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8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天上金,是World Government 加盟国要定期进贡给Celestial Dragon 的财宝。

可以将它理解成贡品,也可以将它理解成一种税收。

因为是直接进贡给Celestial Dragon 的,所以其重要性毋庸赘述。

而Buretto 不知出自于何种动机,竟是在Reverie 结束不久之后对天上金出手。

Maude 看着正在进行的直播画面,eyes slightly narrowed 。

画面之中,一艘艘规模巨大的battleship 之上燃着火光,滚滚黑烟涌向天空。

Buretto alone 站在一艘即将沉入seabed 的battleship 船头上,咧嘴冷笑面对着诸多battleship 交织而来的炮火。

尖锐的炮弹呼啸声响彻海面上空。

one after another 炮弹破开空气,如南归大雁群般飞袭向Buretto 。

“无趣。”

Buretto 眼中凶光闪烁,lifting 手臂一挥,Busoshoku Haki 离体激射而出,在半空Vice Admiral 那些飞袭过来的炮弹引爆。

“hong long long ……!!!”

密集爆炸中,浓烟四溢。

紧接着,Buretto 凌空冲出黑烟,速度迅如疾雷,从空中笔直坠下,轰在其中一艘舰船上。

只听一声巨响,舰船immediately 裂成两截。

而舰船上的人,像是垃圾一样被Buretto 一个个打飞,砸进海中生死不知。

而周遭的battleship 纷纷调转炮口,竟是不顾同僚的安危,果断moved towards Buretto 开炮。

伴随着一阵尖锐声,炮弹呼啸着飞向裂成两截的舰船。

Buretto 见状,直接踩着Geppo 升空。

飞袭而来的众多炮弹打在那艘舰船上,引发了阵阵猛烈爆炸,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就让那艘舰船化作无数残骸漂浮在海面上。

至于舰船上的人……

百分之百是活不成了。

Buretto 脚踩Geppo ,在天空稳住silhouette ,冷冷俯视着底下将同僚亲手送向抵御的护卫舰船们。

他的目标是天上金,但是顺手将这些负责护送天上金的护卫舰船破坏殆尽,也不是不可以。

“peng peng ……!!!”

舰船deck 上枪火大盛。

无数裹挟着热量的铅弹破空射向Buretto 。

Buretto 不闪不躲,任由密集的铅弹打在身上,冒出一簇簇转瞬而逝的火花。

他无视了正moved towards 他开枪的Marine 们,目光瞥向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几艘大船。

进贡给Celestial Dragon 的天上金,就在这几艘大船上。

但Buretto 没有去追这几艘船,反而将注意力放在护卫船上。

在他看来,置放天上金的船是逃不出他palm 的。

在此前提之下,以压倒性的力量将底下这些护卫舰船破坏殆尽,才是这场预热直播的主题。

Buretto 缓缓收回目光,转而looked towards 海面上的护卫舰船们。

如此数量的舰船和兵力,足够攻占一个中小国了。

但在真正的monster 面前,却形如虚设。

“bang bang ……”

Buretto 在空中踏步而行,身形犹如arrow 一般射向底下的护卫舰船。

从护卫舰船释放出来的猛烈火力,根本伤不到Buretto 分毫,甚至都无法减缓Buretto 的攻势。

面对这样的monster ,护卫舰船上的Marine 们深感绝望。

不到one minute 的时间。

十几艘护卫舰船变成了漂浮在海面上的无数残骸。

一具具naked eye 可见的尸体,在残骸之中浮沉不止。

这残酷的画面,通过直播送到了world 各地无数双眼睛面前。

城堡之内。

正在开宴会的Maude 一众人,也是目睹了整个过程。

在场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

Maude 的反应很冷淡,而Rayleigh 和Gaban 却紧皱眉头。

这个时候,直播仍在继续。

Buretto 将护卫舰船破坏殆尽后,便是直奔先前逃走的那几艘大船。

在那terrifying 的Geppo 速度面前,哪怕这几艘大船提前几分钟逃走,也是无济于事。

Buretto 追上了船,随后以thunderbolt 之势干掉了船上的所有人。

从这一刻起,船上的天上金成了Buretto 的所有物。

“haha ,负责护送‘天上金’的部队,竟然这么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也在这时,直播画面终于传出了声音。

在此之前,从Buretto 破坏护卫舰船,到他将置放着天上金的船上的所有人杀光,都是没有声音的。

而且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显然也不是出自于Buretto 之口。

因为直播画面中的Buretto 一直紧闭着嘴唇,未曾开口说话。

“哦,不对,应该说……是Buretto 你太强了,hahaha !”

