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8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Raftel 永久指针的出现,以及Buretto 和费斯塔将要举办的庆典……

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全在Maude 的预料之外。

前不久才将熊安全救回的他,只将更多的心思放在Holy Land 那股强大气息主人的身上,以及天空之城后续的基础建设。

所以他短期内不会有什么行动。

就算是有,也会先等罗将嵌合体研究完成。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major event 件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完全不给Maude 歇停的机会。

一场能将无数powerhouse 吸引过来的史无前例的庆典?

不管怎么样,Maude 都得往里面掺上一脚。

“什么请求?”

听到Maude 的话,Rayleigh 和Gaban 略感意外,同时很好奇Maude 想让他们帮什么忙。

餐桌前的人也听到了Maude 的话,也就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直播,纷纷看了过来。

迎着同伴们的聚集而来的目光,Maude 反而是looked towards 了直播画面中正在侃侃而谈的费斯塔。

“Rayleigh uncle ,Gaban uncle ,我想让你们……替我向world 传达一个信息。”

“oh?”

“是什么信息?!”

众人望向Maude 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好奇疑惑之色。

Maude 凝视着费斯塔手中的永久指针,随后用一种平静得毫无半点波澜的语气回答了众人的疑惑。

“大秘宝是真实存在着,而Raftel 的永久指针也是真的……”

“!!!”

此话一出,在座众人都是愣了一下。

Maude 收回望向直播画面的目光,转而looked towards Rayleigh 和Gaban ,calmly said :

“如果由我亲口说这些话,肯定会缺乏说服力,但如果这些话是出自于Rayleigh uncle 和Gaban uncle 之口……结果就会不一样。”

以Rayleigh Gaban 曾是Pirate King 左膀右臂的身份,由他们出面去证实大秘宝和Raftel 永久指针的信息,是最具说服力的方式,没有之一。

为了让这股庆典浪潮变得更加疯狂,Maude 需要两位senior 出面一次。

在座众人目露惊异之色看着Maude ,他们不明白Maude 为什么要蹚浑水,甚至还主动帮Buretto 和费斯塔造势。

Rayleigh 和Gaban 对视了一眼。

就算是他们,一时之间也搞不懂Maude 这样做的动机。

也就Laffitte 想到了什么,抿唇而笑时,透着一缕令人心凉的气息。

对于Maude 的请求,Rayleigh 和Gaban 疑惑之余,皆是nodded 答应了下来。

对他们来说,这是小事一桩。

见Rayleigh 和Gaban 答应,Maude 又looked towards 了直播画面,eyes slightly narrowed 。

如果Buretto 和费斯塔对天上金出手的这一场面向全world 的直播是为了迎接庆典到来之前的预热。

那么。

接下来由他所主导的策划,将会成为这场庆典的预告。

真实存在的大秘宝。

毋庸置疑的Raftel 永久指针。

当这两个消息被Rayleigh 和Gaban 确切的传递出去,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的world ,将会在in a flash 回到二十多年前Pirates 时代刚拉开序幕的那时候。

疯狂、沸腾!

以及unimaginable 的大混乱!

“庆典?”

Maude 冷眼看着直播画面,in the heart 冷漠自语道:“是战争才对吧,一场会被多方势力介入的堪称大乱斗的战争,说是史无前例,倒也是贴切。”

假如这场庆典能顺利举办,位于world 各地的无数Pirate 将会蜂拥而至,活跃于Underground World 的暗黑帝王们,同样不会错过这块诱人的蛋糕。

至于World Government 和Marine ,更不会坐以待毙。

想到这里,Maude 反而好奇Buretto 和费斯塔打算在哪里举办庆典。

要知道——

待多方势力汇聚而来,寻常的岛屿可容纳不下that many 人,更unable to support 起战场的作用。

projection 在墙上的直播又持续了一段时间。

已经将重要信息公布的费斯塔,也就适时掐断了直播。

反正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该公开的信息也都已经公开了。

之后就是让那些见证了这场直播的人自己做出选择,而他们还得赶紧搭建舞台。

餐厅内。

直播结束,projection Den Den Mushi 吧嗒一声闭上眼睛,墙壁上的光影随之飞快消失。

但凡看完了这场直播的人,都知道隔天有关这个直播的头条新闻,将会在一天之内传遍the entire world 。

“别受影响,该吃吃,该he he 。”

