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85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ly Land 受袭事件的热度居高不下。

在这种较为敏感的时期内,Raftel 永久指针的消息令the entire world 再次沸腾。

Raftel 是什么地方?

二十年来无人能够踏足的Grand Line 的终点,同时也是大秘宝所在之地!

如果永久指针的消息属实,即是说——

只要拿到Raftel 的永久指针,基本意味着能够得到Pirate King 留下的大秘宝。

world 各地的大多数Pirate immediately 陷入疯狂之中,但也有不少Pirate 保留了理智。

他们可不会因为一则刊登在报纸上的消息,就轻易相信了Raftel 永久指针的存在。

哪怕拥有Raftel 永久指针的人曾是Roger Pirates 的一员……

“怎么可能会有Raftel 永久指针this thing ?”

“就是。”

“Pirate King 都死了二十多年了,要真的有this thing ,早该出来了。”

“hahaha ,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认为Raftel 永久指针就是一个笑话的Pirate ,并不在少数。

但相对的,相信有Raftel 永久指针的Pirate ,亦是不在少数。

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世人的注意力慢慢转移到了Raftel 永久指针上。

Revolutionary Army 据点,白土之岛。

沙尘暴歇停,Maude 站在露天平台边缘,手中拿着从Revolutionary Army 那里讨来的报纸。

“Raftel 的永久指针……”

Maude 微微眯着眼睛,轻声自语。

他对所谓的大秘宝一点兴趣也没有。

之所以关注这篇报道,是因为拥有Raftel 永久指针的人是Douglas .Buretto 。

假设真的有Raftel 永久指针this thing ,那么主动将这个消息暴露出来的Buretto ,将会在短时间内成为无数人的目标。

“真是一个近乎病态的战斗狂。”

Maude looked towards 远方的地平线,一缕cold light 从眼缝中溢散出来。

不管Raftel 永久指针的存在true or false ,Buretto 的这个操作,等于是将他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再联想到Buretto 近年来疯狂找人战斗的行为,倒是不难猜出Buretto 这么做的动机。

只不过在Maude 看来,Buretto 这样的行为,跟作死没什么区别。

要是Buretto 有势力有团队,那Maude 还能理解。

然而Buretto 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既没有势力,也没有团队,却还要引火上身。

Maude 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也没打算要去理解。

他要做的,仅仅是亲自手刃Buretto 。

“是时候轮到你了,Buretto 。”

Maude 眼中的cold light 变得更加凌冽。

即使现在所拥有的能力综合星级已经超过了常规状态下的Yonko ,Maude 也仍然觉得不够。

因为——

Holy Land 那股terrifying 气息的存在,让他觉得有必要快点将所有能力星级都晋升到十星。

也只有这样才能消除那如影相随般的危机感。

而Buretto 无疑是他让所有能力星级通往顶点的关键猎物之一,可不能被他人抢走。

Maude killing intent 溢散,随后又敛去,回头looked towards 正在缓步走来的罗。

“刚从研究室出来吗?”

“en. ”

罗nodded complied ,来到Maude 身旁。

大half a month 下来的neglect sleep and forget about food ,让他多出了一对显眼的dark circles 。

Maude 看了眼面露疲惫之色的罗,关心道:“吃了没?”

“刚才随便吃了点。”

罗的声音听上去有那么点有气无力。

说话的时候,他瞥了一眼Maude 手里的报纸。

“Maude ,你觉得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刚从研究室出来不久的他,显然也看过了这份刊登了重磅消息的报纸。

“你指Raftel 永久指针的消息?”

“en. ”

“我认为是假的。”

Maude 没有任何迟疑就回答了罗的问题。

但如果将这个问题摆在Rayleigh 他们这些原Roger Pirates 的老船员面前,兴许会得到不一样的回答。

听到Maude 的话,罗nodded ,calmly said :“就算是真的,本来就对大秘宝兴趣缺缺的你,肯定也不会对永久指针感兴趣吧。”

“是这样没错。”

Maude 并未否认,但他想到了Brook 和Laboon 之间的约定。

“不过……如果Raftel 永久指针是真的,我有必要将它拿到手。”

“呃?”