那道声音再一次响起,同时直播镜头一阵挪动。

叼着一根雪茄的费斯塔就这样出现在了直播画面的正中央。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十分显眼的永久指针。

或者应该说……

显眼的是永久指针木架下的一串名字——Raftel 。

“那就是Raftel 的永久指针?”

world 各地观看直播的人,都是通过高度清晰的直播画面看到了永久指针木架下方的名字。

只是永久指针可没有什么防伪喷码,任谁都可以在永久指针上镌刻下各种字,所以很难通过一个名字来确定永久指针的真伪。

不过this thing ……

愿意相信的人自然会相信,不愿相信的人,再怎么去解释will not 相信。

但更多的是宁信有不信无的人。

因此——

当Raftel 的永久指针出镜之后,world 各地很多人的呼吸都是直接加重,死死盯着费斯塔拿在手上的永久指针。

在很多人的眼中,费斯塔手里的物件,并非一个永久指针,而是一张关于大秘宝的Treasure Map 。

至于费斯塔所说的话,基本都是被他们无视了。

………

New World ,Whole Cake Island 。

Charlotte Linlin 面无表情看着直播画面中的Raftel 永久指针。

在她身旁,是以佩罗斯佩罗为首的几个Charlotte Family 子女。

他们自然也是看到了费斯塔手中的Raftel 永久指针,皆是面露嗤笑之色。

要是in this world 真有Raftel 永久指针,那他们的Mama Charlotte Linlin 这些年来费心费力收集路标历史本文的行为,岂不是成了最大的笑话。

所以他们只是将Raftel 永久指针当做一个笑话。

Charlotte Linlin 也是如此,并不相信费斯塔手中的Raftel 永久指针是真的。

“didn’t expect 那家伙竟然活了下来……”

佩罗斯佩罗的注意力从Raftel 永久指针转移到了Buretto 身上。

那一天的大战,对他而言可是历历在目。

Charlotte Linlin 一声不吭,只是冷眼看着直播画面。

关于Buretto ……

仅论实力,她承认Buretto 有和她平起平坐的资格。

但论威胁,Buretto 在她眼中远远不如统领着一支强大battle strength 队伍的Maude 。

所以就算Buretto 侥幸逃过一劫,对Charlotte Linlin 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无聊透顶的一场闹剧。”

Charlotte Linlin 略显狰狞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寒意。

如今的New World ,看上去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

Kaido 倒下,地盘理应被Maude Pirates 吞掉。

Whitebeard 在顶上战争战死之后,他的Pirates 并没有就此分崩离析,而是在Ace 和Marco 的领头支撑之下逐渐恢复生机,甚至壮大了团队。

Akagami Shanks 除了在顶上战争前夕和Kaido 火拼了一场,之后再没有什么大动作。

事实上,从Maude 闯进New World ,到他将整个New World 搅得不得安生的现在,可是从来都没给Red Hair Pirates 团造成任何麻烦。

反而是原Yonko 中的Whitebeard Pirates 、Beasts Pirates ,以及她自己的Pirates ,都是受到了来自Maude 的制裁,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不说被Hiken 那个little demon 头硬撑起来的Whitebeard Pirates ,连占领和之国那种险地,并且依靠地利优势疯狂扩张势力规模和大肆制造武器的Beasts Pirates ,都被Maude 灭得thoroughly 。

相较之下,从未和Maude 对敌的Red Hair Pirates 团,在近年来非但没有受损,甚至有可能积蓄了更多的力量。

所以在Charlotte Linlin 看来,如今在New World 最值得警惕和注意的对手,也就是Maude Pirates 和Red Hair Pirates 团了。

apart from this 的包括Buretto 在内的其他New World 势力,她既不放在眼里,也没有任何兴趣。

Raftel 的永久指针?

真是天大的笑话。

…….

New World ,Red Hair Pirates 团据点。

很凑巧的是,Red Hair Pirates 团的人同Maude 他们一样,也是在开宴会的途中得知了Buretto 直播抢劫天上金的事情。

他们放下酒肉,聚精会神看着直播里的画面。

唯独以客人身份参加宴会的Hawk Eyes 压根就没看一眼直播画面,而是沉默举杯饮酒。

仿若置身事外,又或者是对这些事情毫无半点兴趣。

“老大,那永久指针是假的吧?”

