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9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紫blue 的猪

  第926章 关于Brook 会流鼻血这件事……

  bright red 的鼻血从Brook 的倒心形鼻洞中汩汩淌出来。

  从鼻血的颜色来看,毫无疑问是新鲜的、极具生机的!

  “诶?诶!!!”

  看到Beli 那抱头震惊的模样,Brook 有些惊慌的抬手摸了下鼻洞,低头一看,骨指之上沾染了不少鲜血。

  “为什么骷髅会流鼻血!!!不对,为什么我会流鼻血!!!而且流了好多!!!”

  Brook 看着手上的血,immediately 也跟着Beli 一起尖叫出声。

  他虽然也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但大为震撼。

  “流很多鼻血是重点吗?!!”

  Beli 瞪大眼睛喊道:“重点是你为什么会流鼻血?!!”

  “对啊,为什么我会流鼻血?”

  Brook 如遭重击,猛地looked towards 远处的Amazon Lily 轮廓,身体忽然涌起阵阵寒意,颤抖着声音道:“我知道了,这一定是来自Kuja 的诅咒!”

  “喂,别管什么诅咒了,你这出血量有点严重啊!”

  Beli 再一次瞪大眼睛。

  他注意到,Brook 在眺望Amazon Lily 的时候,鼻血的流速明显变快了。

  Brook 低头looked towards 脚边的一大滩血,瑟瑟发抖道:“这诅咒too terrifying 了,医生,医生呢,再不止血的话,我可能要死了,虽然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窝来帮你止血!”

  Beli 自告奋勇。

  “那就麻烦你了,Beli 先生!”

  Brook looked towards Beli ,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Beli 对着Brook 郑重nodded ,旋即咬了咬牙,从屁股上扯下一团white 绒毛。

  Brook 看着Beli 的举动,immediately 沉默了。

  为什么要揪屁股上的毛?

  他惘然想着。

  Beli 可不管那么多了,纵身一跃,将手中绒毛往Brook 那倒心形鼻洞一塞。

  “好了,这样应该就能止住了。”

  从in midair 落地,Beli patted 手,仰头looked towards Brook 鼻洞前的绒毛,满意nodded 。

  Brook cautiously lifting 手指碰了一下绒毛,感觉是止住血了,便是sighed in relief 。

  虽然有些膈应,但好歹结果是好的。

  “幸好止住了。”

  他心有余悸的再一次偏头looked towards Amazon Lily ,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汩汩——

  immediately ,一股bright red 的血液从他的齿间淌出来。

  “!”Brook 。

  “?”Beli 。

  突如其来的情况,令Brook 和Beli 一时之间沉默。

  片刻后。

  Beli 看着从Brook 嘴巴里淌出来的血,迟疑问道:“这是鼻血?”

  Brook 低着头沉思起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Beli 这个问题,只能looked towards Beli 的屁股。

  感受到Brook 望过来的视线,Beli deng deng 后退两步,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窝就是拔掉一屁股毛,也堵不住你那嘴巴!”

  “到此为止了吗……”

  Brook 悲壮道。

  “不要放弃啊,窝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什么办法?”

  Brook 飞快looked towards Beli 。

  Beli 面露犹豫之色,旋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乎的,将之前啃咬的骨头掏出来。

  随后,他张口快速往骨头舔了两遍,将黏附在上面的肉渣吃得thoroughly 。

  做完这个举动后,才将骨头递给Brook ,决绝道:“Brook ,用这个补一下钙吧。”

  “……”

  Brook 又一次沉默。

  几秒后。

  他看着Beli ,faintly said :“你礼貌吗?”

  “补钙不能止血吗?”

  Beli 反问了一句,同时缩了缩手。

  要他贡献出这bone ,说实话还是挺舍不得的。

  Brook 又又一次沉默。

  “白痴。”

  Perona 飘过来,一脚蹬在Brook 的afro-head 上,并且将消极幽灵送进Brook 的内体。

  嘭的一声。

  Brook 趴倒在deck 上,塞在鼻洞上的绒毛不慎掉了出来。

  只不过却不见鼻血流淌出来。

  似乎是因为Perona 这一脚,才帮Brook 止住了鼻血。

  又或者是消极幽灵的效果。

  “下辈子……我想成为一个不会动的标本……”

  被Perona 一脚踹倒的Brook 趴在地上,以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喃喃自语着。

  Perona lifting 脚,又轻轻踹了两下Brook 的脑袋,speechless saying :“你的诅咒就是色过头了。”

  因为消极幽灵的负面效果直接驱散了Brook 脑海中的浮想联翩。

  所以,没了那些色色的画面,自然就从物理上止住了Brook 的鼻血。

  “原来这才是你流鼻血的原因!!!”