罗略显讶异看着Maude ,那看过去的眼神,像是在问为什么。

Maude 只是laughed ,并没有主动解释。

罗见状也没有追问。

Maude 目视着远方。

两人都是没有说话,平台之上,只有hu hu 的刮风声。

片刻之后。

正在凝视着远方风景的Maude ,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没什么意外的话,傍晚之前启航。”

“收到。”

罗grinned 角。

虽然这里也有研究室,但说到底还是terrifying 三桅船上的研究室比较舒适。

在这里待了大half a month 的他,早就想回去了。

而且有熊的能力在,从白土之岛到terrifying 三桅船,也就三天时间而已。

下午。

在Sabo 和熊几位old acquaintance 的挥手告别之下,补充了一波航海物资的极地潜水号缓缓沉入seabed 。

原本是打算让熊将他们连同极地潜水号在内,直接拍飞到terrifying 三桅船上的。

可是因为terrifying 三桅船的位置变动过大,熊没办法精确落地位置。

考虑到这点,Maude 决定以正常航行的方式回去terrifying 三桅船。

极地潜水号下沉至两百米深,随后在生命卡的指引之下,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游去。

以极地潜水号的航行速度,从白土之岛到terrifying 三桅船所在的位置,大概需要half a month 左右的时间。

这将又是一段枯燥范围的旅程。

时间一天天过去。

Raftel 永久指针的热度终于是取代了Holy Land 受袭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无数的Pirate 、非法之徒,乃至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平民,都在关注着Raftel 永久指针的后续消息。

更别说是奉行着宁杀错不放过的World Government 了,对这件事高度关注,甚至暂时将注意力转移到Buretto 身上。

至于Maude ……

经过Reverie 的讨论,已经是将Maude 列为公敌,而且还是一个迟早是要解决掉的公敌。

………

New World ,某座岛屿。

一栋高耸建筑内,费斯塔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几张报告在看。

在他up ahead 的墙壁之上,排列着一面面正在闪着雪花片的屏幕。

“反响还可以,但不够。”

费斯塔随手甩掉手中的报告,said with a sneer :“只是放出Raftel 永久指针的消息,还不足以取得豺狼们的信任啊。”

说话时,他斜眼looked towards 正坐在沙发上喝酒的Buretto 。

似乎是察觉到费斯塔望过来的目光,Buretto 抬眼看了一下费斯塔,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喝酒。

费斯塔也不在意Buretto 的反应,认真道:“Buretto ,是时候加注筹码了。”

“该怎么做?”

Buretto 放下酒瓶,面无表情问道。

费斯塔脸庞上浮现出危险的笑容,阴测测道:“先来一场庆典预热直播吧,用这样的方式去告诉那群贪婪的蠢蛋们,我们所准备的好东西可不仅仅只有Raftel 的永久指针。”

“……”

Buretto 沉默不语。

他对费斯塔所说的庆典预热直播兴趣缺缺,但如果是为了搭建出最后的舞台,那他会竭尽全力去做。

…….

New World ,某个国家城镇之内。

几名身披white 长袍,脸带奇异面具的CP0成员旁若无人般的在街道上行走。

来往不止的行人,纷纷moved towards CP0成员投去诧异的目光。

“任务要暂时搁置?”

“对。”

“嘁,就为了一个无法确认真实性的消息……”

“闭嘴,你该做的是听命行事,而不是在这抱怨。”

“……”

“假如那个消息是真的……”

“hmph ,会死不少人吧。”

“真是期待啊。”

“回去吧,接下来有得忙了。”

几名身披长袍的CP0成员渐行渐远。

Raftel 永久指针的消息,毫无意外的撬动了CP0这一根受到Gorosei 驱使的强矛。

在Reverie 刚结束不久的这个时间点上,更大更猛烈的动荡即将到来。

而更多的人,都在静观其变。

……..

十天后。

极地潜水号顺利抵达terrifying 三桅船。

比预计的时间快了五天左右。

在极地潜水号靠岸之前,Maude Pirates 所有人,乃至于Rebecca 、Hiyori 、曼雪莉这些一国Princess 已是在岸上恭候多时。

嘎吱。

浸湿的船舱木门被推开。

Maude 率先走出船舱,来到deck 上。

罗、Brook 、Jim 、Bepo 、波妮几人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你们怎么都来了?”

