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ng of Gendaya Chapter 34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此时是越过险峻的双子隘口进入到米特兰帝国的第六天。

刚进入过境时头顶上便是浓厚的乌云,紧接着滂沱的暴雨减缓了entire group 的行程。人困马乏之时他们不得不在一个叫做银勺镇的地方耽搁了两天,直到天空放晴他们才又踏上了去往北方精灵国度的征途。

carriage 沿着颠簸不平的土路一直向北缓行,一座不知名的树林unconsciously 间出现在了土路尽处。

就当carriage 即将进入林区的时候,林木茂盛之处突然传来了一阵rain beating against a banana tree 般散碎的马蹄声以及越发清晰的马儿的嘶鸣。

出于好奇Linde 透过车窗好奇地向外望去,只见两名身着鲜亮silver 铠甲的Knight 正冲出林子向他们纵马飞奔而来,马鞍上挂着绘有橙底black 犀牛纹章的鸳盾随着骏马的奔腾来回颠簸着。

只见两骑突然横在了土路中间,拦住了要向前行驶的carriage 。

“车夫,马上停下来,你们不能再往前面走了!”为首的那名Knight extend the hand 来阻止道。

就在Linde 与坐在他对面的希莉丝因为不解而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的时候,坐在前面驾驶位置的安杰诺已经走下了carriage ,他要与阻拦他们的Knight 进行交涉了。

“Knight 先生您好,我们有要事要尽快通过这里,还请通融一下。”安杰诺一边致意一边谦卑地说道。

为首Knight 在马上微微弯腰算是回礼了,他礼貌地答道:“先生你好,前面已经无法通行了,连日的暴雨把叶落河上的桥梁给冲垮了,我们当地的驻军正在奋力抢修,一时半会儿你们是无法通过了。如果真有急事还请你们绕路而行,如果你们必须从这里走的话,那就先沿原路返回到附近的银勺镇去等消息,什么时候军方准许放行了,再从这里经过……我想那会等很久的。”

安杰诺略微迟疑,他说道:“据我所知,那座石桥已经在叶落河上矗立百年了,一直都以坚固无比而著称,十几年前我在continent 游历的时候也曾经在此走过,也见识过它厚重的石墩、石梁,那坚固程度无可比拟……我很纳闷到底是多大的一场暴雨才能把它冲垮呢?”

“但这种事恰好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请你们回去吧!别在这里久留了。”那名Knight 似乎开始有些不耐烦。

“我们想留在这里,要知道来回城镇也要耽搁一天的路程,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了。何况我们还有自带的生活用品,我们可以在河边搭个帐篷等你们把桥修好,那样也能节省我们来回奔波的时间,怎么样?能放我们过去吗?”安杰诺语气和善地说完便要回去驾车。

“等等!那可不行!如果你们must 过去的话就要问我手里的剑行不行。”一直跟在后面的Knight 说着便自腰间拔出了佩剑。

“你们要掩饰什么!偷偷摸摸的,没做好事!”安杰诺coldly said ,他的眼神凌厉起来,他早已觉察到了事情的蹊跷,所以他故意说要去往叶落河边。而对方着急动武,那就更加印证了林子里的古怪。

但为首的Knight 突然调转了马头,他阻止道:“安迪斯爵士,把你的手从剑柄上拿开!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那群刁民,不给他们点儿厉害瞧瞧,他们还以为我们帝国Knight 都是花架子呢!”跟在后面的Knight 阴冷地说道。

安杰诺间此情景刚要施以魔法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希莉丝的声音。

“你最好听你同伴的话,把剑收回去,不然我会在你把剑举过头顶之前就一箭射死你!”

为首Knight 转头看到一个身着半身leather armor 的Elf Race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carriage 上面正拉开弓指向他身后的年轻Knight 。

与此同时,那名为首的Knight 发出了cry out in surprise ,他赶忙翻身下马并招呼着自己的同伴:“安迪斯爵士,快把剑收起来!还记得希莉丝吗!她是我们Young Lord 的life saving benefactor !”

准备随时拔尖的Knight 也发出一声惊叹,他把头盔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容,他也感慨道:“是希莉丝吗?诸神保佑!”

“你们是……”希莉丝略微迟疑,于此同时她将拉满的弓弦松弛了下去,而她的脸上笑意也原来越浓,“呀!居然是你们!”

