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ms: My God Identity Was Exposed Chapter 387

  第387章 亮八日不灭

  今日的Arcane 帝国,黑夜中绽放出最绚烂的烟火。

  整个夜空,都被Arcane 之眼的rays of light 所照亮。

  这些rays of light ,是Arcane 之眼最强大的攻击,Arcane 之城已被摧毁,然而Arcane 之眼的rays of light 未曾停歇。

  长夜光明未歇,这是Arcane 帝国最后的光辉。

  天穹之上,Seraphim 挥动着翅膀,防御着Arcane 之眼的攻击。

  这些Seraphim ,多出于Light God Palace ,他们的本source power 量,也是rays of light 。

  然而,Arcane 之眼的rays of light ,依旧能够伤到他们。

  他们宛如神明的仆人一般,翅膀挥舞,rays of light 般的火焰落入Arcane 之城中,发出强烈的爆炸。

  无数的人类,死亡在爆炸中。

  曾经巍峨雄壮的Arcane 之城,代表着人类最高文明的Arcane 之城,在神明仆人的攻击下,沦为废墟。

  整座城都已坍塌,Arcane 之城成为了死域。

  然而,那代表着人类最强防御的Arcane 之眼,依旧不知疲倦,放出万丈rays of light ,抵挡着来犯之敌,仿佛在印证着那位贤者的话。

  Arcane 之眼,帝国最后的荣耀,最坚定的防线。

  several dozen li 之外,有几道silhouette 出现,他们看着Arcane 之城的位置,眼中流露出震撼的神色。

  在他们眼中,整座Arcane 之城,此刻成为了光的海洋。

  “Arcane 之城……没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着光的海洋,expressions all 是唏嘘神色。

  “那个Old Guy ,一生要强,我之前就告诉他,不要与神争夺权柄,他非不听,现在好了吧,Arcane 之城没了,他也……活该!”一位满脸皱纹的old woman 在怒骂道,只是骂着骂着,眼泪就disappointing 地流了下来。

  旁边,其他的Legendary 看着这位old woman ,眼中也露出惋惜神色。

  谁能知道,这位满脸横纹,皮肤皱皱巴巴如枯树皮的old woman ,年轻时曾是Light God Palace 的Saintess ,后来叛逃而出。

  “上千的Seraphim ,Arcane 帝国……彻底完了。”这些Legendary 眼中都是忌惮神色,还有唏嘘。

  神明aloof and remote ,俯瞰人间。

  前一段时间,Arcane 帝国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对战Four Great God Palaces 与六大Human Kingdom ,几乎未有败绩。

  Arcane 帝国,也不负人类最强帝国之名。

  任谁也didn’t expect ,这次双方交战,竟然有神明插手。

  上千的Seraphim 降临,堪比数千的Legendary 。

  在这之前,Arcane 之殿的Grand Arcanist 们,更是被那恐怖的黑手捉去。

  上千的Seraphim ,有哪个人类国家能够抵挡?

  Arcane 之城……瞬间化为灰烬。

  六国联军,也开始大举进攻Arcane 帝国。

  失去Arcane 之城的Arcane 帝国,精锐殆尽,如何抵挡。

  “曾经以后,没有Arcane 帝国了。”一位sword saint 叹息,他身形离开,背影无比萧索。

  “人类,就不该妄想挑War God 明,只能按照神明制定的规则走下去hahaha ……”一位tall and sturdy man 癫狂大笑。

  他们,都是附近的Legendary ,见到了Arcane 之城的异状,从远方赶来。

  他们看到的,是毁灭,是悲剧。

  他们站在黑夜中,黑暗无处遁形。

  在Arcane 之眼的光辉与Seraphim 的rays of light 下,黑夜亮如白昼。

  这些Legendary ,却未看到光明,反而感觉到长夜难明,无尽的黑暗席卷。

  “Arcane 之眼,不愧是Arcane 帝国最伟大的杰作。

  上千的Seraphim ,在Arcane 之眼的反击下,陨落上百。

  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Arcane 之眼了,Arcane 之眼……和Arcane 帝国一起埋葬于历史的尘埃中。”

  这位Legendary ,看着那冲天的光柱,眼中不知是惋惜,敬畏,又或是遗憾。

  “Arcane 之眼,又被称为人类中,最有希望屠神的武器……可惜,实在可惜。”