  Beli 有时候还是挺聪明的,立刻明白了Brook 流鼻血的原因。

  他觉得自己忍痛贡献出去的屁股毛简直就是浪费,当即拿起骨头给了Brook 脑袋一下。

  “话说这么多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Perona 离地低空悬浮,眼神怪异看着Brook 身下的一大滩血。

  “窝at first 也觉得很奇怪。”

  Beli 收回骨头,张口继续啃咬,一边发出磨牙声,一边感叹道:“但想到Brook 也会拉屎,就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

  Perona 脸颊抖了一下,反手给了Beli 一发消极幽灵。

  嘭。

  Beli 趴在Brook 身旁,消极道:“来世窝想做一bone 。”

  “两个白痴。”

  Perona 叹息一声后,抬头looked towards 舱楼上的Maude 。

  天空定格着一簇簇阴云。

  阳光穿过云层缝隙,形成one after another 光柱投落在Maude 身上,微光似水波般荡漾。

  Maude 双手枕在栏杆上,right hand 掌拄在脸颊上,正微笑看着趴在deck 上的Brook 和Beli 。

  显然他也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

  只觉得Brook 和Beli 还满合得来的。

  就是Brook 对于Amazon Lily 的遐想反应,让他看到了Sanji 的影子。

  但仔细一想,倒也挺合理的。

  毕竟没有哪一个老色鬼能抗拒得了Amazon Lily 的风景。

  下方。

  Perona 定定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Maude 。

  这美如画的一幕,让她heartbeat 渐渐加快,脸颊上浮起一团红晕。

  然后作为摄像小能手的她,也没忘了从兜里拿出相机Den Den Mushi 。

  咔哒。

  她将相机Den Den Mushi 对准Maude ,旋即按下快门。

  Maude 听到了快门声,朝Perona 看来。

  也没在意Perona 的偷拍,只是对着Perona laughed 。

  Perona 慌忙低下头,掩去那愈发滚烫的脸庞。

  “Maude 大人,关于Brook 会流鼻血这件事,你一点也不好奇吗?”

  她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连忙找了一个话题。

  Maude hearing this 看了眼趴在deck 上消极低语的Brook ,said with a smile :“的确有点好奇。”

  “那Maude 大人你觉得Brook 是怎么做到的呢?”

  Perona 竭力平复着心中波澜,同时顺着话题继续问道。

  “唔……”

  Maude 稍稍思忖了一下,随即认真道:“可能Brook 体内藏着一个naked eye 看不见的人体器官异空间吧,我记得他脑袋能装东西来着。”

  “so that’s how it is ,不愧是Maude 大人!”

  Perona 完全听不懂,但不妨碍她在一旁喊666。

  船舵处。

  Laffitte 要时刻观察航行状况,可没有余力去注意deck 上的闹剧。

  在确保舰船抵达Amazon Lily 之前,作为Navigator 的他,一刻都不能松懈。

  以蒸汽作为动力的冥土号,飞快moved towards Amazon Lily 破浪而去。

  此刻。

  Amazon Lily 沿岸处,站着一群身着暴露衣物的女人。

  女人们的up ahead ,是一袭white 旗袍的Hancock 。

  “Maude 大人……”

  Hancock 手中攥着一张生命卡,望向远方海面的目光中充斥着期盼之意。

  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两姐妹看着自家elder sister 的样子,各自in the heart 轻叹一声。

  大约半个小时之前。

  正在寝室内发呆的Hancock 忽然起身,然后一言不发奔往海岸。

  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不明原因,只能紧跟在Hancock 身后。

  而Kuja 的warrior 们肩负守卫国王职责,自然也是一路跟了过来。

  然后她们所有人就陪着Hancock 在这里站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

  包括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在内的所有女warrior ,难以理解Hancock 突然之间的行为,但她们也不敢问。

  唯有前前前任Kuja 皇帝Elder Nyon 欧萨看出了些许端倪。

  自从Maude 留下一张生命卡后,她就看到Hancock 在空闲时间内一直盯着Maude 的生命卡看。

  这样的举动,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今天Hancock 忽然赶赴海岸线,多半是因为生命卡感应到了主人的动向。

  Elder Nyon 欧萨凝视着远方海面。

  正如她所猜测的那样,一艘通体漆黑的舰船从海平线缓缓显露出来。

  海岸上。

  众人都是注意到往这边而来的舰船。

  随着距离拉近,也看清楚了舰船的模样,赫然是Maude Pirates 的冥土号。

  “是Maude 大人的船……!”