“没错,是我卡拉冈!还有急脾气的安迪斯!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在松雪城见过,是您把我家Young Lord 安然无恙的送回来的。”为首Knight 一边说着一边也将遮面的樽形头盔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粗旷的middle age person 的脸。

“Aiya !卡拉冈Captain 还有安迪斯先生!”希莉丝兴奋地喊道,但想到刚才还一度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的情形她不禁也迟疑起来,“可是卡拉冈Captain ,安迪斯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应当在松雪城才是,怎么会在这里?前面……前面真的无法通行了吗?”

“真的是无法通行了……”安迪斯爵士突然没有了精神,“可并不是什么大暴雨。”

“那到底是为什么?我们急需在这里通过!难道不能通融吗?”希莉丝请求道。

“这是Your Majesty 的命令……”安迪斯爵士说。

“在这里什么也别说了,安迪斯,那会违反保密条令的!”卡拉冈Captain 双眉微皱阻止道。

希莉丝和安杰诺mutually glanced at each other ,他们都想不出什么端倪。

但卡拉冈Captain 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看上去似有难色,他侧了侧脑袋,随即调转了马头说道:“诸位要是执意要从这里通过,就先跟我走吧,我想我的主人一定也想见到希莉丝小姐和她的朋友!”

只见两位Knight 已经调转马头往林中驰去,而希莉丝轻盈地回到了车厢里与Linde 相对而坐,安杰诺催动着carriage 紧紧跟在了两位Knight 的后面。

Linde 虽然没有露面,但刚才的谈话也让他感到疑云重重。

他倚靠着车窗小心地注意着外面的情形。起先见到的还是一片再普通不过的林地,林中的草木枝繁叶茂,林中的鸟兽在这里生活,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

但gradually ,林木开始稀疏,但一排排的褐色军用帐篷却多了起来,还有很多的军用辎重正在清点分配,身着甲胄的士兵成建制地蹲在林间待命,这里越发像战阵前沿,气氛紧张而肃穆。

这是怎么了?要打仗了吗?难道有叛乱?

Linde 有些看不明白,他只得继续往前看去,gradually 原来越多衣衫褴褛的平民百姓拖家带口地出现在了周围,他们covered in dirt 神色颓废,正向着carriage 来的方向向林外缓缓走去。

Linde 不觉间开始feel ill at ease 起来,他subconsciously 地摸了摸胸前的希达之石,只希望这枚宝钻能再次给他们带来好运。

同时他也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希莉丝那双好看的明眸中也夹杂着忧虑和不安,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了下嘴唇。

“希莉丝,这里到底是怎么了?”Linde 没头没脑地问道,他虽然知道眼前的精灵少女不会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似乎只要是说话就能平复他略显紧张的情绪。

“我也想知道答案,但似乎不是个好兆头,我能闻道一股不详的气味……那是地狱里才有的Death Aura ……我不喜欢这里……”希莉丝答道。

“我也不会喜欢这里。”Linde 一边喃喃说着一边又扭头望向窗外。

此时已经接近林子的边缘,在一块绿草地上,Linde 远远就看到上千具蒙上白布的尸体被排列在那里,而他的耳边也隐约听到了阵阵痛苦地哀嚎声。

“看来卡拉冈Captain 不让我们靠近这里真的是出于一片好意。其实路过上一个村庄时我就隐约注意到了,村子里的人们正在陆续向外撤离。只是撤离的原因是什么,我想他们并不知道。”希莉丝说道。

“但到底是为什么呢?”Linde 一脸忧虑地说。

“总之这一路上都不太平,本以为法拉蒂斯神团阴谋的破灭那些邪恶力量会消停一阵子,但didn’t expect 如今却在变本加厉,看来Evil Power 已经开始在continent 各处抬头了。吉斯曼帝国的兽Fiend Legion 出现看样子也只是个开始,而高潮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我until now 就有种不好的感觉,我希望我们能尽快接近真相。”

听了精灵少女的话Linde 略微nodded ,而就在这时carriage 突然停了下来。

Linde 注意到carriage 此刻正停在一座更大的军帐前面的空地上。

虽然到访的carriage 在这里是那样的显眼,但周围的士兵似乎都没有心思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他们只是在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气氛死气沉沉,而铁匠铺子里那“ding ding dong dong ”的敲打声显得是那样嘈杂和刺耳。

“dong dong dong ……”

卡拉冈Captain 敲了敲车门,他对着车厢里的希莉丝叹声说道:“希莉丝,我的主人弗兰特亲王殿下就在里面的帐篷里,或许不久之后还会有更多人会来,可能也包括图拉斯皇帝Your Majes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