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urge of Pirates Chapter 92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紫blue 的猪

  第927章 就是个祸害啊……

  也许是因为长达数个月的单相思,让Hancock 积累了太多无处释放的情绪……

  以至于在近距离看到Maude 的那一瞬间,Hancock 紧张得体内血液向头顶奔涌,脸庞乃至于脑袋,热得直接冒出了白烟。

  结果——

  短短几秒时间,Hancock 脑袋当场宕机。

  突兀间产生的眩晕感,让她整个人摇晃着倒向地面。

  看到Hancock 状态不对,离得最近的波雅两姐妹被吓了一跳,慌乱之余扶住Hancock 的身体。

  她们的双手在触碰到Hancock 身体的一瞬间,就像是浸泡到了热水里面。

  “好烫……”

  从Hancock 身体上传来的温度,令波雅两姐妹的脸色微微一变。

  再朝Hancock 看去,发现Hancock 已然晕了过去。

  “elder sister ……!!!”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沿岸处的众人手忙脚乱,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

  所有的Kuja 女warrior ,在关心则乱的情况之下,纷纷围拢过来。

  冥土号上。

  Maude 看到了这一幕。

  因为女warrior 们围成人墙,以至于他没能看清楚情况。

  但隐约能听到女warrior 们的话,似乎是Hancock 晕了过去。

  为了弄清楚情况,Maude flicks with the finger 。

  一枚微型影珠破空飞去,穿过人墙缝隙,精准落在Hancock 身旁的地上,溅射出些许尘土。

  这类似枪击的动静,immediately 被波雅两姐妹察觉到。

  她们条件反射般looked towards 影珠的落点。

  便是看到和影珠交换位置,瞬身而至的Maude 。

  “Maude 大人!”

  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looked towards Maude ,subconsciously 叫出名字。

  周围Kuja 女warrior 们的视线,也involuntarily 聚集到瞬身穿过人墙而来的Maude 。

  “怎么了?”

  Maude 低头looked towards 斜躺在桑Sandersonia 怀中紧闭着双眼的Hancock 。

  出声询问的同时,他注意到Hancock 整张脸庞充盈着血色,甚至还在冒烟……

  这看上去颇为熟悉的应激反应,让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但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两姐妹显然不清楚原因。

  她们两人对视了一眼。

  随后是排行老二的桑Sandersonia hesitantly said :“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elder sister 大人她刚才还好好的,可突然间就晕过去了,现在摸着很烫,好像发烧了一样……”

  “放心吧,只是很‘普通’的应激反应,一会应该就醒了。”

  Maude 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屈膝蹲下来查看Hancock 之余,出声安慰了一句。

  Kuja 的女孩对情Ace 事很迟钝,根本没意识到Hancock 晕过去的真正原因。

  她们在听到Maude 的安慰之后,纷纷looked towards Hancock 。

  脸都充血了,而且还在冒烟!

  “看上去一点也不普通啊!!!”

  众人in the heart 大声呐喊着。

  相比于场内这群“涉世未深”的女孩,已过古稀之年的Elder Nyon 欧萨则是很清楚Hancock 晕过去的原因。

  所以。

  有Maude 在场的前提之下,倒是不怎么担心Hancock 的状况。

  她仰起头,抬眼凝视着Maude 的脸庞。

  只是就这样看着Maude 那rays of light 夺目的相貌,其实多少也能理解Hancock 此时的反应。

  像Maude 这种相貌实力皆是outstanding 的男人,堪称世间罕有。

  要是换做年轻时代的她,在遇到像Maude 这样的男人之后,估计也不会比Hancock 好到哪里去。

  别看在场这群女孩们还算镇定……

  抛开一直偷瞄Maude 的小年轻不说,其他年纪偏大的女孩,是因为清楚Hancock 倾心于Maude ,所以不敢有丝毫妄想。

  “就是个祸害啊……”

  Elder Nyon 欧萨in the heart 深深叹息着。

  对于全是女性的Amazon Lily 来说,拥有The Strongest Man in the World 称号的Maude ,无疑就是一个祸害级别的存在。

  岛上从未涉世的女孩自不用多说。

  就是涉世未深的,在Maude 面前,恐怕三两下子就被偷走心。

  然后到头来,只能是单方面的相思。

  这也是Elder Nyon 欧萨抗拒Maude 的另一层原因。

  Maude 察觉到了Elder Nyon 欧萨那掺杂着些许敌视的目光,却不怎么在意。

  在这座岛屿之上,能做决定的人,始终是Hancock 。

  因此。

  带着目的而来的Maude ,根本不需要顾及除Hancock 之外的任何人。

  “你们先送Hancock 回寝宫休息吧。”