Maude 瞥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墙壁,举起酒杯豪饮。

在他的带动之下,宴会的气氛慢慢回归。

不一会时间。

餐厅内又是热闹了起来。

时间流逝。

深夜时,宴会结束。

以宾客身份前来参加宴会的诸如Hiyori 、曼雪莉、Rebecca 她们都是喝了不少,Maude 便让她们在城堡留宿一晚。

由于提议的人是Maude ,所以几位Princess 们并没有拒绝,皆是选择在城堡留宿一晚。

而Maude 在宴会结束之后,便是托着一盘Jaya 临时烹饪好的美食直奔罗所在的研究室。

没办法,罗这家伙为了能在研究室多待一会时间,连接风洗尘的宴会都不想参加。

来到研究室大门之外,Maude 略过敲门的步骤,直接推门而入。

嘎吱——

门轴转动的声音惊扰了正沉浸于研究之中的罗,一缕怒意出现在他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庞之上。

他立马停下手头上的事,掺杂着火气的眼睛猛然looked towards 房门。

在看到turn up without being invited 的人是Maude 之后,刚刚升腾起来的怒火immediately 偃旗息鼓。

“我现在不饿。”

罗瞥了一眼Maude 托盘上的食物。

尽管从托盘飘荡来的香气十分诱人,但他也不想因为吃饭问题而中断研究。

“需要我替你向雅姐转告这句话吗?”

Maude 微笑着将托盘放在研究室内的其中一张桌子上。

“……”

听到Maude 这么说,罗轻叹一声,很是干脆的走过去,拿起托盘上的食物飞快吃了起来。

Maude 坐在一旁,看着像是饿鬼一样狼吞虎咽的罗。

为了节省出更多的研究时间,这家伙吃起饭来连咀嚼都没有就直接吞咽下去了。

不过十秒的时间,Maude 带过来的食物就被罗扫荡一空。

这样的进食速度,堪比王Luffy 了。

看着将碗筷放下的罗,Maude 适时问道:“嵌合体研究的进展怎么样了?”

“有些眉目了。”

谈起嵌合体研究,罗眼眸中闪过微光,认真道:“顺利的话,不出half a month 就能正式开始试验。”

“这么快?”

Maude hearing this 眼前一亮。

他也只是随口问问,结果罗竟然给了他一个惊喜。

“我还觉得太慢了。”

罗shook the head ,brows slightly wrinkle 道:“而且接下来的试验阶段,也将是漫长的一个过程,同时可能会浪费不少Devil Fruit ……”

“不要紧,一切都按你的节奏来,至于Devil Fruit 的消耗问题,这不是你该担忧的事。”

Maude 笑着伸手patted 罗的肩膀。

他对罗的工作能力已经是极为满意了。

毕竟罗单凭一人之力就包办了整个嵌合体研究,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这里面也包含了Jaya 的功劳。

是她专门给罗开小灶,才让罗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进行研究。

若非如此,恐怕嵌合体研究还没有进展,罗就该成为Maude Pirates 第一个过劳死的船员。

“注意休息。”

离开之前,Maude 惯例提醒了一句。

然而他只是一下转身功夫的时间,罗就又重新投入研究工作之中,兴许连他的话都没听到。

Maude shook the head ,带着托盘餐具离开研究室。

此时已是深夜。

夜空上繁星如河,圆月高悬。

皎洁月光如silver 轻纱般穿过窗户,落在宽阔无人的廊道之上。

Maude 迎着月光在廊道上前行,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环境内回荡到了很远的地方。

除了脚步声之外,还有一道呼吸声,就在四五米之外的拐角处。

Maude 看了过去。

拐角墙壁下,有些许纹花布料垂在红毯上,依稀能看出是和服的下摆。

“在等我?”

Maude suddenly asked 。

声音刚传过去,就见那垂在红毯上的和服下摆动了一下。

紧接着,一袭和服装扮的Hiyori 从拐角处缓步走了出来。

“如有冒犯,还请见谅,Maude 大人……”

Hiyori 对着Maude 施礼,是和之国很标准的君臣之礼。

这个心怀大志的女人,将自己的立场和位置摆在了最正确的地方。

“不碍事。”

Maude palm 泛出影波,将托盘和餐具收入影匣之内,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Hiyori 举目looked towards Maude ,轻声细语道:“是关于和之国的事。”

“oh?”