  神明aloof and remote ,派遣上千的Seraphim ,将Arcane 之城毁于一旦。

  “所以说,屠神只是一个笑话。

  Legendary 逆势屠神,从古至今,也只是少数。”有Legendary 开口,眼神没落。

  想要封神,需要神职与Divine Power 。

  然而,如今的world ,神职早已被瓜分,零落的神职几乎不可见。

  想要封神,只有屠神一路。

  在几个世纪前,屠神之事尚有发生,如今……却越来越少。

  成神后,神明的实力在不断增加。

  Legendary 与神明的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想要屠神……几乎不可为。

  这些Legendary ,可以说前路已断。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略显萧瑟的声音传来:“Arcane 之眼,不负被最有希望屠神的人类武器之名。

  可惜,它们毁灭于上千Seraphim ,未能堂堂正正与神明争锋,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此事……在以后,也只能成为传说,成为悬案。”

  在场的Legendary ,看到来人,expressions all 变得肃穆起来。

  “见过帝亚Your Majesty !”

  “见过Venerable !”

  这些Legendary ,看着一身长袍的帝亚,眼中都流露出敬畏神色。

  屠神的传说已经不复存在。

  而帝亚,莎亚王国的国王,是以人类之身,抗衡神明侵蚀,逆势成为神明的存在。

  这很难,难度不下于屠神。

  可是,帝亚做到了。

  在场的Legendary ,都十分敬畏帝亚。

  因为他们做不到。

  要做到帝亚这个程度,首先需要信仰一位神明。

  信仰神明,好听点叫神明的信徒,难听点叫神明的slave 。

  尤其是帝亚this level 的信徒,可以说对人类来说,早已失去了自我,本身已成为神明的容器。

  这个躯体,神明想要抢夺便抢夺。

  而且,在几个纪元前,神战开启,经常有神明受伤,占据信徒躯体的事情发生。

  这时,之前留下眼泪的old woman looked towards 了帝亚,她眼中的泪痕还未干:“Venerable ,若是换成你,可否抵挡这Arcane 之眼?”

  随着old woman 的话,在场的Legendary 都looked towards 了帝亚。

  神明aloof and remote ,他们这群人,即便都是Legendary ,到达了人类的天花板,可是神明有多强大,他们也没有真切的感受。

  他们也想知道,神明到底有多强。

  帝亚看着那冲天的光柱,叹息道:“以我这具躯体,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对抗Arcane 之眼,无法脱身。”

  他这具躯体,自然不是本体,而是一道神明化身。

  他没有隐瞒。

  Arcane 之眼……不愧是Arcane 帝国最伟大的杰作,那位贤者此生最得意的作品。

  old woman 得到这个答案,癫狂而笑:“haha ,Old Guy ,Arcane 之眼……没有丢你的脸!”

  其他人纷纷动容。

  心中,也在推断着神明的实力。

  对于Arcane 之眼,他们更加敬畏,同时也很惋惜。

  那些Seraphim ,将Arcane 之城摧毁,然而并没有离开。

  它们的攻击,还在落下。

  它们是要将Arcane 之眼全部击碎,变为灰烬。

  光明还在继续,Arcane 之城早已沦为废墟,然而黑夜未曾再来临。

  Arcane 之城,有七日未有黑夜。

  抬头,可以看见无尽的光柱,还有那恐怖的Seraphim 。

  终于,在第八日,光明不再。

  昔日的Arcane 之城,化为了一片废墟。

  Arcane 之眼,也彻底在人间消失。

  龙首城,不少人抬头看天,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Arcane 之眼的rays of light ……没了。”

  “七天啊,Arcane 之城毁灭了七天,Arcane 之眼还在还击,可歌可叹。”

  “令人唏嘘。”

  “可叹什么?Arcane 帝国得罪神明,引得Seraphim 降临。

  像这种罪恶的武器,就该消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对,神明造就了万物,我们的所有,都是神明所赐予,亵渎神明是大罪,Arcane 帝国罪有应得。”

  “邪恶之地终于不复存在,赞美慈爱Goddess !”

