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ng of Gendaya Chapter 34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弗兰特亲王坐在桌案前奋笔疾书,当手中的书信墨迹尚未干涸,他却将信纸团成了纸团扔到了书案的一角,而在那个位置上已经不止有一个同样的纸团。

“到底要不要向他们求援呢……”亲王喃喃自语。

他抬眼凝神望了望眼前正摇曳着yellow 火光的油灯,不禁frowned ,闭上眼睛用两个手指按了按两侧的太阳穴。

昏暗的灯光下,这位在米特兰帝国位极人臣的亲王面容显得是那样苍老憔悴,明明只有三十五岁,两侧的发鬓却已经有了斑白的痕迹。

眼前面临的危机是他之前从未遇到过的,而作为米特兰帝国Supreme 的皇帝图拉斯Your Majesty 最信任的亲younger brother ,此时的他却只有一筹莫展。

米特兰帝国,Gendaya continent 西北部的大国,作为少数没有被末日之战波及的国度自有其地理上的优势。

帝国腹地地势平坦,沃野千里,繁华的城镇星罗棋布。而东面及南面地势险峻,高山险峰range upon range of mountains ,Snow Mountain 连绵不绝,仅有天险双子隘口与外面的吉斯曼帝国相连。

西部边境以水多湍急的蓝夜河为界,大河的西面则是一望无际的戈壁desert ,那是属于古老的Feng Clan 部落的领地。

帝国北面则是一望无际的不归森林,那里有古老的艾隆Formation 将Gendaya continent 分成了两个毫不相关的两个world ,至今为止没有人类能够在没有“引路人”带领的情况下越过那座boundless 的森林而去往精灵国度伊兰蒂尔。

眼前这个几乎没有被战火波及过的千年古国此刻面临着它前所未有的危机……

正当焦头烂额的亲王准备再次拿起鹅毛笔重新润色一下措辞的时候,一缕耀眼的阳光穿过掀起的门帘射进了大帐里,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眯了眯眼竟然感到有种不真实的恍惚。

“你回来了,卡拉冈!”弗兰特亲王并没有抬眼去看自己的亲卫Captain 。

“是的,殿下。”

“交给你的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那些出入落叶河谷的道路都派人守好了吗?不能放一个人进来也不能让一个人……出去……”说到这里弗兰特亲王突然觉察到有人跟在亲卫Captain 的身后走了进来,于是他惊讶地抬头望去,“这几位是……”

“亲王殿下!long time no see 了!”一个窈窕的silhouette 轻盈地上前几步优雅地gave a salute 。

“你是……希莉丝小姐……”弗兰特亲王cried out in surprise ,“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hehe ……”希莉丝mysterious 一笑。

弗兰特亲王继续说:“松雪城送别的时候,你说要继续找Ghost Statue 的巢穴,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找到了,他也在这儿。”希莉丝说着就把Linde 拉到了前面,“就是他了,Linde ,那个老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谁让谁不省心了……”Linde 小声嘟囔着。

“当然是你不省心了!还有别人吗?”希莉丝嘟着嘴轻轻捶了Linde 一下。

“哎吆……”少年轻snorted ,right hand 赶忙捂住了胸口,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情。

望着两个少男少女打情骂俏的样子,弗兰特亲王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那就是Florian 殿下的儿子吗?弗兰特亲王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位少年,他与那位传说中的皇子年轻时简直太像了。

但是这个少年脸色稍显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想必也是吃尽了苦头。

同时他也注意到一直站在两人身后那一袭white clothed 的俊handsome man 。视线相交之时,俊handsome man 略微弯腰向他致以问候。

那是安杰诺!Gendaya continent 上伟大的magician !弗兰特亲王的眼眸为此一下子闪亮起来。

而就在这时,希莉丝走到了弗兰特亲王的书案前:“亲王殿下,这里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弗兰特亲王原本舒展开来的眉头这时又皱了起来,他低沉着声音说道:“是bloodfiend 的仆从。”

这位性格深沉的亲王殿下原本以为三位客人会为此感到惊讶,但却didn’t expect 他们的反应会是如此镇定。

希莉丝和Linde 对望了一样,他们又一同扭头与安杰诺交换了一个眼神。

似乎对如此强大邪恶的魔物出现他们都习以为常一样。

而弗兰特亲王直视着大magician 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站在门前的客人可是安杰诺先生,大地母神神殿最高司祭大人。”

“前大司祭还差不多。”安杰诺礼貌地一笑:“但亲王殿下真是好记性,记得上次相见还是在暮星城无夏宫的欢迎宴会上,那时Lord Prince 跟随着令兄,干什么都那么的腼腆,就岁数看应当和现在的小殿下那么大吧!”

弗兰特亲王站起身打量着Linde :“没错,那时候我确实与Florian 皇子的儿子岁数相差不大,倒是安杰诺先生依旧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未见衰老。”

安杰诺hehe 一笑后,但笑完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开始收敛了起来:“Lord Prince 无需客套了,刚才说到了bloodfiend 的仆从,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弗兰特亲王轻声叹息着,他对着亲卫Captain 摆了摆手:“卡拉冈,把那几个天杀的毛贼给押上来,诸神……说真的我真不想在绞死他们之前再见到他们!”

卡拉冈Captain 向着亲王弯腰行完军礼后便转身走出了军帐。

“在卡拉冈把那几个挨天杀的笨蛋带上来之前,我们先在这里耐心地等等……”弗兰特亲王说道。

“亲王殿下,要把who 来过来?”希莉丝好奇地问道。

弗兰特亲王无奈地苦笑:“那几个图财不害命的家伙,如今可真是把这附近的平民百姓给害苦了。不知道他们之前听了who 的挑唆,居然认为在这昆斯地区有一笔几百年前盗贼王基德留下的宝藏,那几个家伙动起了歪主意。不知道又中了什么邪,前几日暴雨连绵,他们居然在距离叶落河不远处一座废弃Great Saint 堂里挖起了地洞,不知怎么就挖到了它们。而那些caveman 在地下的邪恶魔鬼就是从地道中蜂拥而出,借着乌云遮日袭击村庄,杀戮平民。那几个挨千刀的笨蛋居然死里逃生都活了下来!”

“那些往外迁徙的平民,还有那些白布裹尸的士兵都是因为这件事吗?”Linde 问。

“没错!bloodfiend 的仆从的凶残狡诈不是一般魔物可比的。当地大量的驻军都参与进了清剿恶魔的心动,但实力实在相差太大了,所以我的Imperial Brother 又调集帝国主力,让我挂帅前来剿灭……但我军依旧是丢盔卸甲,battered and exhausted 。”

“米特兰军队就这么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吗?”希莉丝插嘴道。

弗兰特亲王尴尬地一笑。

“那现在如何?前方战况激烈吗?”Linde 问。

“战斗暂时停止了。”弗兰特亲王说,“bloodfiend 道仆从毕竟是害怕阳光的,暴雨一过去,太阳一出来他们便躲进了一切可躲的黑暗之中,一部分躲在了山中洞穴或是村庄里见不到光的地方,而大多数就像退潮一般缩回到了Great Saint 堂里。”

听到这里,Linde 回头望了望一直靠在帐门位置的安杰诺。

“阳光能震慑住那些魔鬼,但一旦天黑,那就阻止不了他们了……我们剩余的时间确实也不多了。”安杰诺说道。