Maude 微微挑眉,抬手示意Hiyori 继续说。

Hiyori 直视着Maude 的眼睛,道:

“自从您将Beasts Pirates 打败之后,就没再关注过和之国的情况,所以Hiyori 擅自做主,以Kozuki 之名去收拢无家可归的难民,并且向各地Daimyo 发去调令,展开重建工作……”

“Hiyori ,你做的这些事,我都知道。”

在听完Hiyori 的部分阐述之后,Maude 适时出声打断。

Hiyori 怔了一下,默默看着Maude 。

她特意在这里等Maude ,是想从Maude 这里得到一个确切的态度。

只有摸清楚Maude 对待和之国的态度,她才能毫无阻碍的让和之国恢复从前的那种生机和繁荣。

Maude 也是猜到了Hiyori 的企图,所以才会出声打断后续毫无意义可言的阐述。

“只要你不乱来,我愿意给你足够多的自由和不受迫害的安全环境,相对的,你也得回报给我一些东西。”

“那么……”

Hiyori nodded ,正要开口问些什么,却是又被Maude 打断。

“有些话就算我不说,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也应该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

Maude 留下这句话后,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廊道。

Hiyori 看着Maude 远去的背影,张口无言。

她当然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

只是她如果能摸清Maude 的底线,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心中有底,不用顾虑太多。

“像我这样聪明的女人吗……”

Hiyori 苦笑一声。

她looked towards 已然听不到Maude 脚步声的廊道尽头,faintly said :“可像你这样的男人,难道就没有半点统治这些国家的心思吗?”

在她看来,急需修生养息的和之国能受到Maude 的统治,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但她在Maude 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丁点想要称霸或统治的心思。

一个明摆着就没有统治国家疆土心思的人,却接纳了一个又一个的国家。

Hiyori 实在弄不懂Maude 想要做什么。

不过今晚这一趟也算有收获,至少她看到了Maude 的表态。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Hiyori 轻声喃语一声,随后返身回到自己的room 。

刚推开room ,就看到站在门后的大和。

“还没睡吗?”

Hiyori 面带微笑看着已经换了睡衣却没有躺在床上的大和。

大和moved towards Hiyori nodded ,忽然道:“还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房睡。”

“……”

Hiyori 秒懂了这句话的意思,白皙脸庞上immediately 浮现出一团红晕。

调侃了一句的大和也没在意Hiyori 的反应,直接躺在了床上。

“Maude 怎么表态?”

她侧过身子,looked towards 准备去浴室洗漱换衣的Hiyori 。

听到大和的问题,Hiyori 轻声道:“他不会压迫和之国,但也没想过要管束和之国。”

“呃,这是什么意思?”

大和听得有些懵逼。

Hiyori laughed 。

“Maude 大人他……给予了和之国自由。”

………..

Maude 将托盘餐具送去厨房,随后回房。

结果在房门外的廊道上看到了一个人。

“泰佐洛?”

Maude 看着站在自己room 外的泰佐洛,有些惊讶。

都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泰佐洛是有什么事才特意在这里等他回来。

泰佐洛闻声looked towards Maude ,脸上露出笑容,恭敬道:“您回来了,Maude 大人。”

“进房说吧。”

Maude 走过去,抬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刚进房就闻到了浓郁的酒气,只见醉得不省人事的limpid autumn water 和Beli 正趴在床上hu hu 大睡。

“进来吧。”

Maude 让开身子,让泰佐洛进来。

泰佐洛也没客气,越过Maude 走进room 。

“坐。”

Maude 示意泰佐洛坐下。

泰佐洛照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并且想用能力给Maude 当场制造一张Haki 的黄金椅子。

Maude 看出了他的念头,连忙摆手制止。

对于泰佐洛想让他时刻坐黄金椅子的执念,他除了头疼还是头疼。

“都这么晚了还在门口等我回来,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

Maude 坐在沙发上,用调侃的语气询问泰佐洛的来意。

泰佐洛端正上半身,戴满宝石戒指的双手相握抵在下巴处,认真道:“确实有好消息要向您禀告。”

“我听着。”

Maude 挑了挑眉,有些好奇看着泰佐洛。

泰佐洛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我之前委托去寻找纯金的Pirates ,终于带来了纯金的下落消息。”

“oh?”

Maude 眼眸中immediately 涌现出光泽。

今晚……

好消息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