  酒馆之中,不少信徒在祈祷,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但也有adventurer ,脸上露出一丝悲意,不知在为何而唏嘘。

  restaurant 上面,包间之中,叶帝昔日挂在脸上的笑容disappeared 。

  “Arcane 帝国,终究是没了。”

  旁边,Black Ox 沉默不语,眼中也带着悲意。

  拿到Lin Chao 的地图后,他便去斩杀神性生物,多在Arcane 帝国境内。

  在Arcane 帝国,他见到了this world 的另一面。

  和龙首城的人相比,他觉得Arcane 帝国的人更可爱一些,更纯粹一些。

  在他眼中,Arcane 帝国的那些Arcanist ,是一群理想者。

  虽然,外界对Arcane 帝国褒贬不一,甚至很多人感觉他们可笑,在做一些impossible 的事情。

  然而,Black Ox 却感觉这种人最值得尊敬。

  “好了,你们别想太多,就把这当成一场游戏。”姜若愚端起酒,脸上没有感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也对,这就是一场游戏!”叶帝拿起酒,咽入肚中,这里的酒很淡,如寡淡的水冲洗着味蕾,喝得很没有味道。

  旁边,Black Ox 也喝着闷酒,将一坛酒喝完,他脸上露出忌惮的神色。

  “Arcane 帝国很强,不仅有上百位Grand Arcanist ,更有Arcane 之眼,可是……依旧毁灭于神明之手。

  this world 的神明,有些过分强大。

  想要成神,极难。”

  Black Ox 如今最期待之事,便是成神,然后去深渊之中,救回诺玛。

  可是,神明的强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给了他极强的压力。

  虽然,他是玩家,但他觉得,这就是一个真实的world 。

  现在的他,不仅仅是玩一个游戏。

  在这样的world 中,踩着神明的尸体封神,很明显极难。

  不像现实中,钱够多,游戏官方说不定直接给你开私服玩。

  “成神……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姜若愚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Arcane 之城覆灭后,也就是灾厄之子崛起的时候。

  灾厄之子,带来灾难,迎来了灾厄纪元。

  最后,有不少神明从divine state 跌落,不得不以圣者的姿态行走人间。

  这……是成神最好的机会。

  当然……对于平民来说,这却又是最大的灾难。”

  神明行走人间,以神明的强大,定然会造成说不清的灾难。

  更不用说,神明从divine state 跌落,坠落到人间时,神职引起的规则动荡,会带来一系列的自然灾害。

  “灾厄之子在哪?这么粗的大腿,我们得抱紧!”叶帝说道。

  “我也不知道。”姜若愚摇头。

  他的梦境,并不是很具体,很多细节他都不知晓,而且未曾亲自见到,更像一种转述。

  “不过,你们跟着manager ,也就是Ninth Prince ,肯定会见到灾厄之子的,毕竟,在我的记忆中,Ninth Prince 会成为灾厄之子的男宠,还……背刺了灾厄之子。”姜若愚说着,有些揶揄。

  “tsk tsk ,我实在看不出,manager 大人会当男宠。

  而且,manager 大人为何会背刺灾厄之子,难道是在忍辱负重?”叶帝也笑了。

  Black Ox 则保持沉默。

  关于姜若愚的事情,他通过叶帝知道不少。

  at first ,他甚至有些迷茫。

  按照姜若愚所说,这可能真的是一个游戏。

  不过旋即,他就把这种情绪抛开。

  三人坐着饮酒,酒过三巡,Black Ox 告辞。

  “叶帝,我该离开了。”拿到了新的地图,Black Ox 准备离开,继续斩杀神性生物,强大实力。

  “Black Ox ,你小心一些,你拿的那张地图很不一般。

  上面有几处极其危险,传言就连Legendary 进入其中,都死了好几个。”

  “放心,我是玩家,怕什么。”Black Ox laughed 。

  玩家死了就死了,反正还会再复活。

  ……

  铁石城。

  Lin Chao 看着桌子上的书信,目光有些唏嘘。

  信中提及,一千二百Seraphim 袭击Arcane 之城,失去Grand Arcanist 的Arcane 之城,唯有Arcane 之眼可以抵御。

  Arcane 之眼奋起抵抗,光柱持续八日而不灭,共有三百二十七头Seraphim 陨落,Arcane 之城也化为灰烬。

  而这八日,Four Great God Palaces 联合六大王国的军队,大举进攻Arcane 帝国的城邦,八日内,攻破三十七城,the people are plunged into an abyss of misery 。

  整个Arcane 帝国,半境沦陷。

  “殿下,刚才外面出现了一位女子,她说是一位故人,求见His Highness the Prince 。”这时,一位youngster 走了进来,slowly said 。

  “哦?是么,让她进来吧。”Lin Chao 开口,同时在思考,到底是哪位故人。

  他的故人,可不是很多。

  他并不害怕有人骗他。

  “殿下,那人说她不愿进来,希望His Highness the Prince 去见她,她在……铁石湖等你。”年轻男子说着,脸上露出尴尬神色。

  “哦?是么?”Lin Chao 轻笑。

  不得不说,对方的请求太唐突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