is respected 的理念存在。

因为,在这个将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展现着vividly and thoroughly 的world 里,强大的实力意味着一切。

当Maude 讲到了那个远距离将他腹部轰掉过半的不明之人后,宴桌上的氛围陡然一变。

“我不知道打伤我的人是谁,但我能够肯定,那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人。”

迎着Revolutionary Army 干部们望过来的one after another 充满忌惮震惊之意的目光,Maude 在叙述当时情况时,仍是一脸平静。

“我知道你们Revolutionary Army 一直都是将‘Celestial Dragon ’视为真正的敌人,但也许……将我打伤的那个人,才是你们真正的敌人。”

“……”

听到Maude 的话,宴桌上一片沉默。

落座于主位上的龙,眉头轻蹙,眼露思索之色。

一步步将Revolutionary Army 带到如今高度的他,从来都不认为个体的力量能有多大的作为。

在这片残酷的大海之上,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但如果真的有那种超脱于此的存在,毫无疑问将是最大的变数。

“真正的敌人吗……”

龙looked towards Maude ,in the heart 自语着。

晚宴结束。

Maude 亲自给罗送去夜宵,没能说上几句话,就被罗赶出了研究室。

据Sabo 所说,罗一到白土之岛,就将自己关在了研究室里。

就连今天的晚宴都没有参加。

Maude 知道罗在做什么,规劝了几句,但没什么用。

被赶出研究室的他,径直回到room 。

也在这时,白土之岛刮起了一场昏天暗地的沙尘暴。

狂风裹挟着砂石打在窗户上,发出阵阵噪音。

Maude 趴在窗前,目光平静看着窗户外的沙尘暴。

他的身后,是正在抢夺食物的Beli 和limpid autumn water 。

啪嗒,pa ta pa ta ……

外头的风力愈发猛烈,砂石敲击窗户的力度,也变得更加凶猛。

Maude 打了个哈欠,想着在Holy Land 打伤自己的那一道气息的主人。

晚宴上,他说打伤自己的人,将会是Revolutionary Army 真正的敌人。

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翌日。

肆虐了一夜的沙尘暴终于歇停。

Revolutionary Army 收到了一份刊登了重磅消息的报纸。

消息简短,却充满震撼性。

内容如下。

指向Raftel 的永久指针。

而owner ,名为Douglas .Buretto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