看着岸上的众人,Maude helplessly smiled 。

只是一次正常的返程,搞得像是在迎接什么great character 似的。

似乎是听到了Maude 的内心想法,同在迎接人群中的Cavendish 用一种酸溜溜的语气道:“都是为了来迎接great character 呗。”

“……”

Maude 无语看了眼Cavendish 。

在Cavendish 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写满了naked eye 可见的羡慕。

没有理会Cavendish ,Maude looked towards 同伴们。

“先回城堡吧。”

随后,一群人grandiose 前往城堡。

为了帮Maude 他们接风洗尘,一场盛大宴会自然是必不可少。

宴桌之上,一片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

酒足饭饱后,Brook 的悦耳演奏声回荡在大厅每一处角落。

对于Pirate 而言,宴会所带来的热闹氛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Maude 落座于主位,举着酒杯,微笑看着正在弹奏钢琴的Brook 。

钢琴之上,Beli 跟着旋律在飞快扭屁股,滑稽的舞姿引来诸多笑声。

似乎是不想让Beli 一枝独秀,Bepo 也加入进来,immediately 引来了更多的笑声。

Maude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缓缓放在桌上。

一身粉色Princess 裙的Perona immediately 飘过来,为Maude 及时斟满酒。

堪称到位的斟酒服务,吸引了Rayleigh 的注意。

“小Perona ,这边这边。”

他面前的酒杯,正好也是空的。

听到Rayleigh 的招呼,Perona 迟疑了一下,还是过去帮坐在Maude 身旁的Rayleigh 斟满酒。

Rayleigh 心满意足pick up wine cup and 喝了一口,完全没有注意到Shakky 正在对他微笑。

Maude 用指尖拨动着酒杯,问道:“Rayleigh uncle ,你们在到达Raftel 的时候,有制造过永久指针吗?”

“我还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会来问这个问题。”

Rayleigh hearing this ,偏头looked towards Maude 。

Maude 和Rayleigh 对视,等待着下文。

Rayleigh 缓缓放下酒杯,calmly said :“确实有‘制造’过一个Raftel 的永久指针。”

“en? ”

Maude 眼眸一缩,对于Rayleigh 这个回答感到惊讶。

他虽然不是很了解Roger Pirates 的行事风格,但他认为Roger 可不像是那种会将Raftel 永久指针制造出来的人。

“只不过那个永久指针……是我们一个同伴没经过Roger 船长同意而偷偷制造出来的,Roger 船长在发现此事后,直接将那个同伴和永久指针扔下船了。”

Rayleigh 随后的解释,让Maude 打消了疑惑。

Roger Pirates 上有人偷偷制造了Raftel 的永久指针,只是很快就被发现,并且进行了销毁。

“putting it that way ,Buretto 放出来的消息是假的。”

Maude 抵着下巴。

Rayleigh 沉默了一下。

从当时的结果来看,Raftel 永久指针确实在船上出现过,但也确实被Roger 船长丢进了海里,能够保存下来的probability 非常之低。

只是……

以他对Buretto 的了解,Buretto 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同样是坐在Maude 身旁的Gaban ,忽然接过话茬:“也不一定。”

他和Rayleigh 的看法大体一致,认为以Buretto 的行事风格,并不会做出这种事。

Maude hearing this looked towards Gaban ,好奇问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

“隐情倒是没有,不过……”

Gaban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

“当时Roger 船长只是将费斯塔和永久指针扔进海里,如果费斯塔能在那种情况活下来的话……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将那永久指针保留下来,也不是impossible ,当然,这种probability 很低。”

“……”

Maude hearing this 沉默。

也就是说——

只要这个叫做费斯塔的人还活着,就说明Raftel 的永久指针很有可能还留存于世。

就在这时。

Laffitte 端来了一只projection Den Den Mushi 。

“船长,Buretto 有新动作。”

“……”

Laffitte 的话,让宴会的氛围为之一滞。

“他做了什么?”

Maude looked towards Laffitte ,平静问道。

Laffitte 将projection Den Den Mushi 放在桌上,打开projection 功能。

Den Den Mushi 蓦然睁开眼睛,射出rays of light 映照在墙壁上,形成了一幕清晰的直播画面。

在画面之中,是一艘艘在海面上燃烧着大火的舰船。

从舰船的旗帜来看,是World Government 的船。

而攻击这些舰船的人,却是Buretto 。

“这是直播?”

Maude 瞥了眼projection Den Den Mushi 。

“是的。”

Laffitte nodded ,随后举起手杖,抵在直播画面中冒着滚滚黑烟的舰船之上。

“这些船,是World Government 负责运输‘天上金’的船。”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