  看到冥土号,在场一众女warrior 纷纷流露出兴奋神情。

  自从Maude 上次在离开Kuja 时,一个照面间就将进攻Kuja 的Marine 舰队摧毁后,Amazon Lily 的女warrior 们便是将Maude 奉为War God 一般的存在。

  此刻。

  她们终于明白Hancock 匆匆赶来海岸线的原因。

  原来是为了来迎接Maude 。

  “偏偏在这种时候造访Kuja ……”

  Elder Nyon 欧萨凝眸盯着越来越近的冥土号,subconsciously 用力握紧拐杖。

  Kuja 位处Calm Belt ,消息得之不易。

  所以。

  Elder Nyon 欧萨对外界消息时刻保持着关注。

  现在看到Maude 的冥土号,隐约间嗅到了一丝苗头。

  她猜测Maude 亲自造访,很有可能是对Kuja 的battle strength 有所需求。

  这让心系于Kuja 未来的她有些不安。

  站在她的角度,肯定不愿意看到守护着Kuja 的女warrior 们会任凭一个男人调遣,从而去参与一场可能丢掉性命的战斗。

  只是就算她能预想到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也没有能力去阻止。

  因为能决定Kuja 未来的empress ,已经彻底倾心于那个男人。

  恐怕,就是那个男人随口一句让Hancock 去死……

  那么Hancock 绝对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照做。

  “唉。”

  Elder Nyon 欧萨in the heart 深深叹息。

  沦陷在爱情里的女人,哪有什么胜算。

  在众多目光注视之下,冥土号驶来海岸线。

  deck 上。

  Laffitte 看着海岸上像是等候多时的Hancock 一众人,顿感诧异。

  他们来之前可没有提前通知……

  这么看来,Kuja 在周遭设立的警戒线不容小觑。

  Laffitte 只能往这方面猜测。

  要是他知道个中原因,不知会作何感想。

  Maude 站在高处,平静看着海岸线的Kuja 女warrior 们。

  他并不打算久待,如果情况允许,当天就要返航。

  deck 上。

  摆脱了消极Buff的Brook 和Beli 几乎同时起身。

  Beli 对着Perona 龇牙咧嘴,而Brook 直接冲向船舷处,looked towards 海岸线的Kuja 一众女warrior 。

  “啊……”

  他的“眼睛”immediately 直了,张大着嘴巴,发出一声尾音拉长的感叹。

  ”Not good !”

  Beli 注意到了Brook 的反应,鼬脸一阵色变,用一种命令的语气飞快道:“平胸女,快点给Brook 一发消极幽灵,要不然他肯定要失血过多!!!”

  “去死!!!”

  Perona 额头上暴起一条条青筋,操控着三个消极幽灵,对着Beli 就是一记串bottle gourd 。

  “你个臭女……”

  Beli 愕然倒地,瞬间进入消极状态,低声喃喃自语道:“我是一坨屎……”

  Perona 还不解恨,从in midair 降落下来,用高跟鞋底fiercely 踩了Beli 两下。

  “this Young Lady 才不是平胸女!!!你个死臭鼬!!!”

  一阵发泄后,Perona 心情好多了。

  “糟了,那个色骨头……”

  Perona 猛地looked towards 站在船舷处的Brook 。

  只见对方安然无恙,而且……好像有种老僧坐定的既视感。

  “???”

  Perona 有些懵,她慢慢挪到Brook 身旁,抬眼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如同雕塑般motionless 的Brook 。

  “该不会是被empress 石化了吧……”

  Perona 转而looked towards 岸边上风姿卓绝的Hancock ,低声speculated 。

  就在这时。

  Maude 一下闪身来到Brook 身旁,道:“不像是石化。”

  “呃,Maude 大人……”

  Perona 偏头看着Maude 。

  Maude 则是在打量着Brook ,捏着下巴道:“更像是……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

  “???”

  Perona 微歪着头,问号更多了。

  Maude 也没解释,而是抬手轻轻拍了下Brook 的肩膀,以示安慰。

  谁让Kuja 的女warrior 都是穿着类似泳衣的衣物呢。

  以至于Brook 那begin to stir 的“询问技”根本无处发挥,然后就失去了梦想。

  很快。

  冥土号离陆地仅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也在这时——

  海岸线上忽起一阵骚乱。

  隐约间能听到诸如Lady Empress 晕过去的话。

   战斗写多了,写写日常也挺有意思的。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