  Maude 回头看了眼即将靠岸的冥土号,随后提议道。

  波雅两姐妹自然是从善如流,向Maude 告罪一声后,便是动作轻缓的抱起Hancock ,moved towards Kuja 宫殿跑去。

  Maude 没有跟着去,目送着Kuja 众人grandiose 离开沿岸处。

  Elder Nyon 欧萨在原地驻足,满是岁月痕迹的脸庞上浮现出犹豫之色。

  几秒之后。

  她终究还是放弃了在这里问清Maude 来意的念头,转身离开跟上battallion 伍。

  Maude 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平静如水。

  大约one minute 后。

  冥土号在岸边抛锚停泊。

  “hoho ,我就不去了,留在这里看船。”

  Laffitte 站在船舷处,目送着Brook 和Perona 下船。

  Maude 仰头looked towards Laffitte 。

  他的影匣能够将冥土号收进去,所以Laffitte 完全没必要自告奋勇留守看船。

  会这样做,显然是无意进去Amazon Lily ,索性也就找了个留下看船的借口。

  Maude 明白Laffitte 的心思,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Laffitte nodded 。

  Laffitte 也知道Maude 能明白他的意思,抬指抵着帽檐,做了一个寡淡如水般的绅士礼。

  “走吧。”

  Maude 转身朝Kuja 城走去。

  Brook 和Perona 跟在Maude 身后。

  穿过茂盛森林,三人很快就来到Kuja 城的大门,随后一路畅通无阻,径直去往Kuja 宫殿。

  街道两侧,阁楼屋顶。

  Kuja 的女人纷纷望向Maude 。

  只有一小部分小女孩将目光放在Brook 身上。

  想来她们那小小的脑袋里,肯定在思考骷髅怎么会动的问题。

  迎着从all directions 望过来的目光,Maude remain unmoved 。

  Perona 漂浮在in midair ,举着小花伞为Maude 遮挡阳光,同时身体有意无意靠得很近,像是在向周围的女人们宣示主权。

  “哟hoho ……”

  Brook 左顾右盼,感慨道:“大家都在看我呢,害我心脏跳得好快,虽然我没有心脏,哟hoho !”

  失去了梦想的他,这会倒不至于流鼻血。

  就是有些小紧张……

  总有种会被周围的小elder sister 扑倒在地的危险感。

  事实上——

  满脸好奇盯着Brook 的小女孩们,确实想将Brook 扑倒。

  strictly speaking ,是想拆解掉Brook 的身体,以此满足心中好奇心。

  Perona rolled the eyes ,都懒得去吐槽Brook 了。

  就在这样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的视线baptism 之下,Maude 一行三人进入Kuja 宫殿。

  留有一头绿色长发的桑Sandersonia 前来迎接。

  “Maude 大人,真是万分抱歉……”

  着急送Hancock 回寝宫,反而怠慢了Maude ,这让桑Sandersonia 止不住的向Maude 道歉。

  “不碍事。”

  Maude 摆了下手,问道:“Hancock 怎么样了?”

  “elder sister 大人醒了,就是……”

  桑Sandersonia 说到一半面露look of hesitation 。

  “就是怎么了?”

  Maude 眼神平静的追问道。

  “elder sister 大人她……不敢见您。”

  “不敢见我?”

  Maude 微微蹙眉,心想着Hancock 已经“病”得这么重了吗?   桑Sandersonia 见Maude brows knit ,心头微微一挑,慌忙道:“Maude 大人,请您不要怪……”

  “帮我带句话给Hancock 。”

  Maude 开口打断了桑Sandersonia 的话,calmly said :“就说我想见她。”

  他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

  桑Sandersonia hearing this 愣住了。

  她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时,却看到了Maude 那不容拒绝的眼神。

  “Maude 大人,我这就去传话。”

  出口的话瞬息间变了个样。

  桑Sandersonia 快步返回Hancock 的寝宫。

  以red 为基调的偌大寝宫之内,一张被white 薄纱笼罩过半的大床尤为瞩目。

  Hancock 趴在床上,整张脸深深埋入枕头里。

  明明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可是却连站在对方面前都做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Hancock 的心脏如擂鼓一般不停,浑然无法理解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怯懦。

  “elder sister 大人……”

  Marigold 满脸担忧之色看着Hancock 。

  自从逃离那个噩梦之地之后,她认知中的elder sister 大人,一直都是那么强势……

  现在却因为一个男人而变得这么脆弱。

  她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只能求助似的looked towards Elder Nyon 欧萨。

  虽然elder sister 大人平时都不怎么待见这位资历年长的前前前任皇帝,但她们三姐妹在心底其实也认同这位前前前任皇帝所拥有的大量经验。

  “唉。”

  Elder Nyon 欧萨shook the head ,叹道:“不同于思念过度而产生的相思病……这大抵是类似‘近乡情怯’的心情吧,虽然我知道解决方法,但根本束手无策,因为……”

  “纽婆婆,因为什么?”