Red Hair Pirates 团中,有人looked towards 主座上的Shanks ,忍不住好奇心而开口问道。

Shanks 没有immediately 回答手下的问题,而是目光平静看着直播画面中的Buretto 和费斯塔。

在Roger Pirates 驰骋大海的那段时间内,从身份而言,直播画面中的这两个男人,可以说是他Shanks 的senior 。

只是……

待在船上的那段时间里,Shanks 从没听过关于Raftel 永久指针的任何消息。

但没听过,并不代表就没有。

所以他很难断定这永久指针的真假。

“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假的。”

Shanks 摊了摊手,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回答了手下的问题。

“haha ,连老大都不知道,那肯定是假的咯!”

“你就这么随便的下定论吗?”

“但老大回答这个问题时也很随便啊。”

“haha ,我竟然反驳不了你。”

“hahaha ……!”

Shanks 开口之后,宴桌上immediately 一片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

Hawk Eyes 早就习惯了Red Hair Pirates 团的独特氛围,丝毫不受影响,该吃肉就吃肉,该喝酒就喝酒。

Yasopp 看着正在自报来路的费斯塔,随后偏头looked towards Shanks ,好奇问道:“老大,这矮子也是Roger Pirates 原船员之一吗?”

“是。”

Shanks nodded 。

这个问题,他倒是可以替同伴们解惑。

Yasopp hearing this nodded ,looked thoughtful 道:“有这一层身份在,他手里那个永久指针,多少就有了一些说服力。”

“但也仅仅是些许说服力而已。”

Red Hair Pirates 团二把手Beckman 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道。

Yasopp 摸了摸鼻子,并没有反驳Beckman 的话,而是继续看着直播。

画面之中,费斯塔在完成一段自认为激昂的自我介绍之后,终于是进入正题。

他当着镜头,缓缓说起了即将举办的史无前例的Pirate 大庆典。

而这个所谓大庆典的头筹奖品,正是他手中的永久指针,以及加盟国们本来要进贡给Celestial Dragon 的天上金。

这等诱惑,恐怕会让projection Den Den Mushi 前的无数人变得红眼。

“这家伙……”

Yasopp 眉头一挑。

在座众人也是有些惊讶于费斯塔的发言。

无偿提供巨额头筹奖品,就只是为了举办一场轰动world 的史无前例的庆典?

这样的动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Hawk Eyes ,你怎么看?”

Shanks 忽然偏头looked towards 正在喝酒吃肉的Hawk Eyes 。

听到Shanks 的问题,Hawk Eyes 不由顿住,目露疑惑之色。

“???”

Shanks 脑袋上immediately 冒出几个问号,随后恍然Satori 道:“你丫的没看这直播就算了,连声音也自动过滤了吗?”

“……”

Hawk Eyes 沉默nodded 。

Shanks 无语拄头,转而looked towards 直播画面中的费斯塔。

“史无前例的庆典吗……”

他轻声自语,依稀想起了关于费斯塔的一些回忆。

以前在Roger Pirates 船上的时候,的确听费斯塔说过要亲手举办一个超级大庆典的话。

只是那时候的他,单纯以为所谓的大庆典就是一个超级大的宴会。

现在看来——

以Raftel 永久指针和天上金作为根基所举办的庆典,只会带来无数的纷争和鲜血。

“Buretto ……”

Shanks 目光一转,looked towards 了Buretto 。

回忆着Buretto 从前的作风,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

将抢劫天上金的过程变成背景的这场直播,并没有任何的遮掩。

无论是谁,又无论身在何方,只要有设备,就能轻松接轨信号,从而看到直播。

因此。

来自world 的无数目光,就这样聚焦于此。

包括Underground World 的不法之徒,以及龙头帝王们,以及impossible 错过这场直播的World Government 和Marine Headquarters 。

他们都看到了直播,也听到了费斯塔以原Roger Pirates 船员的身份所说的那些话。

有远见的人,已经看出经由费斯塔之口所说的大庆典,将会成为一条引爆world 的导火索。

而此时。

正在terrifying 三桅船城堡观看这场直播的Maude ,却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本来……他也是打算举办一场能将powerhouse 们吸引过来的powerhouse 。

却didn’t expect 会被Buretto 和费斯塔抢先一步。

“Rayleigh uncle ,Gaban uncle ,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Maude 按耐住心思,looked towards 了身旁的Rayleigh 和Gaban 。

他要在这场可能被多方势力视为闹剧的直播中,添上一把能够烧到world 每一处角落的大火。

如果前方还有道路可走,那么,这将是最后一section of the road 。

终点……将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