  Marigold 脸色变了变,很是迫切的追问。

  Elder Nyon 欧萨一脸严肃,said solemnly :“因为Snake Princess 没有扼杀这段感情的能力啊……”

  “扼杀感情……?”

  Marigold 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嗒嗒——

  就在这时,桑Sandersonia 匆匆跑进寝宫。

  Elder Nyon 欧萨和Marigold 循声looked towards 跑进来的桑Sandersonia 。

  桑Sandersonia 不做停留,一路跑到床前。

  “elder sister 大人!”

  她looked towards 趴在床上的Hancock ,轻声道:“Maude 大人说……他想见你。”

  “en? ”

  原本处于消极怯懦状态的Hancock ,猛地从床上起身,beautiful eyes 内满是惊喜之色。

  “Maude 大人他……想见妾身……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是Maude 大人亲口说的!”

  桑Sandersonia 飞快道。

  “啊~~~”

  Hancock hearing this ,immediately 脱力般瘫倒在床上,脸庞红润得如一颗鲜艳的苹果。

  她侧着身体,双手捧在心口上,有种幸福感要满溢而出的感觉。

  “elder sister 大人……”

  桑Sandersonia 和Marigold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前一秒还有气无力的,后一秒却神采奕奕。

  这左右拉扯,真是超出她们的认知。

  而促成这一切的根源,正是Maude 大人!   “没救了啊……”

  Elder Nyon 欧萨in the heart 哀叹一声。

  她已经能预想到Hancock 作为Lord of a Country ,却任由一个男人肆意揉捏差遣的画面了。

  若是以前,她至少还会在最后Final Struggle 一下,看能不能以最后一丝希望成功将Hancock 拉出泥潭。

  奈何现在的“敌人”是一个强得发指的祸害,以至于她连挣扎的欲望都没有。

  “妾身不能让Maude 大人等太久……”

  Hancock 忽然起身下床,连鞋子都没穿,就飞奔向寝宫大门。

  她用力推开大门,刚迈出两步就停了下来。

  因为Maude 就在房门之外。

  随行的还有Brook 和Perona ,至于Beli 已经跑去宫殿厨房了。

  “Maude 大人……”

  Hancock 望向Maude ,眼眸似水,仿佛有万千情话蕴含其中。

  纵观the entire world 。

  很难再找出第二个像Hancock 这种痴情得一头扎到底的女人了。

  一旦付诸真心,便是生死相随,无怨无悔。

  而Maude 作为被empress 付诸真心的男人,即使心志tenacious ,也难免动心。

  毕竟行走在登向world 顶点的道路上的他,终究也是一个男人。

  “Hancock 。”

  Maude 看着Hancock 那凌乱的发丝,情不自禁extend the hand ,温柔的将那发丝拢到Hancock 耳后,随即关心问道:“身体好些了没?”

  “……”

  Hancock 僵着身体,一言不发。

  在Maude 做出刚才那个亲密动作的时候,她幸福得脑袋停止了运转。

  Maude 已经有些习惯Hancock 的反应了。

  为了do it quickly ,他拿出一枚镌刻着蛇字的纯金戒指。

  镀着影膜的表面之上,游蛇似的golden 纹路,透露着优雅和美感。

  “Hancock ,这是礼物。”

  Maude 将手中的戒指递过去。

  他知道要是直接为Hancock 戴上戒指,肯定是一记杀伤力Max的暴击伤害。

  但他很担心Hancock 会承受不住,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Hancock 看到了Maude 递过来的戒指。

  那又一次宕机的脑袋,有了重新运转的迹象。

  “戒、戒指……”

  霎那间。

  存在于未来的美满画面在Hancock 脑海之中纷沓而至。

  Hancock 觉得自己要死了……

  一旁。

  Elder Nyon 欧萨和波雅两姐妹看到Maude 递戒指的举动,皆是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紧接着,充满震撼性的一幕发生了。

  creak 、creak ——

  Hancock 的身体竟是出现了石化现象,从脚底开始向上蔓延,而且速度极快。

  “Snake Princess !!!”

  “elder sister 大人……!!!”

  Elder Nyon 欧萨和波雅两姐妹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

  从来只有Hancock 石化他人,而今天竟然……

  她们冲过去,却为时已晚。

  Hancock 彻底石化。

  Maude 也是很惊讶,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

  因为他认为石化是Hancock 的能力,应当没什么大碍。

  就是有种很惊奇的感觉。

  毕竟这是意料之外的事。

  Elder Nyon 欧萨的目光从石化的Hancock 身上转移到Maude 身上。

  “祸害,祸害啊……”

  她在心底喃喃自语。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